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9月2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6/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9月26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拉波哀西的自願奴役論之四:人是怎樣進入自願奴役狀態的?

拉波哀西的自願奴役論之四:人是怎樣進入自願奴役狀態的?
 
法國十六世紀思想家拉波哀西(1530-1563)雕像 網絡照片

人生而自由卻身陷奴役。暴政憑藉暴力強制、教育宣傳、利益收買,使人喪失他的自由本性,甘願為奴,以至不再知道自己的生活正處於被奴役的狀態。

問:上次節目中,你向聽友們介紹了,拉波哀西認為,人的本性是要自由的。但他們又是怎樣陷入了被奴役狀態呢?請你給聽友們繼續分析一下吧。

答:好,我接着講下去。在拉波哀西看來,自由是人與生具有的,這完全不需爭論。這是因為這個權利是人之為人的特性,它來自自然法的規定。自然法這個概念,我們上次已簡單地介紹過。同樣,在自然法的原則之下,人人都是平等的,任何人都無權奴役其他人。用拉波哀西的話來說:“自然——上帝的管家,人類的統治者,用同一個模子鑄造了我們所有人,讓我們彼此相像”。他甚至認為,人在素質能力上的差異,也是自然有意安排那些強大的人去幫助弱小的人。因此一些人奴役另一些人是違背自然的。如果有人否認自己有自由這種天然權利,那他簡直牲畜不如。以拉波哀西的標準,那些幫助暴君來詆毀人的自由權,歌頌暴政的人,是最大的邪惡和罪過。那麼,又是什麼壞運氣讓人忘掉了他的原初自由狀態並不想恢復呢?
拉波哀西區分了三種暴政:其一,統治者的地位是靠選舉而得。他在這裡指的是古羅馬共和時代對執政官的選舉。凱撒、西塞羅,都是靠選舉取得執政官的位置。而凱撒被謀殺,也正是因為布魯圖這些人認為他要做帝王,改變羅馬共和的性質。其二,是靠武力奪天下。其三,是靠傳位繼承權力。在拉波哀西看來,靠武力奪天下,他統治的,實際上是一個被征服的國家,所以它的治下是搶來的奴隸。生來就是王的人,也就是靠繼承上位的人,從小就喝專制的奶水長大,他的治下是繼承來的奴隸。那些靠選舉上台的人,一旦失去制約,被人吹捧,便會自以為偉大,他會偷偷地把權力傳給他的孩子,而這些孩子因為自身缺乏合法性,會變得格外兇殘。他們鞏固暴政的方法,就是迅速抹去人民對自由的記憶,因為失去了自由記憶的臣民才好統治。

問:拉波哀西的分析真是入木三分?

答:確實如此。他不是空口無憑,而是從歷史上尋找證據,總結規律。他說,那些新生的人,你讓他 選擇奴役還是自由,他一定選自由。但那些曾在自由下生活過的人,一旦臣服於暴君,則必須忘掉自由。他說:“他們那樣輕易自願地臣服,好像他們不是丟掉了自由,而是贏得了奴役”。拉波哀西認為,教育培養會使人形成習慣,這可以是習慣於自由,也可以是習慣於奴役。他舉出斯巴達的立法者萊庫古使斯巴達人只知道尊重法律和理性的例子。當時,斯巴達決定,派兩名使者去波斯王薛西斯那裡贖罪,這是因為在希臘與波斯的戰爭中,斯巴達人殺了波斯的使者,他們認為這是不應該的,應該去贖罪。這兩名斯巴達人到了波斯人那裡,一位波斯官員對他們說,你們要是聽我們國王的話,國王會讓你們成為希臘城邦的統治者。斯巴達人卻回答說,你僅僅享受過國王給你的好處,卻不知道我們曾享有的好處,那就是做一個自由的人。你不明白自由是多麼美好,如果你知道了,你就會同意,我們會用一切力量,長矛盾牌,甚至牙齒和指甲來捍衛自由。拉波哀西還舉了一個例子,在荷馬史詩《奧德修記》中,西米族住的國度,一年只有半年的光亮,那些習慣了黑暗的人,從來沒有尋找光亮的願望,因為“人不會嚮往他從不知道的東西”。結果習慣就成了自願受奴役的原因。人們生活在不自由中,卻認為事情一直如此,本該這樣。就像有人說,中國人就得有人管着。似乎千百年來,中國人從沒有享受過自由,已經習慣了做奴隸,被人管着是天經地義的。

問:不過只要有教育的存在,知識的傳播,人總會了解自由的理念呀?

