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6/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3月2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五月風暴五十周年--白夏談五月風暴與毛主義

作者
五月風暴五十周年--白夏談五月風暴與毛主義
 
巴黎索爾本大學懸掛的毛澤東的巨幅圖像,1968年5月18日。 AFP

五十年前的今天,1968年的3月22日,巴黎近郊的楠泰爾(Nanterre)大學的數百名學生召開大會呼籲法國政府釋放兩天前因參加反對美國發動越戰而遭打拘押的六名活動分子,當天晚間,一百多名學生佔領了楠泰爾大學校長的辦公室,為著名的六八年五月風暴拉響了導火線。

五十年後回首當年,今天法國社會對五月風潮的精神以及社會遺產依然存在着激烈的爭議,法國前總統薩科齊就曾經呼籲推翻五月風暴的思想遺產,認為該運動對法國社會造成消極的影響。另外,五月風暴的參與者曾經高呼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口號,那麼,這些思潮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五月風暴?當年十八歲的巴黎政治學院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白夏教授親身參與了學生運動,曾經也高呼過”造反有理“的口號,我們因此請他談談他對上述問題的看法。

法廣: 白夏教授,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法廣的專訪。68年5月運動對法國社會產生了非常深遠的影響,五月運動其實是從三月份就開始,確切地說,是從3月22日正式開始,作為曾經親身經歷運動的見證者,能否簡單介紹一個事件的起源。

白夏: 當時法國的大學發展得很快,58年的時候,法國只有三十萬大學生,到68年時,大學生的人數翻了一倍,達到七十萬,所以,法國到處都在修建新的大學,巴黎郊區的楠泰爾就是這樣一所新建的大學,一所以社會學為主的大學,學校所在的地區非常貧困,但是學生都來自富裕的小資階層,學生到大學之後發現許多社會問題,他們開始對社會邊緣的人感興趣。3月22日,學生抗議政府的教學體制改革,100多名學生佔領了校長的辦公室,當時,誰也沒有預想到這一事件會引發如此巨大的社會風暴。但是,學生佔領辦公室事件顯示當時的教學危機已經非常嚴重。事實上,3月22日當天並沒有發生驚天動地的事件,但由於後來在五月風暴中發揮巨大作用的組織叫做3月22號運動,因此,3月22日這一天也就因此而載入歷史的史冊。

法廣: 五月風暴是如何從一開始的學生抗議示威活動蔓延成為一場全社會的抗議風暴?

白夏:當時很多學生都相信馬克思主義,他們認為應該改變這個社會,應該幹革命,但是,幹革命就必須依靠無產階級,依靠工人。而當時的一些,年輕的工人也對代表自己的工會不滿,認為工會不維持工人的利益,他們組織了許多“不合法”的運動,呼籲推翻現有的制度,當時,最反對工人運動的是共產黨與CGT工會,所以,大學生與年輕的工人們一拍即合。運動擴展至整個社會,比如說,醫生協會也被認為是一個反動的協會,年輕的醫生們便站出來反對,總而言之,各行各業的人都站出來呼籲批判,推翻現有的制度,這就是六八年五月運動的只要的指導思想。

法廣:在這次運動中有許多人自稱是毛主義者,毛澤東提出的“造反有理”的口號受到許多學生的歡迎......

白夏:對啊,我當時18歲,我也認為造反有理,當時我們根本不了解中國文化大革命是怎麼回事,文革是1966年發動的,但是外界根本不知道中國國內究竟在搞什麼。而我們當時又年輕,又不懂中文,雖然我已經開始學中文,但是,對中國一點兒也不了解。雖然有人組織了馬列組織,但是他們事實上在運動中並沒有發揮多大的作用,當時,我們根本不知道毛澤東究竟做了些什麼,只是知道造反有理,年輕人站起來了,等等類似的標語,覺得非常有吸引力。但是,對文革究竟是什麼內容根本不了解。

法廣: 您當時也參加了運動,具體做了一些什麼?

白夏:我當時已經開始學習中文,也比較推崇毛澤東提出的口號。但是,不久之後,我就對毛主義提出了懷疑,到69年,我就不相信毛了。

法廣:作為現代中國的研究專家,同時又是五月運動的參與者,在您看來,五十年前的法國社會與今天的中國社會是否有可比之處?

白夏: 說起來比較複雜:可以說當時法國社會經歷了三十年的經濟飛速發展,法國社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法國的社會以及政治體制卻依然停留在三十年前的水平。所以,68年五月風暴的結果就是使法國的政治體制與法國社會的實際狀況接軌了。如果我們來看今天的中國社會的話,中國剛剛經歷了三十多年的高速經濟增長,但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卻絲毫未變,甚至可以說是正在倒退,雖然,五月運動之後也曾經出現暫時的倒退,戴高樂將軍繼續掌權,但是,這同今天的習近平政權的執政方式不可同日而語。我覺得六八年時的法國大學生同當年中國的紅衛兵有些共同點,他們也是有理想的,認為民主,平等是至關重要的,他們中有的人今天還堅信這些。

法廣:五十年後回顧六八年五月運動,您對此作何評論?

