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時間晚上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4/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4/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8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陳其鋼:創作就是按本心誠實地表現

作者
陳其鋼:創作就是按本心誠實地表現
 
作曲家陳其鋼 Qigang Chen © Wang Hong

春節前的周末,2月9日至11日,音樂之城-巴黎愛樂音樂廳重磅推出“中國周末”特別活動,為觀眾們帶來一場中西合璧,融合戲劇,古典,現代,電影和舞台劇在內的文化盛宴迎接中國新年的到來。
 

旅法的著名作曲家陳其鋼先生是中國音樂文化周的主角之一,他的作品將於2月10號在兩場音樂會上演出,首先是15點在巴黎音樂城音樂廳為他舉辦的肖像音樂會《陳其鋼肖像》,演奏他的三首室內音樂創作《回憶》、《夢之旅》和《京劇瞬間》,隨後19點,將舉辦與陳其鋼對話會,20點30分,在愛樂樂團的演奏大廳里,推出的是交響音樂會上也要上演陳其鋼的管弦樂《五行》和大提琴協奏曲《逝去的時光》。

本台有幸採訪到陳其鋼先生,他談到這次演出的作品和創作經歷,也談到了自己目前的生活狀態。

陳其鋼:《陳其鋼肖像》音樂會包括三首室內音樂作品。“室內樂”就是指形式比較小,有幾件樂器或只有一兩件樂器到十幾件樂器來演奏的音樂。我的室內樂作品特別少,所以這次他們希望做我的肖像音樂會時,我的可選曲目非常少,所以也很難選,有那次我內心也並不是十分滿意,但由於他們的確非常熱心來做這件事情,所以也不太好拒絕。

第一首作品是我到法國後,1985年初為長笛和豎琴寫的第一首作品《回憶》。所謂回憶就是剛剛離開中國的那種心態,有點思鄉,想到過去的生活,同時又是到了法國這個環境,接觸了新的音樂寫作方法,給我帶來一些影響,但是好像還不太成熟。

話雖這麼說,但就像每個人對自己的了解一樣,我可能還是不太客觀,這畢竟是三十多年前的作品,說不成熟,是因為當時剛剛到法國,學習時間還太短。但我當時也已經33歲了,在國內經過了十四年的專業學習,也有在樂團工作的經歷,所以也不能完全說不成熟,而是在對新的音樂環境不夠了解,對新的音樂手法掌握還不夠好的狀態下創作的作品。

所以,如果真的要有所展示,通過這個作品我可以看到自己音樂的延續,看到過去 年輕時的樣子。

第二首作品叫《夢之旅》,是1987年創作的,有六件樂器,包括長笛、 豎琴、打擊樂和弦樂三重奏。之所以叫《夢之旅》,是因為當時在法國先鋒樂的環境里,可能覺得自己有些不適應,總想走出去,所以是想表達一種想要逃出去的感覺。《夢之旅》就是想象自己離開這個環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其實,也可以想象這是在情感生活上離開熟悉的環境去冒險,而冒險本身又是很浪漫的事。

我也覺得現在再來演奏87年譜寫的樂曲並不是很滿意,所以,為了這場音樂會,2017年的夏天對曲子重新做了一些修改。這首作品是1987年法國廣播電台(Radio France) 的委託創作,心態是非常積極和陽光的。

還有一個作品是鋼琴作品《京劇瞬間》。是2000年和2004年為鋼琴獨奏寫的。2000年是這首曲子寫作和首演的年代,2004年對最初的版本進行了修改。我在《京劇瞬間》里用了兩個很有名的京劇過門的旋律:一個是二黃,一個是琴弦,這兩個曲調和在一起,始終貫穿着樂曲。同時又把當時學到和感受到的西方不同表達手法混合進去。

《京劇瞬間》也是2000年為梅西安鋼琴比賽譜寫的作品,是所有參賽的選手必彈的曲子,還為這支曲子設了一個演奏獎。但選手們在比賽中彈過之後,我發現有些東西還不是十分滿意,所以就於2004年進行了修訂了。所以這次要演奏的是2004年的版本。這也是經常被演奏的曲目。

其實,按照我目前的狀態來說,我並不覺得這三首曲子能代表我什麼,《京劇瞬間》鋼琴這首還好些,另外兩首都有我個人認為的瑕疵。但別人聽了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法廣:可以說以上的三首室內音樂是陳其鋼在一段時間內的心路歷程反映。而《逝去的時光》是陳其鋼的作品中被人演奏的最多的曲目之一。但可能鮮為人知的是,這首曲目最初收到的並不僅僅是掌聲,陳其鋼也差點因為這首交響樂而放棄音樂。

