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2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港澳台

1.2萬人促港府減大陸移民額 有醫護稱新移民使醫療系統崩潰

media 資料圖片: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西九龍站。攝於2018年8月16日。 圖片來源:路透社/Bobby Yip

香港公立醫院病床不足問題導致容許中國內地人士以家庭團聚為由來港的單程證制度再次成為熱門話題,要求檢討和削減之聲此起彼落,有前線科技人員直指,新移民佔香港人口增長八成,實際上是殖民,而在昨天,有團體遞交1.2萬人的聯署,要求港府削減每天150個單程證配額。

香港近年持續出現公立醫院病床爆滿,由醫學界人士組成的關注團體「杏林覺醒」,其成員黃任匡上月底撰文,指醫生人手不足和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是醫療系統崩潰的原因,期望港府檢討,但他明言,檢討150個單程證「有機會踏入到政治禁區。」

單程證的正式名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往港澳通行證,由中國公安部全權負責簽發,讓中國內地人循家庭團聚為由,前往香港或澳門定居,港府和澳門政府均無權審批或對人選置喙。單程證在97年香港回歸前已存在,名額由初期的每天70名增至105人,1995年增至150人,沿用至今。而根據當局數據,截至2016年的十年內,共有445963人持單程證來港,即平均每年來港人數約4.5萬人,即平均用了配額的八成二。不過,中國內地人尚可透過其他計畫,例如專才計畫移民香港,故實際移民來港人數會多於每年4.5萬人。

為爭取普選而成立的「前線科技人員」其後在本月8日撰文,指每天150個新移民,一年便有五萬多人,而香港每年的人口凈增長有六萬多人,即單程證佔了香港人口增長八成以上,「一個國家每年人口增長的八成都源於同一國家的移民,怎樣說也不合理。對公共衛生來說,這八成的人口增長,不知道有沒有打過防疫針也不知健康狀況,即使年齡性別也要他們踏進香港境內才知道,很難說不是隱患。」

文章續稱,同意移民可以有利社會,「但人口增長的八成來自單一源頭就不是移民而是殖民。」而「今天醫院像難民營,和交通系統超載、住屋短缺一樣,只是人口問題的枝節。繼續讓中國決定香港的人口政策,將來醫院就會像地獄。知道問題而不處理,是對後代不負責任。」

不過,爭取病人權益和新移民福利的小區組織協會則反駁上述言論,該會幹事彭鴻昌更指出,內地新移民的年齡中位數是33.9歲,接近八成為45歲以下,即大部分人屬「少壯生力軍」;另外,以入院病人近半數是55歲或以上人士計算,新移民對香港醫療服務需求較少,質疑醫生指新移民令公立醫院淪陷之說。

該會其後更在大年初二遊行,要求增加單親人士的單程證配額,以便部分子女在港的父親已經去世或者遺棄子女,令子女留在香港成為孤兒者的內地母親來港,實行家庭團聚。

有關遊行觸發另一輪爭議,有以「中產平民」為筆名的讀者向網媒《眾新聞》投稿,批評小區組織協會,指「將家庭團聚與在香港家庭團聚畫成了等號就是偷換概念」,建議在況的單親人士移民回內地,反正港府致力構建一小時生活圈和推動大灣區。

及至昨日,人口政策關注組及新民主同盟等團體攜同本月7至9日網上聯署獲得的1.2萬個簽名,到特首辦公室外請願,要求削減單程證。當中,醫院放射治療師吳志傑指出,他每日接觸的病人中,十個便有七至八人的身份證號碼屬新新來港人士,而且大多操普通話或鄉音廣東話、英文姓名亦是普通話拼音,相信他們是內地新移民。另一公立醫院護士朱慧芳更質疑,公院病床使用率高達130%,港府以人道和家庭團眾為由而拒絕削減單程證,是否要用香港人的生命去交換。

港府未有回應上述要求,而在過往,港府數次表明「沒有需要和理據要求內地當局考慮改變現行單程證制度和審批工作。」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