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也門內戰-二戰以來最大的一場人道危機

作者
茉莉:也門內戰-二戰以來最大的一場人道危機
 
聯合國人道官員在也門首都機場發表講話 2018年11月29日 路透社

近年來,敘利亞的戰局始終吸引着世人的密切關注。而另外一場規模並不遜於這場戰爭的內戰卻鮮被提及。這便是已經持續了四年之久的也門衝突。四年的內戰將也門淪為一片廢墟,導致成千上萬的民眾背井離鄉,更造成許許多多年幼的孩子遭遇饑餓和疾病的折磨。最近終於傳出也門衝突各方有望舉行和談的消息。旅居瑞典的中國作家茉莉女士對相關話題闡述了看法。

法廣:也門內戰似乎成為一場“被遺忘的戰爭”,與敘利亞內戰相比,很少被西方媒體提及,各國政治領袖也出於不同原因對此保持沉默。形成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茉莉: 也門的戰爭已打了四年。這四年的戰火卻是一場被世界忽視的戰爭。是一個緩慢的、沉默的、人們慢慢走向死亡的戰爭。這是二戰以後最大的人道危機。聯合國駐也門協調員格蘭德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老百姓像也門人民那樣,受到如此深重的苦難。(除了)戰爭、饑荒和災難,還引起了霍亂等瘟疫,幾乎整個也門全都捲入進去。而且他們根本就跑不出來。他們被沙特、阿曼、大海封鎖,關着門打。聯合國統計的大致數字(顯示):成千上萬的也門人失去生命。有2200萬人口需要援助;1600萬人口需要醫療服務。幾乎沒十分鐘,就有一名兒童因衝突死亡。

為什麼(也門衝突)很少被提及?為什麼西方保持沉默?剛才我首先講了一個地理原因,首先是個關門開打的(戰爭)。其次就是也門問題的複雜性。它實際上是一場代理人的戰爭。

首先,也門內部有很多宗教問題、政治衝突,那是胡塞武裝和政府的衝突。胡塞武裝跟伊朗有聯繫,也門政府是沙特支持的。它實際上是阿拉伯國家兩個大國-沙特和伊朗在該地區的大權和教派爭執,一派是什葉派國家,一派是遜尼派,多方面的較量。西方國家如何捲入其中?因為美國是支持沙特的,美國之所以選擇支持沙特,因為它要遏制伊朗。美國在也門問題上一直站在沙特阿拉伯後面,所以當沙特捲入也門戰爭、和胡塞武裝開打的時候,美國提供了武器、情報和支持。這就比較麻煩,因為世界上只有他們的聲音。到什麼時候打破了這種沉默呢?就是卡舒吉。卡舒吉是沙特阿拉伯一位很有名的記者。他逃到華盛頓郵報做記者。他逃到美國以後就寫沙特在也門的戰爭是怎麼回事,造成了多少重大傷亡。他批評沙特捲入也門戰爭。這也是他招致殺身之禍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今年十月二日,卡舒吉進入沙特駐伊斯蘭堡領事館,被人勒死,然後被肢解,現在沙特已經承認(卡舒吉)是在他們的領事館遇害。以前,從來沒有一位記者的死亡,像卡舒吉之死這樣引起全世界強烈的共憤,憤怒。這就像一束光束,把也門的問題也照亮了。因為卡舒吉批評過沙特的戰爭。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就不能不打破沉默了、不能不做點什麼了。所以才有瑞典準備主持的也門和談。

法廣:也門內戰不斷升級,與沙特和美國等國的介入不無關聯。您認為,究竟哪個國家應對四年來也門衝突的升級承擔責任?

茉莉:也門的內戰可以追溯到上百年的歷史,非常複雜。也門是一個極端貧困的阿拉伯國家。它既有大、小部落內戰,還有教派分歧,國情非常混亂。但是從2015年開始,這場內戰,誰的責任?只有聯合國和國際從事援助的人道組織、人權組織最有發言權。按照聯合國的說法,他們都有罪。它說:無論是也門政府軍隊和沙特領導的多國聯軍-這是一方;還有胡塞武裝 這是另一方;他們都有違反國際人道法的戰爭罪行為。

但是沙特由於處於強勢,它有美國資助的武器,它的空襲是造成平民傷亡的最主要原因。而且沙特近期還關閉了海港,國際人道救援進不去,那裡的孩子都是餓得皮包骨,當地人陷入絕境。所以它(聯合國)說“都有罪”。但是美國支持的沙特方罪行更嚴重一點。

法廣:西方政府為什麼一直對也門內戰選擇沉默?

