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1月21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一:苦難的貴族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一:苦難的貴族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 網絡照片

[提要] 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現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爾稱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學家”。他以一位法國落魄貴族的眼光,深入 探討美國民主制度的優劣,也藉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見和預言,至今影響着世界民主制度的發展的進程。

 

 

問:我們今天終於走到了托克維爾,這個名字在中國也有不少人知道,但對他的思想了解得並不深入。

答:是的,托克維爾這個人在政治思想史上的地位相當重要,他所著的《論美國的民主》是世界上研究民主制度的開山之作。可以說,只要討論民主制度,都會藉助這部書,不管你是反對還是擁護民主制度,只要你想說點有意義的話,這部書總是要讀的。尤其是二十世紀下半葉,世界在經歷了納粹第三帝國和蘇維埃紅色帝國的崩潰之後,學術界思想界對托克維爾的興趣日益高漲。在中國,因為2013年有位高官提到了托克維爾所著的《舊制度與大革命》,於是媒體跟風捧場,托克維爾在中國又大紅大紫起來。可是,這陣吹捧之風對深入研究托克維爾的思想毫無助益。我們知道,二十世紀末,蘇維埃紅色帝國垮台之後,美國日裔哲學家福山寫了一部書《歷史的終結與最後的人》,認為民主自由精神,是黑格爾絕對精神展開的終極階段。西方的民主自由制度,相比較而言,是一個更優的制度。但是十幾年過後,西方民主制度並沒有在一些國家成功地生根成長起來。比如在俄羅斯,它有一部相當民主的憲法,但它的政治運行仍然靠普京的強人政治。而中國則孕育出一個經濟發展、政治倒退的怪胎。它的意識形態選擇,依然信奉早已被世界大部分國家拋棄的馬列主義。國家的價值選擇和普世價值毫不沾邊兒,反倒追想“臟唐爛漢”,要實現文革時紅衛兵的理想,讓世界一片紅。而美國的特朗普,也不大顧及西方傳統的政治理念。民主制度的生命力究竟如何,還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問:當前世界的亂局,倒恰好給我們機會,來溫習一下托克維爾對民主的思考。

答:確實是個好機會,讓我們和聽友們一起做這件事。好,書歸正傳,先講托克維爾的身世。托克維爾家族是法國年代悠久的貴族世家,他的父系是佩劍貴族,也就是那種跟隨國王出生入死,以戰功受封的貴族。他的遠祖曾跟隨征服者威廉渡海征服英國。他的母系則是穿袍貴族,也就是靠知識或商業服務於國家而獲封的貴族。這個貴族身份是托克維爾很珍視的東西,但是他不是把這個身份當成高人一等,謀取利益的特權,而是以這個階層內人士的眼光,分析貴族在法國歷史上的地位,分析貴族和法國文化,及法國大革命的關係。法國大革命中,托克維爾家族幾乎全部上了斷頭台,他的父母只因臨被處決前,羅伯斯庇爾倒台才倖免。但他的父親埃爾韋雖年僅24歲,出獄時已經滿頭白髮。他的家族中被處死的、年紀最大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馬勒澤布。1750年他是路易十五的出版總監,曾冒着風險保護百科全書派的作者,保護啟蒙哲人。在狄德羅的百科全書被禁止出版時,馬勒澤布悄悄跑去給狄德羅報信兒,並妥善地收藏起百科全書的全部稿件。而且他巧妙地幫助盧梭出版他的著作,盧梭這個有被迫害妄想狂的人,卻一輩子感謝馬勒澤布。這位老人有三個孫女,一位嫁給了夏多布里昂的哥哥,一位嫁給了埃爾韋·托克維爾,也就是阿里克賽·托克維爾的父親,所以托克維爾和夏多布里昂是遠親。托克維爾的這位外曾祖父是他內心中的榜樣。這位老貴族是一位充滿自由思想的人,同時又保持着對波旁王朝的忠心。但這個忠誠不是佞臣的趨炎附勢,而是一位諍臣,在為國王服務時,堅持自己的道德理想。1775年,他致信路易十六,反對解散稅務法院,他在信中說:“任何一個公民單位,或社會,都保留有管理自身事務的權力。這種權力,在我們看來,並不是國王最初始的憲章的一部分。因為它可以追溯得更遠,它是一種自然權利和理性權利。但是陛下,它從您的臣民那裡被奪走了。我要冒昧地指出,在這一方面,政府像頑劣的兒童一樣不知節制”。

