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2019年2月19日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如果中期選舉帶來強烈信息,白宮運作有望改善

作者
夏明:如果中期選舉帶來強烈信息,白宮運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 2018年9月18日 路透社

特朗普執政兩年後,美國將在11月初迎來中期選舉。如何通過中期選舉進一步鞏固其執政基礎,是美國總統下一步的主要目標。然而近來,特朗普在白宮內部的運作方式成為輿論熱點。隨着長期擔任《華盛頓郵報》記者和編輯的伍德沃德所著新書《恐懼:特朗普在白宮》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員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國總統的領導力及信譽受到嚴重質疑。特朗普的形象和支持率是否會因此而受到較大影響?陷入混亂的白宮將如何步出危機?對此,紐約市立大學教授夏明先生闡述了他的看法。

法廣:《紐約時報》刊登白宮高官匿名文章、抨擊總統的執政方式,以及剛剛問世的新書《恐懼:特朗普在白宮》這兩件事,是否為偶然事件?

夏明:我們看到在9月6號《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據說是特朗普政府的一名高官寫的。題目是:特朗普內閣裡邊靜悄悄地抵制。其實有點像一個抵制的宣言。他講了目前特朗普政府其實是一個雙軌運行的總統制。有一群人在抵制特朗普的政策,因為他有很多問題,包括他的道德、個性、性格和領導的風格等等,引發了特朗普政府的廣泛抵制。因此有一群人,為了使得國家的利益得到保障,使得整個制度得到穩定,他們在做一個地下的抵抗工作。把美國的利益放在首位。就像一個宣言,像美國向全世界宣誓一種聲音:就是特朗普政府現在遭遇到了很多的挑戰,而美國對他的民主制度也不要失去太多信心。因為儘管特朗普總統他個人不尊重民主制度,但是美國的民主制度還在運行。所以這影響當然會很大。

與此同時,又一本書出版,是伍德華德所著《恐懼》,我們知道這部書的題目來自特朗普說的一句話,他說:什麼叫權力?權力就是恐懼。這裡邊就表示,特朗普用權,就想用恐懼的方式來傳達他的意志或使用他的權力。我相信伍德華德在這本書里就認為,今天特朗普政府陷入一種恐懼之中,或者引發了世人的恐懼,但他自己、包括特朗普本人也陷入恐懼之中。而且我們知道伍德華德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他是《華盛頓郵報》的副主編,伍德華德大概是水門事件以來,美國調查記者裡邊最著名的一位記者。所以這兩件事的發生當然在美國引起巨大震撼。顯然根據我的理解,這封信應該是特朗普政府中對外交、安全和國防事務有深刻了解的一位官員寫的。這位作者應該是給伍德華德的書做過採訪的。他們兩位一定是認識的。我相信他們兩個是相互有意識知道對方所做的事情的。

另外一點十分清楚的是,如果他們兩個是有關聯的,在同一時間發表,是否進行過協調的,或像特朗普所說的有“陰謀論”?我不認為他們一定有陰謀論, 但是由於正好美國度完暑假了,要開始干“正事”了,整個經濟和政治要開始運作了,還有一個大事件,就是十一月份美國的國會的中期選舉。在這樣的背景下,這兩個作品是一個大概率事件,它的出現是必然的。因為它從過去的兩年,還有邁克爾ˑ沃爾夫的《火與怒》反映的是美國對特朗普的抵抗,基本上這兩本書的出現是過去兩年,美國對特朗普政權抵制的結果。

法廣:這兩個事件將對特朗普的統治造成多大程度上的衝擊?有否可能直接影響中期選舉結果?

夏明: 這兩個事件肯定會給特朗普造成衝擊。主要從三個方面,一個是特朗普本身的威信和地位會受到負面的影響。畢竟美國是一個民主制國家。運行非常開放。美國總統整個運行要受到公共輿論影響。公眾輿論一方面是老百姓的民意群,另一方面就是報刊雜誌、媒體對他的評價。所以可以看出這一點對特朗普影響很大。特朗普就會說:美國的媒體是人民的公敵。就是因為他對美國媒體十分厭惡,他就使用了列寧式的語言、斯大林式的語言、或者中國毛澤東式的語言來攻擊媒體。我們就可以感覺到這對他個人的聲望有很大影響。第二,他使得白宮內部的人一下子感覺到這種團結、不僅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在抵制,可能會激勵這些人繼續地工作。而且可能使他們有一種榮譽感,他們在捍衛美國的民主和美國的憲法。但是有另外一批人,他們又在表示對特朗普的忠誠。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內閣和白宮班子、美國的政府出現了一種分裂。對美國的政治應該有一定的影響。第三就是面臨著一個多月以後的中期選舉。我們相信,美國的公民、和兩黨在這麼一種氛圍內,對特朗普非常的不利。儘管美國的經濟目前運行得非常好。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如果摸着腰包來投票,對特朗普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但是美國畢竟是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選民們還是會根據目前的輿論、公共媒體的各種報道來行使投票權。所以我想這對中期選舉一定會有影響。如果說特朗普能夠在美國經濟還在運行良好的情況下,失去對美國國會的控制的話,這完全是可以預料的。如果美國的共和黨不會失去對美國國會、尤其是眾議院的控制的話,那麼如果它失去其中的席位,我覺得這是肯定的。

