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9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德國大選後:選項黨鬧分裂—三黨聯盟政府難誕生

德國大選後:選項黨鬧分裂—三黨聯盟政府難誕生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基民盟競選造勢大會上講話,2017年9月12日。 路透社

2017年的德國大選在競選戰期間,看上去有點乏味,因為民調總是顯示,默克爾連任總理毫無懸念。但大選結果初步曝光後,德國還是出現了波動。德國社會明顯向右推移以及兩執政大黨均遭受重大損失使人們開始尋找這一變化的起因和後果。

具有右翼民粹傾向的選項黨首次進入聯邦議會,而且還是第三大黨,這給聯邦議會帶來了巨大挑戰。《法蘭克福彙報》表示,選項黨打入聯邦議會,這意味着聯邦議會的一個時代性轉折。選項黨是大選最大的贏家。它的勝利也給體制帶來了休克。

德國電視一台和德國廣播電台等都在大選分析中指出,選項黨贏得了1百萬本來是聯盟黨的選民,50萬社民黨選民和40萬綠黨選民。在不投票選民中,也得到了1百50萬支持者。選項黨的勝利突出了人們對執政黨的失望。

但選項黨的勝利立即引發了抗議。《焦點》周刊報道說,周日選舉當晚,柏林、科隆、法蘭克福、漢堡、德累斯頓、杜塞爾多夫和慕尼黑都出現了自發性抗議。人們涌到選項黨選舉勝利慶祝會舉辦地,呼喊口號以示抗議。

但就在選項黨還沉醉在勝利的喜悅中時,選項黨的分裂也開始公開化。選項黨領袖佩特里(Frauke Petry)周一宣布,與黨內激進派拉開距離,不會參加選項黨聯邦議會黨團。消息一出,引起嘩然。黨內高層也大吃一驚,多位黨員要求佩特里退黨。此前,媒體已多次報道,佩特里與本黨高層有意見分歧。佩特里在薩克森的一個選舉區中,獲得了直接進入國會的資格。有政治學家表示,佩特里如能拉到30個忠誠的追隨者,那麼,選項黨的分裂就會真正開始。

選舉後會出現什麼樣的政府,這自然是人們最為關注的話題。最大黨聯盟黨已於周一開始動作,尋求聯盟執政夥伴。由於第二大黨社民黨表示要當在野黨,執政聯盟目前只有聯盟黨-自民黨-綠黨有可能上台。但自民黨和綠黨在多個問題上有巨大分歧,要想聯合起來組建政府,恐怕日後會吵個不停。要說這個聯盟會帶來一個穩固強大的政府,不少人持懷疑態度。

自民黨和綠黨現都已發出了願意啟動聯盟談判的信號,但一位基民盟要員表示,“這一聯盟實際上不可能實現”。

最好的聯盟實際上還是聯盟黨與社民黨的老聯盟。聯盟黨當然不會死心,現在也在探詢與社民黨的婚姻是否還能繼續。

德國媒體對本屆選舉抱有複雜的感情,對默克爾有不少批評,但也抱有希望。

《星星》周刊認為,默克爾贏得的是苦澀的第一位。

《時代周報》指出,為了競選獲勝,默克爾對歐盟的前途緘口不言。默克爾不喜在競選戰中談及爭議話題。但法國總統馬克龍日前在雅典宣布,歐盟將進行巨大改革。隨後,歐盟也發出了不能照老樣子走下去的信號。歐盟的變化必然涉及德國人的命運,但默克爾又一次沒有推出未來設想。

選舉剛過,默克爾便就歐盟的發展打出了信號。N-TV電視台報道說,默克爾支持歐盟進行有理性的改革。

《馬德堡人民之聲報》認為:默克爾的權力會繼續衰退。社民黨領袖舒爾茨在黨內也會掉毛。社民黨而不是選項黨將擔任在野黨的領袖,這對德國來說,是件好事。面對失去了魅力的永遠的默克爾總理,社民黨現在不得不尋求另一可能途徑。而默克爾的困境則在於:既要把基民盟引向右翼,又要把左翼的綠黨拉進聯盟政府。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 德媒關注非洲對中國進一步依賴

