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 網絡照片

【提要】 法國大革命突然爆發,而且猛烈無比。從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毀舊制度賴以存在的一切,王權、宗教、社會習俗。它以一個崇高的理想開始,那就是爭人權爭自由,但它採取了殘酷的甚至是邪惡的手段。托克維爾通過深入的分析,指出這種矛盾和它引發的後果。並對革命這種社會現象,進行了極具洞察力的剖析。

 

問:分析法國大革命的人數不勝數,托克維爾的獨特之處是什麼呢?

答:托克維爾的分析,可以說是獨樹一幟。後來的許多研究大家都不同程度受他影響。比如,在托克維爾之後撰寫《當代法國的起源》的大歷史學家泰納,意大利的歷史哲學家克羅齊,英國的阿克頓勛爵,都直接受益於托克維爾的分析。這些分析集中在我們已經提到過的那部出版於1856年的《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托克維爾殫精竭慮,想要寫成一部歷史與歷史哲學相結合的著作,一部能與孟德斯鳩《羅馬盛衰原因論》相媲美的著作。我想他做到了這一點。但是聽友們應該知道,這部書並沒有完成對法國大革命的研究,他還準備寫第二部,為此作了大量的筆記和文獻摘要,但是因為他病重,隨後去世,所以沒有完成。在《舊制度與大革命》出版之後,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說,他將繼續探討“從那場暴力革命運動中,誕生出一個什麼樣的新社會,從這一運動攻擊的這個古老制度中,它消除了什麼,又留存了什麼”。可惜1859年4月16日,托克維爾猝然去世,年僅54歲,可謂英年早逝。他後來的研究筆記被整理成《思考革命》一書出版。在《舊制度與大革命》這部書中,托克維爾首先考察歷史,提出法國大革命的參加者,本心是要創造出一個全新的社會,但實際上“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從舊制度繼承了大部分感情,習慣,思想,他們甚至是依靠這一切領導了這場摧毀了舊制度的大革命。他們利用了舊制度的瓦礫來建造新社會的大廈。

問:這樣的一個以舊建新的革命,具體的說來有哪些內容呢?

:首先,托克維爾指出,法國大革命是以攻擊教會,剝奪僧侶等級的特權為訴求的。但是,在形式上它卻採取了和宗教革命相同的方式,因為“宗教的慣常特徵,是把人本身作為考慮對象,而不去注意國家的法律、習俗和傳統,在人們的共同本性上,加入了什麼特殊的成份。宗教既然植根於人性的本身,便能為所有的人同樣接受,放之四海而皆準”。所以,“法國革命沒有自己的疆域,它超越一切國籍,組成了一個理念上的共同祖國”。這就是說,法國革命提出的目標,是一個普世性的目標,自由、平等、博愛。這些訴求是超越了階級,社會等級和國家的。確實,法國革命的訴求一下子席捲歐洲,當“人權宣言”傳到德國時,當時在圖賓根上學的黑格爾也為之熱烈歡呼。他和謝林參加當時的政治俱樂部,栽種自由樹,他們當時也高呼“打倒暴君”、“自由萬歲”、“盧梭萬歲”這種口號。托克維爾指出,十八世紀啟蒙哲人的理念,成為法國大革命的信條,這些信條都是普世價值。他說“例如人類生來平等,因此應廢除種姓、階級、職業的一切特權,人民享有主權,社會權利至高無上。這些信條不僅是法國革命的原因,而且簡直可以說就是大革命的內容,是大革命最經久實在的內容”。所以,我們看人權宣言第一句話就是“不知人權,忽視人權或輕蔑人權,是公眾不幸和政府腐敗的唯一原因”。

問:可是這條最根本的原則,現在仍然是我們需要不斷爭取的東西啊!

答:確實如此啊,想想也夠悲哀的。《人權宣言》頒布至今已經230年了,可它的基本訴求仍然離我們很遠很遠。法國革命的特有功績被托克維爾概括為“這場革命的結果,就是摧毀若干世紀以來,絕對統治歐洲大部分人民的、通常被稱為封建制的那些政治制度,代之以更一致、更簡單,以人人地位平等為基礎的社會政治秩序”。那麼這樣的一種封建制度,是歐洲普遍存在的制度,革命何以偏偏在法國發生呢?剛才我們談到過第一點。它是以宗教革命的形式進行的政治革命,現在我們談第二點。在托克維爾分析反對封建制度的革命為什麼在法國爆發時,他下了一個判斷,這個判斷最常被人引用。他說:“有件事乍看起來使人驚訝,大革命的特殊目的是要到處消滅中世紀殘餘的制度,但是革命並不是在那些中世紀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發,恰恰相反,革命是在人民對此感受最輕的地方爆發。因此在這些制度的桎梏實際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顯得最無法忍受”。這就是說,革命爆發之時,往往是社會壓迫相對放鬆之時,因為人們對社會的弊端憤恨已久,但在社會控制無孔不入的地方,人們很難有機會,有膽量一呼而起,反抗暴政。例如,《史記》所載,當時天下對秦始皇的暴政早已恨之入骨,但是陳勝稱“天下苦秦久已”,他要起兵造反,也是要在秦始皇死後,趙高弄權,對社會控制力鬆動時,才有可能。中國八九年的學潮爆發時,可以說是中國社會正處於中共建政以來,對社會的控制最寬鬆的時刻。所以,幾年前中共高層人物提到過讀《舊制度與大革命》,我想他的用意是提醒中共,對社會的管控不能有絲毫的放鬆。

