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2月1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2月1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2/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2/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德國大選後:選項黨鬧分裂—三黨聯盟政府難誕生

德國大選後:選項黨鬧分裂—三黨聯盟政府難誕生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基民盟競選造勢大會上講話,2017年9月12日。 路透社

2017年的德國大選在競選戰期間,看上去有點乏味,因為民調總是顯示,默克爾連任總理毫無懸念。但大選結果初步曝光後,德國還是出現了波動。德國社會明顯向右推移以及兩執政大黨均遭受重大損失使人們開始尋找這一變化的起因和後果。

具有右翼民粹傾向的選項黨首次進入聯邦議會,而且還是第三大黨,這給聯邦議會帶來了巨大挑戰。《法蘭克福彙報》表示,選項黨打入聯邦議會,這意味着聯邦議會的一個時代性轉折。選項黨是大選最大的贏家。它的勝利也給體制帶來了休克。

德國電視一台和德國廣播電台等都在大選分析中指出,選項黨贏得了1百萬本來是聯盟黨的選民,50萬社民黨選民和40萬綠黨選民。在不投票選民中,也得到了1百50萬支持者。選項黨的勝利突出了人們對執政黨的失望。

但選項黨的勝利立即引發了抗議。《焦點》周刊報道說,周日選舉當晚,柏林、科隆、法蘭克福、漢堡、德累斯頓、杜塞爾多夫和慕尼黑都出現了自發性抗議。人們涌到選項黨選舉勝利慶祝會舉辦地,呼喊口號以示抗議。

但就在選項黨還沉醉在勝利的喜悅中時,選項黨的分裂也開始公開化。選項黨領袖佩特里(Frauke Petry)周一宣布,與黨內激進派拉開距離,不會參加選項黨聯邦議會黨團。消息一出,引起嘩然。黨內高層也大吃一驚,多位黨員要求佩特里退黨。此前,媒體已多次報道,佩特里與本黨高層有意見分歧。佩特里在薩克森的一個選舉區中,獲得了直接進入國會的資格。有政治學家表示,佩特里如能拉到30個忠誠的追隨者,那麼,選項黨的分裂就會真正開始。

選舉後會出現什麼樣的政府,這自然是人們最為關注的話題。最大黨聯盟黨已於周一開始動作,尋求聯盟執政夥伴。由於第二大黨社民黨表示要當在野黨,執政聯盟目前只有聯盟黨-自民黨-綠黨有可能上台。但自民黨和綠黨在多個問題上有巨大分歧,要想聯合起來組建政府,恐怕日後會吵個不停。要說這個聯盟會帶來一個穩固強大的政府,不少人持懷疑態度。

自民黨和綠黨現都已發出了願意啟動聯盟談判的信號,但一位基民盟要員表示,“這一聯盟實際上不可能實現”。

最好的聯盟實際上還是聯盟黨與社民黨的老聯盟。聯盟黨當然不會死心,現在也在探詢與社民黨的婚姻是否還能繼續。

德國媒體對本屆選舉抱有複雜的感情,對默克爾有不少批評,但也抱有希望。

《星星》周刊認為,默克爾贏得的是苦澀的第一位。

《時代周報》指出,為了競選獲勝,默克爾對歐盟的前途緘口不言。默克爾不喜在競選戰中談及爭議話題。但法國總統馬克龍日前在雅典宣布,歐盟將進行巨大改革。隨後,歐盟也發出了不能照老樣子走下去的信號。歐盟的變化必然涉及德國人的命運,但默克爾又一次沒有推出未來設想。

選舉剛過,默克爾便就歐盟的發展打出了信號。N-TV電視台報道說,默克爾支持歐盟進行有理性的改革。

《馬德堡人民之聲報》認為:默克爾的權力會繼續衰退。社民黨領袖舒爾茨在黨內也會掉毛。社民黨而不是選項黨將擔任在野黨的領袖,這對德國來說,是件好事。面對失去了魅力的永遠的默克爾總理,社民黨現在不得不尋求另一可能途徑。而默克爾的困境則在於:既要把基民盟引向右翼,又要把左翼的綠黨拉進聯盟政府。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中國副總理劉鶴11月25到28日訪問德國,期間會晤了德國總理默克爾,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財政部長舒爾茨,參加了中歐論壇漢堡峰會,在峰會上突出了共同利益,並許諾中國將繼續實行改革開放,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維斯塔格和德國交通部長朔伊爾也各各發表了主旨演講,會議以大家共同呼籲合作而告終。劉鶴還訪問了漢堡市政廳,推動了漢堡與中國的合作。劉鶴此行動作很多,但收穫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勢帶來了什麼效果?