陳其鋼:《逝去的時光》創作於1995年,首演在1998年。也就是說,這次演出時首演的整整二十年後,《逝去的時光》是為大提琴和管弦樂隊寫的,當年是馬友友演奏大提琴,法國國家交響樂團在香榭麗舍劇院首演。那次首演給我的衝擊非常大,這首曲子是我花了心血寫作的,現場演奏和音樂家們的反應都非常好,但是法國《世界報》一個專欄音樂評論家很不喜歡,而且撰文給予非常嚴厲的批評。而我自己當時可能還不夠堅強, 甚至還有點嫩,所以,這個批評給我的打擊還是很大的。

現在,回過頭來看,二十年時間過去了,我可以很輕鬆地去談這件事了,但當時我很難面對。實際上,當時這篇評論出來後,也有人勸我是否嘗試可以改變一下創作方向,我當時甚至想停下來,不想繼續做曲了。但是,二十年後,這首曲子是我的作品中,在全世界最被經常演奏,也是最受歡迎的曲子。時間證明這首曲子是有一定生命力的,有沒有生命力不是靠一個人說的。音樂作品的生命力和孩子的生命力是一樣的,可能夭折,也可能健康成長,所以,這首曲子並沒有因為這篇《世界報》批評的文章而被打下去,完全沒有!所以這也是我的人生中非常有意義的一個經歷。就是說,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1998年,當時我47歲,當時心態也沒有現在成熟,還有點看不清。男人可能要到60歲才能說成熟了。當時經歷的打擊讓我也對未來所選的道路感到迷惑。

然後,就要說到這場音樂會的第二首曲目《五行》,這就是在《逝去的時光》遭受打擊後的第二年,1999年寫的。這首曲子可以說是在《逝去的時光》 之後,我的作品被演奏最多的曲目,甚至比《逝去的時光》還要多。一般來說,在嚴肅的音樂領域,在世的作曲家九成以上的新作品演奏一兩次後就不再被演,被遺忘了。可是我的這兩首作品,還有另一首《蝶戀花》是常演不衰的曲子。所以這些曲子反過來會給我一些考證,也給我一些支持。也就是說自己的孩子來告訴我他們支持我。

《五行》是在受到批評後的一年,深刻地總結了《逝去的時光》 受到挫折後我的心態和經驗,當時我就想說我就要走這條路,我只喜歡這條路,也只能走這條路,沒有別的選擇。

法廣:這是一條什麼樣的路?

陳其鋼:就是按着自己的心,自己的本心去誠實地表現自己想要表現的東西。不要管時髦的,社會公認的一些標準。標準的意思是無效的,所有合乎標準的東西都不是創作,因為創作就是突破標準,做出不一樣的東西來。如果我做的事情可能不夠先鋒,但也並不落後,只是我自己而已。我理解的創新並不是說和別人不一樣,而更是完完整整地將自己表現出來,因為你是獨一無二的。如果你能夠將自己的個性和要說的話完全表現出來的話,是非常不容易的。

如果能說出來就是老大。

法廣:進行交響樂創作和電影配樂的創作有什麼不同?

陳其鋼:唯一的不同是,電影音樂相對通俗。但邏輯也不同,因為電影音樂是在一個固定的框架下創作來配合影像的,而不像管弦樂作品那樣是獨立存在的。但從寫作上說,都是一樣的,創作必須認真,真誠,所以在我所有的電影音樂中還是能夠很清楚地看到我這個人,我的原則是一樣的。這就是為什麼這些電影音樂受到很多人喜愛的原因吧。

法廣:你在創作過程中面對自己的內心時是什麼樣的狀態?

陳其鋼:我是憂鬱型的性格,對過去的東西有很多留戀。過去的成功和失敗,美和醜的東西,一旦成為過去都會成為非常值得回憶的故事,都變得優美起來,但是所有的優美都一去不復返了,不僅是我們個人的生活經歷,也是社會的經歷。現在回想起來,過去有很多美好的東西,但當時可能沒有注意到,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沒有污染,食品也很乾凈,但是就是沒有了,永遠找不回來了。當時的文人也那麼安靜,在田野鄉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交通不發達,也沒有電話,但他們還是做出了偉大的不可逾越的作品來。並不是說今天不好,這不是絕對的比較,我只是想說過去有很多美好,但都已經過去了,就像《逝去的時光》。

好的都過去了,好的也許還沒有來,但我可能永遠找不到自己的最好了。

法廣:你現在的生活狀態如何?

