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9年1月16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法國學者指黃背心群體搖擺於民族與社會革命之間

作者
法國學者指黃背心群體搖擺於民族與社會革命之間
 
法國黃背心群體示威抗議 20185年12月8日卡昂 CHARLY TRIBALLEAU / AFP

法國“黃背心”示威活動如火如荼展開已連續4個周六之際,對於歷史學家布魯格來說,黃背心運動混雜着社會訴求與民族訴求。這種訴求地帶的模糊不清對於試圖掌控重大事件的那些極端分子,可說創造了機會空間,這是法國世界報的報導。

法國歷史學家斯勒凡•布魯格(Sylvain Boulouque) 專門研究共產主義、無政府主義、工會主義及極左派主義。他也是《極左派:關聯、地點及鬥爭(2012-2017)人類事務》一書的作者 。

布魯格對世界報指出他對黃背心的看法是,首先注意到此次有很多的預防性逮捕案例。根據初步信息,被逮捕的很多是極端主義分子。他說,這些活動分子打算做什麼?我不敢肯定。但從警方從他們身上搜出來的東西,如鉛球、鐵球及小硬球等各種鈍器,我們從警方公布的相片所看到的東西,可以相信他們是打算打架滋事的。

這個黃背心運動在無意中讓自己成了一個自主行動團體。而一些比較熟悉如何與警察交鋒的活動人士,就不會犯下這種錯誤。因為無論是極左派或極右派,他們都知道在示威的這天是不該隨身攜帶這類的器具,因可能會被逮捕。他們一般會小心預備,例如事先把這些東西藏好,到必要時才拿出來對付警察。

12月1日他們在凱旋門上噴漆塗鴉的第一行字是“黃背心將勝利”,這也是他們成了自主團體的指標。

他們缺乏事先預備工作,這點也確認了我們面對着一個人群集結運動,而他們一般都是第一次出來的活動人士,這是他們的第一次社會及政治活動經驗,也正是如此,很難清楚去界定後續追隨的目標。黃背心行動,一直存在有兩股潮流,一個是帶着傳統的訴求,另一個則帶着民族訴求,而這兩個東西經常交織在一起。的確,在12月8日,同樣也是在香街圓盤地點被逮捕的那些人當中,某些人要求的是政府恢復徵收巨富稅,或是要求普遍調高薪資,而另一群人則反對給予外國人醫療補助,或反對馬拉喀什( Marrakech) 的移民協議。這個運動所採取的方向因此無法界定,而那些極端分子則趁機動員掌控整個示威運動。

這名歷史學家還說,我們正面對一個大規模的實驗室,這些黃背心”搖擺於民族革命與社會革命訴求之間。目前,在徵求輿論意見後,前一個選擇正帶動着他們。

那麼,那些極端分子如何試圖影響這項動員所取得的意義呢?

布魯格說,右翼極端分子顯然希望取得主導權。我們看地區範圍內,可以發現極右派政黨(RN)的活動分子在不同的封鎖地點操作活動。他們在不同地方宣傳鼓動,這項動員同樣也在網絡上展開。

而極左派也同樣有這種野心。他們試圖吹起社會運動訴求,來替這個運動作政治定調,例如要求提高最低薪資,並煽動群眾放棄反稅制。

最後我們來看,對於他們雙方,最困難的界線,當然就是參與和警察的衝突。如果說12月8日在巴黎,我們看到衝突少了些,是因為這兩股勢力大部分是分開的,(一個在聖拉薩,另一個在香榭麗舍),與第一次示威相比,此次他們的活動擴散到了外省的波爾多及圖盧茲,這樣部分解釋了騷動的嚴重性。

布魯格說,這也是有史以來,他第一次看到法國的極右派與極左派並肩行動。要知道過去,某些極左派團體是拒絕參加這項行動的,就是為了避免與極右派的靠攏。但是黃背心存在不同流派導致更大的混亂。這種混合質變當然是因為極端派黃背心的出現。在現場總是出現同樣的劇情發展:示威活動一開始,先是極右派開始挑釁,他們點燃火堆,然後下午輪到極左派到現場,與警方衝突。接着,輪到那些打砸搶分子登場。然後,在這些人當中,就是黃背心示威者活躍地參與這些混亂。

