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1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黃背心 規模縮水 暴力依舊

作者
法國黃背心 規模縮水 暴力依舊
 
巴黎聖日耳曼大街,1月5日,黃背心放火。 路透社

法國黃背心示威經過短暫的沉寂後捲土重來。法國內政部長說,在全法大約五萬名“黃背心”上街示威,從數目看,與11月17日28萬人的規模不可同日而語,但比年前最後一個星期六有所增加。

內政部長克里斯托夫.卡斯塔內認為,50000人,等於法國每個村鎮差不多隻來了一個人,“這就是所謂黃背心運動的現實,很清楚,他們不具有任何代表性”。但是,他的話音剛落,卻有一夥黃背心用工地用的鑽機砸開法國國務秘書兼政府發言人本傑明·格里沃的辦公樓大門,他本人被緊急疏散,工作人員被保護起來,黃背心在院子里砸碎兩輛轎車,敲碎幾個門窗後撤走。這個行為也許不具有“代表性”,但衝擊的卻是共和國權力中心,馬克龍總統發推指責這是攻擊共和國的瘋狂行為,多數政黨也都予以譴責,但也有極右翼戲稱:“誰播種了風,誰收穫風暴”。

黃背心有無代表性,能持續多久?每個星期六,成了觀察黃背心力量起伏消長的重要時間點。媒體從周四起便開始分析、預測、法國政府則一點也不敢鬆懈。周六是黃背心第八波示威,從以前七波來看,人一次比一次少,民調支持率也一次一次明顯下降,尤其最後一次在巴黎蒙馬特高地的示威行動引發輿論厭惡。一些黃背心採用了知名反猶人士、喜劇演員狄爾多尼被指把納粹萬字旗標誌倒裝的挑釁動作,他們甚至唱起了狄爾多尼改編的極其粗俗確有明確仇外意味的打油歌,結果遭致一些本來支持黃背心的極左派也站出來撇清。那次,法國媒體不分政治傾向,都譴責那是一次“骯髒的表演”。面對黃背心有涉嫌排猶仇外的指責,這個沒有任何組織形式,但存在着有影響力的人物站出來解釋,這些標籤與他們的運動沒有任何關係。

黃背心運動可能反應出法國社會深層的一種挫折感,底層對精英,外省對巴黎,民眾對決策者的疏離和猜忌,一般民眾日益增長的對全球化帶來的負面影響的不滿、恐懼乃至於憎恨日復一日導致鴻溝擴大,但這個號稱“有意義”的黃背心行動至今找不到一個明確的方向,他們缺乏明顯的思想的力量說服民眾跟隨,他們的組織控制能力也極其有限,在發生過幾次相當有影響力的破壞事件後,每個星期六,警方似乎全力應對的是如何預防新的破壞發生,至於黃背心們,他們並不願意被貼上暴力、盲目、發泄仇恨的標籤,然而每一次示威遊行,尤其在遊行臨近尾聲的時候,伴隨着他們的腳步,總會發生一些砸燒搶的事件。黃背心示威的人數似乎日趨減少,全法國加起來不過幾萬,但影響着社會氣氛,讓人們有種莫名的憂心忡忡,這也許是黃背心們希望達到的效果?

這個星期六的行動號稱第八波行動。在巴黎,總共有3500名示威者,遠遠無法同以前的規模相比,黃背心們的戰術是游擊式的,像散彈一樣亂射。他們從香街出發,上午並沒有發生任何衝撞,但下午起情形漸漸緊張起來。一批示威者在靠近市政廳的塞納河岸邊向警方投擲石塊和玻璃瓶,警方發射催淚彈反擊;稍後,另外一批在位於盧浮宮與協和廣場之間的杜樂麗花園的一座橋上與警方對峙;在拉丁區聖日耳曼大街,一些黃背心點燃了好幾輛輕型摩托車,並且臨時築起了街壘。一位過路人對法新社說,“他們就這樣任意縱火,怎麼可能呢?簡直像是世紀末!”和他一樣有這樣想法的法國人並不少,但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還有一些黃背心在法新社總部大門口停下來,高聲辱罵媒體出氣。他們認為媒體沒有“正確”地報道出他們“正義的行動”。

下午,多架直升飛機在巴黎市中心上空盤旋,在巴黎大街小巷散遊了一通的黃背心們重返香街,這條全世界著名的林蔭大道,現在成了黃背心們的中心集結點。每次集結,都給這條美麗的街道帶來程度不同的破壞,一些被遊人拍到的縱火照片傳遍全世界,外人以為巴黎發生了暴亂,有些甚至誇張地形容“法國淪陷”,事實上,法國沒有淪陷,巴黎沒有暴動,只是黃背心在示威,在遊行,每次伴隨着他們,總會發生一些砸燒行為,可能是他們的暴力發生在香街,因而比以往任何一次似乎都顯得突出,人們不會接受這些行為,大多數人沉默,可能與黃背心們再鬧也對他們沒有什麼影響的心理有關。

