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8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00點至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

【法廣首發】 高文謙:郭文貴爆料與習近平的兩難選擇

media 今年全國政協會議開幕式上,王岐山追上習近平一邊交談一邊離開會場。 路透社

不久前,亡命海外的富豪郭文貴爆料,矛頭直指主管反腐工作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一石激起千層浪,打破了前一段國內政局密雲不雨的沉悶局面。這不啻於一場政治地震。當局為此動用各種資源強力封殺,以致釀成美國之音直播中斷事件,又加倍放大了爆料的效果。郭氏的爆料,是在敏感的時間節點、爆出聳人聽聞的內容、涉及中共官場第二號最有權勢的人物,勢必對十九大前的政局造成衝擊,帶來變數。

郭文貴在爆料中指稱王岐山的姻親姚依林家族通過海南航空公司巧取豪奪巨額資產,大肆揮霍,並稱習近平下令讓他調查此事。姑且不論郭氏爆料是真是假,主觀動機如何,客觀上都已對當局造成很大的殺傷力,嚴重損害了當局反腐的道義正當性, 聲稱“不信邪”的“鐵麵包公”王岐山被弄得灰頭土臉。更嚴重的是,離間了習王的政治聯盟,給黨內反習勢力提供了重新整合反撲的機會。如何平息這場政治地震,平穩度過十九大,是對習近平掌控大局能力的一個嚴峻挑戰。

習近平上台五年來,政績乏善可陳,經濟下滑,社會矛盾激化,唯一的亮點就是開反腐運動,而王岐山是反腐的操刀手。習能夠排除異己,安插自己的人馬,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靠的就是反腐這根大棒震懾黨內各派,習能獲得“核心”封號,王的功勞不可沒。可以說,習王的政治聯盟是習執政的基石,兩人既是政治搭檔,也是難兄難弟,因為五年來選擇性的反腐得罪了太多的人,習王兩人已經騎在虎背上下不來了,必須抱團,互相扶助,才能不被反對勢力各個擊破。

習、王兩人雖然結成利益共同體,卻是各有各的打算,互相戒備提防。習很清楚王的見識和才能都在他之上,主管反腐工作又掌握了生殺予奪的大權,令中共官場生畏,以至有“不怕閻王,就怕老王”的說法。更讓習不放心的是,王現在位高權重,借反腐擴充自己的地盤,把中紀委打造成“權中之權”,權勢之大直追明朝特務機構東廠和錦衣衛。這不僅讓習有大權旁落的感覺,而且犯了功高震主的大忌,如王有二心,將是一場噩夢。而王岐山是學歷史出身,熟知歷史上君臣相忌、兇終隙末的典故。他很清楚反腐是在替習火中取栗、背黑鍋,遭致眾人忌恨;而習為人氣量狹窄,不能容人,擔心有朝一日被習卸磨殺驢,落個身敗名裂的下場。這是王最大的心病。

更進一步說,專制極權體制的鐵律是一山難容二虎,中共歷史上第一把手和第二把手翻臉的事情數見不鮮,習王關係也逃脫不了這一規律。可以說,習王關係集毛周和毛林兩種關係於一身。郭文貴爆料說,習對王是“用而不信”,這恰好是當年毛對周的態度  既離不開周,又不信任他,毛晚年曾幾次發難,幸而周善於用太極軟功化解,最後才倖免。毛林交惡的根由在於毛認為林有野心,想取而代之。而現任常委中只有王有實力可以取習而代之,這又犯了政治上的大忌。如果王不能像周一樣放低身段化解險境,儘力彌合與習的齟齬,而是像林彪一樣強項硬頂的話,習王的衝突在所難免。

實際上,習王不合早已露出端倪。王並不是地道的紅二代,而是靠姻親關係躋身中共核心圈子。從本能上說,他不會認同紅色基因,對習搞個人崇拜的做法也不以為然,有意與習保持某種距離。任志強事件就暴露出兩人關係出現的裂痕。任批評習提出的“黨媒姓黨”,王並沒有站在習一邊,而是保護任過關。這讓習心中不快。接下來的“倒習公開信”,習也疑神疑鬼,下令把王和他身邊的人列為追查的重點。年初,王積極推動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的舉動,也引起習的警覺,態度不冷不熱,讓王一個人跳獨舞。

不僅如此,習還旁敲側擊,提出要警惕“野心家,陰謀家”,表面上是說周永康等人,實際上是在影射王,因為周已經是死老虎,而黨內能夠得上“野心家、陰謀家”的,只能是距離最高權力一步之遙的人。習還仿效毛的故伎,用“挖牆角”、“摻沙子”的辦法,派自己的親信到中紀委當副手,把軍隊紀委書記換馬,不許王插手軍隊反腐,削弱中紀委的權力,並揪出中紀委內鬼。而王岐山也沒有閑着,利用中紀委巡視組的權力,把手伸到習發家的福建、浙江等地,抓習家軍人馬貪腐的把柄。對此,習還以顏色,日前拿金融系統開刀。金融系統是王的禁臠,是腐敗的重災區,但在王的保護下,一直安然無恙。最近海航與安邦的纏鬥,更是凸顯高層權鬥的影子。種種跡象表明,習王的政治蜜月已成昨日黃花。

郭文貴爆料最大的殺傷力在於離間習王的政治聯盟,雖然不至於馬上翻臉,但這種事一旦說破,只會加深兩人的心結,很難再和好如初。對習近平來說,十九大是生死攸關之戰,他本來想“安內攘外”,在國內全方位穩住政局,在國際上對朝核問題做出讓步,穩住美國川普政府,平穩度過十九大,沒想到飛出郭文貴這隻黑天鵝,打亂了整個部署,進退兩難。對習來說,如果馬上與王切割,將一損俱損,危及大局,給黨內反對勢力以可乘之機,迫使十九大重新洗牌,動搖自己的“核心”地位,這是不可承受之重。但如果繼續與喪失信用的王合作,又嚴重危及五年來反腐的名聲,等於承認體制內反腐的破產,要和王一起背負罵名,以後推行反腐無法再服眾。而反腐一旦熄火,習的新政也就壽終正寢了,這對習的打擊也是致命的。

外界一直認為,習近平是政治強人,這次卻暴露出他前所未有的虛弱,在大權在握的表象背後,缺少民意的支持,幾乎與各種社會勢力都鬧翻了,成了孤家寡人  反腐得罪了整個官場,經濟停滯,高壓管制,激化了社會矛盾,現在又與政治盟友王岐山齟齬,貌合神離,令天下盡知。在反腐運動中被整得七零八落的江派和團派正蠢蠢欲動,以圖改變習的十九大人事安排。在兩難之中,習近平目前所能做的選擇非常有限,權衡利弊之後,只能先穩住陣腳,安撫王岐山,捐棄前嫌,一致對外,一切等開完十九大後再說。與此同時,全力封殺輿論,避免引起連鎖反應,並設法把火燒向對手。這一手究竟能不能奏效,習王聯盟還能維持多久?十九大因權鬥而難產,還是涉險過關,讓我們拭目以待。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