答:拉波哀西也想到了這一點。他說無論怎樣,都會有一些人,他們能覺出枷鎖的沉重,他們像奧德修斯一樣,永遠尋找。假使自由真消失了,他們也要把它重新創造出來。但是他們的狀況卻不妙。暴君一定要隔絕他們,不讓他們聯合,不給他們行動和思想的自由,讓他們空懷抱負卻無能為力。而對於普通人,暴君最有效的一招是讓他們墮落。墮落的人最懦弱和順從。暴君讓人忘記奴役,保持馴服的手段,除了培養不自由的習慣,還要引導社會腐敗。拉波哀西舉波斯王居魯士佔領呂底亞後,為了平息反抗,下令在城內開妓院和酒館,因為人容易向誘惑屈服。所以那些羅馬暴君,每到有需要的時候,就會向老百姓發紅包,開酒宴,用角鬥士娛樂民眾。在這種情況下,很少有人不喊“皇帝萬歲”,這些娛樂、小恩小惠,是暴君的工具。所以拉波哀西告誡我們,暴政為了鞏固它的統治,一定會訓練民眾,要他們崇拜暴君。所有暴君都需要造神,而且一定要狠狠打壓那些不忘記自由的人。所以還是黑格爾說得對,太陽底下沒有新東西,那些古老的統治手法,在現代一樣適用,有時換了面貌,實質卻沒有絲毫變化,中心目的只有一個,讓奴役成為自願的。

問:這也就是說,讓統治表面上看起來是得到普遍同意的,但是總會不斷有人覺醒,因為沒有萬古不變的暴政。

答:拉波哀西知道這一點,所以他的分析集中到暴政的統治手法上。他稱暴政維持的機制是“贓物分享制”。他說,“這是關鍵之處,是暴政的發條和秘密”。在一個暴君身邊,總有幾個心腹死黨,他們通過暴君來施行統治,在他們下面,又有一批人使統治運轉起來。這批人在推動暴政運轉時,從中分贓。當所有的利益都掌握在暴君手上時,就會有些人認為暴政帶來的直接利益,勝過對自由的追求。拉波哀西說,一個人身上有壞疽,會讓整個軀體感染潰爛。所以一個暴君他身邊會聚攏來那些腐敗的野心家和邪惡的人。這些人為了更多的分贓而努力作惡,結果暴君還沒想乾的事兒,他們都敢幹。其實他們是可憐而悲慘的,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暴政體制中沒有幸福的人。暴君每日要提防別人,他的生活是焦躁不安的。色諾芬寫過一部《論僭政》,裡面就描述了暴君生活的焦躁不安。而他身旁的那些幫兇,也如撲火的飛蛾追逐光熱卻焚身而亡。拉波哀西還有一個重要的觀點,暴君會把作惡的行為擴大到社會中的大多數人,這樣邪惡人人有份,罪行人人沾血,人們就會更甘心受奴役,因為這個奴役成了他生存的安全保障。我們只要回想一下文革中的情況,就不能不驚嘆拉波哀西五百多年前的洞見。上次我給聽友留下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曾受過暴政之苦的人,一旦登上高位,會翻臉成為更兇狠的暴君?那是因為在制度不變的情況下,他的統治仍然依賴着一個暴政體制,這個體制的運轉永遠循着它自身的規律。於是他身旁也會聚集起一群佞臣,吹捧諂媚的小人,入夥的分贓者。在這種情況下,任何對自由的記憶和嚮往,都是對他的直接威脅。他在暴政下曾受過的苦難,成為縈繞不去的噩夢。他更懼怕權力的喪失,他會更嚴酷地對待所謂妄議者,更緊地把握住權柄。一開始或許是因恐懼而生的自保,隨後就像吸毒上癮的人,再也離不開權力。於是對國民中追求自由的人的迫害,就成為自覺主動的日常工作。

