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1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7年1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從血緣與人緣、地緣和法緣的區別看傳承 - 談吳炫三個展

作者
從血緣與人緣、地緣和法緣的區別看傳承 - 談吳炫三個展
 

血緣的紐帶在人緣、地緣和法緣面前是有局限的。雖然是母子,但是由於遊歷歐洲的兒子在閱歷和經歷上遠遠超過了母親,他的作品能夠被外面的世界理解和感動,母親卻看不懂,因為母親沒有接觸過畢加索的藝術外語。美是正信的,是快樂的。無論是看世界還是看少妻,相信吳炫三一定會把他用藝術上的外國話講的故事,耐心地、一點一點地解釋給象母親那樣的老人們聽。長輩們是厚道的,是偉大的,是有理解代溝,理解後世和後輩的胸懷的。

旅居法國的台灣藝術家吳炫三在位於法華禪寺的佛光緣美術館巴黎館舉辦題為“生命力的潛力”的個展。

這次個展相當有意思,作品放在一個佛教美術館裡展出,與釋迦牟尼的語境一結合,氣韻生動得神采飛揚,別有一番意味,那種深厚讓觀眾設身處地,豁然開朗。

吳炫三的藝術在方法上追隨畢加索。這位早年畢業於台灣師大習古典基礎寫實創作的宜蘭青年到西班牙學習畢加索到原始部落採集圖騰,用“違規”的透視把這些圖騰與自己的愛情和衝動結合起來。和畢加索一樣,他也把身邊的生活器物變形轉化為圖騰化的雕塑,一脈相承地表達天馬行空里的現代生活。

在題材上,76歲的吳炫三已經到了可以運用他純熟的畢加索方法來表達畢加索沒有可能顧及的內容。比方說,吳炫三捕捉到了世界10% 的人口壟斷90% 的財富所導致的社會動蕩,他用四年的時間創作了一幅代表作“佔領華爾街”。他也可以用畢加索的方法來回顧上個世紀日本侵華時期南京的大屠殺。

如果對一個宜蘭人來說,畢加索的創作手段是一門藝術里的外語,那麼吳炫三不僅工具性地掌握了這門外語,而且可以用這門外語來表達他的世界觀,來履行他在這個世界上的發言權。

換句話說,這是一個亞洲人繼承了上個世紀歐洲一位偉大的藝術家的方法,同時用這種方法來參與我們這個世紀的世界政治和社會生活。

先從方法上來看問題。吳炫三藝術上對畢加索的傳承在他宜蘭老家的母親那裡沒有辦法被理解。吳炫三為母親畫了一幅肖像。母親說,你怎麼把我畫得這麼醜 ! 吳炫三說,沒有啊,我把您畫的那麼美 , 您都不覺得!

這一個奇妙的文化差異上的逸事在吳炫三展出的佛教的殿堂里講出來就變得很有法緣的出處。血緣的紐帶在人緣、地緣和法緣面前是有局限的。雖然是母子,但是由於遊歷歐洲的兒子在閱歷和經歷上遠遠超過了母親,他的作品能夠被外面的世界理解和感動,母親卻看不懂,因為母親沒有接觸過畢加索的藝術外語。

在大千世界,人們說,“血濃於水”,意思是講,有血緣關係的群體,凝聚力要比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人強。吳炫三與母親的故事告訴我們,其實藝術和文化帶給世界的是超越血緣關係的理解和覺悟。佛教中,釋迦牟尼曾經是一個王子,他和僧侶們的凝聚力是遠遠超越了血緣關係的精神力量和覺悟的力量,這種凝聚力在與他有血緣關係的皇室成員那裡需要通過很長時間的學習才能理解。不僅是佛教,世界其他主流宗教在這一點上是有共性的。

再從內容上來看究竟。吳炫三雖然在創作的語言上傳承了畢加索的衣缽,但是他用這種語言發展了畢加索至少在有生之年照顧不到的題材。畢加索無論有多偉大,自然只能分配給他有限的生命,有限的時代,有限的地域閱歷。作為後輩,吳炫三就象玄奘一樣,取經之後,將藝術的精妙和自己的社會與文化結合,發揚壯大。與其說這是藝術家在繼承上的貢獻,其實更是藝術家在開拓性地創造。了解和體會這種創造,恐怕也需要超越 “血濃於水” 的親情,需要在更加全球性和社會性的多元文化里,由人緣、地緣和法緣來成就。

