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3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戛納第八天:畢贛的《地球最後的夜晚》登場

作者
戛納第八天:畢贛的《地球最後的夜晚》登場
 
畢贛作品;地球最後的夜晚劇照 網絡圖片

戛納國際電影節周二(5月15日)在主競賽單元與媒體觀眾見面的影片分別出自法國和美國導演的影片,呈現出兩個社會和兩種電影文化的巨大反差;一種注目單元終於推出中國新銳年輕導演畢贛的新片《地球最後一個夜晚》,十分令人期待。

戛納電影節的一種注目單元1978年創立,是進入競賽單元的平行單元,目的是鼓勵不同視野和風格的電影類型,不少導演就是通過這個單元進入影展,隨後開闊出更大的事業天地。

畢贛的凱里傳奇

據戛納國際電影節的藝術總監弗雷蒙先生的介紹,今年的電影節尤其注重挖掘新人,今天的一種注目單元終於推出的中國導演畢贛正好就是一個中國電影目前最重要的潛力股。2015年,他執導的個人首部電影作品 《路邊野餐》就呈現出十分獨特的風格,平淡的故事,不斷運用的長鏡頭傳遞出一種不可言喻的情緒和情感,畢贛將自己創作24首詩歌貫穿整個影片,更將濃重的生活感和文化氣息以這種獨特的方式交融在一起。有評論概括說,《路邊野餐》成熟又靈動的敘事和獨樹一幟的美學風格非常令人驚艷。路邊野餐因此獲得第68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當代電影人單元最佳新導演銀豹獎以及當年台灣電影金馬獎的最佳新導演獎等多個獎項後,畢贛的國際專註度如日中天,同年,入選《IndieWire》網站評選的“全球矚目的獨立青年導演”。

今年入圍戛納一種注目單元似乎也是順理成章,電影節在宣布入圍片時,對畢贛的評價很高,認為他繼承了台灣名導侯孝賢和英國名導林奇的風格。這樣的評價對一個年輕導演是鼓勵,同時也會是一個陷阱。畢贛出生在貴州凱里,和今年進入主競賽單元的賈樟柯與山西汾陽的關係一樣,也將他最熟悉的凱里作為故事發生的背景,讓一個普通的地方具有了寓言和傳奇色彩。

在新的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中,畢贛呈現的故事與處女作不同:男主人公在逃避多年之後,回到了故鄉凱里市。他開始尋找自己曾經深愛,且從未在記憶中消失的那個女人。影片男女主角由黃覺和湯唯演繹。

《幸福》:意大利兄弟情

還要介紹的是另一部一種注目單元的影片是意大利導演瓦雷利亞 格力諾執導的《幸福》,故事梗概是,兩個性格和生活軌跡截然不同的兄弟,在悲喜交加的生活漩渦中,艱難的條件成為兩兄弟相互了解、相互探索的契機。且看意大利導演如何詮釋兄弟情這種全球共同的話題。

主競賽單元:法國和美國式的社會題材風格迥異

在主競賽單元,法國導演斯特凡 布里塞的新片《戰爭》(en guerre)講的是一個公司倒閉引起的勞資糾紛,是工人爭取權益的戰爭。這顯然是一個近幾年導演對社會關注主題的繼續,是一部也可稱為有政治傾向的影片。

影片中與領導階層據理力爭,為工人爭取利益的工會領導羅朗由法國演技型的男星萬森特 林頓演繹,這是他第四次與導演 布里塞聯手,2015年,林頓因成功演繹了布里塞導演的《衡量一個人》(或可譯為《市場規則》)中為生活所困的失業者,獲得當年戛納電影節的最佳男演員等獎。

今年兩人再次聯手的黃金搭檔,能否再次打動評委之心,周六晚上答案將揭曉。

另一部周二放映,角逐金棕櫚獎的是美國導演羅伯特 米歇爾執導的《銀湖之底》,這部影片講的是主人公33歲的Sam的一段奇遇引發的連串故事。Sam住在洛杉磯,雖然沒有正職,卻依然渴望出人頭地。當年輕且神秘的女鄰居Sarah突然失蹤之後,他決定去尋找,並展開了一段調查。這段調查使他不得不直面天使之城最為黑面的一面,理清與醜聞和陰謀有關的失蹤及神秘謀殺。

周二放映的這兩部法國和美國影片明顯代表着法國和美國截然不同的當代電影風格,法國的影片注重寫實,社會意義,這類影片往往也會獲得觀眾的共鳴和好感,至少在法國會有不錯的票房。而美國片顯然則更注重劇情變化帶來的吸引力,將人生和人性擴大,放大,誇張造成強烈的銀幕張力。

戛納電影節的魅力正在此得到體現。

拉斯·馮·提爾再現戛納特別放映單元

在特別放映單元,觀眾可以繼續觀看丹麥大名鼎鼎,不拘一格的導演拉斯·馮·提爾的新片《傑克建造的房屋》,介紹說,導演通過長達12年的時間跨度,通過多件謀殺案展示了Jack這位高智商連環殺手的心路演變。全片圍繞Jack的視角展開。這部影片以一種哲學式的,有時乃至詼諧的敘述手法講述了一段陰鬱殘虐的故事。

