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20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國會是蒙特利爾電影節的救命稻草嗎?

中國會是蒙特利爾電影節的救命稻草嗎?
 
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 圖:www.ffm-montreal.org/

9月4日晚第41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閉幕時,86歲的洛賽克(Serge Losique)一口氣宣布了明後兩年電影節的舉辦時間,42屆2018年8月23日至9月3日,43屆2019年8月22日至9月2日,這一不尋常做法的背後,是它近年來死去活來的命運。

2000年後,加拿大商界對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的贊助急劇減少,2004年第28屆電影節開幕前夕,加拿大聯邦電影局和魁北克省電影局也宣布停止對它的贊助,政商兩界的冷遇令其債務危機更加嚴重。在隨後的十多年裡,這北美洲唯一被國際電影製片人協會認可的競賽性電影節年年為生存掙紮,卻難逃隨其年邁的創辦者及主席洛賽克一起步入晚年的命運。

到2015年第39屆時,已是搖搖欲墜的電影節被來自中國的贊助注射了一針強心劑,一家名為金誠集團的中國理財公司成為它的頭號贊助商。電影節也投桃報李,首開了當今中國電影單元。電影節還在加拿大官方的英法雙語之外,開通了中文版官網,並在北京設立了辦公室。人們還經常從洛賽克口中聽他驕傲地提及“我的中國朋友”,似乎他在向眾人宣示雄厚的中國資本一定會讓電影節起死回生,中國儼然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洛賽克在其官網上稱“中國正逐漸成為世界電影製造大國,我們願為這一目標添磚加瓦”,並自豪地說“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是中國電影海外展映推廣最重要的場所之一”。過去情況確實如此,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當時正如日中天的蒙特利爾電影節為剛剛開放的中國電影帶來不少國際聲譽,1983年中日合拍的《一盤沒有下完的棋》獲得最高獎美洲大獎,1987年陳凱歌的《大閱兵》獲評委會獎,1990年滕文驥以《黃河謠》獲最佳導演獎,1995年謝飛以《黑駿馬》獲最佳導演獎,同年張藝謀獲得電影百年特別貢獻獎,中國著名演員孫道臨和王學圻分別在1987和2012年擔任過美洲大獎評委。

然而到了21世紀,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後的中國並沒能為經營窘迫的電影節解困,萎靡的中國文化也沒能給日漸萎縮的電影節注入活力。2017年,中國企業沒有再為電影節提供贊助,7月爆齣電影節所屬的帝國劇場因欠費被斷電,洛賽克也因拖欠兩名債權人數百萬加元被告上法庭。就在人們猜測今年電影節是摸黑秉燭還是乾脆停辦之際,在預定開幕日的前三天,實力雄厚的魁北克媒體集團(QUEBECOR)宣布以500萬加元收購帝國劇場沉重的抵押債務,洛賽克又一次獲救了。

倉促舉辦的第41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堪稱史上最潦倒的一屆,沒有海報沒有印刷手冊,只在劇場窗子上貼上印有片名及放映時間的小紙片,五人評委會最後也只有三人到位,其領銜者是連加拿大娛樂記者都不熟悉的法國女演員範妮•戈當松(Fanny Cottençon),首次來蒙特利爾的她,沒等到閉幕式就提前離去,把揭曉獲獎影片的活兒留給了洛賽克自己。

本次角逐國際競賽單元美洲獎的影片只有18部,卻有四部來自中港台,最後徐皓峰的《刀背藏身》獲得最佳藝術貢獻獎。值得一提的是,洛賽克在窘迫之中也沒忘了中國,電影節照常舉辦中國電影競賽單元,有10部中國電影參加,他甚至還與中國人聯辦了“中國電影創造力暨海外戰略大會”。

魁北克法文《責任報》在報道其閉幕的消息時說“徘徊在生死線上的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閉幕了”,魁北克電影資料館館長馬塞爾讓(Marcel Jean)稱它“已是臨終前的彌留狀態,且還不是一隻死後能涅槃的鳳凰”。有魁北克人悲憤地在法文《新聞報》網絡留言“衰老的洛賽克像地堡里的獨裁者一樣,固守着電影節,他正使蒙特利爾成為世界電影的笑柄”。多年來人們呼籲電影節求變,洛賽克今次再次反唇相譏稱“這不是魚蝦節,電影節其實每年都在變”,他所指的變化,可能是把中國作為救命稻草,在電影節中加入了更多的中國元素。
 


同一主題

  •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華為自年初被迫撤出美國後,8月又被澳大利亞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擊,接下來加拿大是否會步盟國後塵?總理杜魯多表示將“根據事實、證據及加拿大人的最佳利益做出決定”,9月初加拿大通訊安全局(CSE)承認從2013年以來一直對華為電信設備進行安全測試並已採取措施防範其安全漏洞,顯示加拿大暫無意中斷與華為的合作。

  •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與加拿大兩國關係因一條推文鬧僵,成為當今世界奇聞。8月3日上午加拿大外交部發推稱“對包括薩瑪爾•巴達維(Samar Badawi)在內的沙特公民社會和女權活動家被捕表示嚴重關切。加拿大敦促沙特當局立即釋放他們”。加拿大之所以高調發聲,是因為薩瑪爾•巴達維的兄弟Raif Badawi也被沙特監禁,而他的妻兒住在魁北克,是加拿大公民。

  •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美國參眾兩院分別在今年初全票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後經總統特朗普簽字後生效,正當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國是否會有下一步行動時,加拿大人卻發現自己的內閣部長上一次訪問台灣已是20年前的事,有學者質疑加拿大對與台灣高層接觸的嚴格限制,是否也到了鬆綁的時候了?

  •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進入2018年以來,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倫多涉槍犯罪激增,7月22日釀成15人死傷的襲擊在加拿大引發了槍支管制的全國性討論,7月30日杜魯多總理在參加槍案受難者葬禮後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排除制定手槍禁令以遏制槍支暴力的蔓延。加拿大《環球郵報》更引述一名高級官員的話說,杜魯多將在8月中旬做出決定是否要禁止手槍。

  •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今年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根據3月中國問題研討會內容發表163頁的報告《重新思考安全問題--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其中第五章專門分析“一帶一路”,指其展示了中國的“擴張野心”,不僅“為地區安全形勢帶來變化,也對西方先進工業民主國家的戰略規畫產生影響”,“仔細閱讀一帶一路可以讓西方了解北京重塑世界秩序的野心”。  

  •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發布題為《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的報告後,加拿大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國交建收購加拿大愛康建築公司( Aecon ),為此中國大使盧沙野5月29日撰文《中國不是加拿大的威脅》為中國辯護,稍後簡氏防務周刊政治事務和國防記者魯本-約翰遜(Reuben …

  • G7是否走到終點?

    G7是否走到終點?

    2018年6月在魁北克舉辦的第44屆七國峰會,在各會員國和美國關係的惡化中結束,提前離開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簽署聯合公報,並指責東道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非常不誠實”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國舉辦?是否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所說把美國放在一邊成為G6,或是如特朗普所願重新接納俄國成為G8,或是乾脆被G20所替代?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