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1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6/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6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紅旗文稿"泄密":牆外那個半真半假的中國

摘要:“在現代化治理的國家體系下,關於個人牆與國家牆有着嚴格意義上的畫分,個人牆代表了個人的自由權、財產權等,其背後也就是國際人權公約的各項個人權利;國家牆則更多體現在國際外交層面,如領空、領地等權益,免於被其他國家所侵犯……‘個人牆’的權利必須得到司法保護;‘國家牆’必須透明公開且必須接受大多數"個人牆"的監督。”


紅旗文稿"泄密":牆外那個半真半假的中國
惠稿網友:李哲
 

不誇張地說,對於關注中國時政的人來說,“翻牆”可能是目前半合法化、半公開化的最佳參考渠道。這道"牆"猶如東西德之間的那道"柏林牆",只是柏林牆在線下,中國防火牆在線上。

牆,中國自古至今的意義大致一樣,即指的是房屋或園場周圍的障壁。牆,代表着安全性,即禁止外人隨便進入,個人有院牆、牆壁;國家有長城牆、鳥巢牆、官員財產牆等。

在現代化治理的國家體系下,關於個人牆與國家牆有着嚴格意義上的畫分,個人牆代表了個人的自由權、財產權等,其背後也就是國際人權公約的各項個人權利;國家牆則更多體現在國際外交層面,如領空、領地等權益,免於被其他國家所侵犯。

若具體到國內,則嚴格意義上的"銅牆鐵壁"是越少越好,因為這是我們一直提倡的"陽光政治"具體化的真實表現,比如能否讓官員財產向社會公開,政府的行政稅收對外公示並明確接受納稅人的監督等,所以這塊牆一定不能堵,必須只能疏。

簡而明之,就是"個人牆"的權利必須得到司法保護;"國家牆"必須透明公開且必須接受大多數"個人牆"的監督。

理清楚了基本邏輯,再具體談中國最堅挺覆蓋面最大的網絡"防火牆"。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今年初發布的報告,截止2013年底,中國網民規模達6.18億,位居全球第一。

13億人口的中國,有近一半網民,這個龐大的群體猶如一個大國中的"小國",人多如何治理?或者依據的法規以及出發點是什麼?這成為網絡治理必須深究的關鍵。

其實,人多並不意味着犯罪率高,這一點我們可以看現實的中國,雖然經常有冤案錯案發生,但整體的犯罪率至少表面來看在全球都是偏低的,這一點連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巴肯博士也認為,中國是世界犯罪率最低的國家之一。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同樣是金磚四國的印度,新德里的犯罪率高近些年在全球聞名,連續曝光的輪姦案也總是被世界所指責。從這個最淺顯的比較來看,人多絕非犯罪高的主因,這是大的框架。再更為具體談法理,互聯網的作用,按今天時髦的話來說就是"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成果",互聯網的普及從最開始的軍事、企業到當前的個體,從深度到廣度,可謂應用"無極限"。

如果從軍事以及國家戰略的角度看待,互聯網當然會存在"不安全隱患",這在全世界凡是"開網"的國家都是如此;但如果從個人生活便利化角度來說,互聯網則遠遠利大於弊,以至於個人生活便利的經濟效應大於國家安全的經濟效應,很簡單,前者是通過效率提升來降低交易成本,助推企業以及經濟轉型,如阿里巴巴、網銀等,改變了許多傳統的經商模式,後者國家安全則大都是支出成本,且管道與個人通道不同,因此社會支出大於回報,它更多地就在於"防"。

因此,無論是從經濟成本還是社會效應來看,互聯網的公開透明,都大大改變了世界的商業環境。其次,互聯網中框架下的言論自由也同樣與現實層面的言論自由一樣,不存在法理區別,人人有批評公權力的自由,人人有免於因言獲罪的自由,可以說凡是不惡意攻擊或蓄意攻擊國家網絡安全的行為,都是無罪的,甚至即便是對於"美國稜鏡門事件"等問題也可以公開探討,以理論之。

