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12月15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5/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2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為什麼日本天皇在19年4月30日退位?

為什麼日本天皇在19年4月30日退位?
 

日本政府12月1日在宮內廳召開了有關決定天皇退位日的皇室會議,將2019年4月30日定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將於5月1日即位成為新天皇。這是自1817年光格天皇退位後約200年來的首次天皇退位,也是現行《憲法》下的首次天皇生前退位,4月30日和5月1日,既不是舊年的結束和新年的開始,也不是日本會計年度的結束與開始,為什麼日本選擇這樣一個日子進行新舊天皇的交接呢?

日本天皇2016年8月8日下午3點通過視頻表達了作為象徵天皇關於公務的想法,顯示出欲實現生前退位的願望。看得出來,繁重的公務使他很疲勞,但是他不能說:“我也有退休的權利”,因為他沒有退休的權利,只能表示“不具體觸及現行的天皇制度,談談個人的想法”。

日本《皇室典範》中未規定天皇“生前退位”一事,鑒於天皇生前退位的願望,2017年6月9日,日本國會通過了《天皇退位特例法》,使平成天皇退位之事正式成為法律。

《天皇退位特例法》中規定,決定退位日時必須召開皇室會議聽取意見,因此安倍12月1日召集皇族和眾參兩院議長及相關人員等,召開了皇室會議,據宮內廳稱,會議始於上午9點46分,於11點結束。安倍在會後向天皇進行了“內奏”。

本來日本政府提出了2018年底現天皇退位,2019年初新天皇即位的時間表,如果在這一年的年底老天皇退位,在新一年開始時讓新天皇即位,新的年號與公曆新年的開始一致,會減少使用年號上的電腦系統的混亂,國民也容易理解,但是這提案遭到掌管天皇、皇室及皇宮事務的機構宮內廳的反對,其理由是元旦宮內祭祀活動和作為國事行為的“新年祝賀儀式”等接踵而至,再加上退位即位等活動,就會手忙腳亂。宮內廳次長西村泰彥在今年1月17日的記者會上說:“1月1日對於皇室來說是極其重要的日子,難以安排退位及即位的儀式。”

為此安倍內閣又提出在2018年12月23日,在天皇滿85歲生日的時候,現天皇退位、24日新天皇即位,新的年號從2019年1月1日開始的方案,但是宮內廳拿出年始年末皇室活動的一覽表,表示非常繁忙,難以安排,同時提出了以舊年度的結束的3月31日老天皇退位(日本的會計年度從每年4月1日開始),新年度開始的4月1日新天皇即位,並開始新年號的方案,認為這個時期現任天皇和皇太子工作較少,可以減輕他們的負擔。

但是這又和政界的活動和社會狀況相衝突,一個是年度交替的時候,是日本各省廳人員調動的時期,民間的公司也會進行大量的人事調動,同時還有日本的統一地方選舉,不是一個安靜的時期,因此政府又提出了一些其他的方案,其中2019年4月30日定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將於5月1日即位成為新天皇對政府最有利,因為那時統一地方選舉結束,國會有關新年度的預算案的審議也將結束,執政黨和政府可以騰出手來專心致志搞舊皇退位和新皇即位的慶典作,同時在2019年的夏天會迎來參議院換屆選舉,在新天皇登基的一片祝賀氣氛中進行選舉,可以凸顯“太平盛世的新氣象”,對執政黨有利。

而在《天皇退位特例法》中規定,天皇退位的日期,由政令來決定,而政令是由內閣決定的,因此最後,雖然宮內廳拿出了種種理由反對安倍提出的各種方案,安倍政權雖然也做了一些讓步,但是最終還是按照自己的旨意,而不是按照宮內廳的意思決定了退位時期,堅持了“首相官邸主導天皇新舊交接”的立場。

在11月21日,在宮內廳長官辦公室前,有記者向宮內廳長官山本信一郎問及將2019年4月30日定為天皇退位日,皇太子將於5月1日即位的方案,山本信一郎一臉不快地說:“完全不知道此事。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 日中“海空聯絡機制”啟用意味釣魚島問題回歸原點?

    日中“海空聯絡機制”啟用意味釣魚島問題回歸原點?

    關於旨在避免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等引發東海偶發性衝突的“海空聯絡機制”設置草案,日中兩國政府在上海召開的“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上基本達成了框架協議,預計該機制近期將正式啟用,而這個框架協議的達成,也標誌着日中有關釣魚島問題正在向以往的“擱置共識”回歸。

  • “一帶一路”:日本躍躍欲試而又充滿擔憂

    “一帶一路”:日本躍躍欲試而又充滿擔憂

    由日中經濟協會、經團聯、日本商工會議所組成的聯合訪華團20日抵達北京,從20日至23日對中國進行了訪問。參加訪華團的企業相關人員總共約250人,為迄今最大規模。

  • 華人向日本走私黃金案件驟增

    華人向日本走私黃金案件驟增

    據日本財務省介紹,到今年6月為止的一年內,日本全國海關以走私為由處以罰金以及刑事檢舉的案件數達467件,為上年約1.6倍,走私的逃稅金額達約8.7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071萬元),約1.4倍,均創歷史新高。其中走私黃金案件驟增,財務省的統計顯示,2015年7月~2016年6月間查處接近300件黃金走私案件,創出歷史新高,而當局認為這只是冰山的一角。據悉,從走私的路徑來看,多為亞洲國家和地區,最多的是香港和韓國,佔到整體的4分之3左右,新加坡和台灣次之,其中有很多是兩岸三地的華人。

  • 為什麼TPP11國框架協定首腦會談流產?

    為什麼TPP11國框架協定首腦會談流產?

    在11月10日至11日在越南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日本方面聲稱:由日本牽頭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11個參加國9日在越南中部的峴港召開部長會議,就不含美國的協定生效達成了框架協議。各國一致同意凍結知識產權等部分項目的效力。包括日本進口的農產品在內的關稅取消或削減則保持不變。結合參與國的變化,TPP的正式名稱被改變,預定在11月10日下午舉行首腦會談正式宣布。

  • 安倍和特朗普欲共建印度洋太平洋戰略

    安倍和特朗普欲共建印度洋太平洋戰略

    11月5日到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了日本,剛到東京的美軍橫田基地,特朗普就向聚集在橫田基地的美軍官兵和日本自衛隊員等發表演講。說“我們將與同盟國一起,推進建設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而在安倍與特朗普於6日舉行的會談中,雙方都對在東海和南海加強海洋活動的中國表示關切,安倍和特朗普還討論了日美共同推進的“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提出強化日美及澳大利亞、印度的四國合作,此舉旨在與中國提倡的“一帶一路”經濟帶構想抗衡,由日美主導構建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海洋秩序。

  • 美朝接觸 日本擔心什麼?

    美朝接觸 日本擔心什麼?

    最近,頻頻傳來美國和朝鮮在水面下秘密接觸的消息,這些消息引起了日本的擔心。約40國政府人士與專家探討核不擴散問題和朝鮮半島局勢的國際會議10月20日在莫斯科舉行。朝鮮外交部北美局局長崔善姬出席會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