    德媒關注非洲對中國進一步依賴

    中國大手筆投資非洲,這始終是德語媒體關注的話題。本屆中非峰會讓德語媒體發現,中國有清晰的非洲戰略,而歐洲在非洲則步調不一。以前媒體常批評的中國對非洲原材料的剝削,這次不太提到。而中國對非洲的意識形態出口以及非洲對中國的進一步依賴則成了媒體憂慮的話題。

  • 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政治和經濟牌都打

    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政治和經濟牌都打

    德國總理默克爾本月23到25日訪問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要在俄羅斯的眼皮底下推動政治和經濟利益,這就要求默克爾展示高超的外交手腕。默克爾確實也露了幾手。德國媒體對默克爾訪問南高加索的報道大都比較肯定。對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的發展時有讚詞,對阿塞拜疆則有一些批評和諷刺。由於阿塞拜疆在默克爾出行前拒絕給默克爾的一位隨員頒發籤證,德國政界和媒體已有所不滿,所以,媒體對默克爾阿塞拜疆這一站的報道也更為細緻。

  • 德國緊縮企業併購法 引來點贊和批評

    德國緊縮企業併購法 引來點贊和批評

    德國政府擬緊縮企業併購法,加大中國投資商收購德國企業的難度。與以往收購關鍵企業25%以上股權需得到政府批准不同,德國打算在外商收購15%股權時,就可行使否決權。雖然法律將對所有外來投資商有效,但德國現在加高門檻顯然首先是為了抵擋中國的投資攻勢。

  • 《漢堡晚報》:國家利益為上的時代到來了

    《漢堡晚報》:國家利益為上的時代到來了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上周訪美,帶回了美國對歐洲汽車暫時不會進一步加稅的消息,讓德國媒體看到了貿易衝突降溫的希望。而中國期望聯手歐盟對抗美國則變得更為渺茫。

  • 劉霞來德給維權人士帶來更多希望

    劉霞來德給維權人士帶來更多希望

    劉曉波遺孀和詩人劉霞7月10日傍晚抵達柏林,長達8年的軟禁生活終於告終。這一消息讓劉霞支持者和德國媒體大為振奮。劉霞的到來立即成為德國媒體爭相報道的話題。

  • 德國聯盟黨達成的妥協充滿未知數

    德國聯盟黨達成的妥協充滿未知數

    德國聯盟黨有關難民政策的爭吵給歐盟和德國政壇帶來了戲劇性變化。6月28日、29日歐盟難民峰會後,德國總理默克爾寫信給聯盟執政夥伴社民黨和基社盟, 表示有14個國家願意就難民政策和德國進行合作,收回已在本國登記的難民。這一意外收穫很快被媒體認為是一大成功。 但報道出籠才剛過一天,匈牙利、捷克和波蘭就紛紛否認向德國做出了相關承諾。默克爾似有假報政績之嫌。隨後,有專家表示,默克爾得到的口頭承諾恐怕難以變成書面協議。媒體也質疑,既然默克爾說要尋求歐盟解決方案,那麼,數個雙邊協議算不上是歐盟層面上的解決方案。默克爾等於是兩手空空回到了柏林?

  • 難民政策:德國基民盟/基社盟爭吵白熱化

    難民政策:德國基民盟/基社盟爭吵白熱化

    德國基民盟/基社盟姊妹黨就難民政策再次發生爭吵,這本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但這次爭吵如此激烈,以至於新政府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危險。基社盟領袖和內政部長澤霍費爾要求在其他國家登記過的難民不允許入境德國,應被驅逐回去。如果基民盟不同意,基社盟就自行單飛。基民盟領袖和總理默克爾則堅定不移地要尋求歐盟解決方案。澤霍費爾周一推出妥協建議,給默克爾兩周時間爭取歐盟解決方案。如爭取不到,澤霍費爾就將開始實行禁止相關難民入境德國的計畫。但默克爾警告澤霍費爾說,如果本月28日的歐盟峰會不能達成一致,那麼,到了7月1日,也還是不能籠統地禁止所有已在其它歐盟國家登記過的難民入境德國。決定路線權是她的職權。她警告澤霍費爾不要越權辦事。但澤霍費爾回應說,他只是在執行現行歐盟法律。兩人互不讓步。媒體報道說,一旦聯盟黨陷入分裂,默克爾新政府有可能垮台,要求默克爾下台的右翼民粹選項黨民意支持率還會上升。如果德國必須進行新選舉的話,選項黨有可能取代社民黨成為第二大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