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0月16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二:對法國大革命的基本分析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 網絡照片

【提要】 法國大革命突然爆發,而且猛烈無比。從表面上看,它似乎要摧毀舊制度賴以存在的一切,王權、宗教、社會習俗。它以一個崇高的理想開始,那就是爭人權爭自由,但它採取了殘酷的甚至是邪惡的手段。托克維爾通過深入的分析,指出這種矛盾和它引發的後果。並對革命這種社會現象,進行了極具洞察力的剖析。

 

問:分析法國大革命的人數不勝數,托克維爾的獨特之處是什麼呢?

答:托克維爾的分析,可以說是獨樹一幟。後來的許多研究大家都不同程度受他影響。比如,在托克維爾之後撰寫《當代法國的起源》的大歷史學家泰納,意大利的歷史哲學家克羅齊,英國的阿克頓勛爵,都直接受益於托克維爾的分析。這些分析集中在我們已經提到過的那部出版於1856年的《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托克維爾殫精竭慮,想要寫成一部歷史與歷史哲學相結合的著作,一部能與孟德斯鳩《羅馬盛衰原因論》相媲美的著作。我想他做到了這一點。但是聽友們應該知道,這部書並沒有完成對法國大革命的研究,他還準備寫第二部,為此作了大量的筆記和文獻摘要,但是因為他病重,隨後去世,所以沒有完成。在《舊制度與大革命》出版之後,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說,他將繼續探討“從那場暴力革命運動中,誕生出一個什麼樣的新社會,從這一運動攻擊的這個古老制度中,它消除了什麼,又留存了什麼”。可惜1859年4月16日,托克維爾猝然去世,年僅54歲,可謂英年早逝。他後來的研究筆記被整理成《思考革命》一書出版。在《舊制度與大革命》這部書中,托克維爾首先考察歷史,提出法國大革命的參加者,本心是要創造出一個全新的社會,但實際上“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從舊制度繼承了大部分感情,習慣,思想,他們甚至是依靠這一切領導了這場摧毀了舊制度的大革命。他們利用了舊制度的瓦礫來建造新社會的大廈。

問:這樣的一個以舊建新的革命,具體的說來有哪些內容呢?

:首先,托克維爾指出,法國大革命是以攻擊教會,剝奪僧侶等級的特權為訴求的。但是,在形式上它卻採取了和宗教革命相同的方式,因為“宗教的慣常特徵,是把人本身作為考慮對象,而不去注意國家的法律、習俗和傳統,在人們的共同本性上,加入了什麼特殊的成份。宗教既然植根於人性的本身,便能為所有的人同樣接受,放之四海而皆準”。所以,“法國革命沒有自己的疆域,它超越一切國籍,組成了一個理念上的共同祖國”。這就是說,法國革命提出的目標,是一個普世性的目標,自由、平等、博愛。這些訴求是超越了階級,社會等級和國家的。確實,法國革命的訴求一下子席捲歐洲,當“人權宣言”傳到德國時,當時在圖賓根上學的黑格爾也為之熱烈歡呼。他和謝林參加當時的政治俱樂部,栽種自由樹,他們當時也高呼“打倒暴君”、“自由萬歲”、“盧梭萬歲”這種口號。托克維爾指出,十八世紀啟蒙哲人的理念,成為法國大革命的信條,這些信條都是普世價值。他說“例如人類生來平等,因此應廢除種姓、階級、職業的一切特權,人民享有主權,社會權利至高無上。這些信條不僅是法國革命的原因,而且簡直可以說就是大革命的內容,是大革命最經久實在的內容”。所以,我們看人權宣言第一句話就是“不知人權,忽視人權或輕蔑人權,是公眾不幸和政府腐敗的唯一原因”。

問:可是這條最根本的原則,現在仍然是我們需要不斷爭取的東西啊!

答:確實如此啊,想想也夠悲哀的。《人權宣言》頒布至今已經230年了,可它的基本訴求仍然離我們很遠很遠。法國革命的特有功績被托克維爾概括為“這場革命的結果,就是摧毀若干世紀以來,絕對統治歐洲大部分人民的、通常被稱為封建制的那些政治制度,代之以更一致、更簡單,以人人地位平等為基礎的社會政治秩序”。那麼這樣的一種封建制度,是歐洲普遍存在的制度,革命何以偏偏在法國發生呢?剛才我們談到過第一點。它是以宗教革命的形式進行的政治革命,現在我們談第二點。在托克維爾分析反對封建制度的革命為什麼在法國爆發時,他下了一個判斷,這個判斷最常被人引用。他說:“有件事乍看起來使人驚訝,大革命的特殊目的是要到處消滅中世紀殘餘的制度,但是革命並不是在那些中世紀制度保留得最多,人民受其苛政折磨最深的地方爆發,恰恰相反,革命是在人民對此感受最輕的地方爆發。因此在這些制度的桎梏實際上不太重的地方,它反而顯得最無法忍受”。這就是說,革命爆發之時,往往是社會壓迫相對放鬆之時,因為人們對社會的弊端憤恨已久,但在社會控制無孔不入的地方,人們很難有機會,有膽量一呼而起,反抗暴政。例如,《史記》所載,當時天下對秦始皇的暴政早已恨之入骨,但是陳勝稱“天下苦秦久已”,他要起兵造反,也是要在秦始皇死後,趙高弄權,對社會控制力鬆動時,才有可能。中國八九年的學潮爆發時,可以說是中國社會正處於中共建政以來,對社會的控制最寬鬆的時刻。所以,幾年前中共高層人物提到過讀《舊制度與大革命》,我想他的用意是提醒中共,對社會的管控不能有絲毫的放鬆。