好,關於拉波哀西就說到這兒。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拉波哀西的自願奴役論-- 自願奴役的狀態及對這種狀態的反抗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拉波哀西的自願奴役論----拉波哀西的時代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拉波哀西的《自願奴役論》

    想了解更多

  • 啟蒙哲人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日內瓦公民盧梭

    啟蒙哲人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日內瓦公民盧梭

    [提要]在啟蒙哲人中,沒有誰像盧梭 (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 一樣,其思想和一生境遇關係如此緊密,沒有誰像盧梭一樣,引起後世如此激烈的爭論,也沒有誰像盧梭一樣擁有如此眾多的信徒和敵人。他的哲學社會學思想中充滿了夢想,夢想一個人人平等而自由的社會。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的精神遺產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的精神遺產

    [提要]啟蒙的時代常被稱作“伏爾泰時代”。這不僅因為他的思想領域最廣闊,運用的寫作方式最多樣,表達的啟蒙理念最明晰,也因為他的聽眾最多樣,影響的範圍更廣泛,直到今天他所宣揚和堅持的價值理想仍然意義常新。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六下部分—— 卡拉斯事件與宗教寬容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六下部分—— 卡拉斯事件與宗教寬容

    伏爾泰仔細調查了卡拉斯一案的案情,堅信他是無辜的。為此,他花了近四年的時間,利用他的威望和人脈,為卡拉斯伸冤。他說服了當時的重臣舒瓦瑟爾公爵,甚至請葉卡捷琳娜女皇和腓特烈大帝出面聲援,終於讓巴黎法院重審,判定卡拉斯無罪。在這一事件中,伏爾泰博愛的心懷、堅定的宗教寬容思想,顯示了啟蒙運動的必要性。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六上部分——卡拉斯事件與宗教寬容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六上部分——卡拉斯事件與宗教寬容

    卡拉斯事件是一件典型的因宗教偏執引發的冤案,後果慘不忍睹。卡拉斯的鮮血激怒了伏爾泰,他不僅為卡拉斯昭雪奔走呼籲,更痛定思痛,寫下了《論寬容》一書,闡明寬容是文明社會最重要的標誌,也是文明人的立身之本。

  • 啟蒙哲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五—— 宗教的正理是謙遜與寬容

    啟蒙哲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五—— 宗教的正理是謙遜與寬容

    [提要]伏爾泰激烈地抨擊宗教迷信,但他不是一個無神論者。他認為宗教存在的理由之一,是為人類的道德提供普遍規範。他痛恨引發無數流血衝突的教派爭鬥,譏諷神學家的教義之爭,認為這些以上帝之名進行的殘酷鬥爭,不過是人的貪婪和愚蠢的反映。宗教的正理是謙遜與寬容。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四:大憲章的啟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伏爾泰之四:大憲章的啟示

    伏爾泰在他的《哲學通信》中,考察了英國的政制形式,他談及英國政府時,敏銳地注意到“大憲章”在英國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他指出,這部憲章是“英國各項自由的神聖來源”。

  •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召喚思想自由與寬容的巨人—— 伏爾泰 之三:英格蘭的啟示

    [提要]一個蠻橫的貴族以棍棒對待智慧,一個專制的政府以監獄代替辯論,伏爾泰又回到了巴士底獄。幸運的是,攝政時代的寬鬆氣氛得以使放逐代替了長期監禁。伏爾泰很快獲釋,他的眼光投向英格蘭,他要去看看這個有民選議會的國家是怎樣對待自由思想的。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