茉莉:西方政府其實針對戰爭造成傷亡也批評了沙特和盟軍。但是他們有一個問題就是:伊朗問題。沙特國王一直被美國和其他國家視為“改革者”。因為他們約束國內的宗教勢力,(其實本拉登也是沙特出來的!)。但是他表現說:他能夠約束伊斯蘭恐怖分子,並且承諾:讓伊斯蘭教變的寬容。而伊朗一直與美國對立。所以為了遏制伊朗在中東的影響力,美國、西方國家會站在沙特一邊。

這場戰爭是沙特介入也門內戰,雖然打起來,他們就不好(批評)自己的朋友了。尤其現在特朗普總統和沙特王子的關係非常深厚,他們很多年的生意關係,利益關係。在卡舒吉遇難以後,就是卡舒吉生前在華盛頓郵報批評沙特介入也門內戰這篇文章的時候, 德國總理默克爾就馬上宣布對沙特表示譴責,還要凍結德國對沙特的軍售。現在好像芬蘭、丹麥也宣布了(同樣的措施)。但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只考慮自己利益的人,他仍然說“沙特是美國最偉大的盟友”,還強調:沙特和美國的關係是“數十億、上千億軍火”。因為特朗普只懂交易的藝術,他是一個很狡詐的商人。在他眼中,對人權的保護這些東西,遠不如國家利益和地緣政治重要。所以其他西方國家在卡舒吉遇難之後,還是有表態,不再沉默。

法廣:美國最近發出呼籲要求也門戰爭各方儘快舉行談判,實現停火。美國為什麼在此時發出和談的訴求,其中意義何在?

茉莉:其實美國在野黨-民主黨早就對也門戰爭有批評。因為聯合國、人道組織、救援組織不斷地反映大規模地死亡。雖然不能進去採訪,但是流出來的照片很多,聯合國一直有批評,卻沒有機會。到卡舒吉去世以後,他揭露的東西、批評也門戰爭這些聲音迅速地升溫。首先是特朗普家族與沙特王子在經濟上的淵源,美國民主黨議員有大量的證據說:特朗普家族幾十年來和沙特王室聯繫,獲得大量的資金和利益。所以特朗普不想放棄,他說:美國優先、美國利益,但也是他們自己家族優先。那麼如何平息激憤的輿論和各方的批評呢?他就想了這麼一個(辦法):馬上組織也門和談。他要瑞典和談,瑞典當時宣布(相關消息)的時候,我就很注意。因為我在瑞典,我認識在瑞典的也門難民。也門難民大部分逃不出來,2015年難民潮的時候,其實(大部分)都是敘利亞難民,也門難民逃不出來,因為被封鎖了。但是偶然出來的,我對他們了解過情況。所以我當時就覺得,瑞典接受了這個任務,要把各方都請到瑞典來和談,因為當時的國防部長和美國的國務卿呼籲停火,然後匆匆忙忙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瑞典。它沒有出具具體的細節,到底怎麼辦?他們根本就沒商量好。匆促之間,就是為了平息對特朗普不肯放棄沙特這個朋友的批評。不管他的算盤打得多麼好,特朗普終於在也門問題上改變立場。第一次表示,支持聯合國舉辦和平談判。這就是一個重大的突破。這個突破是卡舒吉用他的生命換來的。他的生命被粉碎了。它也是國際社會-聯合國這些人權組織、人道組織長期地呼籲的結果。所以總算戰爭有了一個結束的可能。

法廣:也門和談為什麼選擇在瑞典舉行?

茉莉:剛才我講了瑞典政府突然接受了(組織和談)這麼一個任務。我們的女外交大臣瓦爾斯特倫非常高興,她說:我們同意了這個要求,我們馬上就會組織。之所以選擇瑞典,與瑞典這個國家的國情有關。首先它是一個軍事不結盟的中立國。這個國家本國已經享受了200多年和平。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作為中立國,瑞典救助過大量的猶太人,自己沒有捲入戰爭。它長期以來享有這種調停人的歷史經驗。以前,伊拉克、伊朗(問題),都是瑞典的社民黨首相帕爾梅被聯合國派去做特使,去調停。今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的會面,也是瑞典提供了幫助。因為只有瑞典有大使館在朝鮮。他們的大使館給美國拉線。

瑞典本身在也門問題上不僅僅是在政治上,而且在人道援助上,可以說起到了主導作用,就是捐錢。現在瑞典給也門的人道主義援助多達幾個億。它又在瑞士日內瓦不結盟的國家舉辦高級認捐會議,叫全世界都來捐錢。有40多個國家參加捐款,捐了20多億美元的資金給也門的難民。所以瑞典作為中立國,長期做這種工作,原本說11月舉辦(也門和談),但是沙特的對立面-胡塞組織表示擔心(去來後)回不去。以前,聯合國打算在日內瓦組織和談,那邊(胡塞)說不出來,擔心出來以後回不去。這次瑞典組織,可能是由聯合國和瑞典的外交官陪着他們出來。現在兩方面都表態說,要繼續參與暫時停火,這樣才能把通道打開、把海港打開。國際上的援助才能夠進去。成千上萬的人在那裡,在饑荒、饑餓和疾病之中,急需援救。所以這一次雖然說離戰爭結束的日子還非常遙遠,但是這一次總是給我們一點希望。

