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12月11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1/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非洲

非洲夢想跨入核能時代

media 圖為世界能源選項彙集圖 網絡照片

十個非洲國家明確表達了建造核電廠的願景。到2025年,至少有五個非洲國家將成為擁有核電站國家,但目前只有南非是非洲大陸唯一擁有兩座反應堆的國家。對於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來說,超過三分之一的核能候選國是非洲國家。為了滿足日益增長的能源需求,許多國家都希望使用原子。此外,非洲大陸擁有非常令人垂涎的重要鈾儲備,而且非洲已成為這種昂貴技術的推動者的新黃金國。非洲的核能夢深受中國,俄羅斯和法國鼓舞。

據本台報道,能源是非洲的一個關鍵問題。隨着人口的增長,對經濟發展,基礎設施,工業設備等的巨大需求,非洲大陸所有國家都面臨著日益增長的電力需求,如果只是為了吸引投資者。

然而,雖然這種能源生產可能來自不同的技術,如熱能,太陽能,風能或水力發電廠的發展,但核電仍然是一些有吸引力的選擇。對於原子能的推動者而言,該技術能夠快速滿足一個國家擁有兩個產量為2 000至3 000 MW的反應堆的需求,但它也是強大和現代性的強有力象徵。

能夠擁有核電廠的目的是展示其良好的經濟健康,穩定性和發展水平。但問題是以什麼代價?

非洲的核電歷史比看上去要久遠。非洲第一個核反應堆開發誕生於20世紀50年代的剛果。

當時在比利時政府的倡議下,一個核反應堆,名為TRICO我,有10至50千瓦始,建於剛果比利時Lovanium大學於1954年和1967年間為教學和研究生產用於醫療和農業目的的同位素。 TRICO於1970年停止,由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新的“區域中心的核研究”(CREN)具有更強大的反應器TRICO II 1兆瓦替代,並在1977年開始運作。

此後,對反應堆核材料衡算的控制一直是原子能機構年度檢查的主題。原子能機構於1988年啟動了一項技術合作項目,供應備用設備和燃料元件,但美國對蒙博托制度的禁運阻止IAEA的交付。 

非洲反應器缺乏維修和更換有缺陷的燃料元件經歷一個緩慢的死亡,儘管當地技術人員拚命努力繼續保持反應堆,希望有一天能夠資助他們恢復他們的項目,但是受困於預算不足。

20世紀70年代,兩個非洲燃料棒從現場被盜。其中一個後來在意大利的黑手黨販運者手中被發現,另一個則至今無法找到。如今,破舊和危險的大學研究機構建築里,核燃料元件躺在反應器的心臟里,而它的監控與指揮中心則仍然安放在破舊的指揮台上。這所大學的核反應堆建築,建在一個小山坡上,熱帶雨水徑流侵蝕,建築周邊都有水漬溢出。應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的要求,原子能機構於今年5月初在現場舉辦了一次研討會,以評估自2004年以來重啟關閉反應堆的條件。

報道說,幾十年來,一些非洲國家已經宣布,他們願意進行核計畫,並且主要用於醫學的一些研究,(利比亞,阿爾及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摩洛哥,尼日利亞)已經開發了反應堆。像阿爾及利亞這樣最初表現出核武器野心的人,放棄了他們的項目並轉向民事申請。南非也是如此,南非目前在非洲大陸擁有核電廠的唯一國家。

南非最初制定了一項非常先進的秘密軍事計畫,在1982年至1989年期間,該計畫能夠製造6枚15kt和20kt的空中炸彈,並準備在批准“不擴散核武器條
約”(NPT)之前製造第7枚,南非在非洲國民大會(ANC)上台之前完全放棄了其軍事議程。

南非開發核電第二階段建核電站(Koeberg),該核電站配備了兩個不停運行的原子反應堆,以補充其90%由污染型煤電廠供應的電力不足。為了擺脫煤炭,前總統祖馬發起了一個項目,以發展有爭議的南非核計畫。南非希望建造六到八座新反應堆,總容量為9,600兆瓦,據“世界報”報道,它將花費近700億歐元。俄羅斯法國,韓國和美國據信已經加入了這個競標行列。

但是,這個恢復龐大核動力的項目也已被擱置,因為南非轉而支持可再生能源。南非能源部長傑夫拉德貝8月27日宣布:“我們將開展一項研究,以確定2030年後我們是否需要更多核電......但在此之前,我們不打算增加產能核電“。

報道說,儘管成本過高,環境與安全風險,以及為獲得這項技術而需要克服的所有問題,而且許多國家正準備脫核,但在非洲人們正在做核夢。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突尼斯,埃及,加納,肯尼亞,烏干達,贊比亞,尼日爾,尼日利亞和蘇丹等國表達了實現能源生產的意圖,一些國家也已經開發研究反應堆,並希望轉向生產。

對於國際原子能機構核能副總幹事兼部門負責人米哈伊爾·丘達科夫來說,“非洲渴望能源。核能可以成為越來越多國家提出能源解決方案的一部分”。根據各種研究,到2025年,非洲大陸有可能安裝大約160吉瓦,到2050年,人口將增加到20億(目前為13億)。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57%的人口無法獲得電力。能源對發展至關重要,不少非洲國家認為,即使核能是最糟糕的解決方案,它可能也是優先的國際推廣的主題。

報道說,除了非洲巨大的核支持者潛在市場外,非洲大陸擁有世界鈾儲量的20%。有34個國家擁有鈾礦藏(這些鈾礦主要位於南非,馬拉維,納米比亞和尼日爾)。例如,尼日爾是地球上電氣化程度最低的國家之一,但擁有世界上第四大鈾儲量。這是所有核國家都非常追求的礦物質。

報道指世界核能國家對非洲的競爭愈演愈烈。雖然法國利用已經存在於非洲大陸的商機影響開發非洲鈾礦,但是,十年來,俄羅斯和中國的到來,那裡的競爭已經很艱難。

同一主題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