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04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廣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2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委內瑞拉變天 網評風起雲湧

作者
委內瑞拉變天 網評風起雲湧
 
委內瑞拉反對黨領袖瓜伊多25日發表集會演說 路透社

這兩天,刷屏國內社交平台的大事件無疑是委內瑞拉的變天,儘管局勢發展並不明朗,結局有待觀察,但此次事件卻在國內互聯網引發極大關注,網評如潮。

恰逢日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黨校主持召開了一個所謂防範重大風險的研討會,並在會議發言中強調中共必須保持高度警惕,在包括意識形態領域在內的七個領域防範重大風險,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 真可謂話音剛落,黑天鵝事件就在南美洲發生了。

正如網名為白族野夫的作者在一首小詩中寫的:

“南美洲的蝴蝶
開始扇動翅膀
抵達太平洋的對岸
風聲開始流轉
去舊迎新
一切都無法阻擋
新的世界即將誕生
試圖阻止的陰霾
會在掙紮中死去
當新的太陽升起
萬物欣欣向榮
國泰民安
子孫慶幸。”

有網友發帖說:“委內瑞拉本來是一個資源豐富的國家。他們的石油貯量全球第一。他們的鐵礦貯量達20億噸。他們的森林佔全國面積的56%。 他們的咖啡享譽全球。他們的珍珠是女人們的追求。他們的金礦讓世人眼紅。他們2800公里的海岸線滿是魚蝦。還有他們的棉花和甘蔗。一手好牌就這樣被某主義某思想搞砸了!”

一篇題為《不作不死的公敵 自助獲天助的草芥》的網文這樣寫道:

“今天,全世界媒體都被委內瑞拉變天事件刷屏了。貌似強大的委內瑞拉馬杜羅總統變成一個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全民公敵,只用了兩天不到的時間。當所有委內瑞拉民眾在響應反對派呼籲走上公路後,發現路原來不夠用了,到處都塞滿了人。委內瑞拉石油儲量超過沙特,全球第一。土地肥沃,資源豐富,對於只有3000多萬人口的國家來說,基本上是躺在了財富上、抱住了金飯碗。早在2014年,委內瑞拉人均GDP已達到了1.57萬美元,是中國數倍,算是標準的發達國家了。

為了走社會主義道路,查韋斯將所有的私企充公,在全國推行公有化和計畫經濟,將社會的生產效率降到了最低值。查韋斯的好學生馬杜羅更是繼承衣缽,在石油價格大跌,財政收入和出口貿易大幅下跌的背景下,通過印鈔放水,通貨膨脹已經刷新宇宙記錄,現在委內瑞拉人要買一卷衛生紙都要用籃子裝錢去買,超市裡被洗劫,民眾都在垃圾桶里刨食,7%的青壯年人口逃亡鄰國謀生......

一手好牌,被打得稀爛的國家,委內瑞拉說自己是第二,恐怕沒有國家敢說自己是第一。雖然興亡百姓皆苦,但是一個國家被這樣的極端左翼操控,導致經濟崩盤,百姓成為必須付出的代價,只能說是倒血黴。”

作者冷血在文章結尾寫道:“幸運的是,委內瑞拉民眾還沒有失去走上街頭的血性,還有反對派的存在,自助者,天助之。”

一篇題為《讓“自由”離場,委內瑞拉就是下場》的網文這樣寫道:“一踏入21世紀,世界上有兩個國家在國有化上成就斐然,一是俄羅斯,一是委內瑞拉。它們今天的狀況眾所周知:俄羅斯在普京“給我二十年,還你一個強大俄羅斯”的豪情壯志中,終於比肩廣東省;委內瑞拉則成為人人都是億萬富翁的國度,不過這要拜百分之一百萬的通貨膨脹率所賜。

身為世界石油儲量第一大國淪落到如此地步,“不作死就不會死”是對委內瑞拉的最好評價。因為國有化而作死,是老掉牙的故事,從一開始就可以看到結局;假若它們能夠例外,那麼當初最國有化的蘇聯,就不會破產。在沒有經濟自由的地方,地獄就是方向。為這個地獄遮擋的,是兩座牌坊:一是國家,二是人民。 ”

有網友發帖說:“關於民主,半島電視台老闆有一句名言:民主誰也擋不住,你要麼開門讓它進來;要麼看着它破門而入。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開門讓它進來的蔣經國、戈爾巴喬夫命運都不錯;破門而入的齊奧塞斯庫、薩達姆、卡紮菲下場卻很慘!”

