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9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9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9月20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政治

法國立法選舉一輪後:馬克龍“快樂地工作着”

media 為參加11日的議會選舉一輪投票,法國總統馬克龍2017年6月10日返回家鄉Le Touquet REUTERS/Philippe Wojazer

6月11日法國國民議會選舉一輪投票,棄權率過半,是1958年法國第五共和國以來最高的棄權率。但無人否認:馬克龍在議會選舉一輪投票中再創奇蹟。馬克龍總統的發言人告訴外界:“議會選舉一輪投票後,總統快樂地工作着。”

 

議會選舉一輪,全國投票率沒有過半,引發對選舉結果合法性等方面的爭議和深思,但原因尚無人能夠說的清。這是一個不含假日的周末的星期天,法國各地天氣也極好,難道是電視直播的法網男子決賽阻擋選民出門投票?但法網比賽是下午,而當天中午的統計已經顯示一輪投票率明顯低於5年前的上屆,當時這一消息似乎並未激勵更多選民前往投票。

於是有人從集體心理學的角度分析認為:法國選民患上了“民主選舉疲勞症”。的確,自去年底,法國兩大政黨就分別舉行了充滿懸念爭議的兩輪初選,之後又是曠日持久競爭異常激烈的總統大選。儘管喜愛政治,但一些法國選民已經對投票感到疲乏。雖然他們也知道:議會選舉一直被比喻為總統大選的第三輪投票而非常重要。此外,這次參加議會選戰的全國候選人總數多達7877人,不少選區的候選人超過20人,充滿年輕陌生的面孔。在一個月的時間裡,選民們難以了解各位候選人。

仔細分析的話,如果部分法國選民患上了“民主選舉疲勞症”的話,這更有利於馬克龍政黨的候選人,因為有這種“疲勞”的人,主要是在人氣慘淡的反對黨陣營中,而不在馬克龍陣營當中。法國“回聲報”社論認為:低投票率反而有利於馬克龍政黨候選人,因為那些不去投票的人並不是他們的支持者。

不可否認的是:在馬克龍當選總統後的一個月里,法國選民的目光緊盯在新總統新總理和政府人員身上,一點也沒有疲勞厭倦,沒有放過他們的一言一行。而新總統馬克龍也利用北約峰會7國峰會,與特朗普的首次見面,在凡爾賽接待普京,回應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一系列的機會來體現自己這個新總統的外交風格。

可以說:馬克龍就任總統後,每次在媒體下的曝光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表演,出台每項政策的處理分寸感都極強,既讓選民們感到國家有了希望,又不讓他們馬上準確地知道:未來的改革會讓自己付出多大代價。這一方面滿足了部分法國選民的“國家自尊心”,也潛移默化地獲得了某種政治認同。法國選舉的“陣地”是在各城鎮的集市上,媒體發現:法國人在集市上聊到選舉時,常常聽到話是:“幹嘛不給我們的新總統一個成功的機會呢?”這也就是說要把票投給馬克龍黨。

最重要的是,馬克龍啟用右翼人士擔任總理和部長,動員環保名人出任環境部長,都極大分化了法國傳統右翼和左翼陣營,使他們陷入內部爭論,失去領導和政治路線綱領的境地。在總統大選中戰績不錯的極右極左兩派,也因最終未勝而失去了凝聚力。短短一個月中,法國四大反對黨似乎停止了政治思維,沒有精力去宣傳各自的政見,也少有造勢活動,選舉過程相當冷清。而與此同時,馬克龍的“共和國前進黨”卻開足馬力,像競選總統階段一樣地奮戰。

2017年法國大選間的選民心理是一個十分值得研究的命題。“共和國前進黨”是個才1歲2個月的“新生兒”,一開始只是一個鬆散的政治“運動”,他們所推出的400多議會候選人中,只有30人是上屆議員,大部分是政治素人。在競選廣告上,每個候選人照片旁邊是馬克龍的照片。人們無法相信:就靠馬克龍的照片,這些沒有知名度的新人能得到多少選票呢?對馬克龍有好感,和投票給一個貼着馬克龍標籤的陌生人,畢竟存在一定距離。但奇蹟就是出現了!

早就有人把馬克龍與拿破崙相比,年齡接近,相貌神似,魄力過人等等,這次馬克龍黨取得法國議會選舉大勝則顯示:如果法國新總統的血管里有着些許拿破崙之血的話,他也應有一定的軍事細胞。法國媒體無一例外地用軍事戰役的詞彙驚呼這場政治競爭:“山谷間的搏鬥”,“粉粹性的勝仗”。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