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9/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1月20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社會

中國軍隊文件外泄令北京尷尬

media 亞馬遜網站自出版平台上Ben Keiler出版的 《中國密檔》系列中三本書的封面。 Ben Keiler

摘要:“在亞馬遜網站的自出版市場上,開始有越來越多的披露中國內部文件的書籍出現。由六本彩色封面的書籍組成的《中國密檔》系列(China Secrets),給讀者打開一個窺探中國內部世界的視角。但很多問題尚沒有答案……”



網文選刊:中國軍隊文件外泄令北京尷尬
作者:法廣英文組記者:Jan van der Made
2017年10月18日首發於法廣英文網站
譯者:法廣中文部

在亞馬遜網站的自出版市場上,開始有越來越多的披露中國內部文件的書籍出現。由六本彩色封面的書籍組成的《中國密檔》系列(China Secrets),給讀者打開一個窺探中國內部世界的視角。但很多問題尚沒有答案。

其實自2015年起,人們就可以在亞馬遜網站上買到這些寫着諸如“中國1989,軍隊文件”,或者“對美間諜行動”、“對印度間諜行動”等等題目的書籍,但大部分中國問題學者都沒有注意到。

這些書的作者Ben Keiler(很可能只是一個筆名)聲稱這些文件都是首次與公眾見面。

這些書為了解1989年的天安門屠殺以及當年三月的西藏戒嚴、了解中印邊境衝突以及中印兩國今年早些時候在不丹發生的敵對形勢等不同事件帶來一個全新的、獨特視角。

人們也可以從這些書籍中了解到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建國以來,其軍隊情報部門搜集美國、韓國、日本以及其他國家情報的具體情況。

真是內部文件么?

這些書總共大約500頁,其中有很多諸如軍事地圖和列表等文件的影印件。

但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文件是真是假?

長期以來,漢學家一直為確定這類文件的真偽而絞盡腦汁。

2001年,(美國漢學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和林培瑞(Perry Link)翻譯由化名“張良”的人提供的秘密文件,出版了《六四真相》,詳細介紹了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行動的政策制定過程。

他們在前言中指出,這些資料都是在經過五輪仔細的篩選之後才在書中發表,而即便如此,他們也還是不能確定所發表文件一定完全都是真實文件。

Ben Keiler批評《六四真相》一書缺少文件原本,他說,這本書里沒有任何一份原件的副本,書的內容因此很容易受到質疑。

Keiler 在书中出示的1989年6月4日解放军部队进入天安门广场的部署路线图 in Ben Keiler "The China 1989 Army Documents" Amazon

Keiler出版的《中國1989:軍隊文件》當然提供了一些地圖和文件,羅列了中國人民解放軍1989年6月4日清晨襲擊天安門廣場之前的行動以及襲擊過程的詳細情況。

當時學生們佔領廣場已經有多個星期。他們要求結束腐敗,要求更大透明度,要求可以更多參與政治。中國領導人下令戒嚴,並調動軍隊應付民眾的抗議集會。

這本書非常詳細地記錄了軍隊如何不得不努力穿過人群,抵達廣場,並在凌晨四點按計畫清除滯留在那裡的學生。

在這本書的前一部分,Keiler仍然是通過出示所謂內部絕密文件,來介紹解放軍1989年3月在西藏鎮壓騷亂的行動如何成為幾個月後天安門廣場鎮壓的樣板。

作者出示解放軍政策文件以及一些軍備清單的影印件。這些清單包括行動中使用的槍支和車輛,以及戒嚴部隊控制示威藏人使用的子彈數量。

Ben Keiler 是誰?

法廣與多名中國問題專家聯繫,但沒有人知道誰是Ben Keiler,也沒人了解Ben Keiler 的工作。有人對其文件的真偽表示懷疑。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中心負責人曾銳生就認為,“倘若這些文件都是真的,那很多出版商早就會感興趣,中國政府也早就會對亞馬遜網站做出強烈反應。但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注意到這樣的反應。”

《六四真相》一書的出版人之一林培瑞表示,“人們需要對這樣事情保持懷疑的態度,但完全拒絕可能也是一個錯誤。”《六四真相》的另一位出版人黎安友則強調,不能只看看就確定這些文件不是真實文件。確定真偽需要很多調查和研究。

也有人持觀望態度。英國杜倫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創始人、《鄧小平,帶領中國走向現代化的人》一書的作者邁克爾•迪倫(Michael Dillon)草草翻看了一下這些書籍。他認為,“中國1989,軍隊文件”提供的細節令人信服,但他也承認他無法確認這些文件是否是真實原件。

他同時指出,書中出示的部分文件上缺少紅色印章和相關領導人簽字,這可能意味着這些文件只是一些草稿或者印刷品。

人們因此可以懷疑這些文件是在何時、又是如何成文並被使用的。即使這些文件是真本,我們也無法確定他們是否是最後文本。

在加州州立大學圖書館任職的宋永毅本人曾通過對大量絕密文件的深入研究,披露了中國廣西自治區文革期間發生的吃人事件。他感覺,(這些書中)一部分關於朝鮮戰爭的文件看起來有些眼熟。

他在回復法廣諮詢電郵時寫道:“我在收集關於中國歷史的資料時,好像看到過其中一些文件。那是些政府內部刊物,有保密級別。”

《中國密檔》系列中的其他幾本書籍則深入挖掘中國情報部門掌握的信息。依然是通過各種彩色地圖和部分內部文件,並配有充分的說明,顯示出中國在1962年的中印邊境衝突中對印度軍隊的方位部署,在1950年-1953年朝鮮戰爭中對韓國軍隊的方位部署都非常了解。

Keiler的目的是什麼?

這些中國內部文件書籍的作者的身份以及他如何獲得這些文件都還是個謎。

Keiler本人在前言里寫道:“那些關於《中國密檔》系列背後是何許人的問題將密而不宣。”

多年的努力和人員調動就是為了儘可能地保護所有與獲得這些文件相關的人物與方法都不被人知曉。

其中原因?因為中國嚴厲的安全法案使得泄露“國家機密”者可能面對死刑。

Keiler在“中国1989,军队文件”中出示的文件:中央军委在天安门镇压行动之后奖励戒严部队一些单位和个人 in Ben Keiler "The China 1989 Army Documents" Amazon

但Keiler在“中國1989,軍隊文件”的前言里解釋了他為什麼要冒險出版這些文件。他表示,“展示參加戒嚴鎮壓部隊的細節,相關人員的名字就有可能被找到,並可能受到迫害。一旦如此,軍隊番號和名稱就會為人所知,官員就再也無法躲藏在國家機密的背後。下次中國再發生類似事件的時候,可能就很難有人願意向民眾開槍了。”

Internal document showing PLA troops that got rewarded after the 1989 Tian'anmen crackdown in Ben Keiler "The China 1989 Army Documents" Amazon (Keiler在“中國1989,軍隊文件”中出示的文件:中央軍委在天安門鎮壓行動之後獎勵戒嚴部隊一些單位和個人)

公開中國情報部門對美國、對印度、韓國和其他國家的間諜活動也許可以幫助研究學者、也最終幫助政治人物更好地了解中國軍隊在極端情況下如何行動。

總之,相關出版仍在繼續。2017年已經出版了六本,另有11本即將出版。

在即將出版的新書中,人們將可以看到首次公開的1979年中越戰爭中的絕密文件,還有關於中國軍隊地圖繪製的講述。11月1日,Keiler的又一本新書剛剛在亞馬遜網站上線,講述的是1959年的西藏叛亂以及中國軍隊的鎮壓。

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對這些泄露出的文件尚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