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0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5/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5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三——百科全書的主帥與萬森的囚徒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三——百科全書的主帥與萬森的囚徒
 
法國啟蒙哲人狄德羅 網絡照片

[提要]狄德羅全身心投入《百科全書》的工作,他似乎有無窮無盡的精力,在繁重的編寫工作中,他又撰寫哲學著作、小說、寓言等等。但這精力奔逸的後果是得罪了一些宗教人士,又因說話不避人耳目,在咖啡館大談他的懷疑論思想,讓密探聽到了他正在寫一部對上帝不敬的書,尤其是那部名叫《白鳥》的寓言集,人家硬說裡面諷刺了國王和蓬巴杜夫人,結果狄德羅成了萬森 城堡的囚徒。

問:狄德羅獲得了編《百科全書》的許可,可怎麼又進了監獄呢?

答:這事兒有點兒複雜,我們先說他編《百科全書》的工作進展。首先,他找了個人與他合作,這位先生就是達蘭貝爾,他可不是個等閑之輩。他是大名鼎鼎的沙龍女主人唐森夫人的私生子,這位夫人寫過不少風行一時的小說,她主持的沙龍是孟德斯鳩、豐特奈兒出入之地,人稱“精神事務所”(Bureau d'esprit)。可她實在不是個稱職的母親,她生下達蘭貝爾,就讓人把他放在教堂的台階上讓人抱養,結果這嬰兒被人撿起來送到皮卡迪的一位奶媽家哺養。還是他那位當禦前侍衛的老爹把他找了回來,送到一個平民家裡撫養長大。達蘭貝爾是個大天才,他是流體力學的創始人,24歲就是科學院的助理院士。他的《動力論》一書,用數學來解釋物理現象,成為了當時歐洲最有名的數學家,柏林科學院聘請他當院士。他為人低調,平靜安詳,和性格風風火火的狄德羅搭檔,正好。要組織這樣一個大規模的編寫任務,不知有多少瑣碎的細節要考慮、安排。狄德羅擬好條目,請人撰寫時,常常會碰到撰稿人挑肥揀瘦,這個題目願意寫,那個題目不願意寫,為什麼這個題目給別人寫而沒有給我,等等等等。特別是那些純粹知識性、技術性的小條目,願意接手的人很少。

問:可是一部百科全書,大多數詞條都是這種知識性和技術性的小條目啊?

答:沒錯。怎麼辦?狄德羅自己干。他一個人幾乎包攬了那些別人不願意費力氣的細小條目,結果全部和手工業行業相關的條目,他全包下來了。你看他手下涉及了多少領域:針織業、珠寶業、麵包業、皮件業、制磚、制帽、制鍋、金銀首飾、造車、造紙,他撰寫的條目,範圍之廣,性質之雜,不可能一一列舉。上次我們談到他在日耳曼市場結交很多手工業者,現在他把這些工匠請到家裡,聽他們詳細講述一門手藝的訣竅。他抄錄成千的小冊子,摘要,解說,描述,他的那些條目從古羅馬哲學家伊壁鳩魯,一直到算卦占卜,讓人無法相信一個人能做這麼多工作。但就在這麼繁忙的工作中,他還抽空寫了《哲學思想錄》《懷疑論者的漫步》等哲學著作。另外,還寫了《盲人書簡》和《白鳥》。他萬沒想到,這些書竟然把他送進了監獄。說起懷疑論,我想聽友們應該是很熟悉了。我們從蒙田開始,已經介紹了不少懷疑論的思想,聽友們只要記住,在一個思想封閉、宗教偏執盛行,權力當局只許百姓信奉一種意識形態的世界,對真理的探求總是從懷疑開始。凡是宣揚盲從、死忠,宣揚類似文革中的三忠於、四無限那類東西的人,不是蠢貨就是騙子,這是絕對不會錯的。狄德羅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說:“如果人們的無知只是由於他們什麼也沒學過,那麼你大概還可以教導他們。但是他們的盲目是成體系的,你不僅與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打交道,而且還與什麼都不願意知道的人打交道,你可以使無意犯錯誤的人醒悟過來,但是你從哪個方向衝那些對良知懷有戒備心的人進攻呢?”狄德羅的意思是說,那些頑冥不化的盲從者,從來不會懷疑,而不會懷疑的人,永遠不可能接受真理。

問:僅僅信奉懷疑論就被關進監獄了嗎?

