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2月13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3/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3/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比爾·維奧拉的藝術線索

作者
比爾·維奧拉的藝術線索
 
西班牙古根海姆 Bill Viola 展 LIN Zuqiang

藝術家比爾·維奧拉在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的回顧展將於11月9日落下帷幕。比爾·維奧拉的創作在形式上很突出的地方就在於他用古典寫實繪畫的審美來創作影像,用會動的三維影像來模仿平面繪畫的畫面。阿南達∙庫馬拉斯瓦米的書《藝術中自然的形態變化》裡面的觀點對比爾·維奧拉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庫馬拉斯瓦米認為,所有的藝術再現的是非視覺的東西。策展人洛佩茲說,這次展覽的目的是回顧比爾·維奧拉的創作生涯。比爾·維奧拉談的是生命的輪迴。在今天的節目里我們結合策展人洛佩茲的話和過去比爾·維奧拉在各種場合的訪談片斷,嘗試找到比爾·維奧拉的一些藝術線索。

藝術家比爾·維奧拉在西班牙畢爾巴鄂古根海姆美術館的回顧展將於11月9日落下帷幕。這次展覽在策展上以時間順序為主。策展人洛佩茲(Lucía Agirre López)說,這次展覽的目的是回顧比爾·維奧拉的創作生涯。我要讓大家看到他是怎麼一步一步發展過來的,轉折點在哪裡,比方說,“相會”這部作品,這是他第一次用演員,第一次用布景,他導演了作品裡的內容。之前他不是這麼做的, 這個轉折發展點的作品很主要。 我另外一個講究是:在我們這個空間里展出,要創造一種觀看的流暢度。要讓大家感到是在一個小教堂里,可以放鬆,可以花時間全神貫注地看作品。在空間上,我們要幫助觀眾和作品發生緊密的關係。”

洛佩茲說,比爾·維奧拉的作品技術含量高,但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通過作品來回答他提出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他用作品來問問題。通過看作品,我們也在對他的問題作出一種反饋。我們經常是不提及這個問題或者不去想這個問題。

洛佩茲認為,比爾·維奧拉談的是生命的輪迴,這是自然現象。有些人不願意談死亡。但是我覺得他講的是對的,在生與死之間,是人生,是生活。在一些文化里,人死了以後可以再生,可以轉世,可以變成其他動物。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人是要死的,但死之前,人生是一個禮物。

對於死亡,比爾·維奧拉在過去的訪談中曾表示: 死亡存在,而且將一直存在。死亡很重要,如果它不存在,我們也將不會存在。如今大家都談論如何延長壽命,我始終對此存疑。因為最後它成為被富人所利用的手段,這並不是我們所希望的。我知道人們非常懼怕死亡,我年輕時也是如此。6 歲的時候,我不小心掉進一個湖裡,一直往下沉,差點死掉。幸好叔叔發現我不見了,潛入水裡把我帶上岸。當他給我做人工呼吸時,我卻推開他。我當時並沒有意 識到這麼做的原因,然而在溺水時我看見一個從未所見的美麗世界  波浪起伏的植物,夾雜着藍色的光,一束海底之光。重力消失了,而我漂浮着,希望能一直停留在那兒。如果不是叔叔,我也許會永遠留在那裡。這是我的運氣,因為從此之後我不再害怕死亡。

比爾·維奧拉的創作在形式上很突出的地方就在於他用古典寫實繪畫的審美來創作影像,用會動的三維影像來模仿平面繪畫的畫面。他受喬托的影響。他說,他花了許多時間研究喬托的畫。他認為,喬托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好比視覺藝術界的牛頓。在13世紀晚期,他將繪畫帶入了另一種維度。他的空間在今天的我們看來不太自然。房間的幾何構造不夠齊整,山看起來像華納兄弟出品的卡通片,房子也像是 小小的玩具模型。他在與空間做掙紮,因為這在當時是最前沿的問題,就好像3D電腦製圖對於三十年前的我們而言那樣。喬托的畫里有維度和體量。還有情緒:人臉被痛苦所扭曲,淚水淌在他們的臉頰上。這是史無前例的,也會在他的時代讓人們感到震驚。這就是為什麼他如此偉大。我花了很長 時間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喬托的房子和山丘看起來就像是劇場的布景,因為它們確實就是。他畫面中的空間是那些神聖的劇情在人間所發生的地方。真正的現實就位於超越外觀和物質形態的地方。

然而,比爾·維奧拉的藝術觀更講究在形式以外的內容。有一次在東京的株式會社藝術館,他看一個來自京都寺廟的藝術品展。他說,當我們站在一排真人大小的菩薩像前,正在讀旁邊的文字說明什麼的,卻有一個日本小老太太,越過 我們直接走到菩薩像的跟前,向每一尊菩薩像默默地鞠躬祈禱,然後把一條絲巾獻在塑像伸出的手上。他被驚呆了:“這可是個美術館哦!而美術館的警衛對此不加干涉,也讓我驚訝不已。在這個時刻,藝術落實於生活,藝術對於生活產生作用正在這些展品上清清楚楚地顯現出來。“

