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4月2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4月2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1917-2017:俄羅斯面對十月革命遺產的糾結

作者
1917-2017:俄羅斯面對十月革命遺產的糾結
 
克里米亞雅爾塔街頭的列寧像。 圖片來源:法廣/Muriel Pomponne

2017年是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這場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共產主義政權,顛覆了二十世紀的國際關係。但百年後的今天,這次革命的起源地卻沒有任何大張旗鼓的紀念活動。恰恰相反,俄羅斯人對於百年紀念應該紀念什麼顯然並無共識。有人強調“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籠統地提及“俄羅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區別掩飾着俄羅斯人面對1917年的動蕩歷史的不同解讀。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俄羅斯及中歐國家研究負責人Françoise Daucé女士,向大家介紹俄羅斯圍繞百年紀念的爭議以及當今俄羅斯朝野面對十月革命歷史記憶的種種糾結。

法廣:關於這次百年紀念,有人只說“十月革命”百年紀念,也有人說“俄羅斯革命”百年紀念。這是否只是名稱上的區別?所說的百年紀念是否是同一回事?

F. Daucé : 1917年的俄羅斯歷史比較複雜。這一年有兩場革命。先有“二月革命”,後有“十月革命”。“二月革命”導致了沙皇制度的垮台,皇權體制至此終結。“十月革命”則是布爾什維克奪取政權。百年後的今天,2017年的所有討論都圍繞着應當繼承或應當排斥哪一部份革命遺產。事實上,我們在當今俄羅斯看到的,是那些承認二月革命的遺產、但拒絕十月革命遺產的人,與那些──正相反──強調十月革命遺產的人之間的爭論。所以才會有這種命名上的區別。

法廣:就是說1917年一年之間,俄羅斯發生了兩次革命,那這兩次革命之間是怎樣一種因果關係?十月革命是否可以看作是一系列事件發展的必然,還是說,在歷史長河中,它更是一次斷裂?

F. Daucé : 十月革命的意義對於歷史學者來說非常重要,相關的討論始終還在繼續,因為有人認為十月革命是一個長時間的歷史變遷的結果,這當然更是馬克思主義者的觀點。對他們來說,十月革命終結了俄羅斯資產階級主導的歷史階段,是一個歷史循環的結束。但其他政治人物和歷史學者則認為,所謂十月革命只是一次普通的政變,布爾什維克上台只是利用了當時臨時政府的解體,利用了政權當時遇到的種種困難。就是說在如何解讀十月革命問題上,我們面對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派更是那些比較接近馬克思主義的支持者,另一派則更接近自由派人士。

法廣:如何理解二月革命的重要性呢?

F. Daucé : 首先應當將二月革命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這樣的背景下,因為在革命發生的時候,沙皇俄國正捲入戰爭,處境非常不利,政權因此處於混亂解體狀態。二月革命是俄羅斯自由派精英奪取了政權,不是底層的勞苦大眾奪取政權的行動。在一定意義上,這是一次資產階級革命。最初的政治綱領是在國內推動自由化,解除言論審查,也就是恢復部分公民自由和政治自由。也正是在二月革命的背景下,臨時政府計畫組織立憲會議選舉,以便在1918年為俄羅斯制定一部民主憲法。但這個民主進程隨十月革命的發生而終止。

法廣:如果二月革命不是一次勞苦大眾奪取政權的行動,隨後而來的十月革命是否獲得了廣泛的民間支持呢?

F. Daucé : 我覺得應當將奪取政權和奪取冬宮區分開來。奪取冬宮的行動的確是一夥 武裝活動人士的行為,並不是像後來在電影和這之後的紀念活動中刻意表現的那樣是一次大規模的民眾行動,在這些電影和紀念活動中,十月革命被描繪成一次人民發起的大規模行動。事實不是這樣,奪取冬宮就是一小撥武裝活動人士的行動。

但是,很明顯,這些布爾什維克成功利用了民眾的不滿,得以與一些階層的民眾聯合起來,尤其是那些要求停止戰爭的士兵,還有那些生活條件極其困苦的婦女。就是說這些革命先鋒隊成功地聯合起不同的民間力量。這也是他們後來得以成功的原因之一。

法廣:但是1918年1月,布爾什維克政府宣布解散立憲會議,引發大規模民間抗議,抗議活動遭到鎮壓。這是否也顯示這個政權也並非享有民間的廣泛支持呢?

