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學者指黃背心群體搖擺於民族與社會革命之間

作者
法國學者指黃背心群體搖擺於民族與社會革命之間 法國黃背心群體示威抗議 20185年12月8日卡昂 CHARLY TRIBALLEAU / AFP

法國“黃背心”示威活動如火如荼展開已連續4個周六之際,對於歷史學家布魯格來說,黃背心運動混雜着社會訴求與民族訴求。這種訴求地帶的模糊不清對於試圖掌控重大事件的那些極端分子,可說創造了機會空間,這是法國世界報的報導。

法國歷史學家斯勒凡•布魯格(Sylvain Boulouque) 專門研究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工會主義及極左派主義。他也是《極左派:關聯、地點及鬥爭(2012-2017)人類事務》一書的作者 。

布魯格對世界報指出他對黃背心的看法是,首先注意到此次有很多的預防性逮捕案例。根據初步信息,被逮捕的很多是極端主義分子。他說,這些活動分子打算做什麼?我不敢肯定。但從警方從他們身上搜出來的東西,如鉛球、鐵球及小硬球等各種鈍器,我們從警方公布的相片所看到的東西,可以相信他們是打算打架滋事的。

這個黃背心運動在無意中讓自己成了一個自主行動團體。而一些比較熟悉如何與警察交鋒的活動人士,就不會犯下這種錯誤。因為無論是極左派或極右派,他們都知道在示威的這天是不該隨身攜帶這類的器具,因可能會被逮捕。他們一般會小心預備,例如事先把這些東西藏好,到必要時才拿出來對付警察。

12月1日他們在凱旋門上噴漆塗鴉的第一行字是“黃背心將勝利”,這也是他們成了自主團體的指標。

他們缺乏事先預備工作,這點也確認了我們面對着一個人群集結運動,而他們一般都是第一次出來的活動人士,這是他們的第一次社會及政治活動經驗,也正是如此,很難清楚去界定後續追隨的目標。黃背心行動,一直存在有兩股潮流,一個是帶着傳統的訴求,另一個則帶着民族訴求,而這兩個東西經常交織在一起。的確,在12月8日,同樣也是在香街圓盤地點被逮捕的那些人當中,某些人要求的是政府恢復徵收巨富稅,或是要求普遍調高薪資,而另一群人則反對給予外國人醫療補助,或反對馬拉喀什( Marrakech) 的移民協議。這個運動所採取的方向因此無法界定,而那些極端分子則趁機動員掌控整個示威運動。

這名歷史學家還說,我們正面對一個大規模的實驗室,這些黃背心”搖擺於民族革命與社會革命訴求之間。目前,在徵求輿論意見後,前一個選擇正帶動着他們。

那麼,那些極端分子如何試圖影響這項動員所取得的意義呢?

布魯格說,右翼極端分子顯然希望取得主導權。我們看地區範圍內,可以發現極右派政黨(RN)的活動分子在不同的封鎖地點操作活動。他們在不同地方宣傳鼓動,這項動員同樣也在網絡上展開。

而極左派也同樣有這種野心。他們試圖吹起社會運動訴求,來替這個運動作政治定調,例如要求提高最低薪資,並煽動群眾放棄反稅制。

最後我們來看,對於他們雙方,最困難的界線,當然就是參與和警察的衝突。如果說12月8日在巴黎,我們看到衝突少了些,是因為這兩股勢力大部分是分開的,(一個在聖拉薩,另一個在香榭麗舍),與第一次示威相比,此次他們的活動擴散到了外省的波爾多及圖盧茲,這樣部分解釋了騷動的嚴重性。

布魯格說,這也是有史以來,他第一次看到法國的極右派與極左派並肩行動。要知道過去,某些極左派團體是拒絕參加這項行動的,就是為了避免與極右派的靠攏。但是黃背心存在不同流派導致更大的混亂。這種混合質變當然是因為極端派黃背心的出現。在現場總是出現同樣的劇情發展:示威活動一開始,先是極右派開始挑釁,他們點燃火堆,然後下午輪到極左派到現場,與警方衝突。接着,輪到那些打砸搶分子登場。然後,在這些人當中,就是黃背心示威者活躍地參與這些混亂。