  •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社民黨籍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訪問了中國。 這是他上任以來首次訪華。他會晤了中國外長王毅、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級官員,由此可看出中國對這位德國客人的重視。訪華首日,他批評了中國的新疆維族政策, 還參加了德中青少年籃球訓練,因此也被稱為籃球外交。訪華第二天,他沒再談人權,而是唱出了願和中國深化雙邊關係的主調。馬斯期望和中國合作的領域不少,貿易、未來科技、削減軍備、安全和氣候保護、強化聯合國等都在其中。馬斯的對華政策引起了什麼反響?德中關係進入了什麼狀態?

  • 默克爾——隨時可能退位的總理

    默克爾——隨時可能退位的總理

    德國總理默克爾10月29日宣布將逐步退出政壇,此舉立即引發了爭奪基民盟黨主席職位的角逐。今年12月,基民盟將在漢堡舉行黨代表大會,選舉新的黨主席。按照老傳統,新主席也將是2021年國會大選時基民盟總理候選人。默克爾雖然表示願把總理工作干到本屆任期期滿,但新的黨主席是否會讓她干滿三年,德國政界和媒體均表懷疑。再者,始終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匈牙利和波蘭等國,現在更不會把默克爾放在眼裡了。在歐盟層面上,默克爾也將變得人微言輕。

  • 《圖片報》:再教育營暴露了共產黨對維族人的恐懼

    《圖片報》:再教育營暴露了共產黨對維族人的恐懼

    中國政府終於承認在新疆設有再教育營,德國電視一台、《南德意志報》等重要媒體立即對中國信息政策的變化進行了報道。但新疆維族自治區主席紮克爾稱再教育營是免費職教中心,則遭到德國媒體的批評。德國已停止遣返維族難民 。

  • 德國統一28周年:社會兩極分化加劇

    德國統一28周年:社會兩極分化加劇

    10月3日,德國慶祝了統一28周年。但統一了28年的德國並不是一年比一年更融洽,而是社會分裂越來越明顯。反對伊斯蘭歐洲化和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選項黨不但進入了聯邦議會,而且選民還在增加。右翼極端勢力的不斷膨脹加大了社會的兩極分化和矛盾衝突。而移民難民問題也在繼續困擾德國。雖然德國接收了不少難民和移民,但很多移民在德國並沒有抵達第二故鄉的感覺,在10月3日找不到慶祝情緒。默克爾總理四度執政以來,毫無新意,對大聯盟政府的不斷爭吵拿不出解決方案,對選項黨的不斷強大也毫無對策。《時代周報》要求取消這個國慶日,也就不足為怪。

  • 《明鏡》周刊:世界面臨經濟冷戰的到來

    《明鏡》周刊:世界面臨經濟冷戰的到來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發出的新關稅威脅使美中貿易戰又升了一級。特朗普一定要把貿易戰燒得戰火熊熊,已是有目共睹。雖然德國媒體對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批評不斷,對特朗普向歐盟 、加拿大和日本施加關稅曾予以炮轟,但由於特朗普現在全力打擊的是西方不太信任的中國,德國媒體的評論因此多種多樣,其中也有一些肯定的聲音。儘管德國工商大會警告美中貿易戰會殃及德國企業,但德國政界目前大都悄無聲息地坐山觀虎鬥,沒有流露出太大的憂慮。

  • 德媒關注非洲對中國進一步依賴

    德媒關注非洲對中國進一步依賴

    中國大手筆投資非洲,這始終是德語媒體關注的話題。本屆中非峰會讓德語媒體發現,中國有清晰的非洲戰略,而歐洲在非洲則步調不一。以前媒體常批評的中國對非洲原材料的剝削,這次不太提到。而中國對非洲的意識形態出口以及非洲對中國的進一步依賴則成了媒體憂慮的話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