F.Daucé : 其實,在解散立憲會議之前,立憲會議選舉的結果就已經顯示布爾什維克只是少數派。在新當選的立憲會議中,他們只獲得了大約三分之一的席位,而這次選舉活動當時總體被認為是公平、公正。十月革命後剛剛上台的布爾什維克政權因此面對一個缺少多數支持的立憲會議。隨之而來的就是解散立憲會議,政府開始動用暴力和鎮壓。從那時起,為了鞏固布爾什維克政權,暴力和鎮壓越來越頻繁。

法廣:武裝奪取政權以及暴力穩固政權是否也在某種程度上催化了後來(持續三年)的內 戰?

F. Daucé : 後來的內戰既是十月革命的結果,也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不無關係。一戰期間,很多人都被動員去了前線,手中都有武裝,所以,內戰可以說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延續,是以舊政權的支持者為首的力量與新的布爾什維克政權的支持者之間的對立。分析這場內戰的一個難點,在於那些支持舊政權的力量也有很多為所欲為的暴行,這也是這些力量後來失敗的一個原因。

法廣:那麼在今天的俄羅斯,十月革命留下怎樣的記憶呢?

F. Daucé : 如今在俄羅斯,圍繞這場革命的歷史遺產,有很多難以理清的糾結。一方面,就政府而言,政府沒有大張旗鼓地安排紀念活動;另一方面,在在野的政治力量中,那些民主派或自由派,他們也不認同十月革命以及十月革命的後果:這場革命導致了1937年大清洗年代的白色恐怖。所以,面對1917年的歷史記憶,很多人感覺非常不自在,政府擔心革命的理念重新出現,反對派則在揭露1917年革命的極權傾嚮導致了後來的恐怖時代。兩方面都不想談論這段革命歷史。雖然社會上間或有人提議重新審視這段歷史,但這些建議更來自個人,更注重根據日記、書信、老照片等個人資料,講述個人或家庭經歷,避開對十月革命意義的討論,從個體的視角,回顧十月革命歷史。

共產主義在俄羅斯已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法廣:馬克思主義是十月革命的主導思想。如今,馬克思主義在俄羅斯是否還有市場呢?

F. Daucé : 俄羅斯共產黨仍然在活動,但支持者不多,他們在杜馬(議會)有大約三十個席位,這個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仍然堅持蘇維埃時代的路線,他們的網站上有時候甚至還會引述斯大林理論。今年11月7日,唯一舉辦十月革命紀念活動的政黨,就是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他們雖然是少數派,但也還是在一定程度上與執政當局合作。

就執政當局來說,他們並不想批判蘇維埃時代遺產,而是希望重建一個宏大的歷史敘述,既包含沙皇制度,也包含蘇維埃歷史,普京關於歷史論述的講話表達的都是不要把沙皇時代與蘇維埃時代的輝煌對立起來。但是在這個大歷史講述中,十月革命其實很有爭議。1917年的革命首先是沙皇制度的垮台。而在政府試圖構建的大歷史的延續中,十月革命則是一次歷史斷裂。這也是為什麼“十月革命”對於俄羅斯當權者來說很有些不知道如何言說才好。

法廣:第一個共產主義政權在俄羅斯誕生,如何理解這個政權在存在70年後,在今天的俄羅斯已經無從立足?

F. Daucé:的確,共產主義在俄羅斯已經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至於其中原因,我們不能忽視1991年前後,戈爾巴喬夫的開放政策。這也是一次歷史的斷裂。戈爾巴喬夫曾想找出一個既能繼續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但又能納入一定程度的自由主義的模式。1985年到1991年這段時間,俄羅斯社會關係極為緊張,馬克思主義的共產主義模式開始解體。此後的民主過渡進程也十分困難。結果是,馬克思主義的共產模式解體,而自由民主模式也失去了信譽。從這種形勢中衍生出來的更是一種民族主義模式。要知道,11月7日,也就是蘇聯時期的十月革命節,如今在俄羅斯聯邦已經不再是公休節日。2005年,普京將公休假日改為11月4日,稱為俄羅斯民族團結日,紀念17世紀的俄羅斯在一系列動亂之後終於達成的統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註:

1/布爾什維克奪取冬宮的行動發生在1917年俄歷10月25日至26日夜間,因此被稱作十月革命。但這一天是公曆11月7日。

2/自2005年起成為俄羅斯民族團結日的11月4日紀念的是,1612年擊敗攻打俄國的波蘭軍隊的一次莫斯科起義。這次起義揭開了俄羅斯歷史上的羅曼諾夫王朝的序幕。羅曼諾夫王朝被看作是俄羅斯歷史上最強盛的王朝。其間,彼得大帝的西化革新政策推動了俄羅斯政治的現代化轉型。葉卡捷琳娜二世時的俄羅斯已經是一個橫跨歐、亞的龐大帝國。但羅曼諾夫王朝也是俄羅斯歷史上最後一個王朝。沙皇尼古拉二世1917年隨二月革命的發生而被迫退位。普京選擇這一天為民族團結日與他重振俄羅斯帝國輝煌的雄心不無關係。

