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7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7月22日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7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金鐘: 香港回歸20年 香港人心沒有回歸

作者
金鐘: 香港回歸20年 香港人心沒有回歸
 
REUTERS/Bobby Yip

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曾經居住香港多年的資深媒體人、香港《開放》雜誌總編金鐘先生接受本台電話採訪,談他對香港回歸變遷及前景看法。

法廣: 您從80年代起就曾在香港生活多年, 近年來定居美國,您能先談談對香港回歸20年的切身體會嗎?

金鐘: 我是1980年到香港,2016年才來美國定居,30多年在香港,而且都在新聞界。所以對香港這回歸前後20多年的發展都是有親身感受的。我想回歸20年了,一個最大的感受就是,香港的主權是回歸給中國了,英國人走了,但是香港人心並沒有回到中國,就是所謂國家認同。香港人多數還是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多數還是認為自己是香港人。而且在年輕一代中間,還有與中國漸行漸遠的一個趨勢。這是我感受最大的一點。

第二就是經濟方面來說,香港的經濟從老百姓的生活來講也沒有20年前那樣穩定,當然社會是發展的、變化的,但是這20多年的變化,使香港人的生活困難是增加了,首先就是房租樓市,香港年輕人再沒有能力買房子,他們大學畢業了之後,參加工作,到社會上做事的薪水也很低,根本就趕不上、尤其是房地產的飆升;那麼一般的飲食、購物這些都還是可以的,最重要的就是住房的問題,非常突出。總的感覺是這樣的。

法廣: 回歸20年之際,儘管大陸和香港官方組織有各種慶祝活動。類似回歸十周年時的安排,預期國家主席習近平將來港三天,參加新一屆特區政府班子就職典禮等一系列活動,預料訪港期間也會帶來惠港政策大禮。但是無論從其嚴密的安保,還是各種活動安排,人們都不可迴避感覺到目前高溫的政治下對立的氣氛,包括民間的情緒對立,您怎麼分析這一有別於回歸之初、包括回歸十周年的現狀?

金鐘: 是,我剛才提到香港的這個人心回歸,的確對共產黨來說是失敗的。這20年,他們沒有做的更好,這個原因在哪裡呢?我想是在北京,你看2014年九月份,香港開始發動了一場引起全世界都非常矚目震驚的佔領中環運動:佔中運動。這個運動持續了81天,因為原先計畫大約5天的時間,可是最後搞成不僅佔領中環,整個香港港九的重要地方都被佔領,這個情況是怎麼造成的呢?就是香港人要求民主嘛。回歸十多年了,香港要求真正的普選,但是一直到現在,最新這一屆香港特區政府:林鄭月娥當特首的這一次選舉,還是小圈子選舉。這個所謂小圈子的 選舉,就是中共比較好控制嘛。他要誰上台,誰就可以上台。而且按照基本法、按照中英聯合聲明,香港的選舉一步步地、尤其是到了2012年的時候,第三屆特區首長的選舉就應該完全實現全面普選,但是北京以人大釋法這種形式拒絕香港人的民主要求,老是說條件不夠成熟,香港這樣繁榮發達的一個社會、這樣文明的一個社會,按照全世界的標準來講,還有什麼不成熟的道理可說嗎?明明就是北京利用他的權利,來壓制香港、香港的民主發展,是這樣一個背景所造成的。

但是至於說香港的“港獨”,我覺得這是被誇大的了,尤其是北京,一直到人大的張德江。最近他不是到澳門去了一趟嗎?都是在那裡口口聲聲地講,香港人不滿足、高度自治、還要求自覺要求獨立…,實際上真正香港要求獨立的這個潮流是有,但是是很小的比例,而且是年輕人,而且只不過是一種言論自由,並沒有發展到有什麼行動之外,更沒有影響到香港的立法、香港的議會、和政府的行政權。所以這根本和台獨的情況是不一樣的。台灣是有獨立建國黨綱的民進黨已經上台執政,但是台灣也沒有宣布廢除中華民國,要成立一個“台灣國”嘛,也都沒到那一步。那香港就更沒有那回事了,這只是少數年輕人他們有這樣一種思潮,這個在一國兩制的背景下,這是合法的,這是言論自由的一個範圍里的事情。

所以這個事情我想一個是“港共”、包括現在的梁振英政府和北京中共中央,他們有意誇大了這個事情,以便於他們對香港 來施加壓力,所以我認為香港關於自決和獨立的問題真實的狀況是這樣的。

法廣: 回歸20周年之際,出台的幾個民調數字非常醒目,一個是計畫移民外地的香港人比例,超過38.9%, 二是港人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跌至歷史低點,這二者是否有關聯?