也從平台上來考察。佛光山的美術館系統從佛陀紀念館到世界各地的20幾個佛光緣美術館雖然歷史不長,但是在藝術樣式和創作手法上,吸收中華文化和世界藝術的精粹,精益求精;在內容上追求與佛光山的宏法思想、和中國大陸的淵源及世界各地本土化、在地化發展緊密結合。

吳炫三的作品雖然母親或者說家人不一定看得懂,但是熟悉佛陀本懷的佛教界和法國社會是饒有興緻地去體會的。

佛光緣美術館通過吳炫三的藝術所透露的信息,法華禪寺所在的碧西市的市長Yann Dubosc深有體會。碧西市對宗教問題的理解相當深入,在201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跨宗教對話城市。碧西市市長不僅熟悉吳炫三的藝術里的畢加索方法,同時也去了解和體會這位來自東方的藝術家的陰與陽的布局和佛教中的無常觀,也就是說市長通過熟悉的藝術語言去認識不熟悉的中華文化和佛教思想。正是藝術的兼容並蓄把市長帶到了佛像前,去感受中華文化里的思維方式和價值取向。

佛光山和法國市長雖然沒有“血濃於水”,但是相互的理解和尊重超越了藝術家與母親的交流, 這種思想的邂逅是普適的,是有法理根據的,是年輕的,是有魅力的,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式的自然的發展, 是歷史的必然。

這種發展,這種必然,在佛光山如常法師和團隊的不懈努力下,在他們與海外巡監院院長滿謙法師的密切配合下,讓佛光山藝術系統作為一個新晉平台在米蘭世界博物館和美術館大會上得到廣泛尊重。

法國碧西市很重視受國際專業界尊重的美術館,不僅是為了發展當地的文化生活,更是為了讓血緣、膚色、團體以及族群不同的人更和諧地、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吳炫三的個展就是在這種和諧與快樂中與法國觀眾見面。因為人緣、地緣和法緣帶給他的信心,他的展覽更加幽默風趣,他的一件雕塑作品是一隻漂亮的小狗,小狗臉上有一個美人痣 , 他說,在畫小狗臉的時候,太太走進的畫室,太太臉上有一顆痣, 所以小狗的臉上也要有一顆。他的藝術不僅可以關懷世界秩序,也可以泄露家長里短的愛情故事,可以用繪畫和雕塑給比他小30多歲的太太寫“與少妻書”。

美是正信的,是快樂的。無論是看世界還是看少妻,相信吳炫三一定會把他用藝術上的外國話講的故事,耐心地、一點一點地解釋給象母親那樣的老人們聽。長輩們是厚道的,是偉大的,是有理解代溝,理解後世和後輩的胸懷的。

佛光山在出版星雲大師全集以後,佛光山的傳承的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佛陀紀念館每一天都在自己的網站上引述星雲大師過去說過的話,比方說,今天9月5日,網站上刊載“衣缽相傳,傳承信物,逆向思考”這樣的警句,之前幾天網站也引述星雲大師的話說:“上等人,經得起千錘百鍊”。分析在佛光山的平台展示的吳炫三的藝術和創作者的血緣至親區別於人緣、地緣和法緣所引領的外面的世界的不同理解,也是從藝術展覽的角度研究和考察星雲大師傳承時刻佛館引述的這些語錄的背景。

點擊收聽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安東尼·林祖強訪談吳鉉三,滿謙法師和如常法師:

藝術家吳鉉三訪談

滿謙法師訪談

如常法師訪談

  • 比爾·維奧拉的藝術線索

    比爾·維奧拉的藝術線索

    藝術家比爾·維奧拉在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的回顧展將於11月9日落下帷幕。比爾·維奧拉的創作在形式上很突出的地方就在於他用古典寫實繪畫的審美來創作影像,用會動的三維影像來模仿平面繪畫的畫面。阿南達∙庫馬拉斯瓦米的書《藝術中自然的形態變化》裡面的觀點對比爾·維奧拉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庫馬拉斯瓦米認為,所有的藝術再現的是非視覺的東西。策展人洛佩茲說,這次展覽的目的是回顧比爾·維奧拉的創作生涯。比爾·維奧拉談的是生命的輪迴。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結合策展人洛佩茲的話和過去比爾·維奧拉在各種場合的訪談片斷,嘗試找到比爾·維奧拉的一些藝術線索。