問:從這幾年大陸的政策取向越來越看,很可能他們從托克維爾的書中,得到了反面的提示。

:我想你的判斷是有道理的。但是,這位高官可能沒有注意到托克維爾另外的論述。在同一部書中,托克維爾說,“如果當初由專制君主來完成革命,革命可能使我們有朝一日發展成一個自由民族,而以人民主權的名義並由人民進行的革命,不可能使我們成為自由民族”。這段話極為重要,這是托克維爾深入研究法國大革命歷史後得出的結論。法國大革命以摧毀一切舊制度為目的,以人民主權為訴求,結果在一段時間內,成為由野心家和極端派操縱的暴民造反,帶來人頭落地、血流成河的恐怖。這恰由於,當時的君主並沒有意識到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反而為了維護專制政權的利益,對社會中的良性改革力量予以打壓,結果造成革命暴起,玉石俱焚。而在人們對恐怖時代的憤恨與恐懼中,法國社會又擺向了另一面。人民順從地接受了拿破崙帝國的專制統治,托克維爾要分析是什麼原因使人們“終於拋棄了他們的最初目的,忘卻了自由,只想成為世界霸主(指拿破崙)的平等的僕役。一個比大革命所推翻的政府更加強大,更加專制的政府,如何重新奪得並集中全部權力,取消了以如此高昂代價換來的一切自由”。托克維爾要指明的是,如果專制統治者能洞察民主自由的潮流,將不可阻擋地改變舊的政治結構,而他能主動地引領社會完成革命,則這場變革將以較少的社會代價,平穩地完成。這對人民,對社會,對君主,對統治階層都是好事兒。托克維爾能看清大勢,以一個貴族身份的人來呼喚自由,並反思統治階層的短視愚蠢,怎樣丟掉了社會平穩轉型的可能,也最終丟掉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想了解更多

  •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介入的旁觀者— 雷蒙·阿隆第二節:虛幻的光明

    [提要] 一次大戰結束之後,出現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它給許多不滿資本主義、一心追求人類自由與和平的知識分子帶來希望。那時可以說對共產主義的追求在法國知識分子中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人們對蘇聯這個國家既好奇又嚮往,法國知識界中對蘇聯共產體制抱有好感的人不在少數。

  •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介入的旁觀者雷蒙·阿隆第一部分: 雷蒙·阿隆的時代背景

    [提要] 在二十世紀的法國思想家中,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年3月14日-1983年10月17日)是相當特殊的一位人物。他是學術精英圈子的一員,在這個圈子裡卻又顯得像個局外人。他是典型的法國知識分子,又和德國近當代哲學社會學聲氣相通。他重新發現托克維爾思想的重要性,舉起自由主義的旗幟,反抗二次大戰前後泛濫於法國知識界的左傾思潮。他繼承法國知識分子介入社會問題的傳統,是一位堪稱典範的公共知識分子。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柏格森第三部分: 綿延是自我意識的本質

    [提要] 柏格森認為,真正的自我意識不是靜止不變的,也不能被看作是一個個思緒的片段。它總是現在包含着過去,並趨向未來,而未來又可能返回過去的根源,所以它是分分秒秒在變異着,生成着,這就是綿延的實質。正是這個綿延使世界從內到外都活躍起來。這也就是生命的本質。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二節 柏格森的時間觀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二節 柏格森的時間觀

    [提要] 說起時間,每個人似乎都知道是什麼,但我們真的明白什麼是時間嗎?柏格森從質疑古典哲學中的時間觀念開始,提出了一套全新的對時間的解釋。他的時間理論對現代哲學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一節: 柏格森其人

    生命自由的探索者 柏格森第一節: 柏格森其人

    [提要] 二十世紀初,法國最重要的哲學家是亨利·柏格森(Henri Bergson, né le 18 octobre 1859 à Paris, mort le 4 janvier 1941 à Paris)。他對傳統哲學的基本問題都提出了獨特的解釋。他從生命、時間、自由三者的連接處着手,斷言新的形而上學乃是時間與自由的學說。他力圖超越科學和理性的方法,以生命衝動為存在的基本理由,創立了現代生命哲學,對二十世紀的哲學、文學、藝術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五節 不同性質的群體及其表現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五節 不同性質的群體及其表現

    [提要] 在勒龐看來,烏合之眾並不僅僅指街頭聚集起的人群,他把群體分成兩大類,五小類。其實在這個意義上,這個群體已變成了社會的不同階層,不同的社會群落。他的分析也開始針對不同社會團體的集體心理。這樣的分析實際上已從群體心理學轉向社會心理學。

  •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四節: 群體行動背後的觀念

    烏合之眾的分析家勒龐第四節: 群體行動背後的觀念

    [提要] 群體之採取行動,從表面上看往往是突然發動,迅速蔓延的。但他們之所以能夠行動,背後有觀念力量的推動。這個力量是隱藏在群體心理中的。經過漫長時間的潛移默化,在某一具體事件的觸發下,突然爆發為具體的事變,變做群體的直接行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