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伊斯蘭國的末日

作者
伊斯蘭國的末日
 
3月3日,炮火向伊斯蘭國最後的據點--巴胡茲村傾灑。 路透社

伊斯蘭國位於敘利亞的最後領地處在強大火力的包圍下。星期日,庫爾德與阿拉伯人聯軍在國際聯盟空軍掩護下向伊斯蘭國佔據的最後地盤傾灑炮火。反恐怖聯盟尋求給這個五年前自動宣布誕生的伊斯蘭國以致命一擊。

由庫爾德阿拉伯人聯合組成的敘利亞民主武裝近日來疏散了遭夾擊的數以萬計的平民,從星期五開始,開始向聖戰分子再度發動猛攻。聖戰分子目前躲在一個名叫巴胡茲(Baghouz)的村莊的掩體里。這座村莊位於敘利亞東部邊境代爾祖爾省。

在攻克了大部分村莊後,庫爾德與阿拉伯民兵迫使聖戰分子躲在最後的殘餘地盤頑抗,以美國為首的國際聯軍對聖戰分子盤踞的地方開始輪番轟炸。

在距離前線400米處,法新社記者可以聽到不間斷的炮擊以及重機槍的掃射聲。轟炸激起的灰黑色煙霧四處瀰漫,幾乎囊裹了聖戰分子躲藏的所有地盤 幾座連體的殘破的房屋,臨時搭築的帳篷和工事,在不遠處是永恆流動的幼發拉底河。

聖戰分子的一處軍火庫被炸中,升起的火焰衝天。隨着爆炸聲,部分工事被摧毀,但仍有幾座帳篷還在挺立着。

在一個靠近前線的房頂上,一位敘利亞民主武裝指揮官對記者說,大部分用來藏身的帳篷已經灰飛煙滅。

他補充說,“這只是露出頭的部分,他們挖了地洞。我們無法知道究竟有多少聖戰分子藏在地洞里。他們現在雖然完全陷入包圍圈,但在他們盤踞的地盤附近,在房屋周圍和道路上埋設了大量地雷”。

2014年,伊斯蘭國組織迅速變得強大,並在當年6月宣告“伊斯蘭國”誕生,他們統治了敘利亞和伊拉克一塊非常廣大的地區,並控制着這一地區所有村莊。這個極端恐怖組織的統治手段極其殘忍,殺人不眨眼,為達到目的不惜自我爆炸,沒有任何底線。他們在敘利亞,在伊拉克以及其他國家製造了大量的恐怖爆炸。

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武裝力量尤其在國際聯軍的猛烈反擊下,最近兩年,伊斯蘭國組織眼睜睜地看着原來控制的廣大地盤愈來愈縮小,最後變成一座小小的村莊。

在巴胡茲村及其周圍,敘利亞民主武裝發動猛烈攻勢,夜間也不停止攻擊。在另外一座屋頂,一名敘利亞指揮官收到周六周日交接之間出擊攻打殘餘敵對力量的命令。

地面指揮官使用全球導航系統捕捉目標,然後把得到的信息迅速傳遞給國際聯盟,很快,一家美國戰機出現在天空,炸彈像暴雨一樣從空中傾瀉。不一會,地面指揮官一邊看着手提電腦,一邊喊:“全部命中,敵方目標完蛋”。指揮官告訴記者,自從重新發動攻勢之後,他們已奪回14處敵方陣地。

但是,聖戰分子使用大量自殺式攻擊人員,尤其是婦女。因此,聯軍面對的是不顧一切不要命的敵人,他們可以使用一切手段,炸彈汽車,炸彈人,炸彈自行車以及炸彈摩托車進行攻擊。

一些加入伊斯蘭國的法國聖戰分子的親屬告訴法新社記者,聖戰分子的女人和孩子仍然躲避在這座村莊的地洞里。

根據敘利亞人權觀察組織,12月份以來,大約53000人,其中主要是聖戰分子的家庭成員已逃離這裡。藏在逃亡隊伍中的5000名聖戰分子已被逮捕。

巴胡茲村被攻克後,意味着伊斯蘭國的終結。但是,這個恐怖組織已經做好了零星、分散、地下行動的準備。部分聖戰分子隱藏在敘利亞中部的沙漠深處,並時不時發動血腥的恐怖襲擊。