  • 創新 : 風情萬種的法國視角邂逅問題主導的中國選擇

    創新 : 風情萬種的法國視角邂逅問題主導的中國選擇

    法國人的創新觀紮根法蘭西文化,天馬行空。當中國的政治創新成為世界觀察和議論的焦點時,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為法國人提供了舞台,請他們以自身的文化特點來嘗試與當代中國政治文化的兼容並蓄,來解讀和介紹中國的創新思想。

  • 在亂世中發掘美好

    在亂世中發掘美好

    寧岱在文學上的精到將作品裡的社會意義升華到了一個可以讓世界讀者在享受中思考發生在中國,卻在不同的國家、年代和背景里輪迴的普世議題:怎麼樣在亂世里發掘人性的美,找到活下去的意義。小說《託管班》讓我們在這種關切里走進二十世紀70年代的中國,也讓我們期待觀察電影《縣委書記谷文昌》中50年代60年代的中國。在高超的藝術造詣里,從中國的場景出發,討論世界性的議題,這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啟發。在21世紀全球性財富壟斷造成的亂世里,我們可以從中國文藝作品中找到一些依據,摸索到一些借鑒,從而更深刻地理解在不同地區、不同文化里天各一方的大家各自的處境。

  • 孫靖林在巴黎的畫展《耕》中的境界

    孫靖林在巴黎的畫展《耕》中的境界

    位於巴黎聖日耳曼區的liusa wang畫廊最近為中國藝術家孫靖林最近在里舉辦了一個小型展覽“耕”,年輕的藝術家用清冷舊色在木板上勾勒出的日常場景帶着一種難以言說的肅穆和儀式感。

  • 崔保仲談“中國留法藝術家百年開拓與交流”展

    崔保仲談“中國留法藝術家百年開拓與交流”展

    法國作為藝術之都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藝術青年,法國和中國之間的藝術交流曾經也造就着一批又一批優秀藝術家。從上世紀第一批留法的中國藝術家至今已經過去了一個世紀,從帶有政治色彩,以“報國圖強”為目的的徐悲鴻、劉海粟、林風眠和潘玉良等藝術家,到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在上一代的教育中已經對西方藝術有深刻理解,到法國進修趙無極、朱德群、吳冠中程抱一等在法國取得巨大的成就藝術家,再進一步跨越到今天,70或80後的中國留法藝術家各自呈現出時代的風采。

  • 談二十世紀50-80年代中國鈞瓷的價值

    談二十世紀50-80年代中國鈞瓷的價值

    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警告世界百分之一的人口控制百分之九十九的財富會對世界穩定造成威脅時,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的共和國鈞瓷展告訴人們:那麼難得的,專屬性、象徵性那麼強的帝王將相們享受的好東西,在政治智慧的運籌帷幄下,能夠批量生產,不僅讓老百姓分享審美,也讓老百姓分享更人道、更合理、更安全的財富分配的和平理念。在世界各地社會的中堅力量、年輕人的生活成本越來越高,社會分工受到嚴重威脅的金融吸金遊戲至上的時代,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的這次展覽不正是端端正正地用文化藝術來回應國際上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賊喊捉賊的民粹弄臣嗎 …

  • 畫家吳可的丹青詩意在巴黎

    畫家吳可的丹青詩意在巴黎

    金秋九月,來自上海的藝術家吳可剛剛在金秋的九月在巴黎的國家工業宮裡成功舉行了個展“丹青中的詩意”,展出的是30多幅以山水為主題的水墨作品。提到山水畫,往往就會讓人好奇藝術家如何突破宋元山水手法,又如何進行創新的問題,加入當代成分的話題,也是觀眾在看展時進行的思索。藝術家在熟練掌握了傳統中國畫的表現技巧後,又要力求擺脫“匠氣”,每天面對紙墨,自然也會面如何將內心的感受用自己的手法表現出來等等是難題,當然,這個過程和探索都是藝術魅力所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