金鐘: 是的,香港的移民潮在97回歸前是一個高潮,很多人都離開香港,包括新聞界的一些原先是左派出身的人,他們很害怕共產黨來了,來了之後好像香港就沒有新聞自由了,沒有人身安全了,有的都走了。但是後來又有一個回潮,很多人離開之後,發現香港回歸之後並沒有不安全到那樣的地步,而且香港的新聞自由是受到損害,但是並不是變成了與中國大陸一樣的,完全是共產黨操控的,所以一些批共反共的言論在香港一樣可以發表,所以有些人又回來,那麼現在呢?現在離開香港的這種移民情況,就不是像回歸前那樣一個高潮,現在還是這個慾望、這個願望,想離開香港的,當然還是有,還是很多,他們有些人主要是覺得自己沒有條件、或者經濟條件不夠,如果有條件的話,擔任還是想移民。

當然要離開自己土生土長的這個家園,很多香港人是不舍的,並不心甘情願的。但是他們對未來香港不看好,比方說,一個23條,要把大陸的國家安全法搬到香港來,這個香港人就非常反感,所以尤其是在大約2003年,就舉行了一次50萬人的大示威,就是為了抵制這個23條在香港立法這樣一個目標的。最後,因為那次大遊行,就把這個23條衝掉了。而且當時是在這個連任特首董建華後來也都下台了。所以這就反應了香港人在一國兩制背景下,他們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尤其是自由的權利不至於受到中國的所謂國家安全法的打壓的話,他們還是願意起來抗爭的。

但是澳門就不同,澳門這個23條就通過了,立法了。所以最近張德江到澳門都是說 ,實際上都是在暗示對香港人的不滿,好像香港就要學澳門。澳門和香港是不一樣的。澳門在香港人看來是一個“半解放區”,就是從文革的時候就完全被中共的代理人所控制。香港就不同,香港那時搞了一個六七暴動嘛,就被港府壓下去了。所以在未來,香港與本地的左派、親共勢力和北京不斷地對香港的滲透繼續抗爭。最近不是有一個大陸出來的富商郭文貴,他的爆料中間,其中有一部分就涉及香港,香港實際上現在已經被中共的國安、公安各行系統全面的地滲透了,所以這是香港人現在非常憂鬱的地方。

法廣: 鄧小平在當年提出香港回歸的"港人治港、 一國兩制"等幾點著名的主張, 在目前狀況下,有分析就指回歸20年之後,"一國兩制"受到了考驗,您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有怎樣的預期? 習近平此次利用回歸周年慶祝之際的訪港能否改善目前的氣氛?

金鐘: 習近平這次來香港計畫有三天,我想他來那是做一個討好香港人的“架勢”,這個是會做的,但是他能不能夠根本解決香港、香港人的憂慮? 我想不會吧。他沒有這個本事。香港的問題回歸20年已經是積壓的越來越重、越來越多,你看中共負責香港問題的官員,不斷地用一些狠話來威嚇香港人,就是有意在破壞“一國兩制”,他們把“一國兩制”解釋成為“一國”主導下的“兩制”,“一國”高於或重於“兩制”,而香港人的想法就不同了,正好相反了,香港人強調的就是說,“一國”即主權回歸給中國,香港的治權還是在香港人的手上。這個就是“一國兩制”《中英聯合聲明》當時達成的協議就是這個情況。

他們現在想把中英談好的這樣一個香港回歸的條件、你不這樣的話,英國人就不幹、不願意交回香港,所以是這樣達成了協議,英國人才撤退的。但是他們現在就曲解這個。要用“一國”來代替“兩制”,各個方面對“兩制”設置一些障礙。

這個問題真正講起來可大可小,而且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因為資本主義制度和大陸的社會主義制度這是兩個根本對立的制度,所以香港的這些抗議呀、對中共政策的抵制啊,這個都是合法合理的。現在的情況來講,習近平上次不是也講了嘛,要使“一國兩制”不變味、不走樣,我想他這次來一樣也會說這些表面上看來比較溫和的話,來籠絡一下香港人,但是真正執行中共香港政策的那些幹部、那些官員們, 態度是兇狠的,香港就把梁振英形容稱為“狼”。所以這根本上是“一國兩制”的矛盾。