法廣:特朗普上台以來,不斷引發非議。作為一名來自體制外的總統,他的種種做法是否可從某種程度上獲得認同?

夏明:特朗普的使命就是去撼動美國的既得利益集團。但是他的民粹主義的運動,作為一個代言人,他本人並不是民粹主義。就像伍德華德的書里寫道,他根本就不理解什麼叫民粹主義;以為只要是老百姓喜歡的,就是民粹主義。並不明白其中的意識形態內涵。但是當然有一部分喜歡特朗普風格的人,就是實話實說。他對美國的既定的政治當然造成很大衝擊。所以有人在為他歡呼。但是另一方面我們不應該忘記,特朗普反應出了美國民主的另外一個弊端。他本身就是一個弊端。美國民主的兩大弊端,一就是一群職業政客,把美國民主變成自己獲利、自己撈名的名利場。民主黨高官基本走的就是這條路。但是另一方面,美國的商業、公司其實跟美國人民的生活並沒有民主協調,而是讓美國的人民一天至少八個小時生活在一個等級化控制的、甚至專制的體制下的。而其實特朗普在他當總統之前,從來沒有在公共領域裡邊任過任何公職,他把他“CEO ”的作風帶到美國政治,其實就是把美國公司的專制的、寡頭的作風帶到美國的民主體制。兩個當然是有衝突。因此特朗普到底是會得到更多的認同或是批判,從目前來看,至少從知識界精英、從美國的主流媒體來看,他獲得的更多的是批判。這個批判擔心:他以他的反民主、反自由的寡頭方式,可能會影響美國的民主、帶來美國的民主危機。這應該是主要的評價。

法廣:特朗普在美國普通民眾心中佔據着怎樣的地位?

夏明:美國對他的意見基本上是三分天下:一種是(大概佔35%左右),對他是鐵杆。不管特朗普說什麼,都是對的。對他很有熱情,這部分人相信特朗普的陰謀論,認為所有關於特朗普的負面的東西都是假的、都是假新聞、都是陰謀。這批人是鐵杆粉絲,是存在的。另外也有一批鐵杆的反特朗普的人。包括這些“Me too”運動,包括“黑人生命有價值”,等等運動,還有包括民主黨的、共和黨的、甚至一些保守的共和黨人。這部分人至少佔到30%以上、接近40%。還有30%,這些人還沒有表態。他們可能在很多的民調中也會模糊他們的態度,尤其在公共空間,表面上會說反對特朗普,但是內心裡、或者在投票間里,他們可能就會支持特朗普。這就使美國政治具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是因為有中間的這部分人高度的虛偽性。畢竟特朗普現在有幾個觀點、尤其是種族主義為基礎的:對有色人種的恐懼、對移民的恐懼。我相信他挑動了美國、以白人為主體的社會的某些人的神經。所以我的感覺是:中間的這批人如果以啟蒙的思想來思考和投票的話,他們很快就會成為反擊特朗普的這麼一個人群。但是如果他們根據他們的直覺、認同、尤其再走向一些社會達爾文主義或種族主義的話,他們就會支持特朗普。

但是我覺得目前來看,中間這批人可能也會發生分化。有批人可能會反擊特朗普。畢竟他的很多做法令人厭惡。但是仍有些人會繼續暗中支持他。美國變成了分裂的社會,因此跟特朗普的較量陷入了比較膠着的狀態。我現在還看不出來是否有明顯的勝負,但是我覺得中期選舉的結果反而會給我們揭開這個謎底。

法廣:白宮將如何步出由高官匿名文章和伍德華德所著新書引發的混亂局面?

