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裘小龍:陳超探長用悲劇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作者
裘小龍:陳超探長用悲劇的眼光看待案件和罪犯
 
裘小龍最新作品法文版封面 @網絡圖片

旅美作家從2000年英文版的偵探小說《紅英之死》成功出版後,十幾年來一直是最受歐美讀者歡迎的華裔作家之一,他的系列偵探小說中的主角  陳超探長的形象也廣為人知。讀者也不難發現,在裘小龍的書中,偵探只是形式,中國幾十年來的變遷的故事才是實質。可以說,裘小龍的小說是讀者了解中國社會的一個非常具有創意性的窗口。

在他的新書法文版《Chine,retiens ton souffle》(中文暫譯《中國,屏住呼吸》)在法國出版(Liana Levi 出版社)之際,裘小龍接受了法廣的專訪。

法廣:這本新書通過陳超探長對發生在上海的幾起謀殺案的偵破過程,不僅讓讀者感到空氣污染造成的霧霾,也讓人深深感到更令人窒息的政治和社會壓力造成的更大的陰霾,您在寫的過程中有沒有感受到這一點?

裘小龍:我在書中也通過主人公的口說過,不僅僅是空氣和水的污染,也可以說大家的頭腦都在受到污染。

因為在中國,污染不是一個人的事情,這麼多人都在為了自己的利益犧牲整個環境,為什麼?孔夫子曾講過“有所為,有所不為”,的確有些事情不能做,但現在,只要GDP能上去,什麼都可以做,至於子孫後代的生存環境都不在他們考慮的範圍內。這是非常令人擔心的一個事情。政府喊治理污染也有十幾年之久了,但只有在召開APEC這樣的大型國際活動時肯定會出現藍天,從另一個方面也可以看到,他們只要想,也一定能做到,但為什麼就不做呢?可以說,現在情況越來越糟。比如,我現在回中國每次都一定會感冒咳嗽,回到美國基本就好了。這的確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空氣是人生存所不可缺少的,至少要保證給人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

法廣:從主角陳超探長等人破案的過程中遇到的種種政治阻力,可以清楚的感到除了生態災難的考慮外,您對中國的社會和政治問題也有相當的關注度。

裘小龍:是的。因為我認為,如果你要探討一個環境污染的問題,或者破案的過程中,都不可能僅僅關注這個問題,而必須考慮到案子發生,污染產生的社會文化和政治背景,否則就永遠得不到答案,但如果要真正這樣做的話,就會遇到阻力。我的主人公就會立刻面臨這些問題。但你真的能回答這些問題嗎?哪怕他知道這些問題,但都是不能見諸於報端的。陳超探長可能必須要瞞着上司行動,否則他將完全無法作為。他有時也會為了做出的妥協感到痛苦,但為了做一小步想做的事,就必須在更大的問題上做出妥協。

所以,我書中的主人公也可以說是一個精神分裂的人物。一方面,他在體制內部,還有一部分人相信他,讓他來負責案件調查,但他同時也很清楚,一些矛盾的本身說到底也還是在體制內部,這是他不能碰的,所以他就很痛苦。

法廣:詩歌和中國傳統文化是您的小說中不可缺少的元素,為什麼?

裘小龍:我個人很喜歡詩歌,儘管我的書用英文寫,但我希望將中國文化中的一些傳統的東西寫到書中。比如,中國的經典文學中,比如《紅樓夢》都有大量詩歌的成分。我認為這非常好,因為這種方式可以帶來一種抒情的強度。雖然小說的敘事不一定要抒情,但是在抒情的時候用一首詩來表達,我認為這是很好的一種做法。

對這個探長來說,我認為還有另一個考慮的層面:因為最初我並沒想到要寫偵探小說,我的主人公就是一個知識分子,但是後來逐漸演變成偵探小說,進一步演變成系列。我希望主人公在看案子的時候,不僅僅是從警察和公安的角度來看,同時也要有詩人的眼光看待這個悲劇為什麼會發生,有時候,這兩個角度是矛盾的,作為公安,有些事必須要去做,但是詩人具有同情心,罪犯也會有些不得已的社會原因,犯罪的行為對他個人也是悲劇。

法廣:這就是小說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形式,需要着眼於對人性的探索,給人性找到一些出路的某種“社會性”價值的體現?

裘小龍:對。我以前看比較傳統的偵探小說時注意到,書里的主人公像破案的機器,有些天才,但缺乏人性本質,即沒有個人生活的波折,也沒有他扮演的不同身份之間的衝突和痛苦。所以,我希望我的小說具有西方偵探小說那樣的社會學派的色彩。就是說,要將整個案情放在一個大的社會背景里來看。當然,這個人也被放在特定的社會背景里。

法廣:您的第一本小說《紅英之死》的內容是對中國過去的回憶和分析,最新的作品關注的是中國當代的社會,十八年過去了,您認為中國社會發生了哪些值得關注的變化或問題?