問:從這幾年大陸的政策取向越來越看,很可能他們從托克維爾的書中,得到了反面的提示。

:我想你的判斷是有道理的。但是,這位高官可能沒有注意到托克維爾另外的論述。在同一部書中,托克維爾說,“如果當初由專制君主來完成革命,革命可能使我們有朝一日發展成一個自由民族,而以人民主權的名義並由人民進行的革命,不可能使我們成為自由民族”。這段話極為重要,這是托克維爾深入研究法國大革命歷史後得出的結論。法國大革命以摧毀一切舊制度為目的,以人民主權為訴求,結果在一段時間內,成為由野心家和極端派操縱的暴民造反,帶來人頭落地、血流成河的恐怖。這恰由於,當時的君主並沒有意識到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反而為了維護專制政權的利益,對社會中的良性改革力量予以打壓,結果造成革命暴起,玉石俱焚。而在人們對恐怖時代的憤恨與恐懼中,法國社會又擺向了另一面。人民順從地接受了拿破崙帝國的專制統治,托克維爾要分析是什麼原因使人們“終於拋棄了他們的最初目的,忘卻了自由,只想成為世界霸主(指拿破崙)的平等的僕役。一個比大革命所推翻的政府更加強大,更加專制的政府,如何重新奪得並集中全部權力,取消了以如此高昂代價換來的一切自由”。托克維爾要指明的是,如果專制統治者能洞察民主自由的潮流,將不可阻擋地改變舊的政治結構,而他能主動地引領社會完成革命,則這場變革將以較少的社會代價,平穩地完成。這對人民,對社會,對君主,對統治階層都是好事兒。托克維爾能看清大勢,以一個貴族身份的人來呼喚自由,並反思統治階層的短視愚蠢,怎樣丟掉了社會平穩轉型的可能,也最終丟掉了自己的身家性命。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法國思想長廊之十六 勒龐——烏合之眾的分析家

    [提要] 隨着工業時代的進展和民主政治的推行,現代社會的一個特點日漸明顯,那就是大眾社會的來臨。人們在政治生活、社會生活中日益受到周圍人群的影響。於是,決定喜好、憎惡的標準,不再是個人而是群體,從眾成為一種不知不覺的行為方式,這種狀況是好是壞,多有爭論。古斯塔夫·勒龐 (Gustave Le Bon 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 …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四: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下集)

    [提要] 當法國的知識階層以理想原則構思完美社會,並由一些激進的革命者付諸實踐時,美國的建國者卻已經聚集一堂,不厭其煩地討論聯邦憲法,為一個真正人民主權的共和國,奠定長治久安的基礎。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第十三: 陽光與閃電——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的比較(上集)

    [提要] 法國是美國革命的支持者,法國革命緊隨美國革命之後,被人稱之為姐妹革命。法國革命和美國革命有共同的思想來源,那就是啟蒙思想。但是,美國革命在取得獨立之後,十三個州的代表聚集費城,平等討論,互相妥協,擬定了美國憲法,為一個偉大國家的長治久安奠定了基石。而法國卻歷經無數動蕩,很長時間走不上民主自由的坦途。其中原因,頗堪玩味。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維爾研究美國的民主制度,並不是出於理論的興趣,而是為了他的祖國的未來。他的晚期寫作,集中於法國政治,他仔細考察了法國大革命的前因後果,對這場震驚世界的革命,他發表了真知灼見。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為新形式的暴政鋪平道路。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提要] 多數原則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它建立在人民主權之上,但它又確實可能造成對少數的壓迫,形成多數的暴政。托克維爾指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問題,也指出了美國政治制度設計中對這些問題的防範與解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提要] 托克維爾認為,在美國,多數對政府的統治是絕對的。在民主制度下,誰也對抗不了多數。但是,他又極為睿智地指出,多數並不具有絕對的無上權威。如果多數的權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會引起立法與行政的不穩定,甚至造成禍端,因為無限權威是一個壞而危險的東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