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4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4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

廖亦武:曾經熱情接待六四流亡學生的法國今何在?

media 廖亦武與法國著名漢學家瑪麗·侯芷明 rfi

法國星期天日報( Le Journal du Dimanche)就習近平訪問法國採訪了流亡德國的中國異議作家廖亦武,廖亦武譴責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國人權狀況每況愈下,表示對習近平十分鄙視。以下是訪談部分摘錄:

le JDD:如果您有機會在習近平訪法期間給他傳遞信息,您會對他說什麼?

廖亦武:我絕對不會有信息傳給他,因為我對他太鄙視。因為他是一個沒有文化的人。如果我要他釋放我的朋友李必豐,他或許會說他會釋放,但這一定是空話,因為他不會真的這樣做。象他這樣的人周圍都是阿諛奉承的奴才,我當然不屑與奴才為伍。怎麼會同這樣的人交流!

le JDD:流亡海外已經將近十年,為何繼續以異議人士自居?

廖亦武:我2011年抵達柏林之後,受到非常友好的接待,這就是為什麼我繼續留在柏林。我在柏林遇到我的愛人,成家立業,現在又有一個四歲的小女兒,可以說我的生活基本上幸福。但是我並不能夠僅僅滿足於家庭的幸福。我必須繼續揭露中共政權的黑暗。當年,我僅僅因為寫了一首有關六四的詩歌就被關押四年,四年期間,我受盡酷刑折磨,也使我明白什麼是勇氣。我的責任就是見證,這就是我的書本的內容。《子彈鴉片  天安門大屠殺的生與死》講述的都是十分悲慘可怕的故事,但它們都是真實的。它們還給受害者記憶與尊嚴。

le JDD:人們總是將您比作前蘇聯作家索爾仁尼琴,索爾仁尼琴在蘇聯尚未成為民主國家時便接受返回俄羅斯,您何時才會接受返回中國?

廖亦武:當中國成為一個由十多個國家組成的類似美國的聯邦制國家的時候,我便會返回我的祖國,四川。聯邦國家的好處的是如果對一個國家不滿意就可以流亡到另一個國家,對四川不滿,就可以遷居到雲南。不需要學習新的語言,穿越大半個地球到別的地方。

le JDD:如何評論法國政府,現任總統馬克龍的中國政策?

廖亦武:自從我去法國以來,已經看到法國歷經三屆總統:從薩科齊,到奧朗德,再到馬克龍。薩科齊其實對捍衛人權本身並不感興趣,他假裝捍衛達賴喇嘛還做得非常拙劣。之後,奧朗德似乎試圖將法中關係引上正路,但他同時又要避免使中國方面難堪。我不知道馬克龍在會見習近平時將會說什麼。就目前而言,儘管馬克龍年輕氣盛,他似乎也無意與中國領導人開誠布公地談話。我之前以為法國應該是人道主義的故鄉,法國出了這麼多偉大的作家,詩人,思想家與政治家,但是,我走出中國之後卻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儘管三十年前,1989年,密特朗執政期間,法國曾經是最熱情接待六四流亡學生的國家。所有法國人都熱切地關注六四學生的命運,安慰被迫流亡海外的中國學生。為什麼今天的法國會這樣?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