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8年4月19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8年4月19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Emission mandarin 22h00 - 22h15 tu
    新聞節目 07/11 22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4月19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國會有絕對多數 馬克龍改革無阻?

作者
國會有絕對多數 馬克龍改革無阻?
 
6月18日22時公布的國會各黨議席臨時分布圖 RFI

法國第二輪立法大選周日晚間落下帷幕,根據出口民調,馬克龍的共和前進黨獲得議會絕對多數,超過350議席,這意味着馬克龍可以放手實施他的改革綱領,除了面對或然的街頭抗議及右翼控制的參議院有所阻攔,國民議會將沒有任何反對黨可以抗拒執政黨。

馬克龍採取左右吸納、標榜中間路線,這一戰略明顯成功。以共和黨為主的中右翼聯盟最後大約獲得的席位勉強過百,而且該黨一些候選人事先宣布將支持馬克龍的改革政策。在不久前還執政的左翼社會黨一方,可以說是歷史性潰敗,因此,馬克龍在議會沒有強大的對手。

可能讓馬克龍總統和他的總理菲利普欣慰的是,投入立法選舉的六名部長如數當選。連續幾屆的法國政府有一個不成文規矩,部長敗選就得辭職。部長辭職,往往被視為新政府收到某種程度的挫傷。

右翼重挫 左派潰敗 微弱的國會反對派

馬克龍左右吸納的戰略導致幾十年主導法國政治生活的左右兩大傳統黨派慘敗,但是,周日晚上的結果顯示,各方預測的政治海嘯並未發生。

遠遠落後於前進黨,右翼共和黨獲得128至130席,聯繫到半年前右翼的優勝者姿態,這一失敗很慘重,主要因為他們的總統候選人菲永完全陷入空餉門醜聞而不能自拔,帶動共和黨滑入泥坑。一位右翼領袖承認,這不僅僅是失敗,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不過,率領共和黨競選的帶頭人巴胡萬認為,當選的議員足夠在議會表達他們的信仰。

左派的失敗毫無疑問是崩潰性質的,主要是左派中堅力量社會黨全面潰敗。上屆主導國民議會的社會黨極其聯盟現在只剩下46至50個議席,唯一可憐的吿慰是社會黨領先於法共及法國不服從兩個極左翼黨派,這兩黨合起來大約三十幾個議席,這裡值得強調的是法國不服從領袖梅郎雄成功當選。殘餘的社會黨當選議員如同共和黨一樣,將在選擇支持馬克龍與反對馬克龍之間撕扯。社會黨第一書記貢巴涅斯承認,社會黨“無可挽救地潰敗”。

極右翼國民陣線獲得六席,但是國民陣線主席瑪麗-勒龐成功當選,歷史性進入國民議會。勒龐當選後稱:國民陣線從今以後是反對損害法國社會模式,反對法國認同消融的唯一抵抗力量。但是,在法國議會組成有發言權的黨團必須要有十五名當選議員,以目前國民陣線的力量,無法組成黨團。

大權在握的馬克龍也有風險

大選結果顯示,馬克龍又一次處於強勢地位,極其有利於他推動其競選時的改革綱領。但是,馬克龍要警惕的象牙塔效應。政治分析人士指出,法國人選舉馬克龍當總統,又賦予他一個議會多數,希望他推行的改革順利進行,但這並不意味着馬克龍獲得了一個寬容期。

有的政治分析人士認為,力量上處於弱勢的反對黨可能更多的是在街頭宣示主張,但由此斷定法國註定爆發社會風暴並非必然。社會風暴的啟動純系偶然,許多人準備好在請願書上簽名,但是要去街頭示威遊行,願意上街的人比二十年前減少了許多。另外的分析人士也認為不存在所謂“社會革命”。因為法國各大工會亦十分謹慎,這是因為他們在上兩屆總統任期都發動了大規模示威,結果都已失敗告終。

至於反對黨,對於執政黨而言,最大的運氣面對的不是一個整體的反對黨,而是四個反對黨—社會黨,共和黨,國民陣線以及法國不服從。

但是,棄權率創下歷史性新高,說明法國公民對新政府的凝聚力很微弱。一方面馬克龍權力高度集中,一方面他的政治基礎極其脆弱。投票支持當權者的公民同質性很高,可以說屬於一個布爾喬亞集團,這就製造了一種困境。因為所有在這個集團之外的人會認為改革對他們將很不利。這些人就是棄權者,邊緣人,這樣就可能會產生了一種緊張。當然,他們之間並無一種共同的政治表達形式。

