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0月22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默克爾的黃昏

默克爾的黃昏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總理府進行年度新年演講電視錄製 2017年12月30日 路透社

翻開德國近日的報紙,人們不難發現,德國人對默克爾總理的信賴在潮水般降落。這位歐洲頭號強人一年間就將她的光華消耗得差不多,以至於近一半德國人希望她立即辭職。而默克爾此前曾多年都是雷打不動的德國最受歡迎政治家。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大的落差呢?

回顧2017年,默克爾的鐵娘子風格成了難得一見的稀罕貨,弱點缺點卻一個接一個。有關英國脫歐談判,人們聽不到來自德國的強音。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改革歐盟,沒有得到德國有力的回應和支持。默克爾要求歐盟成員國分攤難民,受到一些東歐國家的強烈抵制,始終實現不了。曾被譽為氣候總理的默克爾,在11月的波恩氣候峰會上,除了拋錢,別無創意。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較量,默克爾顯得形單影隻,缺乏招數。雖然在7月漢堡20國峰會期間,默克爾聯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突然間似乎強大了不少,但結果也只不過是沒有讓特朗普拆20國峰會的台。默克爾就烏克蘭危機與俄國總統普金的對峙繼續呈膠着狀態,但默克爾的地位在下降,而普金則因特朗普上台,地位有所提升。2017年的默克爾給人江郎才盡、無力無謀的感覺。

默克爾缺乏強人氣魄,與這一年9月的德國大選有關。大選前,默克爾小心謹慎,以便拉住選民。但以默克爾為中心的聯盟黨在大選中慘跌8.6個百分點,雖然保住了第一大黨的地位,但成績是聯盟黨二戰以來倒數第二位,可謂是慘勝或慘敗。這一打擊使默克爾中氣不足。在她沒有組建新政府前,她都無法叱吒風雲。

如和老夥伴和第二大黨社民黨繼續聯合執政,默克爾仍可穩坐江山。可社民黨偏偏給她出難題,宣告要做在野黨。 默克爾只好開啟牙買加聯盟摸底談判。11月19日,自民黨宣告談判破裂,輸家又一次是默克爾,因為默克爾明擺着沒有組閣能力。社民黨在總統呼喚下,才放棄了做在野黨的決心,表示願意進行聯盟摸底談判。但社民黨門檻定得很高,默克爾能否跨得過去,還是個未知數。德國大選半年後,新政府可能還是形成不了。這是一個令人悲傷的新紀錄。默克爾回天乏術,人們盡收眼底。於是,希望新手披掛上陣、接替默克爾的選民不斷增多。

究其根本,默克爾不斷失利還是與她2015/2016年的難民政策有關。她一度違反歐盟協議,向難民移民敞開國門。雖然無人追究她的法律責任,但她一口咬定不會更改難民政策,下次身處其境時還會同樣運作。這使她失去了部分選民的信任。難民大量湧入後,給德國帶來安全問題。2016年,德國發生多起難民殺人恐襲案,其中柏林聖誕市場恐襲案震驚世界。默克爾在難民潮湧入時,欣欣然和難民一起照相,彰顯她的歡迎難民政策,但柏林恐襲死了12個人,默克爾卻在一年後的紀念會上才和死者家屬見面,讓後者強烈不滿。再者,難民潮帶來的社會問題,她也一時解決不了。聯盟黨內有關設定移民上限的爭吵,她也抑制不了。她一心要抑制極右翼選項黨,但選項黨卻反而成了第三大黨。以上種種因素是聯盟黨大失選民的重要原因。

新年到來,默克爾還能撐多久?巴州廣播電台說,默克爾的黃昏已經到來。連《新蘇黎世報》也認為,人們已在考慮沒有默克爾的時代。多份媒體表示,即便她能領導新政府上台,但她要想再當滿四年總理,恐怕行不通了。2018年將決定她的命運。

  • 德國統一28周年:社會兩極分化加劇

    德國統一28周年:社會兩極分化加劇

    10月3日,德國慶祝了統一28周年。但統一了28年的德國並不是一年比一年更融洽,而是社會分裂越來越明顯。反對伊斯蘭歐洲化和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選項黨不但進入了聯邦議會,而且選民還在增加。右翼極端勢力的不斷膨脹加大了社會的兩極分化和矛盾衝突。而移民難民問題也在繼續困擾德國。雖然德國接收了不少難民和移民,但很多移民在德國並沒有抵達第二故鄉的感覺,在10月3日找不到慶祝情緒。默克爾總理四度執政以來,毫無新意,對大聯盟政府的不斷爭吵拿不出解決方案,對選項黨的不斷強大也毫無對策。《時代周報》要求取消這個國慶日,也就不足為怪。

  • 《明鏡》周刊:世界面臨經濟冷戰的到來

    《明鏡》周刊:世界面臨經濟冷戰的到來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出的新關稅威脅使美中貿易戰又升了一級。特朗普一定要把貿易戰燒得戰火熊熊,已是有目共睹。雖然德國媒體對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批評不斷,對特朗普向歐盟 、加拿大和日本施加關稅曾予以炮轟,但由於特朗普現在全力打擊的是西方不太信任的中國,德國媒體的評論因此多種多樣,其中也有一些肯定的聲音。儘管德國工商大會警告美中貿易戰會殃及德國企業,但德國政界目前大都悄無聲息地坐山觀虎鬥,沒有流露出太大的憂慮。

  • 德媒關注非洲對中國進一步依賴

    德媒關注非洲對中國進一步依賴

    中國大手筆投資非洲,這始終是德語媒體關注的話題。本屆中非峰會讓德語媒體發現,中國有清晰的非洲戰略,而歐洲在非洲則步調不一。以前媒體常批評的中國對非洲原材料的剝削,這次不太提到。而中國對非洲的意識形態出口以及非洲對中國的進一步依賴則成了媒體憂慮的話題。

  • 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政治和經濟牌都打

    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政治和經濟牌都打

    德國總理默克爾本月23到25日訪問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要在俄羅斯的眼皮底下推動政治和經濟利益,這就要求默克爾展示高超的外交手腕。默克爾確實也露了幾手。德國媒體對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的報道大都比較肯定。對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的發展時有讚詞,對阿塞拜疆則有一些批評和諷刺。由於阿塞拜疆在默克爾出行前拒絕給默克爾的一位隨員頒發籤證,德國政界和媒體已有所不滿,所以,媒體對默克爾阿塞拜疆這一站的報道也更為細緻。

  • 德國緊縮企業併購法 引來點贊和批評

    德國緊縮企業併購法 引來點贊和批評

    德國政府擬緊縮企業併購法,加大中國投資商收購德國企業的難度。與以往收購關鍵企業25%以上股權需得到政府批准不同,德國打算在外商收購15%股權時,就可行使否決權。雖然法律將對所有外來投資商有效,但德國現在加高門檻顯然首先是為了抵擋中國的投資攻勢。

  • 《漢堡晚報》:國家利益為上的時代到來了

    《漢堡晚報》:國家利益為上的時代到來了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上周訪美,帶回了美國對歐洲汽車暫時不會進一步加稅的消息,讓德國媒體看到了貿易衝突降溫的希望。而中國期望聯手歐盟對抗美國則變得更為渺茫。

  • 劉霞來德給維權人士帶來更多希望

    劉霞來德給維權人士帶來更多希望

    劉曉波遺孀和詩人劉霞7月10日傍晚抵達柏林,長達8年的軟禁生活終於告終。這一消息讓劉霞支持者和德國媒體大為振奮。劉霞的到來立即成為德國媒體爭相報道的話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