那麼這個“一國兩制”收回香港的這個設計,本身就有問題,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 第一條就規定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主權國家,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制度,不允許任何人、任何地方、任何機構破壞社會主義、違反社會主義制度,但是你又把明文規定的中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一部分、即香港、主權回歸歸中國了嘛,又可以實行資本主義制度。這不是自相矛盾嗎?違反憲法嗎?所以這個20年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這些矛盾、衝突、分歧、抗爭都是源於,在我看來,就是“一國兩制”這個設計本身有問題,本身就不是一個科學的一個設計,就是鄧小平拍拍腦袋,為了達到收回香港的目的來制定的一個政策,這個政策完全是一個人治的產物,而不是一個法治的產物,也因此留下了如此多的後遺症。


同一主題

  • 中國

    香港記協發表《一國圍城》言論自由年報憂慮北京加緊對港鉗制

    想了解更多

  • 要聞分析

    香港回歸20年的“一、二、三”

    想了解更多

  • 中國/香港

    習近平前腳走 香港舉行7.1大遊行

    想了解更多

  • 法國世界報

    習近平在香港展示力量

    想了解更多

  • 台灣第一代掌中戲藝術女演師家族劇團亮相Avignon OFF戲劇節

    台灣第一代掌中戲藝術女演師家族劇團亮相Avignon OFF戲劇節

    2018外亞維儂藝術節(Festival d’Avignon OFF)7月6日起拉開帷幕,聚集此地的全球戲劇愛好者,直到29日為止,又能再度欣賞到台灣文化部巴文中心精心推出呈現台灣多元創作的4個表演團體,他們分別是以排灣族文化為主體的【蒂摩爾古薪舞集】、首度參與且是台灣極少數布袋戲女演師江賜美創辦的【真快樂掌中劇團】、融合大圈、呼啦圈與太極身段的【方式馬戲】以及獲得美國劇院編舞大獎的張婷婷【T.T.C. …

  • 專訪:法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談他在中國如何“受騙”

    專訪:法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談他在中國如何“受騙”

    法國知名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專家,曾經是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國以及美國出版了多本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專著,他本人也自稱既是馬克思主義的“原教旨主義者”,同時又是一位“修正主義者”。在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紀念日的前後,杜美尼勒先生頻頻出現在法國媒體,5月4日在法國文化(France …

  • 王軍濤:29年後、各界開啟六四反思

    王軍濤:29年後、各界開啟六四反思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在北京市中心的發生的天安門事件震驚了世界,不僅影響了中國的政治、社會、經濟、家庭、個人,即使是二十九年後的今天,這一事件仍是很多中國人心中永遠的痛。在六四事件周年之際,世界各地的海外華人都組織活動紀念這一事件。今天本台連線旅居美國的學者王軍濤先生請他談談對六四的感想。

  • 戛納金棕櫚獎片《 小偷家族》關注邊緣人

    戛納金棕櫚獎片《 小偷家族》關注邊緣人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周六(5月19號)晚上在盧米埃爾電影宮舉行了頒獎儀式,金棕櫚獎由日本著名導演是枝裕和的影片《小偷家族》獲得。在歌星斯汀的歌聲中,持續了12天、一年一度的戛納電影盛會落下帷幕。

  • 影評專家梁志遠對第71屆戛納金棕櫚獎的預測

    影評專家梁志遠對第71屆戛納金棕櫚獎的預測

    周六(5月19號)是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的最後一天,在晚上舉行的頒獎典禮前,大家都在評選自己心目中的金棕櫚。而從目前的各方評價看,似乎沒有哪一部影片特別突出,也就是說有好幾部都分別獲得好評,因此使金棕櫚獎的競爭也十分激烈。

  • 電影專家李迅:來戛納就是為世界電影趨勢把脈

    電影專家李迅:來戛納就是為世界電影趨勢把脈

    周五(5月18號)戛納電影節進入第十一天,也是倒數第二天,早上在盧米埃爾電影宮放映的是法國導演yann Gonzalez帶來的新片《心上之刀》。

  • 戛納影展:黑色喜劇《銀湖之底》, 黑色童話《地球最後的夜晚》

    戛納影展:黑色喜劇《銀湖之底》, 黑色童話《地球最後的夜晚》

    第71屆戛納電影節5月15號進入第九天,也是倒數第四天。當天早上與觀眾見面的影片之一是美國導演羅伯特·米歇爾執導的《銀湖之底》,這是爭奪金棕櫚獎的主競賽單元的影片。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