  •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旅法維族青年:中國政府唯一目標是漢化維吾爾族

    最近一段時期,中國政府在新疆,不經過任何司法程序,關押大批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大赦國際等國際人權組織根據多方收集到的個人經歷講述,認為大批失蹤的維吾爾族人其實被關押在再教育營。西方獨立學者及媒體也或者通過分析網絡上的官方公開文件,或通過衛星圖片,或者通過走訪少數得以重獲自由的穆斯林,證實了這一事實。據各方估計,這些所謂的再教育營至少關押着一百萬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當地的維吾爾族人,也有哈薩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數族裔。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2018年9月上任以來,已經兩次要求中國全面開放獨立調查人員進入新疆。

  • 潘永忠談中國的網絡審查制度

    潘永忠談中國的網絡審查制度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人類社會逐漸步入互聯網時代。網絡的迅猛發展徹底改變了人們的溝通和交流方式,無限大地擴展了言論空間,也為傳統媒體帶來巨大挑戰。計算機與網絡進入千千萬萬個中國家庭,大大縮短了信息渠道。為了有效地控制輿論平台,中國政府建立了一套強大的網絡監控和審查系統。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寫的《走進中國新聞出版審查禁地》一書中,詳細地剖析了中國網絡世界的監控和審查制度、並揭露了相關措施引發的一系列冤案。

  • 陳破空:兩會空前緊張,中共最大風險就是習近平權力的風險

    陳破空:兩會空前緊張,中共最大風險就是習近平權力的風險

    中國一年一度的兩會如期於三月初在北京舉行。與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兩會是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召開,經濟議題因此受到格外關注。與往年相比,今年兩會會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畫面卻凸顯了凝重的氣氛,引發種種猜測。旅美政治評論家陳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採訪。

  • 夏明新書:高山流水論西藏

    夏明新書:高山流水論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薩發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義事件。一周後3月17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及部分隨行人員出走諾布林卡, 3月31號抵達印度,開始流亡生涯。今年的這一天,西藏拉薩事件迎來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義。為紀念這個重要的日子,美國紐約城市大學研究生中心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對西藏問題苦心鑽研十數載後,出版了新書:《高山流水論西藏》。

  • 傅希秋:當局對王怡牧師的影響力感到懼怕

    傅希秋:當局對王怡牧師的影響力感到懼怕

    2018年12月9日,幾經騷擾的成都家庭教會  秋雨聖約教會遭遇更嚴厲的打壓:包括主任牧師王怡和妻子蔣蓉、其他教會領袖在內百餘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會被宣布取締,教產也被查封。三個月後,王怡夫婦始終未獲自由,而教會其他教友繼續不斷受到警方的騷擾。秋雨聖約教會的遭遇也許是近年來中國當局打壓游離於官方教會之外的家庭教會的一個縮影,但秋雨聖約教會與眾不同之處,也是其主任牧師王怡堅決而且公開的信仰立場。自2018年2月中國新的《宗教事務管理條例》生效執行以來,這種信仰獨立的立場與官方要求之間的矛盾顯得越發不可調和。總部設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紹了12月9日之後秋雨聖約教會的近況:

  • 廖天琪: 40年後,台灣關係法仍具鎮定人心的效應

    廖天琪: 40年後,台灣關係法仍具鎮定人心的效應

    美國在1979年1月1日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同時,終止了與台灣的所有正式外交關係。隨後,美國國會制定了“台灣關係法”,以此為美國國會授權政府繼續維持美國與台灣之間的商貿、文化等各種關係、促進美國外交政策的基準。今年“台灣關係法”迎來40周年。如何解讀這一法案在過去40年間,在維繫美台夥伴關係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與和平領域發揮了怎樣的作用?對此,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向我們闡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銳日記是一部共產黨黨史

    李南央:李銳日記是一部共產黨黨史

    中共元老李銳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銳先生在世時,曾多次擔任要職,晚年則因對政治體制直言不諱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黨內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銳最有意義的貢獻可能更在於他對中共黨史的記錄。80年代中期,李銳離開政治前台後,曾主管《中國共產黨組織史資料》的編纂工作,並陸續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冊出版。其中的《廬山會議紀實》尤其被看作是了解這段歷史真相的必讀之作。他的日記、書信等手稿近年來也在其長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電話採訪時,介紹了這些個人手稿從國內轉移到國外的曲折過程,以及這些個人記錄的歷史價值。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