美國軍方警告,如果沒有聯軍持久的合作和配合,伊斯蘭國組織還會在六到十二月之後捲土重來。

目前,針對伊斯蘭國聖戰分子的戰鬥構成敘利亞最主要的前線,2011年敘利亞爆發衝突以來,該國已有36萬人死亡,阿薩德領導的敘利亞政府後來得到俄羅斯支持,重新控制了該國三分之二的領土。


同一主題

  • 敘利亞/政治

    敘利亞民主軍將在周四完成撤離平民行動,隨後向伊斯蘭國武裝發起最後攻勢

    想了解更多

  • 敘利亞

    巴固茲村的一些伊斯蘭國組織武裝人員投降

    想了解更多

  • 敘利亞

    伊斯蘭國組織在敘東部的最後據點被攻佔

    想了解更多

  •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五年重建巴黎聖母院法國行嗎

    巴黎聖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為灰燼,大半個教堂屋頂燒毀,不幸中的萬幸,主體結構完好,尖塔上的銅公雞也已找到,而且,雙鐘樓健在,大玫瑰窗無損,耶穌荊冠等珍寶俱在。法國已向全球建築師徵求尖塔設計。法國總統馬克龍莊嚴表示,不負世人期望,五年內重建聖母院。但馬克龍為此也面臨因為求快可能冒着使聖母院失去原有外觀的批評。

  •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鮑彤談六四(三):李鵬非法將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會

    聽眾朋友,在前兩次節目中,鮑彤先生為我們復盤30年前胡耀邦逝世後兩次學生上街的情況。據李鵬日記的記載:在1989年4月23日趙紫陽出訪朝鮮後,鄧小平與當時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鵬和軍委負責人楊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並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會,但卻將時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書”的鮑彤非法排除在外,該會成立“中央制止動亂小組”,之後出台的人民日報“4,26”社論,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被激怒的學生則第二次上街遊行抗議。

  •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二):四二六社論激怒學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發大學生自發悼念並成為“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但這中間50天時間中,中共高層發生了什麼?誰是“六四”鎮壓的決策人?學生運動是否過激而遭致鎮壓?我們今天繼續播出對鮑彤先生的採訪:

  •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鮑彤談六四(一):學生為何兩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擔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當時震動了中國民眾,引發大學生的自發悼念活動,也成為之後“六四”天安門慘案的導火索。以鄧小平為幕後指揮的“六四”鎮壓,徹底斷送了中國上世紀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會氛圍和政治體制改革的最初嘗試,並以非正常方式將反對暴力鎮壓的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排除出局,逮捕了學生民主運動領袖。

  •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聲援許章潤教授:海內外聯手後浪推前浪

    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敢在習近平定於一尊之時公開發文批評,而遭校方打擊報復停職處罰。這之後,海內外學者聯手掀起的一波波聲援許教授的浪潮,可說是後浪推前浪。

  • “一帶一路”論壇前國際質疑挑戰不斷

    “一帶一路”論壇前國際質疑挑戰不斷

    本月底將在北京舉辦的一帶一路論壇仍然面對國際質疑和挑戰,有的國家如馬來西亞警惕中國的債務陷阱外交而不斷砍價,有的國家如蘇丹因獨裁統治被推翻而使原定項目出現潛在風險。而美國政府已經宣布將不會派代表團出席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

  • 從蘇丹變天看阿拉伯國家街頭革命

    從蘇丹變天看阿拉伯國家街頭革命

    連續數月街頭抗議之後,統治蘇丹的巴希爾總統最後被其軍隊推翻,阿爾及利亞的情形有點類似,在連續數周抗議後,總統最親密的支持者軍隊倒戈,執政二十年的布特夫利卡被迫辭職。自2011年以來,街頭起義動搖着阿拉伯世界,有的推翻獨裁者完成轉型,一如突尼斯,有些則陷入暴力和戰爭而不能自拔,一如也門。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