陳其鋼:我最近這一兩年住在中國南方山區里寫作,在浙江麗水市遂昌縣的一個小村莊里,這是一個很貧困的山區。我不太想在城市了生活,希望遠離巴黎,北京和上海這樣的鬧市。當地有一個書院(註:躬耕書院),立志於當地的平民教育,針對農民,還有家長到城裡打工的留守兒童,他們受教育的條件非常差。

感謝陳其鋼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同一主題

  • 法國文藝欣賞

    巴黎愛樂樂團和交響樂團推出“中國周末”迎新春

    想了解更多

  • 文化藝術

    姜丹丹談中西哲學對人生的思索和探討

    想了解更多

  • 文化藝術

    劉震云:文學能讓生命在時間和空間的交叉點凝固

    想了解更多

  • 生活藝術創造者:台灣設計師洪麗芬Sophie Hong

    生活藝術創造者:台灣設計師洪麗芬Sophie Hong

    在盧浮宮對面的巴黎皇家宮殿(le Palais Royal)的美麗公園裡漫步,在極具特色的拱形長廊的店鋪前信步閑逛,一定不會錯過名為“SoPhie Hong”的服裝店。

  • 諷刺小說《巨人傳》

    諷刺小說《巨人傳》

    《巨人傳》是一部諷刺小說,講述兩個巨人國王高康大及其兒子龐大固埃的神奇事迹:高康大不同凡響的出生;龐大固埃在巴黎求學時的奇遇;龐大固埃和高康大對婚姻問題的探討;龐大固埃遠渡重洋,尋訪智慧源泉  “神瓶”,並最終如願以償。

  • 生命的誕生:劉力司在巴黎第四場高訂秀

    生命的誕生:劉力司在巴黎第四場高訂秀

    今年,是來自中國,已經在法國開創了自己品牌的年輕設計師劉力司舉辦的第四場高定秀,這位年輕的設計師憑着自己的能力逐漸在巴黎競爭異常激烈的高定圈一點點打開局面,獲得認可。

  • 李迅看戛納:暴力影片也是對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李迅看戛納:暴力影片也是對人性思考探索方式

    戛納電影節是世界最重要和最有影響力的電影節之一,因此選片的水品代表電影節的水平,也直接影響着電影節本身的信譽,紅毯,明星實際上都是表面的,重點要拼的還是電影的質量。

  • 導演畢贛談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及其創作

    導演畢贛談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及其創作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落下帷幕,但餘音未消。在電影節上推出的影片將陸續在院線上映。電影節每年只有一部影片獲得金棕櫚獎的桂冠,即使這個金棕櫚實至名歸,但也總會讓不少人失望和感慨自己心中的最佳沒有獲獎。尤其今年被認為是“大年”,與上一屆相比,除了競爭金棕櫚將的主競賽單元,一種注目等平行單元中也是好戲連連。中國年輕新銳導演畢贛的新片,也是他的第二部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中獨特的視覺,美學體驗引起廣泛的關注,不少影評認為,電影節沒有給這部影片頒發任何獎項,是此屆電影節上最讓人困惑的事件之一。

  • 評西泠印社巴黎 “古韻今聲” 展

    評西泠印社巴黎 “古韻今聲” 展

    6月19日中國杭州西泠印社社藏曆代印章原拓題跋扇面展和篆刻體驗課程表達的是:嘗試拓展國際藏家資源的中國杭州西泠印社得到中國政府設立的海外文化展示和文化教育的服務與執行機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對中國文化附加值建設的精緻配合。書法和篆刻在傳統中國文化中是具有代表性的形式,西泠印社與中國篆刻藝術院聯合申報的 “中國篆刻藝術” …

  • 評“與佛同行”佛教考古展

    評“與佛同行”佛教考古展

    佛光山佛陀紀念館正在舉辦“與佛同行”佛教考古展。這個展覽意義重大。這是在佛教充分漢化,在漢傳佛教一代又一代百花齊放式地發展出相對獨立的分支和門戶之後,臨濟宗系的佛光山星雲大師的僧團用文化展覽的形式對世界表達的一種姿態:他們對佛教本源的關注是認真的;他們要通過本源,不僅回顧佛教漢化的歷史,更要展望根據當代世界的特點發展有佛光山特色的人間佛教的國際在地化前景。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