夏明:這的確很困難。我們看到《紐約時報》匿名文章提到怎麼樣運用美國憲法第25條修正案,也就是說,由美國內閣的大多數提起動議,剝奪總統的權利,讓總統交權給副總統。也就是宣布總統在身體上、心理上不再適合行駛職權、擔任總統職位了。這是一個預備的方案,對特朗普總統隱而不發,但是對他形成某種威脅。也就是想讓特朗普總統變得更守規矩,或者更合作。怎樣使得白宮會清醒起來或者能夠有序地工作?目前看來很困難。因為首先因為特朗普的恐懼,因為他對別人泄密的猜疑,形成了在白宮內部“捉巫運動”,很多人就趕快表忠誠,讓白宮陷入一種堡壘的心態,一種受圍困的心態。我覺得這會影響士氣。所以今天的白宮如果要團結,會比以前還難。目前來看,如果中期選舉給白宮帶來一個很強信息,相信如果政治上大的衝擊可能會讓特朗普總統稍微收斂一點。也就是說他跟他的團隊不把他的總統職位當成個人的權力來行使,而是當成制度來繼續運行,如果有這樣一個政治衝擊的話,可能會使白宮變得更有一些紀律,更有一些秩序性。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評新疆人權狀況,凸顯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領袖地位的願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評新疆人權狀況,凸顯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領袖地位的願望

    一年多來,中國在新疆建立“再教育營”的話題吸引了全球多方媒體的關注。不斷有報道揭示:新疆地區的再教育營規模巨大,可能關押着上百萬維吾爾人。他們在那裡接受強化教育、有時還會遭遇身心折磨。儘管國際社會持續關注新疆“再教育營”現象,卻很難對中國展開有效施壓。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數據全面監控社會,也對西方構成威脅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數據全面監控社會,也對西方構成威脅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最近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個月。作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關押、最後受到審判的維權人士,王全璋獲刑再次引發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各方人士的擔憂。近年來,中國的人權議題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密切關注。

  • 中國性少數人群社會環境:訴求噤聲才有的開放

    中國性少數人群社會環境:訴求噤聲才有的開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輛紅色貨車先後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遊。紅色貨櫃的側面分別寫着“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治療”、“中國精神疾病診斷標準仍保留‘性指向障礙’”和“19年了,為什麼?”。這個模仿美國影片《三塊廣告牌》而來的形式別緻的為同性戀者呼籲權利的行動,吸引海內外輿論重新關注中國性少數人群的社會生活環境與狀況。在此之前,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報告中,列舉了一些中國同性戀團體活動被取消或受到阻撓的例子。那麼,在中國正式將同性戀非罪化20餘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分類中刪除18年之後,中國同性戀人群,或者更籠統地說性少數人群的社會環境究竟如何呢?國外觀察與國內性少數人群的實地體驗是否吻合呢?我們借第五屆“巴黎中國同志周”活動的機會來聽聽他們的看法。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黃馬甲運動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法國黃馬甲運動

    去年11月17日,為抗議政府加征燃油稅措施,法國發起黃馬甲運動。此後,此一運動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國各地展開,已連續舉行了十次,對法國經濟造成重創。為平息社會不滿情緒,當局做出幾項承諾並發起一場全國大討論活動,以回應民眾訴求。然而至今,黃馬甲運動似乎沒有出現偃旗息鼓之勢。如何看待這場運動?總統發起的“全國大辯論”是否可以為步出危機尋得出路?對此,旅法學者、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國民運是一項偉大而艱巨的歷史使命

    潘永忠:中國民運是一項偉大而艱巨的歷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國開啟了一場倡導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的政治運動,被稱為“中國民主運動”。隨着1989、天安門“八九民運”受到打壓,許多民運領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運力量,這股力量一直堅持不懈地繼續着爭取人權、民主的鬥爭,在捍衛中國人權領域起到了不可小覷的作用。

  •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習近平嫁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凸顯邏輯漏洞

    剛剛踏入2019年,台海兩岸情勢再度陷入緊張,引發各方關注。1月2日,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之際發表講話。提及“九二共識”時強調:將推動“一國兩制”實現統一,並表示不承諾放棄對台用武。又在隨後兩天進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點上做好軍事鬥爭的準備”。中國主席的表述立即引發台灣及國際社會的強烈反響。

  •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夏明:中美建交對兩國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中美兩國在貿易大戰的背景下,迎來建交40周年。從1971年7月,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秘密訪華、到1972年前總統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兩國打破了相互隔絕的局面,終於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關係,從而結束了長期的對峙。這被視為是中國與西方關係突破的標誌性大事。40年來,隨着兩國關係在各個領域的不斷發展,對抗性競爭也逐漸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來,中美爆發貿易大戰,致使兩國關係發生微妙變化。如何評判美中關係?兩國關係的變化將對全球局勢產生怎樣的影響?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