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月20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月20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二——恐懼培養奴隸
 
啟蒙哲人孟德斯鳩

[提要]孟德斯鳩的“政體分類說”指明,共和國的統治原則是品德,君主國的統治原則是榮譽,而專制政體則需要恐懼。這個原則至今未有改變。

問:上次你已經給聽友們分析了共和國和君主國的統治原則。今天請你繼續給聽友們分析孟德斯鳩對專制政體的剖析。

好,我們接着上次的話題往下講。孟德斯鳩生活的時代距路易十四的絕對王權統治不遠。他對法國在絕對王權統治下的利弊看的相當清楚。有研究者指出,孟德斯鳩是眼睛看着英國,心裡想着法國。不過,他談專制國家,表面上是談東方的那些專制大國,特別是中國。但在分析專制國家時,你能感覺到他對身處的國家的感受。《論法的精神》出版時遇到很多麻煩,他知道,在法國他的書通過不了審查,所以一開始他就打算到荷蘭印刷,最後是在瑞士出的。但仍然被羅馬教廷宣布為禁書。在法國的發行也靠朋友們在高層說情活動才勉強通過。他的朋友,一位神職人員賽拉蒂給他寫信說:“力圖以崇高的膽魄去拯救被專斷的權力摧殘得遍體鱗傷的人類,這永遠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計畫”。可見當時歐洲的一些有識之士,很明白孟德斯鳩的著作中那些對專制政體的分析是具有畫時代意義的。

問:看起來,古今中外的專制統治者,對哪些思想、言論會危及他們的統治都是很敏感的。

答:啟蒙運動之前,在歐洲,壓制思想自由是很平常的事。這裡除了專制君主自己的專斷意志不容挑戰,還有宗教不寬容的影響。你的話我不同意,不是和你辯論,而是馬上想到剝奪你說話的權利。所以思想寬容是啟蒙運動追求的重要價值之一。那麼為什麼專制制度絕不需要榮譽呢?孟德斯鳩是這樣分析的,首先在專制國家,在專制暴君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是奴隸,沒有誰優越。比如在蘇俄式的暴政國家中,像托洛斯基、布哈林這樣曾與列寧共事的人,一旦斯大林認為你對他的權力構成威脅,你立刻就成為一個沒有任何經歷的人,所受的屈辱折磨甚至比一個街頭小流氓所遇更慘。在中國有句名言“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皇帝想除掉他的大臣,有個明名目叫“賜死”,連讓你死都是賞給你的恩惠。劉少奇名義上是國家元首,可當毛澤東認為,他威脅到自己的絕對統治權時,立即他就成為“叛徒內奸工賊”,讓他死得還不如街頭流浪漢有尊嚴。再有,在孟德斯鳩看來,“榮譽有它的法則和規律,它不知道什麼是屈服,所以只有在有穩定的政制,有確定的法律的國家,才能談榮譽”。中國古人曾說,士可殺而不可辱,這就是孟德斯鳩所說的,榮譽不知道什麼是屈服。但是事實上在專制暴政之下,要殺你也要辱你,。而在文化革命中,變成了不殺你,但是要把你徹底侮辱,甚至要讓你自己來侮辱自己。我們只要想一想在蘇聯大清洗時期,那些國家重臣在斯大林面前自我貶損、認罪的慘狀,想想文革中那些開國元勛被所謂革命群眾羞辱的情況,就知道孟德斯鳩的分析是何等準確。孟德斯鳩說:“榮譽怎能為暴君所容忍呢?它把輕視生命當作光榮,而暴君之所以有權力,正在於他能剝奪別人的生命。榮譽怎能容忍暴君呢?榮譽有它所遵循的規律和堅定不移的意欲,而暴君沒有任何規矩,他的反覆無常的願望,毀滅其他一切人的願望”。

問:孟德斯鳩的分析確實精彩而且準確,他抓住了專制統治的要害。

答:確實是。專制政體一不能靠美德,二不能靠榮譽來作為統治原則。它實施統治,掌握權力的原則,就是製造恐懼。這正是孟德斯鳩分析的第三點,在專制政體下,君主往往並不親自行使統治權,而是交給他所委任的人,比如宰相。而這些位高權重的人,有可能覬覦權力,造反奪權,所以要用恐怖去壓制他們,讓他們不敢有野心。這一套在中國專制君王手中可謂駕輕就熟。像韓非所講的“兩柄”“揚權”就是專門教帝王如何駕馭臣下。孟德斯鳩並未讀過《韓非子》,但他從分析專制制度的一般特性中敏銳地指出:“一個寬和的政府,可以隨意放鬆它的動力,而不至發生危險。它是依據它的法律和力量維持自己的。但是在專制政體下,當君主有一瞬間沒有舉起他的手臂的時候,當他對那些居首要地位的人,不能要消滅就立即消滅的時候,那一切便完了,因為這種政府的動力  恐怖已不再存在”。用韓非的話說,這就是君王失去了駕馭臣下的刑、德這兩柄,也就是對臣下的殺和賞的權力。失去了這種恐怖的手段,專制政體的統治就不能繼續。但是孟德斯鳩的分析並不到此為止,他還要搞清楚專制政體是如何使這種恐怖統治長久繼續下去。他看到了教育問題。我們知道教育問題是啟蒙哲人最關注的問題之一。在《論法的精神》這部書中,孟德斯鳩專門辟出章節來討論教育問題。在我看來,這個討論的意義,絕不在對法律本身的分析之下。他對專制政體的教育是極為憤恨的。他指出:“專制國家的教育所尋求的是降低人們的心智。專制國家的教育必須是奴隸性的,甚至對那些權柄在手的人,奴隸性的教育也有好處,因為在那裡沒有當暴君而不同時當奴隸的”。在專制政體下,絕對服從、不許妄議是個原則。但是正因為人之間不能討論也無需討論,所以在孟德斯鳩看來:“這種絕對的服從就意味着服從者是愚蠢的,甚至連發命令的人也是愚蠢的,因為他無需思想、懷疑或推理”。在專制國家中,教育是很簡單的,它只是要在人的心中植下恐怖的種子。聽友們可以回想一下自己受教育的過程。我們從小就被教會要警惕身邊的階級敵人,教會要緊跟、服從,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這其實就是被教會愚蠢。孟德斯鳩對這種教育嗤之以鼻。他說:“在這種國家裡,教育從某些方面里是等於零的。它不能不先剝奪人們的一切,然後再給人們一點點東西,不能不先由培養壞臣民開始,以便培養好奴隸”。但是專制暴君們難道不知道,只有聰明人,有知識有見解的人,才能帶領國家往前走?在孟德斯鳩看來,它就是知道也不會去做。