拉斯·馮·提爾是戛納的常客,多次獲獎,但同時由於他口無遮攔,甚至宣稱他就是納粹而遭到“驅逐”,一時成為“最不受電影節歡迎的人”,今年也是補選後方獲得入門卡的影片。

 


同一主題

  • 特別節目

    戛納影展:賈樟柯通過自己的經歷講述中國的愛情故事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戛納特別放映:王兵的《死魂靈》——右派勞改營倖存者記憶

    想了解更多

  • 特別節目

    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華語片展望

    想了解更多

  •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2019年巴黎書展面臨如何振興出版業難題

    又是春天,又是讀書季。法國最大的圖書沙龍巴黎書展從3月15到18號在南部的凡爾賽門國際展覽中心舉行,這個每年一度的圖書盛會在四天的時間裡有望吸引近20萬讀者。

  •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洛桑尼瑪:高壓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靈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號,成千上萬西藏拉薩民眾為了阻止他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前去觀看軍區的文藝演出,包圍了他暫時居住的羅布林卡,民眾認為這是中共要誘騙劫持達賴喇嘛的騙局,類似“達賴已經被帶走”的謠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羅卜卡林內的三位噶倫,並在街上貼海報,喊口號,要求共產黨離開,這個突發事件最後演變成了大規模起義。解放軍隨後實施的鎮壓行動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數據根據不同的來源說法也不同,最終導致達賴喇嘛決定出走印度達蘭薩拉,組成流亡政府。這個事件被北京定性為“暴亂”,藏人稱其為“起義”,無論何種稱呼,不可否認的是,它改變了達賴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運,也完全改寫了西藏的歷史進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當代藝術女策展人

    李子薇來自中國廣東,學習藝術和管理,隨後來到巴黎繼續深造。李子薇於2005年在巴黎六區的開設A2Z的畫廊並且從事當代藝術策展,15年來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當代藝術家,也展出了如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來自中國和亞洲的藝術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婦女節的專訪,與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為女性策展人的經歷。請聽法廣專訪。

  •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達瓦才仁:3.10血寫的歷史不能讓墨寫的歷史掩蓋

    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達蘭薩拉。作為藏人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此後的半個多世紀里,為保護西藏的文化奔波勞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後,達賴喇嘛退出政壇,專心弘法。那麼六十年前達賴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對藏人來說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別節目中,請到了達蘭薩拉藏人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主任、達賴喇嘛宗教基金會代表達瓦才仁。

  •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達賴喇嘛:“我們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解決西藏問題的困難之一在於歷史與現實、傳統與現代之間的衝突。歷史上,西藏地區的領域包括現在的西藏自治區以及青海、甘肅、四川、雲南的藏區。西藏流亡政府以保護藏文化為由要求重新統一各藏區,這被中國政府批評為“大西藏的野心”,是名副其實的“藏獨”設想。此外,儘管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表示致力於改革傳統的政教合一制度,將政治上的領導權交給流亡政府民選產生的首長,中國官方輿論卻始終批駁達賴喇嘛制度代表着政教一治。就此爭議,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指出:(1)流亡政府從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所強調的是在宗教與文化保護上而考慮統一所有藏區;(2)作為政教合一的達賴喇嘛制度已經結束,但宗教上的達賴喇嘛傳統是否延續,將由西藏人民來決定。

  •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達賴喇嘛:“熱比婭贊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立場”

    繼2008年三月西藏發生大規模騷亂後,2009年七月新疆又爆發了嚴重的維漢衝突,潛伏在中國經濟繁榮背後的政治訴求衝突、族群矛盾以及宗教信仰分歧等問題日益凸顯,而西藏與新疆這兩個邊疆重鎮成為火山噴發的出口。面對相似的困境,藏民族是否考慮與維族形成某種形式的聯合,共同謀求走出困境的策略?他們又是如何爭取達賴更多漢族民眾的理解與支持?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就上述問題,達賴喇嘛強調接觸與對話的重要性  通過交談,他贏得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熱比婭對其以非暴力方式尋求自治的政策的支持;通過交流,他使更多的人消除誤解、放下成見,了解西藏的真實狀況和藏人的真正需求。

  •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達賴喇嘛:“民主是世界趨勢 中國應順勢而行”

    在世界各國發展日趨密切的今天,西藏問題的解決已不再僅僅是中國的“內政事務”。西藏民眾對民主與人權的追求與全球的民主發展趨勢遙相呼應,而就如何回應西藏人民的訴求與如何推動經濟上崛起但政治上滯後的中國轉入民主的軌道,國際社會實質上面對的是同一個問題。作為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是西藏人民追尋民主、自治和自由的象徵,是中國與西方外交糾紛中的“爭議性”人物,而在很多人眼裡,他更是解決西藏危機的希望。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達蘭薩拉記者雅尼克的專訪中,達賴喇嘛表示,民主是世界發展的趨勢,中國應該順勢而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