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1/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1/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旅法華裔作曲家郟國慶的音樂人生

作者
旅法華裔作曲家郟國慶的音樂人生
 
演唱會之後郟國慶先生接受聽眾的致賀 巴黎 2019 1 RFI 中文部

座無虛席的巴黎馬德蓮教堂,巴黎華人的新年迎春演唱會正在舉行,在這個外觀形似希臘神殿著名教堂宏偉的圓形穹頂下,身着一襲白裙的女生合唱“西湖三月雨”頓時將中法聽眾們帶入到清幽秀美的江南。該曲的作者,是旅居法國的華人作曲家郟國慶先生,而我們也有幸在當晚的演出之前,專訪了這位年逾八旬、仍然筆耕創作活躍的音樂家。

採訪首先從郟國慶先生的作品開始

郟國慶: 我在巴黎已經31年了,我本來就對中國的古典詩詞感興趣,後來就選了一些主題,合成取名“中國古典詩詞大合唱系列”,一共已經完成了九部,第一部叫“相思篇”,相思的內容很多;第二部叫“從軍篇”,古代時打仗參軍(的詩詞);第三部是“愛情篇”,第四部叫“征戰篇”,第五部是“思鄉篇”,想念家鄉的;第六部叫“勞動篇”,勞動篇找它的詞比較不容易,因為古代(詩詞有關)勞動的內容不是太多;第七部叫“傷感篇”,內容就多了;第八部叫“情景篇”,有情有景的;第九部是“離愁篇”。

九部大合唱有個規律,每一部都是七首歌組成,頭、中、尾三首一定是(男女)混聲大合唱,然後四首空的:二、三、五、六首,其中一定有一首女聲合唱,一首男聲合唱,另外在女聲合唱的旁邊,是一首男聲獨唱或者男生重唱;在男聲合唱的邊上,一定是一首女聲獨唱,這樣的話就基本上把聲樂的主要形 式都包括了,除了兒童合唱,因為沒有必要,你都沒有這個內容。

很有意思的是,這九部合唱中,第一部“相思篇”開頭的一首是唐朝王維的詩詞(《江上贈李龜年》):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這是一個混聲合唱;九部大合唱最後一部“離愁篇”中,最後一首詩詞剛巧也是王維的詩詞(《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邑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一個很失落、很寂寞的(情景)。

(巴黎之春)合唱團里用的曲目都是從這九部大合唱中抽出來唱的,比如“情景篇”中有個男聲合唱“敕勒歌”,成了我們的保留曲目,因為大家都喜歡聽、喜歡唱。

RFI:您這九部共六十三個作品一共花了多長時間寫成?

郟國慶:好幾年陸續在寫,這其中我還出版了一本“一百零一首中國民歌鋼琴小曲集”,由四川大學出版社出版的,101首中國的民歌改編鋼琴曲;然後是我寫的一部舞劇,芭蕾舞或者民族舞都可以跳的。是我自己編劇的,音樂也全部完成了,一共大約兩個多小時的舞劇“孟姜女”,這個故事大家都知道的;此外還有一部小提琴協奏曲,去年還完成了一部交響曲,這首交響曲可以是有標題,也可以是無標題交響曲。如果用標題的話,它就叫“劫後餘生”。

RFI:為什麼以此為名呢?

郟國慶:我寫的是個人和整個民族的遭遇,內容暫時不說,因為我正在尋找演出(這部交響曲)的機會,都是很不容易的。

另外,我也改編了很多的民歌,包括今天晚上將演出的蒙古民歌“嘎達梅林”、“牧歌”;有少數民族如西藏、新疆、回族等,比如“花兒與少年”,我改編的民歌加起來大約總共有二、三十首。“西湖組歌”是最近寫的,因為我這九部大合唱全部由鋼琴伴奏的譜,另外還有管弦樂隊的總譜。“西湖組歌”的鋼琴伴奏譜全部完成了,現在正在寫管弦樂隊的總譜。

現在作為我晚年的生活,就是寫作、排練、演出。

RFI:從我們開始準備採訪,就遇到很多人對你對音樂的摯愛非常欽佩。音樂的確是美的,對很多人來說,音樂可以抒發情感、進行交流、不同文化之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音樂對於您來說,是什麼?意味着什麼?