問:難道專制君王就不希望自己的國家興旺發達?

答:孟德斯鳩認為,對專制君王來說,這是個權衡的問題。專制國家怎麼可能致力於培養出由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好公民呢?這樣的公民如果是愛他的國家,他便會去改造這個國家。如果這個改造失敗了,那麼這個公民自己也就失敗了。如果他成功了,那麼便會使專制君王和他的帝國同歸於盡了。所以在專制國家內,永遠處在不改革是等死,改革是找死的兩難處境。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自由法典的創造者孟德斯鳩的洞見之一——政體分類說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孟德斯鳩--巴黎的外鄉人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啟蒙哲人自由法典的創造者—— 孟德斯鳩寬闊的法律視野

    想了解更多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四 狄德羅的政治思想:權力屬於人民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四 狄德羅的政治思想:權力屬於人民

    在啟蒙思想家中,狄德羅的政治思想明晰、堅定。他完全站在主權在民的立場上,認為只有這種權力來源,才是合於自然,合於理性和人性的。雖然他承認君主制的權力傳承,但是他明確宣稱,不是國家屬於君主,而是君主屬於國家。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三——百科全書的主帥與萬森的囚徒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三——百科全書的主帥與萬森的囚徒

    [提要]狄德羅全身心投入《百科全書》的工作,他似乎有無窮無盡的精力,在繁重的編寫工作中,他又撰寫哲學著作、小說、寓言等等。但這精力奔逸的後果是得罪了一些宗教人士,又因說話不避人耳目,在咖啡館大談他的懷疑論思想,讓密探聽到了他正在寫一部對上帝不敬的書,尤其是那部名叫《白鳥》的寓言集,人家硬說裡面諷刺了國王和蓬巴杜夫人,結果狄德羅成了萬森 城堡的囚徒。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與百科全書的誕生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與百科全書的誕生

    [提要]《百科全書》是啟蒙哲人的紀念碑,也是人類精神發展史上的里程碑,它標誌着一個新時代的誕生。從這時起,科學,自由,進步成了人類的基本價值。《百科全書》的撰寫者們認為,人類的知識是一個互相聯繫、影響的總體,知識的擴充與深入,會帶來社會進步,人對知識的追求表示人類具有“可完善性”。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一——特立獨行的才子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一——特立獨行的才子

    [提要]如果說啟蒙哲人能聚成一個團體,那麼狄德羅(Denis Diderot,05-1713- 31-07-1784) 就是這個團體的旗手。他以《百科全書》為陣地,集合起一群追求自由與真理的才智之士,哪怕這些人之間觀點並不完全一致,性格並不融洽,他也能團聚大家一起工作。從他逃離家庭到巴黎漂泊那一刻起,他就註定要攪擾世界。他老爸說的好:“咱倆註定都要在這世界上喧鬧一番。不一樣的是,我鬧是讓別人不安寧,你鬧是讓自己不安寧”。

  • 盧梭與伏爾泰

    盧梭與伏爾泰

    盧梭與伏爾泰這兩顆啟蒙時代的巨星,一生爭鬥不斷。盧梭對伏爾泰直言相告“我恨你”,伏爾泰則斷言盧梭“終將被歷史遺忘”。但是盧梭在伏爾泰過世後說,我這一生都同他糾纏在一起,他走了,我也將隨他而去。果然一語成真。伏爾泰死後僅一個月12天,盧梭也去世了,兩人之間的恩怨因緣,是西方思想史上一個說不完的話題。

  •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的宗教觀—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的宗教觀—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提要]盧梭是一個虔誠的信徒,他曾兩次改宗,他自己覺得,不管是天主教還是加爾文教,都應教人循善行事。他排斥一切教義爭論,認為教派分歧只是堵塞了人們向善的道路,因而毫無意義。因為向善就是遵從自然的法則,而這自然的法則就是神意。盧梭把宗教中的崇拜轉向對至善和自由的探究,他以為,上帝的全能全善就表現為他賦予了人自由的能力,去追求美德。

  •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之九:教育思想的秘訣——情感教育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之九:教育思想的秘訣——情感教育

    [提要]盧梭論教育,千條萬條,萬變不離其宗的是情感教育。自然的慾望是純動物性的,它是成長的驅動力。在社會環境下,它會轉變為各種情感。在塑造人的性格上,它的作用先於理性,特別是在青春期。受教者心中充溢着何樣的情感,是決定教育成敗的關鍵。如果說慾望是成長的動力,情感則是引導方向的舵和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