說到底,中國互聯網人數近些年持續倍增,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相比現實社會的"言論尺度"而言,互聯網相對寬鬆一些,這只能說明前者存在巨大問題,正因為在前者改變甚微,後者才無意中形成了一個新的"相對自由"陣地,雖然偶爾有一些造謠事件,但不可否認的是微博等互聯網傳播方式的效果是遠遠快於傳統平台,若身在其中,對利大於弊的直觀感受就更加強烈。

比如,以前一些新聞要等到電視台或報紙,現在幾秒鐘幾分鐘就能廣為傳播。

當然,必須要意識到,中國互聯網的"相對自由",與大多數國家的自由化仍存在巨大差距,如國外的人在中國上不了國外的一些知名網站,國內的人更是上不得,前者影響了商業繁榮,後者對國內的輿論環境也充滿了"不利"因素,又如一些事情可以一分為二地看,往往國內是選擇性刊發,讓大多數人只看到"對或是好"的一面,這無形中會助漲民族主義以及飄飄然的自信,這都是不利於國家及個人的行為。

恰恰今天最應該做的是,互聯網應該如同中國改革一樣,需要進一步的開放,但現實我們看到的情況是它被妖魔化甚至於被誤導往錯誤的方向上行駛。

最新一期的《紅旗文稿》發表評論稱,當前需要高度關注互聯網搭建技術、大數據技術、微電子技術、信息傳輸技術、"破網"技術和無線網絡攻擊技術領域的最新發展及其對意識形態安全的影響。

文章進一步指出,"我們在運用信息技術最新成果掌握意識形態工作主動權方面,存在不少問題,經常處於被動應付狀態。究其原因,主要是缺乏對信息技術發展趨勢的預測,亡羊補牢的對策多,未雨綢繆的措施少。比如,我們對博客、微博、微信等傳播工具的監管。"

"哎,又是一劑只堵不疏的藥。"一個官方重要媒體的如此表態,實在匪夷所思。它竟看不到互聯網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它竟不清楚世界其他大國在個人以及國家安全間是並行而走?並不是因為後者而影響前者,更加不能因為後者的安全而剝奪前者的"自由"。反過來說,閉關鎖國是最大的安全,但安全嗎?

國父孫中山曾說過:"世界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國這些年得以快速發展,恰恰就是因為融入全球化,反正,如果沒有全球貿易自由化,如果沒有外商來本國投資,如果我們效仿近鄰朝鮮,中國能取得當前的成績嗎?

互聯網的世界大勢,就是公開、透明。用長城防火牆能防住嗎?一定是不能的,因為互聯網已經打開了,猶如潘多拉的盒子,除非封網,或者明令禁止,凡是"翻牆"者則處以極刑,人人同罪,不分官員或其他人。明眼人都知道,這不是開歷史的倒車嗎?

一些人猜測,為什麼官方媒體最近急於嚴打"互聯網",莫不是與周永康、令計畫等有關吧?這是個很好且大膽的猜測。眾所周知,周永康、令計畫早在一兩年前就在海外曝光,"准又准"的神奇預測確實讓國內大跌眼球,傳言到落實,似乎海外媒體充當了中國官方的"馬前卒",或者可以說它們都是瞎猜瞎蒙的?只是這種瞎蒙瞎猜全對的概率也太大了。

就因如此,以至於政客觀察者,為了洞察中國官場的現狀,去翻牆來查閱海外媒體都成了不二法則,而且往往那個官員被許多海外媒體預告出問題,基本上過一段時間也就真的倒台了。

是的,你不得不說,這是個神奇的國度。一邊是海外的精準預測,一邊是不斷升級的國內防火牆。海外可能是造謠或瞎蒙,而國內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竟然向敵對勢力取經?而且還取得八九不離十。

這是為什麼呢?你懂得。真相在於自身的不透明或黑暗,造就了社會的畸形,也造就了海外媒體的強大影響力。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