郟國慶:(音樂)對我來說,就是生活當中的主流,一生都要獻給音樂創作。

我真正的專業就是作曲,我是上海音樂學院作曲本科5年畢業,從1953年到1958年,我(學音樂)的路應該是很順利的,但是畢業以後,工作就不怎麼順利了,受到衝擊,各方面的苦頭都吃過,就不必要說了,大家都能理解,那個年代。一個人生如果吃過苦,在音樂里也會反映出來的。哪怕是寫古代人和現代人,思想感情基本上是一樣的。人生經歷的痛苦,你寫古代的痛苦的東西,就有一個感情上的依據,否則是空的。這樣你寫的東西就會有真切的感情。

RFI:今天的音樂會一共選取了您的四首曲子?

郟國慶:是的,一共四首,一首是混聲合唱“嘎達梅林“,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內蒙起義的首領,後來被砍頭,頭被掛在城牆上。他是為了人民、土地(而就義),是上個世紀初真實的故事。第二首是“牧歌”,男聲合唱,藍藍的天上白雲飄,描述草原美麗的歌曲。今晚上的女聲合唱兩首都是我原創的作品。第一首“西湖三月雨”是我的“西湖組歌”里的一首,第二首是“採蓮曲”,是選自我第八部情景篇里的女聲合唱。這兩首大家都喜歡唱,一直就保留下來,一直演出。

RFI:看到您這麼多的作品,還要參加社團、專業的排練演出,您不感到累嗎?進入八旬高齡,卻仍然有這麼活躍的創作,是什麼在支撐您做到這些?

郟國慶: 是一種責任感,尤其到了法國,我是外國人了,我就要把本民族的優秀的音樂傳統發揚,在這裡發揚,讓外國人聽。

法國是一個藝術大國,歷史以來,法國有許多優秀的、世界一流的作曲家,但是他們寫不出中國的作品, 我就說,再偉大的(法國)音樂家,活回來也寫不出中國的東西,所以我們中國人就有這個責任豐富他們的音樂生活,這樣就會有一份自己的貢獻。

RFI:在國外長期的生活經歷,對您的音樂創作有什麼影響?

郟國慶:在中國學作曲有兩種,一種叫民族作曲,一種屬於西洋創作, 學的和聲等技巧都是西歐來的, 是為創作交響樂、大合唱等的,我是屬於第二種的,所以到法國來,對我來說也是如魚得水,我的技法,他們聽了以後 ,就比如我的第一次音樂作品專場演出之後,他們就說,“我從你的作品中、包括鋼琴伴奏都聽出來使用了和聲等,技法我們聽起來很熟悉,但是旋律完全是中國的味”。這個結合的讓他們感覺新鮮,既熟悉,又新鮮。

做為我們中國人也是這樣的,你有了很多的探索,加上你本來就有很多新鮮的東西,這樣寫作起來就很有趣味。

RFI:在今天音樂會之外,您近期還有其他的音樂計畫嗎?

郟國慶:下半年,我們團要給我做一個85周歲的壽辰(演出),在我80歲的時候,他們做過一次,在(巴黎)七區教堂,我的聲樂作品 (演出),不包括器樂作品,器樂作品的成本大,做不到,我們既然有合唱團,就做了第一次聲樂作品專場音樂會,反應應該講是挺好的,人民日報海外版等(多個媒體)報道過,說,這是在海外華人的一次“高雅的”音樂會。今年下半年又要舉行,這是在五年以後了,這台音樂會和第一次音樂會的曲目完全不一樣,因為我的作品很多,他們講笑話說,“你要活100歲的話,以後90歲、95歲時再做(音樂會)”,但願是這樣。

現在我覺得老了,單純了,就是想辦法把音樂寫得更好,合唱團的關係都很好,對我很好,這個團就像自己的家一樣,你會感覺到他們對我很尊重,而且很喜歡唱我的歌,我說,你們唱得好,我自己聽了,那個感受比吃什麼東西都要好!讓喜歡音樂的人能得到一些藝術的享受,這樣的話就是我的幸福了。

演出即將開始,而我們對郟國慶先生的採訪也在對他的作品的期待、對他熱愛音樂、熱愛生活的感動中結束...


