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5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5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5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5月20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港澳台

旺角“殺街”大媽棄“延安”流竄香港各區尖沙咀“淪陷”

media 在旺角異常活躍的大媽大叔歌舞團,現已流竄到尖沙咀演出,照樣惹起非議。 法廣/香港

自從大媽歌舞團入侵旺角街頭表演行人專區,導致表演變質而遭到社區多次噪音投訴,政府於是一刀切“殺街”後,大媽們現採取猶如當年中共棄守延安流竄各地的戰術,轉戰香港其他地區,根據明報報道,旺角昔日歌聲喧鬧場面轉到尖沙嘴海旁,“大部分表演者都是‘大媽’、‘大叔’”,天星碼頭擠滿表演者、圍觀者、上落船和巴士的乘客,還有進出海港城的人,行人路水泄不通,部分人要走到巴士行車道上,巴士司機要響號提示途人返回行人路,歌聲、埋怨聲和響咹聲響徹海旁。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指,近日已接獲逾10宗投訴,認為殺街後令問題波及其他地區。他續指,有獲警方發牌的街頭表演者被康文署職員驅趕,反映政府前線間缺乏溝通,他已去信政府邀請地政署、運輸署、警務署、康文署等部門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協調政策。

旺角上周末是“殺街”的第一天,但昔日旺角的喧鬧已轉移至尖沙嘴海旁,尚未天黑之時,部分原在旺角的表演者已到天星碼頭外“爭位”,愈夜愈“精彩”。晚8時許,天星碼頭一帶多處有表演者高歌及跳舞。碼頭出口處有5檔表演者同時唱歌,每走兩步就會聽到不同金曲,場面喧嘩吵鬧,再往碼頭方向走,又有一檔表演,大部分表演者都是“大媽”、“大叔”,亦有觀眾打賞。與前晚高峰有3檔表演相比,此處昨晚共有6檔,即數目倍增。

據蘋果日報記者在現場量度顯示,大媽的歌舞團表演聲浪高達90分貝,最高時聲浪一度達99.8分貝。到下午4時已有警員到場勸喻降低聲浪,但警員離開後,自稱“玲玲”的歌舞團歌手又再調高聲量。不久便衣警員到場,聲言“有人打電話999投訴”,又指檔位阻塞小輪出口,但她只將檔位移開約兩米。她事後眼泛淚光表示,聲浪已較在菜街細聲,仍有人投訴感到非常委屈。

大媽亦與海旁原有表演者擦出火花。在天星碼頭表演非洲鼓逾一年的Kandemasaly被夾在兩檔大媽之間,他提出希望輪流演出被拒,只好提早收檔。他憤怒地批評菜街大媽破壞規矩,“這裡是尖沙嘴,不是旺角”。

碼頭對出有蓋位置亦有3隊表演者載歌載舞,並有不少人圍觀,部分行人要走出馬路,由於碼頭旁就是巴士總站,不少巴士駛至時要不斷響咹。有巴士車長指表演者令該處路面十分擠塞。現場所見,有天星碼頭和海港城職員巡視街道。海港城職員指出,該處只有紅磚範圍屬公眾地方,會提醒表演者不可進入商場範圍。有市民直言不滿現場的表演者,認為十分滋擾,會影響遊客對香港的觀感。

明報報道,在尖沙咀碼頭外表演已數年的Chris和Ken表示,對周末 晚的情況感到無奈,直言碼頭一帶已成為“第二個旺角”。2013年起在碼頭附近作水晶球表演的Chris解釋,原旺角表演者會霸佔位置較長時間,導致其他有意表演的人失去機會,與他們先前“輪流表演”的做法不同。Ken在2014年開始在該處表演花式足球,到了周末傍晚6時到場,知會了一早前來霸位的表演者後,等到近9時才有人讓出空間。他們都表示不反對更多表演者前來,惟共用公眾地方時,他們希望表演者可自律控制聲浪、位置,否則表演者和行人均會感到滋擾。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