白夏:沒有一個一刀切的評論,一定有其積極與消極的一面。對我個人來說,六八年五月決定了我的一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十分積極的。我認為它推動了法國社會的進步,這一點是無可否認的。比如說,在婦女的地位問題上,在同性戀的權益方面,在職工的工作時間以及待遇問題上,在移民問題上,在發達國家對待第三世界國家等問題上,都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在意識形態領域,五月運動的最大的貢獻是對權威的挑戰,權威並不是天生的,而必須通過努力爭取。

法廣: 參加五月風暴的學生中有許多自稱為是馬克思主義者,毛主義者,今年也是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那麼,這些理論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五月風暴?

白夏: 可以這麼說,五月風暴是一個新時代的群眾運動,但是,它卻使用十九世紀的馬克思主義的話語來表達自己的需求,而事實上,它所傳遞出的信息已經超出了馬克思主義,它已經拉開反對極權主義的序幕,但是,它所使用的卻是馬克思主義的話語,這就是五月運動的悖論。

感謝白夏教授接受本台的專訪。

  •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又是春天,又是讀書季。法國最大的圖書沙龍巴黎書展從3月15到18號在南部的凡爾賽門國際展覽中心舉行,這個每年一度的圖書盛會在四天的時間裡有望吸引近20萬讀者。

  •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號,成千上萬西藏拉薩民眾為了阻止他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前去觀看軍區的文藝演出,包圍了他暫時居住的羅布林卡,民眾認為這是中共要誘騙劫持達賴喇嘛的騙局,類似“達賴已經被帶走”的謠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羅卜卡林內的三位噶倫,並在街上貼海報,喊口號,要求共產黨離開,這個突發事件最後演變成了大規模起義。解放軍隨後實施的鎮壓行動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數據根據不同的來源說法也不同,最終導致達賴喇嘛決定出走印度達蘭薩拉,組成流亡政府。這個事件被北京定性為“暴亂”,藏人稱其為“起義”,無論何種稱呼,不可否認的是,它改變了達賴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運,也完全改寫了西藏的歷史進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來自中國廣東,學習藝術和管理,隨後來到巴黎繼續深造。李子薇於2005年在巴黎六區的開設A2Z的畫廊並且從事當代藝術策展,15年來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當代藝術家,也展出了如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來自中國和亞洲的藝術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婦女節的專訪,與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為女性策展人的經歷。請聽法廣專訪。

  •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達蘭薩拉。作為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此後的半個多世紀里,為保護西藏的文化奔波勞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後,達賴喇嘛退出政壇,專心弘法。那麼六十年前達賴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對藏人來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別節目中,請到了達蘭薩拉藏人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主任、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代表達瓦才仁。

  •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解決西藏問題的困難之一在於歷史與現實、傳統與現代之間的衝突。歷史上,西藏地區的領域包括現在的西藏自治區以及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的藏區。西藏流亡政府以保護藏文化為由要求重新統一各藏區,這被中國政府批評為“大西藏的野心”,是名副其實的“藏獨”設想。此外,儘管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表示致力於改革傳統的政教合一制度,將政治上的領導權交給流亡政府民選產生的首長,中國官方輿論卻始終批駁達賴喇嘛制度代表着政教一治。就此爭議,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指出:(1)流亡政府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所強調的是在宗教與文化保護上而考慮統一所有藏區;(2)作為政教合一的達賴喇嘛制度已經結束,但宗教上的達賴喇嘛傳統是否延續,將由西藏人民來決定。

  •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繼2008年三月西藏發生大規模騷亂後,2009年七月新疆又爆發了嚴重的維漢衝突,潛伏在中國經濟繁榮背後的政治訴求衝突、族群矛盾以及宗教信仰分歧等問題日益凸顯,而西藏與新疆這兩個邊疆重鎮成為火山噴發的出口。面對相似的困境,藏民族是否考慮與維族形成某種形式的聯合,共同謀求走出困境的策略?他們又是如何爭取達賴更多漢族民眾的理解與支持?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就上述問題,達賴喇嘛強調接觸與對話的重要性  通過交談,他贏得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對其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政策的支持;通過交流,他使更多的人消除誤解、放下成見,了解西藏的真實狀況和藏人的真正需求。

  •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在世界各國發展日趨密切的今天,西藏問題的解決已不再僅僅是中國的“內政事務”。西藏民眾對民主與人權的追求與全球的民主發展趨勢遙相呼應,而就如何回應西藏人民的訴求與如何推動經濟上崛起但政治上滯後的中國轉入民主的軌道,國際社會實質上面對的是同一個問題。作為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是西藏人民追尋民主、自治和自由的象徵,是中國與西方外交糾紛中的“爭議性”人物,而在很多人眼裡,他更是解決西藏危機的希望。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表示,民主是世界發展的趨勢,中國應該順勢而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