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月20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月20日法廣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異端的權利之三:蒼蠅戰大象

異端的權利之三:蒼蠅戰大象
 
敢於對抗加爾文的卡斯特利奧

[提要]卡斯特里奧對加爾文(Jean Calvin)的直接挑戰,在力量對比上是不相稱的。但是他堅信,自己為異端的權利而戰,是為一個崇高的原則而戰。他希望通過自己對加爾文的挑戰,能最終贏得一個自由的精神世界。

問:加爾文當時手握教義解釋權,他會不會給卡斯特里奧也扣上異端的帽子?

答:正是如此。你會發現在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中,有許多反人性、反善好的行為,卻會以最美好的名義進行。最美好的名字掩蓋了最邪惡的行為,而且所有的惡行都是循環的。千年之惡同今天的惡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因為只有善好才是創造性的行為,而惡永遠是平庸、卑劣的。加爾文迫害卡斯特里奧的行為,就是在捍衛基督教的純潔的名義下進行的。卡斯特里奧對加爾文的反抗,完全是理性的、冷靜的、充分說理的。加爾文燒死了塞維特斯之後,本以為會受到讚揚,人們會感謝他捍衛了基督教的純潔性。但是他發現塞維特斯竟然有很多同情者,尤其是當他聽說卡斯特里奧準備駁斥他,他有點慌,第一反應是,他下令絕不能讓《論異端》一書流行起來。他給他的同夥寫信,說卡斯特里奧力圖證明不應用權利來清除異端,這種說法絕對不能任其擴散,要“火速火速壓制這些提倡寬容的人們”,而且這個“比利斯主義”——比利斯是卡斯特里奧的化名——是一個更危險的異端。加爾文找到一個打手,叫貝齊,他是個狂熱的極端分子,他甚至說,“無論怎樣殘酷,暴政總比讓人隨心所欲好”。這位貝齊公開威脅卡斯特里奧,要把他們統統燒死。他向卡斯特里奧叫陣,說我知道你是誰,用化名也沒有用。因為對他們個人我們應按照我所提出的每一點來教訓他們。無神論者和異端必須交地方當局懲處。這就是說,在日內瓦大權在握的加爾文,可以像懲處塞維特斯一樣,懲處卡斯特里奧。但卡斯特里奧沒有被嚇倒,反而集中精力撰寫《答加爾文書》,公開向加爾文挑戰。他堅定地反對用法律壓制言論,用教條壓制思想,用卑鄙手段壓制良心自由。這篇文章寫得很巧妙,他不糾纏塞維特斯的觀點究竟是對還是不對,只是抓住一個原則,你加爾文憑藉權勢把一個不同意你的觀點的人燒死了。

問:這個方法恐怕是最有效的,否則你就會陷入和加爾文有關教義的爭論。其實問題本來就很簡單,異端有沒有權利存在。

答:對,這就是單刀直入。卡斯特里奧問道,如果塞維特斯真犯了罪,你加爾文原本只掌管教會,你憑什麼行使本該由行政當局行使的權利?你加爾文指控塞維特斯的罪名,只是他標新立異地解釋了福音書,而以自己的理解解釋福音書,不正是宗教改革的內容嗎?怎麼在你加爾文眼裡卻成了罪行?再說,你加爾文憑什麼能夠斷定,誰是正確,誰是錯誤?難道和你觀點一致就是正確,和你觀點不同就是錯誤,甚至罪行?卡斯特里奧勇敢地斷定,永遠不會有任何人、任何黨派可以說“只有我們知道真理,所有和我們不同的意見都是錯的”。所有的真理都是在爭論和分歧中逐漸顯現出來的。你們號稱只有自己掌握真理,代表真理,這是十足的狂妄無知。所以加爾文所擁有的那種仲裁地位,是僭越,而且這個僭越是憑藉暴力。卡斯特里奧說:“你一開始就逮捕了你的敵手塞維特斯,把他投入監獄,在審訊中除了那西班牙人的仇敵,你排除了所有的人”。而且使用的方法是不讓人說話,不讓人答辯,卡斯特里奧反問加爾文,如果你同別人進行一場訴訟,法官裁定只許你的敵手講話,你卻被禁止開口,你難道不會抗議這不公平嗎?而你現在卻不讓別人講話,你不過是怕喪失你的獨裁者地位。其實,加爾文在爭取自己的信仰地位時,早就說過“處死異端是罪惡的,用火和劍結束他們的生命,是反對人道的所有原則的”。但當他掌了權,他不但不許別人說話,還偷偷修改塗抹掉他當年主張自由寬容的言論。卡斯特里奧抓住加爾文的話不放,把他的話一條條揭出來,最後他得出結論:“我的所有讀者,把加爾文原來的宣言和他今天的行為比較一下,事情就很清楚了,他的現在同他的過去之不同,猶如光明之於黑暗,因為他已經處死了塞維特斯。他現在想要把一切持有和他不同意見的人同樣處死,加爾文要處死別人,因為他害怕他們會揭露他的反覆無常和他的蛻化變質。幹壞事的人最怕光天化日”。卡斯特里奧的抨擊很有力量,他說,如果塞維特斯拿起武器對付你,你有權利訴諸市政委員會。但他只不過是拿起了筆,那是為了表達思想。你無權用火與劍對待他。卡斯特里奧在此說出了流芳百世的名言:“一個國家在良心問題上是沒有管轄權的”。“把一個人活活燒死,不是保衛一個教義,而是屠殺一個人。我們不應用火燒別人來證明我們自己的信仰”。這也就是說,不能用抽象的哲學格言和教義來掩蓋和寬恕殺人的行為。真理不能靠武力強迫別人信奉。