裘小龍:比如,我的主人公陳超探長,在第一本小說《紅英之死》中,他是比較樂觀的,他認為中國確實還有很多問題,但中國的改革是朝一個正確的方向走,所以他經常是將自己和體制融為一體,在體制中做事,心態比較樂觀,他那時也信心滿滿,希望可以通過他的努力帶來一些變化。但是,在最近的幾部小說中,可以感到他越來越悲觀,而且自己也常常遇到麻煩。

我在國內的一個朋友也問過我一個問題,說陳探長能夠一個接一個地破案,而且破案的過程中還常讓上邊不高興,他為什麼能連續破案而沒有麻煩?我聽了以後感到非常震動,因為這個問題無疑是對的。作為小說自然可以進行各種設想和想象,但是在中國的現實中,像他這樣的人是會碰到各種各樣麻煩的,所以我最近正在寫的一本小說中,陳超已經不是探長了 ,只能偷偷摸摸地破案,上邊的人已經不能再容忍他這樣一個頗具書生氣的人了。

他認為應該有正義和法律,但中國的很多現實卻並非如此,這也是令他很痛苦的一方面,他甚至後悔當初進入這個行當,違背了作詩人和作家的理想,可是他已經將生命中的大部分投入了進去,難以完全抽身。

下一步如何走?我也沒有答案,只能一本本往下寫了。

感謝裘小龍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同一主題

  • Bernard Hayot 訪談 :我不是魔術師,我是奠基人

    Bernard Hayot 訪談 :我不是魔術師,我是奠基人

    Bernard Hayot 說: 我不是魔術師,我是奠基人,我是一個很投入的人,我熱愛我生活的這片土地。我有責任心,我感到自己對這片土地的轉型升級要擔當責任。

  • 女導演寧瀛:做電影最重要的意義是時代的見證

    女導演寧瀛:做電影最重要的意義是時代的見證

    中國著名女導演寧瀛2018年11月到巴黎參加了第十三屆巴黎中國電影節,這屆電影節的主題是:向女性導演致敬。在整個電影節期間,主辦方也圍繞這個主題進行了多場討論會和研討會,寧導和其他幾位女導演都在女性導演論壇上暢談自己多年來的創作,內容非常精彩。

  • Ann Hindry訪談 : 為加勒比地區藝術家創造接觸、對話和吸收的機會

    Ann Hindry訪談 : 為加勒比地區藝術家創造接觸、對話和吸收的機會

    法國雷諾汽車正在法國海外省馬提尼克島上的克萊蒙基金會舉辦雷諾汽車現、當代藝術收藏展。在上一次的節目里,我們提到:這個展覽帶給我們好幾個觀察點來研究馬提尼克私營產業界的主導力量如何嘗試通過藝術來參與、促進經濟轉型 ,通過藝術來加強財富創造的集體認同的教育,通過藝術來促進社會和諧。我們今天請這次展覽的策展人,藝術史家 Ann Hindry …

  • 在安魂與復興之間 :  締造加勒比文化的附加值

    在安魂與復興之間 : 締造加勒比文化的附加值

    法屬馬提尼克島上的克萊蒙基金會正在舉辦雷諾汽車現代藝術收藏展。這個展覽帶給我們好幾個觀察點來研究馬提尼克私營產業界的主導力量如何嘗試通過藝術來參與、促進經濟轉型 ,通過藝術來加強財富創造的集體認同的教育,通過藝術來促進社會和諧。

  • 沉默中的力量:藝術家李東陸訪談

    沉默中的力量:藝術家李東陸訪談

    旅居巴黎的八零後青年藝術家李東陸的架上油畫作品表現形式是介於繪畫和攝影之間,可以說具有某種寫實的色彩,表現的主題十分豐富,包含着殘垣斷壁的人類創造物,而更多的是冰與火,是山,是水,是樹等等這些包圍着我們,但又常常遭到忽視的大自然。藝術是藝術家靈魂的表達手段,但對觀者來說,藝術又是回歸自我內心的一種途徑,通過他人之心,看到自己,得到啟發。

  • 張井和青年寫作群

    張井和青年寫作群

    思想在宏觀的意義上是世界觀、人生觀、國家觀、地區觀、政治觀里的框架性的動機和決策指引,但是它的抽象不經過因勢利導、因地制宜的形式轉化,沒有辦法在微觀的層面被芸芸眾生放進各自的生活里,各自的興趣點裡去體悟。沒有體悟,就缺乏了啟蒙的作用,失去了覺悟的前提。思想傳播系統里零件的缺失必然造成形成全球治理變革的集體共識的困難。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