答:講懷疑論就已經是對上帝不恭敬,這已經引起了一些神職人員不滿。但是狄德羅些的一些用來換稿費糊口的流行小說和戲劇才是大問題。比如,他寫了一部戲,叫做《會泄密的首飾》,內容是宮女手上帶的一枚戒指有魔力,它會把在宮廷中見到的那些男女私情、傷風敗俗之事說出來。本來路易十五的宮廷就相當糜爛,你讓一個戒指把這些風流事兒都說出來,不是讓宮廷丟面子嗎?狄德羅寫這種通俗玩意兒,本來就是想讓它賣的好,取悅大眾,多換點兒稿費。誰知反而惹下禍,讓人抓進了監獄。一開始狄德羅採取的方針是死不認賬,書不是他寫的,他什麼也不知道。結果治安警察到書商那裡一問就全知道了,因為稿子是狄德羅送去的。狄德羅沒法子,只好認罪。這時候《百科全書》的編寫工作就停了。那些出版商可就急了,他們給達·讓松伯爵寫了封聯名信,信中說為了出版這部《百科全書》,我們共投入了25萬利弗爾,1萬多已經都花掉了,書就要問世,訂單源源不斷,可是我們認為唯一能完成這件事兒的狄德羅先生被捕了,這會讓我們破產,希望閣下能放了他,我們保證他今後再不會犯此類錯誤。我們前面曾經講過,盧梭這個愣頭青,硬是給國王寵妃蓬巴杜夫人寫了封信,要求釋放狄德羅。如果不行呢,請把他也一塊兒關進去,陪朋友坐牢。

問:盧梭當時和狄德羅關係極好,可惜後來兩個人鬧翻了。

答:這事兒牽扯到太多的個人恩怨,我們就不多說了。盧梭後來有點兒被迫害妄想狂,幾乎和所有的人都鬧翻了。可其實狄德羅一直是保護盧梭的,他是個心懷坦蕩的人,只是有時說話不太在意,口無遮攔,盧梭呢,又太敏感,所以鬧得不愉快。好,我們接著說狄德羅被捕的事兒。在大家求情之下,當局把他從萬森監獄的主塔樓放了出來,但不是釋放,是讓他住在旁邊的莊園里,可以讀書寫作會朋友,直到入秋,國王才簽署了釋放令。狄德羅可以回到巴黎繼續他的工作了。他一共被囚禁了三個月。出獄後狄德羅拚命工作,書的預定工作也很順利,可以說當時上流社會中那些有點兒文化的人都來訂,成了個風氣,誰沒有訂《百科全書》就有點不好意思見人。本來說到了1751年5月1日就不再接受新訂戶了,誰知硬是停不下來,只好把截止期延長。這部書的境遇反映出當時歐洲的社會狀況,人人都感覺一個新時代來了,所以1751年第一卷出版時,巴黎文化界真是喜氣洋洋。《百科全書》的指導思想,是直接來自培根的理念“知識就是力量”。它拋棄了幾百年來禁錮人們頭腦的經院哲學的方法,而推崇試驗,推崇人的感覺經驗在尋求真理中的作用。它讓人知道,要創造新的社會生活,獲得人的尊嚴,不再靠上帝的啟示和恩典,而要靠人的理性。後來,在1764年的新版中,卷首增加了一幅畫兒作裝飾,這幅畫畫的是在希臘風格的神廟裡,真理女神身披金紗驅散烏雲。她身邊是理性和哲學之神,而代表神學的人則跪着接受天上射下的光。這幅畫很有象徵意義。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與百科全書的誕生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一——特立獨行的才子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盧梭與伏爾泰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提要] 隨着工業時代的進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現代社會的一個特點日漸明顯,那就是大眾社會的來臨。人們在政治生活、社會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圍人群的影響。於是,決定喜好、憎惡的標準,不再是個人而是群體,從眾成為一種不知不覺的行為方式,這種狀況是好是壞,多有爭論。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提要] 當法國的知識階層以理想原則構思完美社會,並由一些激進的革命者付諸實踐時,美國的建國者卻已經聚集一堂,不厭其煩地討論聯邦憲法,為一個真正人民主權的共和國,奠定長治久安的基礎。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提要] 法國是美國革命的支持者,法國革命緊隨美國革命之後,被人稱之為姐妹革命。法國革命和美國革命有共同的思想來源,那就是啟蒙思想。但是,美國革命在取得獨立之後,十三個州的代表聚集費城,平等討論,互相妥協,擬定了美國憲法,為一個偉大國家的長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國卻歷經無數動蕩,很長時間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頗堪玩味。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提要】 法國大革命突然爆發,而且猛烈無比。從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毀舊制度賴以存在的一切,王權、宗教、社會習俗。它以一個崇高的理想開始,那就是爭人權爭自由,但它採取了殘酷的甚至是邪惡的手段。托克維爾通過深入的分析,指出這種矛盾和它引發的後果。並對革命這種社會現象,進行了極具洞察力的剖析。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維爾研究美國的民主制度,並不是出於理論的興趣,而是為了他的祖國的未來。他的晚期寫作,集中於法國政治,他仔細考察了法國大革命的前因後果,對這場震驚世界的革命,他發表了真知灼見。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為新形式的暴政鋪平道路。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提要] 多數原則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它建立在人民主權之上,但它又確實可能造成對少數的壓迫,形成多數的暴政。托克維爾指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問題,也指出了美國政治制度設計中對這些問題的防範與解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提要] 托克維爾認為,在美國,多數對政府的統治是絕對的。在民主制度下,誰也對抗不了多數。但是,他又極為睿智地指出,多數並不具有絕對的無上權威。如果多數的權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會引起立法與行政的不穩定,甚至造成禍端,因為無限權威是一個壞而危險的東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