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10月13日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4/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10月15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渥太華對北京態度發生重大變化

渥太華對北京態度發生重大變化
 
資料圖片:加拿大總理杜魯多2017年10月25日在眾議院發言。 圖片來源:路透社/Chris Wattie

5月23日,中國交建收購愛康建築公司(Aecon)案被加拿大政府阻止,成為加拿大近十年來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的第五個外國收購案,但同時也是繼去年渥太華連續兩度批准中國國企收購加拿大敏感的高科技企業後,首個中國國企收購案被否決,輿論認為這意味着杜魯多政府正在改變以往擁抱中國戰略。

過去十年被加拿大政府否決的其他四起外國收購案是美國企業2008年收購麥克唐納•迪特維利聯合有限公司(MDA)的衛星部門,埃及富翁2013年收購曼尼托巴電信服務公司,2014年中國公司在加拿大航天局總部附近建造工廠的計畫和2015年深圳昂納公司收購蒙特利爾光纖激光公司(ITF)。最後一起收購案被保守黨政府以國家安全受威脅為由阻止,但自由黨上台後推翻了上屆政府的決定,予以重新審查,並於2017年3月批准了這一交易。加拿大政府還在2017年6月,不顧美國的反對,免除了中國海能達通信公司收購溫哥華衛星技術製造商諾賽特公司(Norsat )的國家安全審查。

在中國交建收購案被否決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高級研究員姜聞然在接受加拿大《環球郵報》採訪時認為,杜魯多政府此前批准中國企業收購兩家敏感技術公司,是因為那時渥太華與北京的關係更開放和更樂觀,最近的事態表明自由黨政府內部整體的對華態度發生了變化。

24日,杜魯多總理在即將召開七國峰會的魁北克馬拉貝解釋政府的決定時稱,如果中國交建收購成功,它就可以控制加拿大的關​​鍵基礎設施項目並威脅加拿大的主權,為增強說服力,他還引用了澳大利亞阻止中國收購其電網的案例。2016年澳大利亞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國國企“國家電網”與香港長江基建集團以租賃形式收購澳大利亞電網(Au grid)99年的計畫。杜魯多說“澳大利亞人突然意識到他們大部分的電網......由不屬於他們自己的政府擁有和控制,這會令人擔憂國家保護和向其公民提供基本服務及捍衛自己主權的能力。”杜魯多表示儘管加拿大仍希望擴大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但在前進中需要“解決安全問題並保護加拿大的國家利益。”

杜魯多政府的決定在加拿大贏得了異乎尋常的讚譽,三個反對黨一致表態贊成,但媒體在一片支持聲外也透出一些擔憂。《環球郵報》首席政治評論員坎貝爾-克拉克(Campbell Clark)質疑“杜魯多在哪些方面與北京畫清界限”,他認為杜魯多告訴加拿大人任何中國國家利益控制加拿大重要基礎設施的舉動都可直接被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但他沒有說明這種威脅到了何種程度或是中國國企對加拿大任何重大經濟領域的收購都構成威脅?該報駐渥太華記者巴里·麥肯納(Barrie McKenna)認為加拿大曆來以兩個強大工具來拒絕外國收購,國家安全審查和凈收益測試,但這一次是用錯了工具。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貝思德(Stewart Beck)稱渥太華的舉動是一項政治決定,它向亞洲傳遞出一個令人困惑的信息,可能會使未來加拿大與中國的貿易談判複雜化。在經濟中心嚴重轉移的當今世界,它很可能影響加中貿易和亞洲對加拿大的投資,進而影響加拿大未來的繁榮。這位加拿大職業外交官認為中國交建作為國企在中國日益增長的國際網絡中承擔地緣政治目標是合法的,並非一心想要從加拿大招標建築項目中榨取知識產權和技術秘密。事實上,隨着過去30年中國基礎設施難以置信的發展程度以及創新型建築技術的出現,拒絕被收購的加拿大基礎設施部門很可能成為最終的失敗者。他指“渥太華的決定肯定會影響中國人對加拿大投資的興趣和態度”,並提醒“加拿大不應該跟隨懷疑中國的世界潮流”,儘管“中國正在很多方面以令人不安的方式展示肌肉”。

  •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加拿大應對華為進退兩難

    華為自年初被迫撤出美國後,8月又被澳大利亞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擊,接下來加拿大是否會步盟國後塵?總理杜魯多表示將“根據事實、證據及加拿大人的最佳利益做出決定”,9月初加拿大通訊安全局(CSE)承認從2013年以來一直對華為電信設備進行安全測試並已採取措施防範其安全漏洞,顯示加拿大暫無意中斷與華為的合作。

  •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王國孤獨的批評者

    沙特與加拿大兩國關係因一條推文鬧僵,成為當今世界奇聞。8月3日上午加拿大外交部發推稱“對包括薩瑪爾•巴達維(Samar Badawi)在內的沙特公民社會和女權活動家被捕表示嚴重關切。加拿大敦促沙特當局立即釋放他們”。加拿大之所以高調發聲,是因為薩瑪爾•巴達維的兄弟Raif Badawi也被沙特監禁,而他的妻兒住在魁北克,是加拿大公民。

  •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台灣旅行法生效加拿大能否借光

    美國參眾兩院分別在今年初全票通過了《台灣旅行法》,後經總統特朗普簽字後生效,正當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國是否會有下一步行動時,加拿大人卻發現自己的內閣部長上一次訪問台灣已是20年前的事,有學者質疑加拿大對與台灣高層接觸的嚴格限制,是否也到了鬆綁的時候了?

  •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加拿大能否以禁槍來遏制槍支犯罪

    進入2018年以來,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倫多涉槍犯罪激增,7月22日釀成15人死傷的襲擊在加拿大引發了槍支管制的全國性討論,7月30日杜魯多總理在參加槍案受難者葬禮後表示加拿大政府不排除制定手槍禁令以遏制槍支暴力的蔓延。加拿大《環球郵報》更引述一名高級官員的話說,杜魯多將在8月中旬做出決定是否要禁止手槍。

  •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加拿大情報局對“一帶一路”的審視

    今年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根據3月中國問題研討會內容發表163頁的報告《重新思考安全問題--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其中第五章專門分析“一帶一路”,指其展示了中國的“擴張野心”,不僅“為地區安全形勢帶來變化,也對西方先進工業民主國家的戰略規畫產生影響”,“仔細閱讀一帶一路可以讓西方了解北京重塑世界秩序的野心”。  

  •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中國是加拿大的威脅還是夥伴?

    5月2日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發布題為《中國與戰略競爭時代》(China and the Age of Strategic Rivalry)的報告後,加拿大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國交建收購加拿大愛康建築公司( Aecon ),為此中國大使盧沙野5月29日撰文《中國不是加拿大的威脅》為中國辯護,稍後簡氏防務周刊政治事務和國防記者魯本-約翰遜(Reuben …

  • G7是否走到終點?

    G7是否走到終點?

    2018年6月在魁北克舉辦的第44屆七國峰會,在各會員國和美國關係的惡化中結束,提前離開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簽署聯合公報,並指責東道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非常不誠實”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國舉辦?是否如法國總統馬克龍所說把美國放在一邊成為G6,或是如特朗普所願重新接納俄國成為G8,或是乾脆被G20所替代?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