同一主題

  • 法國/文化

    【視頻報道】巴黎華人2019春茗新寵-巴黎之春合唱團的迎春演唱會

    想了解更多

  • 全球連線

    巴黎僑界舉辦“愛之聲”紀念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演唱會

    想了解更多

  • 藝術家毛栗子回憶“星星畫會”: 畫展曾令老百姓欣喜若狂

    藝術家毛栗子回憶“星星畫會”: 畫展曾令老百姓欣喜若狂

    1979年9月在北京出現,由藝術家黃銳和馬德升等人倡導發起了美術團體“星星畫會”,因其特殊的年代、時代背景以及事件的發展過程而成為中國美術上一個繞不過去的重要歷史事件。儘管僅持續了兩年時間,但為中國當代美術開闢了道路,即是對文革之後人性和自由思想的啟蒙,也是藝術家乃至整個社會對自由精神的追求的體現,因此具有多重重要意義。

  • 看台中與巴黎在老齡人口文化層面的互動

    看台中與巴黎在老齡人口文化層面的互動

    在老齡社會中,不同地區的社會專門機構如何照顧老人,這不僅僅是一個社會的組織和安排的制度、管理問題,更是反映一個社會和諧程度的文明指標。

  • 《搭鞦韆的人》:導演大雄眼中的中國式父親

    《搭鞦韆的人》:導演大雄眼中的中國式父親

    《搭鞦韆的人》是導演大雄在拍攝多年紀錄片後執導的第一部故事片,之前在法國沃蘇勒國際亞洲電影節上首映。這部黑白影片具有非常震撼的視覺效果,講述的是在中國北方一個自然條件和人文條件都非常艱苦的油田工作了超過三十年的工人劉煥榮(音譯)的故事。由於眾所周知的中國特殊的電影制度,影片前後被剪輯了二十多次次才過了“關”,最後呈現出來的故事和人物自然稍顯單薄,但可讓觀眾感到導演欲言又止的尷尬和困境,一切盡在不言中。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如此,導演還是成功地通過主人公在鄉野和城市生活空間的對比反映出當代中國人的生活困境,他特彆強調這部影片不是講故事的,而主要塑造一個人物:一個中國式的父親。

  • 法國著名詩人勒內·夏爾詩集《憤怒與神秘》中文譯者張博訪談

    法國著名詩人勒內·夏爾詩集《憤怒與神秘》中文譯者張博訪談

    法國當代詩人伊夫·貝傑萊在他為勒內·夏爾(René Char)《憤怒與神秘》(Fureur et mystère)中譯本所作序言開頭寫道:詩山崩裂了……這被粉碎,切割,散落的壯麗混沌有一個姓名,他叫作勒內·夏爾。

  • 專訪紀錄片《一條通向小江的路》導演讓-米歇爾· 高利利昂

    專訪紀錄片《一條通向小江的路》導演讓-米歇爾· 高利利昂

    於2月12號結束的法國第25界沃蘇勒國際亞洲電影節上,紀錄片單元放映的一部法國導演讓-米歇爾· 高利利昂(Jean-Michel Corillion)在中國廣西拍攝的《一條通向小江的路》 獲得觀眾最喜愛的紀錄片獎。影片講述的是一個堪稱是現代“愚公”的真實故事,一個人憑自己的力量修建一條長五公里的路,讓與世隔絕的瑤族小村免遭被集體搬遷的命運。

  • 專訪:再次捧走沃蘇勒電影節“金圓獎”的藏族導演萬瑪才旦

    專訪:再次捧走沃蘇勒電影節“金圓獎”的藏族導演萬瑪才旦

    第二十五屆法國沃蘇勒國際亞洲電影節於2月12號晚間圓滿閉幕。12號晚上的閉幕儀式上,由新加坡導演邱金海擔任主席國際評委團將今年的最高獎“金圓獎”(也被譯為金三輪車獎)頒發給了由中國藏族導演萬瑪才旦執導,香港導演王家衛監製的影片《撞死了一隻羊》。萬瑪導演已經在2016年的沃蘇勒電影節上憑《塔洛》一片獲得過“金圓獎”,因此也成為首位梅開二度,兩次捧走大獎的導演。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