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2月11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1/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日本檢察方面與戈恩針鋒相對理在何方?

日本檢察方面與戈恩針鋒相對理在何方?
 
日產汽車公司位於橫濱的全球總部大樓 2018年11月22日 路透社

因涉嫌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有價證券報告的虛假記載)被逮捕的日產汽車公司前會長卡洛斯・戈恩(64歲),於位於東京小菅的東京拘留所拘留10天以後,檢察方面又向東京地方法院申請延長拘留10天、前日產董事長Greg Kelly的拘留時間也被延長10天,應該到12月10日為止。
 

根據日本的《刑事訴訟法》第208條,對涉嫌者的拘留,從檢察方面向法官請求拘留之日算起,如果10天之內不提起公訴,必須將涉嫌者釋放,但是如果檢察方面認為有“不得已”的理由,可以向法院方面申請延長拘留時間,最多延長十天。而檢方到了12月10日,如果仍然不能對戈恩等提起公訴,還可以採取對其進行再逮捕的手段,但是按照日本的法律,原則上不能用同一涉嫌事件進行再逮捕,也就是說,如果檢方想再逮捕戈恩等,需要再找出其他的涉嫌事件,向法院申請再逮捕。

目前戈恩方面和檢察方面交鋒的重點有兩個方面,第一就是戈恩與Greg Kelly合謀,從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時間裡,將戈恩計99億9800萬日元的報酬,記載為49億8700萬日元。在2015年度到2017年度的3年期間,還有約30億日元報酬未做記載。也就是說,戈恩每年的年收報酬總額約為20億日元,但是這8年來只寫了每年10億日元。但是這裡有80億日元戈恩並沒有領取,而是和日產方面商定,作為退職後的報酬領取。

檢察方面認為:不管有沒有領取,只要確定了收取的金額,就應該在有價證券報告中記載,否則就是犯罪。

而戈恩方面認為:這些金額沒有確定下來,沒有必要記載,而Greg Kelly則供述說:關於這件事,他曾多次向日本金融廳確認。並諮詢了公司之外的律師,都回答是沒有必要記載。

再有一個就是被稱為“SAR”的問題。

SAR 是英文Stock Appreciation Right的簡稱,是對企業經營這的一種報酬形式,中文中稱為“股票升值權”。是由股票期權變化而來的,與企業的業績相關。如果在一定的期間內,該企業的股價超過了一定的預定值,也就是在得到股票時的時價和兌現時的時價出現正價差,也就是由於股價上漲出現價差時,這個超過的部分將作為報酬用現金支付給企業特定的經營者等。

據東京地方檢察廳的調查,日產其他董事從“股票升值權”中得到的報酬,都進行了記載,但是戈恩所一直到2018年的4年里約40億從“股票升值權”中得到的報酬,卻沒有記載。

為什麼對這些報酬不記載就有罪了呢?因為企業首腦與經營者的收入經常作為投資者對企業的股票是否投資的一種判斷標準,因此需要詳實記載。但是這裡沒有涉及少報收入,偷稅漏稅的的問題,首先,戈恩未記載的那一部分還有拿到手,不存在上稅的問題,而有關“股票升值權”,檢方和媒體也只提及了不記載的問題,沒有談及偷稅漏稅的問題。

網絡新聞《AbemaTIMES》在11月30日題發表題為《戈恩涉嫌人否認 檢察方面立案門檻高延長拘留時間受到海外的批判》文章,文中引用熟知企業法的小名木俊太郎律師的話指出:“在《金融商品交易法》中,有年收超過一億日元的董事的報酬必須個別開示的規定,而這次的事件,聽說是今後預定得到的,還沒有拿到手的。如果是退職慰勞金之類的報酬,已經決定將得到,或者是在有了確實能得到的保證的階段,就有在有價證券報告書中記載的必要。可是根據供述,說這是‘還沒有確定下來的’,這一真偽是一個很大的焦點。所謂有價證券報告書虛偽記載,與因為記載錯誤等的‘過失犯’不同,檢察方面要想立案,必須確實證明是有明確惡意的故意犯罪。”

而關於“股票升值權”的報酬問題,《日本經濟新聞》11月27日發表題為《報酬不記載的違法行為是焦點》,文中指出:“熟悉《金融商品交易法》的律師指出:“開示的標準未必明確,以‘股票升值權’的報酬問題立案的門檻很高。”

  • 原日產會長戈恩究竟犯沒犯罪?

    原日產會長戈恩究竟犯沒犯罪?

    針對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19日以涉嫌在日產汽車公司有價證券報告中隱瞞記載約50億日等董事報酬,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逮捕了日產汽車會長卡洛斯・戈恩等一事,日產汽車公司和三菱汽車分別召開了董事會,解除戈恩等職務。

  • 日本為何同意與俄羅斯就先返還兩島展開談判?

    日本為何同意與俄羅斯就先返還兩島展開談判?

    當地時間11月14日下午,為出席東盟(ASEAN)相關首腦會議到達新加坡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新加坡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談,就北方領土和締結日俄和平條約問題舉行會談。出人意料的是,最近一直要求四島一起返還日本才能締結日俄和平條約的日本,突然改變了態度,同意以《日蘇共同宣言》為基礎加速日俄締結和平條約談判,這後面的動機和背景究竟是什麼呢?

  • 美國中期選舉後 日本擔心什麼?

    美國中期選舉後 日本擔心什麼?

    美國中期選舉11月7日塵埃落定,執政的共和黨痛失眾議院的掌控權,民主黨重奪失落了8年的眾院多數席位。共和黨的眾院議席則大幅減少,但在參院的優勢有所增加。美國國會處於一種扭曲狀態,日本面對美國這樣以一種新的政局,正在觀望也充滿不安。日本究竟擔心什麼呢?

  • 中美貿易戰  日本搶佔中國市場

    中美貿易戰 日本搶佔中國市場

    目前,由於中美貿易大戰,美國在中國的市場不斷衰退,美國商務部當地時間9月5日發布的7月貿易統計(以通關數據為準,經季節性因素調整後)顯示,美國對中國出口額同比下降8.2%。而日本藉此機會,大規模進入中國,和美國爭奪市場。

  • 安倍訪華對日美關係的意義

    安倍訪華對日美關係的意義

    10月27日至29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了北京,和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舉行了會談。在會談中,安倍表示:希望和習主席一起開闢日中關係的新時代。而通過這次訪問,日中關係無論在政治互信還是在經濟合作上,都取得了長足的進展,似乎進入了新的“蜜月”,而與此同時,中美關係由於貿易戰等因素,達到了建交以來最緊張的時期,安倍這樣和中國急接近,難道就不顧慮美國的反感和憤怒嗎?其實,這次安倍訪華的種種動作中,也包含對目前日美關係的考量。

  • 日本會與中國一道對抗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嗎?

    日本會與中國一道對抗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嗎?

    在中國商務部10月18日進行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新聞發言人高峰稱:“中日兩國都是經濟全球化和貿易自由化的堅定推動者,一直在捍衛自由貿易和多邊貿易體制上有着共同的立場。中方希望繼續與日方一道,反對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權威性和有效性,共同促進開放型世界經濟的發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