問:這位老人真夠勇敢的。

答:更勇敢的還在後面。當路易十六在國民公會特別法庭受審判時,馬勒澤布堅決要求充當路易十六的律師,為路易十六辯護。他當時心存希望,以為路易十六至少會保住性命。但在審判進入最後階段時,他明白羅伯斯庇爾不會放過路易十六,所以他在致最後的結辯詞時,淚流滿面。羅伯斯庇爾站起來說:“我原諒馬勒澤布先生為路易流的眼淚,但是我要告訴他,國王必須死”。事後,人們都勸老人逃離法國,那時逃離還相對容易。但他堅決不走,他心想,萬一王后瑪麗·安多奈特被審,他也許能幫上忙。果然革命法庭沒有放過這位老人,1794年4月,他被捕了。在他被從法庭帶往刑場時,因雙手被綁住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他平靜地說了一句話:“真不是個好兆頭,羅馬人再不能前行”。他是至死都以古羅馬英雄為榜樣,現在他的雕像豎立在巴黎大法院的中庭,作為律師的榜樣。

問:馬勒澤布的英雄氣概,他的曾外孫托克維爾是牢記在心的。

答:是這樣。托克維爾自己說:“我是馬勒澤布的後裔,他在國王面前為人民辯護,又在人民面前為國王辯護”。在托克維爾身後的文檔中,有一張紙上,記着這樣的話:“他這樣一種雙重的典範,我過去不曾忘記,將來也永不會忘記”。我們今天介紹的托克維爾這個苦難的貴族背景,對理解他今後的政治活動和思想發展都極為重要。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六: 警惕積極自由僭越為專制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五: “人民主權”抽象化的危險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四:—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的區別

    想了解更多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一節: 柏格森其人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一節: 柏格森其人

    [提要] 二十世紀初,法國最重要的哲學家是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 né le 18 octobre 1859 à Paris, mort le 4 janvier 1941 à Paris)。他對傳統哲學的基本問題都提出了獨特的解釋。他從生命、時間、自由三者的連接處着手,斷言新的形而上學乃是時間與自由的學說。他力圖超越科學和理性的方法,以生命衝動為存在的基本理由,創立了現代生命哲學,對二十世紀的哲學、文學、藝術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五節 不同性質的群體及其表現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五節 不同性質的群體及其表現

    [提要] 在勒龐看來,烏合之眾並不僅僅指街頭聚集起的人群,他把群體分成兩大類,五小類。其實在這個意義上,這個群體已變成了社會的不同階層,不同的社會群落。他的分析也開始針對不同社會團體的集體心理。這樣的分析實際上已從群體心理學轉向社會心理學。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四節: 群體行動背後的觀念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四節: 群體行動背後的觀念

    [提要] 群體之採取行動,從表面上看往往是突然發動,迅速蔓延的。但他們之所以能夠行動,背後有觀念力量的推動。這個力量是隱藏在群體心理中的。經過漫長時間的潛移默化,在某一具體事件的觸發下,突然爆發為具體的事變,變做群體的直接行動。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三節 群體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三節 群體心理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

    [提要] 群體有和個體完全不同的情感方式和思考方式,他們衝動、易變,而且輕信傳言並受其刺激。輕信往往使他們產生集體幻覺,因被幻覺支配,所以行為格外偏執,不容懷疑。他們的思考要力求簡單,所信奉的觀念往往用口號表達。群體基本沒有推理能力,所以最容易被政客和野心家利用。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二節: 什麼是群體的特點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二節: 什麼是群體的特點

    [提要] 一群人聚在一起並不是心理學意義上的群體,只是人群。形成群體心理,首先要使這群人具有共同的價值認同和共同訴求。這種認同往往是短暫的,甚至只是在群體互相感染的時刻形成的,分散之後這種認同就消失了,所以這種群體又稱烏合之眾。

  •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提要] 隨着工業時代的進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現代社會的一個特點日漸明顯,那就是大眾社會的來臨。人們在政治生活、社會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圍人群的影響。於是,決定喜好、憎惡的標準,不再是個人而是群體,從眾成為一種不知不覺的行為方式,這種狀況是好是壞,多有爭論。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提要] 當法國的知識階層以理想原則構思完美社會,並由一些激進的革命者付諸實踐時,美國的建國者卻已經聚集一堂,不厭其煩地討論聯邦憲法,為一個真正人民主權的共和國,奠定長治久安的基礎。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