布魯格還說,以前,極左派是反法西斯主義者,現在比較不計較這個因素了。新一代的極左派已經認為是活在法西斯原型的國家下。因此現今,其終極目標就是推翻政權。這個現象在第二次示威投票時已可觀察到了,當時有部分示威者撐起的示威布條上面寫的是:“不要國家、不要老闆、不要勒龐、不要馬克龍”。


同一主題

  • 法國

    馬克龍籲勒緊褲帶平息黃背心憤怒遭打臉 本星期六抗議或捲土重來

    想了解更多

  • 法國/俄羅斯

    克里姆林宮否認煽動法國“黃背心”抗議活動

    想了解更多

  • 要聞分析

    馬克龍如何讓發燒的黃背心運動降溫

    想了解更多

  • 小兵新書《培養女兒成為世界公民》

    小兵新書《培養女兒成為世界公民》

    小兵·得·福來夢在上海復旦大學畢業,來法國學習工作,隨後在法航擔任要職多年。您於5月出版新書《培養女兒成為世界公民》,下面請聽法廣專訪小兵,談談在法國工作生活以及培養女兒的感受。

  • 巴黎大區暑期地鐵捷運等交通紛因重大施工停駛

    巴黎大區暑期地鐵捷運等交通紛因重大施工停駛

    巴黎大區暑期地鐵捷運等公共交通紛紛施工停擺。如同每年的暑假慣例,這段期間,大巴黎地區的地鐵系統、國家鐵路局火車路線系統都進行重大整修工程。理由很簡單,因為夏季乘客人數減少百分之30 %,施工造成的負面影響比較小。但是為了能夠在全年的其他時間持續運輸每天至少1500萬名乘客,大巴黎地區及兩家鐵路運輸公司必須大量投資施工。

  • 法國將再次推出旨在保護資源與環境的反浪費法

    法國將再次推出旨在保護資源與環境的反浪費法

    多個歐盟大國的環保主義政黨在今年五月份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中異軍突起、取得創紀錄的得票率,成為歐洲議會的第三大黨團。綠黨隊伍的壯大,凸顯了公眾對氣候變化問題的重視。票箱傳遞的信息不容忽略,引發了執政當局的極大關注。

  • 法國遭熱浪壓境 當局嚴陣因應少見的六月酷暑

    法國遭熱浪壓境 當局嚴陣因應少見的六月酷暑

    法國政府對於6月24日周一開始的酷暑天,嚴陣以待;它可說是法國前所未見的六月酷暑。氣象預報,本周氣候炙熱、窒悶,從中央到地方各政府機關,都採取緊急措施。

  • 法國最神秘情報機構DRSD敞開大門徵才

    法國最神秘情報機構DRSD敞開大門徵才

    位於巴黎南方巨大的旺夫(Vanves)古城門後面的“法國國防情資暨安全局(DRSD)”,這也是一個技術變革發達的法國情報機構。它現在不再隱藏幕後,而是向記者開放,並公開徵才。

  • 巴黎仗劍在手 規範電動滑板車

    巴黎仗劍在手 規範電動滑板車

    近來,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上,共享付費電動滑板車橫七豎八地隨處停放,滑滑板車的人站在車上快速前行、與風共舞的景象隨處可見。對此,巴黎人已經忍無可忍了。面對這種新型交通工具造成的交通混亂和人身小傷痛,巴黎市政廳制定了一系列禁令,並準備依靠出租電動滑板車的經營者來進行管理規範。

  • 歐洲議會選舉“潰敗” 法共和黨主席辭職 政府“招降”該黨市長圍堵勒龐

    歐洲議會選舉“潰敗” 法共和黨主席辭職 政府“招降”該黨市長圍堵勒龐

    法國右翼政黨共和黨在5月26日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中遭受重挫後,面對黨內壓力,黨主席洛朗·沃基耶(Laurent Wauquiez)於6月2日宣布辭職。他在2017年接掌共和黨,而他的保守路線一直以來也備受非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