問:他的這些話,讓人想起文革中的情況。當時,一些人的做法和加爾文是一樣的,對不同的意見壓迫、打擊,抓進牢房甚至處死。

答:可見社會的進步是很艱難的。卡斯特里奧在四百年前就把思想自由的道理說透了。他認為,每一個為了自己的信念被折磨被屠殺的人,都是無辜的受害者。對精神世界施行高壓統治,不僅是一種罪行,而且註定徒勞無功。他說“我們不要強迫任何人,因為高壓統治不能使人進步,那些試圖強迫別人接受真理的人,其愚蠢不亞於一個人手持木棒,把食物塞進病人的嘴裡”。在確定了精神自由的原則和異端的權利之後,卡斯特里奧開始控告加爾文犯了雙重罪責,教唆和執行。因為“你們殺他,是因為他說了真話。即是說的是錯話,但那也是真的,他不過是說了他相信是真實的東西”。卡斯特里奧彷彿先知一樣預言了隨後來到的宗教戰爭。對教義的不同解釋,竟然引發出殘酷的屠殺,天主教徒殺新教徒,新教徒反手報復,正像卡斯特里奧對加爾文的控告“通過你嗜血的祈禱,造成或將要造成那麼多的鮮血,甚至那最殘酷的使用大炮轟炸的專制暴君也望塵莫及。除非上帝對可憐的人類發慈悲,使君主們和其他統治者看清真相而中斷那血腥勾當,血還是要流的”。在卡斯特里奧的心中,什麼樣的宗教教義之爭,也不能掩蓋屠殺異端的鮮血。加爾文對卡斯特里奧的控訴極為惱火,他的報復就要開始。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異端的權利之二 --卡斯特里奧的異端保衛戰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異端的權利-----加爾文不容異端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博丹的主權觀

    想了解更多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四 狄德羅的政治思想:權力屬於人民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四 狄德羅的政治思想:權力屬於人民

    在啟蒙思想家中,狄德羅的政治思想明晰、堅定。他完全站在主權在民的立場上,認為只有這種權力來源,才是合於自然,合於理性和人性的。雖然他承認君主制的權力傳承,但是他明確宣稱,不是國家屬於君主,而是君主屬於國家。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三——百科全書的主帥與萬森的囚徒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三——百科全書的主帥與萬森的囚徒

    [提要]狄德羅全身心投入《百科全書》的工作,他似乎有無窮無盡的精力,在繁重的編寫工作中,他又撰寫哲學著作、小說、寓言等等。但這精力奔逸的後果是得罪了一些宗教人士,又因說話不避人耳目,在咖啡館大談他的懷疑論思想,讓密探聽到了他正在寫一部對上帝不敬的書,尤其是那部名叫《白鳥》的寓言集,人家硬說裡面諷刺了國王和蓬巴杜夫人,結果狄德羅成了萬森 城堡的囚徒。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與百科全書的誕生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與百科全書的誕生

    [提要]《百科全書》是啟蒙哲人的紀念碑,也是人類精神發展史上的里程碑,它標誌着一個新時代的誕生。從這時起,科學,自由,進步成了人類的基本價值。《百科全書》的撰寫者們認為,人類的知識是一個互相聯繫、影響的總體,知識的擴充與深入,會帶來社會進步,人對知識的追求表示人類具有“可完善性”。

  •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一——特立獨行的才子

    啟蒙哲人的旗手狄德羅之一——特立獨行的才子

    [提要]如果說啟蒙哲人能聚成一個團體,那麼狄德羅(Denis Diderot,05-1713- 31-07-1784) 就是這個團體的旗手。他以《百科全書》為陣地,集合起一群追求自由與真理的才智之士,哪怕這些人之間觀點並不完全一致,性格並不融洽,他也能團聚大家一起工作。從他逃離家庭到巴黎漂泊那一刻起,他就註定要攪擾世界。他老爸說的好:“咱倆註定都要在這世界上喧鬧一番。不一樣的是,我鬧是讓別人不安寧,你鬧是讓自己不安寧”。

  • 盧梭與伏爾泰

    盧梭與伏爾泰

    盧梭與伏爾泰這兩顆啟蒙時代的巨星,一生爭鬥不斷。盧梭對伏爾泰直言相告“我恨你”,伏爾泰則斷言盧梭“終將被歷史遺忘”。但是盧梭在伏爾泰過世後說,我這一生都同他糾纏在一起,他走了,我也將隨他而去。果然一語成真。伏爾泰死後僅一個月12天,盧梭也去世了,兩人之間的恩怨因緣,是西方思想史上一個說不完的話題。

  •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的宗教觀—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的宗教觀—自由的宗教 神在我心中

    [提要]盧梭是一個虔誠的信徒,他曾兩次改宗,他自己覺得,不管是天主教還是加爾文教,都應教人循善行事。他排斥一切教義爭論,認為教派分歧只是堵塞了人們向善的道路,因而毫無意義。因為向善就是遵從自然的法則,而這自然的法則就是神意。盧梭把宗教中的崇拜轉向對至善和自由的探究,他以為,上帝的全能全善就表現為他賦予了人自由的能力,去追求美德。

  •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之九:教育思想的秘訣——情感教育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之九:教育思想的秘訣——情感教育

    [提要]盧梭論教育,千條萬條,萬變不離其宗的是情感教育。自然的慾望是純動物性的,它是成長的驅動力。在社會環境下,它會轉變為各種情感。在塑造人的性格上,它的作用先於理性,特別是在青春期。受教者心中充溢着何樣的情感,是決定教育成敗的關鍵。如果說慾望是成長的動力,情感則是引導方向的舵和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