在一次訪談中,比爾·維奧拉說,在日本結識的田中禪師對他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有一次,田中禪師說,“佛陀並不完美!”,比爾·維奧拉和太太聽了大驚失色。然後他就開悟了: 這就是為什麼佛陀感到人生不完美、為什麼離開自己富有的宮廷之家、自己去體驗生活,了解人生,他置身於這個不完美中,讓我們認識到不完美就是人類的本質,這是無數人類行為的源頭:新觀念,新生活,我們的知識,我們的努力,我們需要成長。而完美則在不可企及處閃耀着,那是我要從事藝術的原因,事實上,那就是藝術存在的理由。

阿南達∙庫馬拉斯瓦米的書《藝術中自然的形態變化》裡面的觀點對比爾·維奧拉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認為,所有的藝術再現的是非視覺的東西。一件一件的藝術品其實不是獨立的審美物,而是一個巨大的知識體系和精神傳承中的一個部件。

  • 百花公主與海南:從巴黎傳統中國戲曲節看中國

    百花公主與海南:從巴黎傳統中國戲曲節看中國

    第八屆巴黎傳統中國戲曲節11月26日起在巴黎近郊的馬拉科夫71劇院開幕。從瓊劇《百花公主》、紹劇《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到京劇《霸王別姬》,巴黎中國文化中心組織了海南省瓊劇院、陝西省戲曲研究院、浙江紹劇藝術研究院、大連京劇團等文藝團體的7個戲,在法國3個劇院,推出9場商業演出。

  • 沉默中的力量:藝術家李東陸訪談

    沉默中的力量:藝術家李東陸訪談

    旅居巴黎的八零後的青年藝術家李東陸的架上油畫作品表現形式是介於繪畫和攝影之間,可以說具有某種寫實的色彩,表現的主題十分豐富,包含着殘垣斷壁的人類創造物,而更多的是冰與火,是山,是水,是樹等等這些包圍着我們,但又常常遭到忽視的大自然。藝術是藝術家靈魂的表達手段,但對觀者來說,藝術又是回歸自我內心的一種途徑,通過他人之心,看到自己,得到啟發。

  • 張井和青年寫作群

    張井和青年寫作群

    思想在宏觀的意義上是世界觀、人生觀、國家觀、地區觀、政治觀里的框架性的動機和決策指引,但是它的抽象不經過因勢利導、因地制宜的形式轉化,沒有辦法在微觀的層面被芸芸眾生放進各自的生活里,各自的興趣點裡去體悟。沒有體悟,就缺乏了啟蒙的作用,失去了覺悟的前提。思想傳播系統里零件的缺失必然造成形成全球治理變革的集體共識的困難。

  • 裘小龍:陳超探長用悲劇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裘小龍:陳超探長用悲劇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旅美作家從2000年英文版的偵探小說《紅英之死》成功出版後,十幾年來一直是最受歐美讀者歡迎的華裔作家之一,他的系列偵探小說中的主角  陳超探長的形象也廣為人知。讀者也不難發現,在裘小龍的書中,偵探只是形式,中國幾十年來的變遷的故事才是實質。可以說,裘小龍的小說是讀者了解中國社會的一個非常具有創意性的窗口。

  • 從國際跨宗教聯誼看佛光山的傳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從國際跨宗教聯誼看佛光山的傳承在和平信仰中的角色

    10月13日,巴黎近郊碧西市聯合國跨宗教多元文化區舉行了一場以呼籲和平為主題的音樂會。當地佛教團體佛光山法華禪寺的法師團隊和信眾團隊與天主教、新教、印度教、猶太教、 伊斯蘭教以及地方政府代表一起,通過文化活動的穿針引線,讓音樂表演把不同信仰中的普世價值整合起來,讓多種宗教力量與地區民選政治力量在聯誼中,把人們的生存環境,無論是人文的,還是經濟的,無論是現實的,還是前瞻的,在多層面的視角里分享,希望在不穩定的和不可預見的世界面前,為不安的社會,找到相互支持的慰籍, …

  • 北京版“胡桃夾子”里的中國夢

    北京版“胡桃夾子”里的中國夢

    中國中央芭蕾舞團超越了在藝術經濟風險中因緣際會般勝出的樂觀,因為在文化產業開拓者必然的脆弱所參與的、所成就的美麗中,他們在文化外交的層面,呈現出有中國特色的芭蕾舞在中國民族形象和民族圖騰塑造上的精彩,這種精彩和音樂里柴可夫斯基的春風沉醉一樣,讓國際間中國文化的信仰者着迷,在着迷中執着,在執着中堅定;為了和平的生活,為了幸福的生活,在文明互鑒中享受信仰。

  • 倪少峰:藝術是通往自由的階梯

    倪少峰:藝術是通往自由的階梯

    德國漢堡亞非學院藝術史教師倪少峰先生也是藝術家,策展人,近年來遊走在東西方藝術創作和交流領域。他認為藝術可以成為“和平的使者,是文明的屏障,更是通往自由的階梯”,目前正在漢堡展出的,由他策畫的“放生”這個項目可以說正是他的藝術社會性理念的體現,他在接受法廣採訪時,談到有關東西方藝術對比以及他自己幾年來進行的創作和對藝術的思考,但話題還是從“放生”這個項目展開。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