3/由蘇聯共產黨而來的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目前是俄羅斯最大的在野黨,但很少對普京政權的政策發表異議。其領導人久加諾夫在2012年的總統選舉中獲得了17%的支持。

  • 廖天琪:2018國際筆會年會聚焦“世界和平”話題

    廖天琪:2018國際筆會年會聚焦“世界和平”話題

    一年一度的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會議,於4月18日在斯洛文尼亞小鎮布萊德舉行。本次會議關注的焦點圍繞“世界和平”的話題展開。和平,不僅是各國作家永遠的追求和憧憬,也是各國百姓的不斷渴求與期盼。然而,當今世界的和平景象卻十分脆弱。本次國際筆會發出了“反對戰爭”的強烈呼聲。我們利用本次節目,請於四月間連選連任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女士介紹一下今年度國際筆會關注的焦點議題。

  • 從中梵談判爭議看對中國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斷

    從中梵談判爭議看對中國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斷

    梵蒂岡教廷在與北京中斷外交關係半個多世紀之後,似乎近期有望與北京談判取得共識,並簽署協議。教廷顯然希望儘快改變中國教會一分為二、政府承認的愛國教會與忠實於羅馬教皇的地下教會分庭抗禮的局面。但教廷與民間觀察人士以及海外華人天主教會顯然對中國目前的宗教自由狀況有不同的觀察與判斷。羅馬方面的最新立場引發很多不解和擔憂。梵蒂岡為何如此迫切要與北京達成協議?梵蒂岡立場有何改變?協議達成之後教廷是否真能更好地保護中國國內的天主教徒?我們電話採訪了巴黎外方傳教會的沙百里神父。

  • 韓德立神父: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韓德立神父:黨對宗教事務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近期,梵蒂岡天主教教廷與北京就中國主教任命問題的談判有望很快達成共識的消息吸引輿論各方的關注。教廷也許希望儘快結束中國天主教會分裂為官方認可的愛國教會與堅持只忠於羅馬教廷的地下教會的局面,但中國天主教信徒在1949年以後遭受的迫害與苦難,以及中國近年來對包括宗教信仰在內的公民社會空間收緊控制的現實也令一些輿論對教廷目前的選擇多有異議。今天的公民論壇節目邀請比利時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主任韓德力神父談談他對這個問題的看法。魯汶大學南懷仁研究中心自上個世紀80年代起就開始推動與中國大陸天主教會的往來,這其中既有官方承認的愛國教會,也有被中國當局排斥的地下教會。

  • 法前總統薩科齊利比亞政治獻金疑案的特別之處

    法前總統薩科齊利比亞政治獻金疑案的特別之處

    2018年3月,法國前總統尼古拉-薩科齊因涉嫌在2007年的總統競選活動中接受前利比亞卡紮非政權資金而被起訴。指控罪名是:被動受賄、非法籌集競選資金和窩藏利比亞被挪用公款。被起訴雖然並不等於司法審判,但表明調查人員已經掌握了足夠嚴重而且彼此吻合的線索,將進一步調查。如果說前任一國之元首被警方拘押48小時足以構成眾人矚目的新聞事件的話,此案的特別之處遠遠超出了普通的非法收取政治獻金調查。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就試着梳理一下這可謂千頭萬緒的疑案的主要線索和相關人物。

  • 陳破空談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

    陳破空談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

    2018年年初,旅美中國作家陳破空先生的又一部新書在日本問世。作為一名對中國政局洞若觀火的作家和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在這部新書中,揭示了中共十九大之後中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走向。在今天的本節目中,陳破空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針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 陳破空談新書,兼論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

    陳破空談新書,兼論中國模式的末路狂奔

    旅美政論作家陳破空先生2018年年初在日本出版新書《金錢、間諜和成龍現象》,突出了金錢在中共統治和中國社會發展中的畸形作用。特彆強調了間諜和成龍現象。陳破空先生向我們介紹了他的寫作思路。

  •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旅法學者劉學偉談美朝高峰會

    近年來,朝鮮半島局勢始終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不過,緊張的半島局勢近來出現了轉機。隨着金正恩邀請特朗普舉行高峰會的提議,長期處於衝突邊緣的美朝兩國關係明顯緩解,令世人普遍舒了一口氣。應該說,朝美峰會如能如期舉行,將構成兩國關係的一個重大突破。如何解讀美朝高峰會?此一峰會最終能否實現?對此,旅居法國的歷史學博士劉學偉先生向我們闡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