同一日,在法國西部城市岡城,波爾多、南特發生了肢體衝撞,在雷恩,一伙人砸碎了市政府的入門大廳。法國警察總局局長摩爾萬發推威脅:“那些非常暴力的投機分子滲入遊行隊伍,目的就是打、砸、燒,襲擊警察和憲兵,所有明明知情卻還要給他們提供破壞機會的人,從今以後必須承擔責任”。

在魯昂,2000名黃背心遊行,不幸的是,一名示威者被警方的橡皮子彈擊中。一名參加遊行的年紀42歲塞巴提耶稱: “我不贊成暴力,但很不幸,有時候必須動用暴力才能撼動社會”。在蒙彼利埃,黃背心投擲石塊和玻璃瓶,四名警察受了輕傷。

今天的黃背心已經與最初要求政府取消燃油稅的黃背心完全不同,他們對政府作出的所有讓步以及提出的全國大討論無動於衷。政府公布一系列減免措施後,黃背心內部一時發生了動搖。但是,在這個周六,他們希望他們的行動能夠證明他們團結一致不為所動。一名叫做帕斯麗婭的領袖人物稱,“我對大家行動起來毫不擔心”。


同一主題

  • 要聞分析

    馬克龍公布一系列措施希望緩解黃背心危機

    想了解更多

  • 要聞分析

    馬克龍如何讓發燒的黃背心運動降溫

    想了解更多

  • 要聞分析

    黃背心行動前夜 巴黎難以承受的寂靜

    想了解更多

  • 脫歐協議否決之後

    脫歐協議否決之後

    325票對306票! 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僥倖躲過不信任提案得以倖存,工黨領袖科爾賓當首相的夢想暫時難以成真。脫歐協議在星期二遭遇大規模否決之後,英國何去何從,大約有以下幾種可能性。

  • 特蕾莎梅慘敗  英國前途未卜

    特蕾莎梅慘敗 英國前途未卜

    英國下議院周一以432票反對、202票支持的壓倒性多數否決脫歐協議,這是對特蕾莎梅首相最嚴重的打擊,也使距離脫歐大限只有三個月的英國陷入前途未卜。

  • 意大利極左翼巴蒂斯蒂羅馬下獄記

    意大利極左翼巴蒂斯蒂羅馬下獄記

    染有血債的意大利極左翼巴蒂斯蒂周一從玻利維亞引渡到意大利,似乎象徵著歐洲70-80年代極左翼武裝活動分子猖獗年代的終結。巴蒂斯蒂屬於意大利“共產主義無產階級戰鬥隊”,意大利等他等了將近四十年。

  • 巴黎樓房爆炸引發對煤氣管道安全的爭論

    巴黎樓房爆炸引發對煤氣管道安全的爭論

    周六1月12日早上在巴黎9區一個居民住宅地段發生的嚴重爆炸,最少造成4人死亡,54人受傷。這場由煤氣泄漏而引發的爆炸,引發一場有關巴黎煤氣管道是否安全的爭論。

  • 同是華為人,王偉晶和孟晚舟的命運卻有天壤之別!

    同是華為人,王偉晶和孟晚舟的命運卻有天壤之別!

    華為在波蘭分公司高管王偉晶因涉嫌間諜活動在波蘭被捕的消息剛剛公布一天,華為和中國方面的態度就出現大逆轉,王偉晶立即就被炒了魷魚。而與此同時,中國官方和華為方面營救假釋中的華為公主孟晚舟的千方百計卻是可圈可點。雖然同是華為人,孟晚舟和王偉晶的命運本來就有着天壤之別,這很正常,但華為公司在拋棄尚未認罪的王偉晶一事上,速度之快,態度之決絕,超出正常企業的做法。

  • 歐洲小國波蘭敢以間諜罪抓華為員工,吃了豹子膽?

    歐洲小國波蘭敢以間諜罪抓華為員工,吃了豹子膽?

    孟晚舟事件後,中國官方啟動國家機器的力量保護和支持華為,不惜與加拿大引發外交衝突,但這麼大的力道,仍不足以威懾波蘭這個歐洲小國對華為採取“不友好”態度,居然逮捕了一名華為公司在當地的員工。

  • 2019年首次貿易談判結果?中美各自表述

    2019年首次貿易談判結果?中美各自表述

    人們還記得:2018年12月初中美領導人借20國峰會之際舉行貿易談判後,雙方分別發布的信息曾經十分不對稱,引發了一次罕見的烏龍。2019年1月7-9日在北京舉行的副部長層級3天貿易談判,公眾對其成果的了解直到目前仍十分有限和模糊,常常需要在中美間不盡相同的各自表述中進行對比,才能獲得鳳毛麟角的信息。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