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

趙越勝:以自由之名

media 奧馬哈海灘附近的美軍墓園 趙盈攝

在這裡卧聽海濤的是9386名美國士兵。75年前,他們跨海而來,如閃電撕裂濃雲,畫破夜空,倏爾消逝。這青春與生命的電閃雖只一瞬,卻已化為永恆。

血染黃沙,肉搏鋼鐵,生命的輕舟搏擊驚雷怒濤。這一切,以自由之名。

1944年1月1日,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威爾悄悄回到美國,這次行程的目的就是籌畫跨海進攻,代號“霸王行動”,後來它以“D日諾曼底登陸”彪炳青史。這是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兩棲登陸作戰。同它相比,羅馬人登陸不列顛,威廉征服英格蘭不過兒戲。這是一次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行動,開始之前,連雄才大略的丘吉爾都有過片刻的猶豫,不是出於膽怯,而是出於仁慈。因為他想到“海灘上會堆滿英美兩國優秀青年的屍體,鮮血染紅海潮”。但終究要出發,因為納粹鐵蹄下的人們在期盼自由。

出發的時間因為天氣惡劣一再推遲,直到首席氣象學家斯泰格上校認定,6月6日天氣稍好,有行動的可能。艾帥在指揮部靜坐沉思良久,終於起身,燦然一笑,低沉地說“我們干吧!”在發給登陸部隊的通告中寫道“士兵們,你們的目的是消滅納粹暴政,帶來自由世界”,而由BBC傳遞給法國抵抗組織的命令卻是魏爾倫的詩句“單調的倦怠,刺穿我心”。

美軍登陸的地點是奧馬哈海灘,幾處登陸場中,這裡地形最險惡。海灘寬不足百米,峭岸壁立,上面布滿火力點,隆美爾剛剛指揮加固的“大西洋壁壘”,碉堡水泥護牆厚達一米。登上海灘的士兵立即投入單兵格鬥,血肉相搏,生命相拼。士兵知道,他們擔負著自由之名。為了這自由,登陸第一天美軍就奉獻了6577個孩子,今天他們都在這裡,安憩永眠。

海灘上有條曲折的小路,沿着它蜿蜒而上,可達峭壁平台上的美軍墓園。肅立寂靜的墓園,似聽到海風帶來瓦萊里的詩行“而你,偉大的靈魂,難道還需幻景,沒有這裡的澄碧與金黃?”

這裡,9386座潔白的雲石墓碑,9386個樸素的綠色墳塋。柔草輕覆戰士的靈軀,細浪輕吟安眠的歌謠。那潔白的十字架為何如此高大?與旁邊的國旗不成比例?因為勝利的國家再強大,也不能凌駕於個人的犧牲,是個人的犧牲成就了勝利的國家。

9386座墓碑,有少數沒有鐫刻上犧牲者的名字,這些無法確認的英靈都被冠以同一句話“上帝認識你”,神稱呼之名是永恆的。

紀念館內,溫柔的聲音在一個個呼叫犧牲者的名字。單調的呼喚聲如一支凄美的悼歌不停地吟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秋到冬,從春到夏。

 

2019.06.06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