一篇題為《從委內瑞拉局勢看獨裁政權垮台的要件》的網文這樣寫道:“自作孽,不可活,馬杜羅政府倒行逆施,早就被世界民主國家唾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30年前,在地球另一邊,也有無數人和普通委內瑞拉人一樣,成群結隊的在街頭行走過、吶喊過、哭泣過,留下的是鮮血、眼淚和巨大失敗,失去的是生命、自由與尊嚴。如今,委內瑞拉人民告訴世界,既使失去生命,也不能失去自由!他們做到了!”

有微友發帖說:“一個七十歲的人最怕聽到又有一個老朋友消失了。多少年來,在這個世界上眼睜睜地看着他們痛苦地離開了,自己只能無奈地面壁灑淚。奇奧塞斯庫,卡紮菲、薩達姆、只有阿薩德還半死不活,總之,挺誰誰完蛋!如今又死挺馬杜羅,這個搗黴蛋也來日無多了。以我看,七十歲的人也該壽終正寢了,因為“天下苦秦久矣”!大家拭目以待。”

  •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

    在文革2.0版進行時的當下,被禁聲被整肅被被清洗的名單在快速拉長,各種花式罪名開始以當年的文革風範粉墨登場,我們不妨先複習一下文革時期中共為清洗異己分子而曾經使用過的罪名,如:反動派、牛鬼蛇神、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陰謀反黨集團、反動學術權威、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馬克思主義、走資派、死硬派、頑固派、保皇派、兩面派、托派、黑幫、黑線、黑五類、黑爪牙、投降主義、分裂主義、官僚主義、教條主義、無政府主義、賣國主義、爬行主義、享樂主義、唯心主義,野心家、陰謀家、叛徒、特務、內奸、工賊、黨閥、學閥、 …

  •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中國教育部的高級黑

    本周,中國教育部再度昭示了它製造高級黑的能力,正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歐,努力打造文明開放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領軍者形象之際,教育部卻傳出幾位教授學者相繼被整肅下課甚至遭軟禁的消息,其中最著名的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一時間,許教授的多篇雄文在社交平台瘋轉,如《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保衛“改革開放”》,《重申共和國這一偉大理念》;這幾篇原本只迎合小眾口味的文章拜教育部打壓言論自由所賜,贏得了眾多讀者的關注和廣泛傳播。

  •   “響水經驗”

    “響水經驗”

    3月21號下午,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發生一起嚴重的爆炸事故。目前事故已造成47人死亡,90人重傷。根據官媒介紹,陳家港化工園區是蘇北第一家取得環保入戶許可“綠卡”資格的化工園區,是響水縣的納稅大戶,但同時也是爆炸污染事故頻發的工業園區。

  •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年利潤上億的成都七中實驗小學食堂給孩子吃黴變食品

    中國兩會期間,官媒與自媒體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官媒就像人民大會堂,一片祥和一片自豪,滿滿正能量,什麼突發群體事件負面新聞一概免談,而自媒體反而變成攸關百姓切身利益的信息載體。

  •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兩會期間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中國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及政治協商會議本周在京召開,說北京進入“戰時”戒備狀態一點不過分。人大代表下榻酒店外及周邊居民小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隨處可見協警特警的身影,聽北京“的哥”說,每天早上,從人大代表下榻的各個酒店到人民大會堂的行車路線一律封路。

  •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 一段視頻

    一幅漫畫這兩天刷屏社交網絡,畫面是一輛正在過橋的火車,車頂上坐着一頭舉杯自嗨的豬,火車所經之處,行人車輛為之讓路,一看就是配合越南川金峰會的諷刺畫。川金會不歡而散的結局似乎是中國網民意料中的事,只需看看這幅漫畫投射出的嘲諷與荒誕,就不難對八零後獨裁者金正恩做出一個基本判斷: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一個視頻引發的爭議

    近日,中國東方衛視聯手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打造播出了一檔政論節目,圍繞中國政治,社會,經濟敏感議題,邀請中國研究院特聘教授張維為,以討論會的形式予以解答,可以看出,這是中共文宣努力講好中國故事的又一次嘗試。為宣傳這套節目,編導組以編前會的形式拍攝了一個短視頻,這個視頻日前在社交平台引發不少爭議。首先看到的是獨立學者榮劍的發帖:“煞有介事,裝腔作勢,自以為是,一本正經地討論吃屎比吃飯好!”這話聽來粗糙,但觀看視頻後就發現這些用詞並不為過。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