馬克龍翻過奧朗德“常人總統”一頁,要做站得高,少說話的強勢總統的做法也存在着風險,已經有人在說馬克龍有一種做強人、一黨獨大的願望。『紐約時報』載文稱馬克龍有一種濫權的傾向。

那種以為國民議會代表了法國各界輿論的想法則是一個危險的陷阱。可以說,法國沒有陷入崇拜馬克龍的狂熱,不存在一個接受新政府一切方案的多數。

在本黨陣營,保障權利運作的就是馬克龍本人,這不能不說存在着一種風險,象牙塔效應從來都對愛麗舍宮的主人是一個危險,他的前任多數都已經落入陷阱。另外還存在着一個個人的政治風險,因為馬克龍一人掌管着經濟、社會各方面,出了問題,也只有由他一人全部承擔責任。所謂績效不錯,很好,如果相反,“罪過”全部歸他。

馬克龍和菲利普政府下一步將儘快推出備受爭議的改革計畫,首先是改革勞動法,這一改革大約對新政府最危險,馬克龍競選時表示將以政令形式儘速通過勞動法改革,法案應在6月28日提交國會。政府還將通過強化反恐與安全條例,此案估計不會遭到反對黨太多反對,但是政府要應對來自工會和司法人員的抗議。

反對黨警告馬克龍現在手中掌握着所有權利,可以“為所欲為”,馬克龍則表示,儘管取得了很大勝利,但不存在專權統治的問題。

 

  • 高粱難敵芯片 中國始知特朗普厲害

    高粱難敵芯片 中國始知特朗普厲害

    當美國總統特朗普最初宣布針對中國部分進口產品課徵最高六百億關稅時,中方也許並未深切意識到白宮啟動這一商貿戰的全部含義。兵來將擋,美國課稅,中國以其人之道反制。直至日前特朗普下令封殺中國高科技企業中興以及中國商務部幾乎同時宣布對美國高粱課徵高稅報復後,中國部分輿論開始大反轉。

  • 美中貿易爭端:亂雲飛渡難從容

    美中貿易爭端:亂雲飛渡難從容

    美中貿易爭端走向緩解還是愈發激化?這一爭端幾天來曾出現時而緩解時而激化犬牙交錯的跡象。

  • 中日交惡八年之後

    中日交惡八年之後

    中國外長王毅4月15日訪問日本,此為中國外長2009年以來首次正式訪問日本。而4月16日,中日經濟高層對話在東京再度重啟,這也是時隔8年後首次舉行。

  • 中國軍演從南海轉向台海

    中國軍演從南海轉向台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周四(4月12日)在南海舉行中共建政以來最大規模海上閱兵,之後中國官媒就發布“海軍南海軍事訓練提前結束,台海實彈演習即將開啟”的新聞。中國海軍軍演從南海轉向台海傳遞什麼信息呢?

  • 專家分析敘戰可能導致的後果

    專家分析敘戰可能導致的後果

    現在似乎處於敘戰爆發前的寂靜,美國及其盟友何時發動軍事打擊,以懲罰敘利亞當局發動的化武攻擊?美國總統特朗普有意模糊其辭:“或早或晚”。現在,也許還來得及了解一下,一旦敘戰爆發,將會帶來什麼樣的衝擊?

  • 討伐敘利亞:聯軍的靶子 風險 手段

    討伐敘利亞:聯軍的靶子 風險 手段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三發推通知俄羅斯,懲罰敘利亞化武攻擊的戰火即將點燃,“俄羅斯請做好準備,導彈來了”。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宣布,英國已做好軍事打擊敘利亞準備標。至於法國,法國總統馬克龍周二宣布,法國將在“幾日內”與英美一道宣布反擊計畫,這意味着美英法聯合軍事打擊敘利亞戰線已經形成。現在需要知道的,打擊敘利亞,目標是什麼?風險是什麼?使用的手段是什麼?

  • 朝鮮要鋼筋水泥般的安全保障

    朝鮮要鋼筋水泥般的安全保障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一表示將於五月或六月初舉行美朝峰會後,朝鮮首次證實將舉行朝美對話。當朝鮮勞動黨機關報『勞動新聞』周二首度提及金正恩將與特朗普舉行高峰會的消息時,平壤地鐵站的報攤擠滿民眾,爭相閱讀這一新聞。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