布魯格還說,以前,極左派是反法西斯主義者,現在比較不計較這個因素了。新一代的極左派已經認為是活在法西斯原型的國家下。因此現今,其終極目標就是推翻政權。這個現象在第二次示威投票時已可觀察到了,當時有部分示威者撐起的示威布條上面寫的是:“不要國家、不要老闆、不要勒龐、不要馬克龍”。


同一主題

  • 法國

    馬克龍籲勒緊褲帶平息黃背心憤怒遭打臉 本星期六抗議或捲土重來

    想了解更多

  • 法國/俄羅斯

    克里姆林宮否認煽動法國“黃背心”抗議活動

    想了解更多

  • 要聞分析

    馬克龍如何讓發燒的黃背心運動降溫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業者告誡勿視短租公寓為主收入來源

    法國業者告誡勿視短租公寓為主收入來源

    風行全球的“短租公寓(Airbnb)”,讓許多想增加收入的的法國民眾特別感興趣,也蜂擁想當所謂的“包租婆”或“包租公”。實際情況可能並不如他們所想象的。

  • 勒薩日筆下的人生百態

    勒薩日筆下的人生百態

    在18世紀前期,勒薩日是法國最有名的現實主義小說家、戲劇家,法國寫實作家的先驅。從1712年到1735年,勒薩日為聖日耳曼集市上的劇院寫了一百多出小型喜劇。當時的文人大多投靠權貴,以期獲得庇護或謀得某種現實的利益,勒薩日倔強的性情決定了他是不屑於與達官貴人周旋的。沒有了依附關係,勒薩日作品的諷刺鋒芒更見銳利。他創作了大量的戲劇和小說。其中比較成功的作品是五幕諷刺喜劇《杜卡萊先生》、小說《瘸腿魔鬼》和《吉爾•布拉斯》。

  • 法國一中東基督徒族群以耶穌在世所用語言共度聖誕節

    法國一中東基督徒族群以耶穌在世所用語言共度聖誕節

    在法國,有一群人在聖誕節慶祝活動時,說的是耶穌基督在人間是所用的語言---亞蘭語(或稱阿拉姆語) 。這群人在20世紀的悲劇中,從他們生活已久的土耳其村莊逃出來。他們抵達法國後,保持彼此團結、生活在一起。這些人就是我們在巴黎北方瓦茲谷省可看到的已在那裡生根、發芽的一群特別中東基督信徒。

  • 聖誕節將至 黃馬甲行動考驗法國政府

    聖誕節將至 黃馬甲行動考驗法國政府

    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就是法國2018年的聖誕節了。12月15日法國黃馬甲連續抗議行動,參加示威遊行的一些黃馬甲在巴黎豪華街區示威,打砸如迪奧等名牌商店,讓等待聖誕節新年創作高收益法國商家擔憂。黃馬甲抗議行動浪潮展示了法國人的不滿,也反映了法國中產階級的某種困境,如何走出僵局,找到解決辦法,正在考驗着法國馬克龍政府。

  • 巴黎凱旋門文物被砸 其共和國象徵遭起底

    巴黎凱旋門文物被砸 其共和國象徵遭起底

    12月1日的周六,法國“黃背心( des Gilets jaunes) ”團體在首都巴黎著名的觀光景點凱旋門大規模抗議示威之際,一些打砸搶分子趁機強攻、佔據並破壞凱旋門歷史文物,隨即遭到總統馬克龍及各政治人物痛斥:竟然攻擊法國共和國象徵性的歷史建築文物。這又推助一波開始回溯探究:這個現今具法國歷史性象徵意義的建築古迹凱旋門,究竟是否真是一個具代表共和國精神的歷史文物?

  • 勃艮第伯恩救濟院的葡萄酒慈善拍賣會

    勃艮第伯恩救濟院的葡萄酒慈善拍賣會

    每年的十一月份是法國葡萄酒行業最熱鬧的月份。喜愛葡萄酒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每年十一月份的第三個星期四是法國里昂地區葡萄酒莊製作的新酒的博若萊新酒(Beaujolais Nouveau)上市的日子,法國各地的酒店都在櫥窗上貼着博若萊新酒到了的廣告牌子招攬顧客,顧客一般可以免費品嘗。博若萊新酒憑藉他特殊的釀製方法可以在幾個月內釀製出顏色鮮亮,口感豐滿的葡萄酒。不過,如果說博若萊新酒在日本以及美國等地受到消費者厚愛的話,在法國本土卻往往遠不是法國人的最愛。對品酒師來說,這種葡萄酒缺乏架構,不能久藏。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