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5/06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5/06 11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從阿里、安邦說起 : 中國政商關係是狗咬狗一嘴毛

摘要:“無論我們宣傳是怎樣的市場經濟國家,符合國際市場經濟標準,但明眼人也都知道,其實監管和被監管者大都不是真正以市場行為及公眾利益作為雙方關係。比如,地方政府對污染型企業的包庇,食品藥品等曝光大都經媒體推動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網友惠稿:從阿里、安邦說起 : 中國政商關係是狗咬狗一嘴毛
網友署名:李哲

對中國社會現狀保持密切關注的人,大都還記得,社會學家孫立平近兩年一直提出這樣一個觀點,即中國社會潰爛了,或者說這個社會不出事則已,一出事各個環節都潰爛了。

真正在這片土地上生存的人,似乎一刻也停不下來,不安全感讓壓力愈顯愈大,社會各種事端更是肆意擾亂內心的平靜。小小的一周都可能發生多起巨大事件,想不關注除非深藏山野,那也需要把網絡屏蔽,否則它會自動推送給你。

最近的一周社會更是劇烈不安,有打人的;有查人的;有社會的;有金融的;更有紅二代們。而把這些奇葩雲集之事彙攏起來看,可能大多數人看不懂,不止中國人看不懂,作為老外更是看不懂了。

工商總局與阿里:狗咬狗撕扯出的根子問題

以阿里巴巴為例,用過網購的國人,大部分知道這家網店價格便宜且假貨或者水貨也很多,這幾乎是人所都知的現實,即便是阿里在當時上市時,投資者也對此頗有疑慮,當然這也被寫入風險因素,雖然很籠統。

有風險並不可怕,甚至我們可以說,每個國家都有風險,每個企業也都有風險。如比爾蓋茨所言,微軟離破產永遠只有18個月。

經濟學上說,風險一般要有評估,或者需要有可靠詳實的數據,方能嚴格控制。但顯然,阿里是沒有具體給出的,或者說國家監管部門跟着一起作姦犯科。

其實,說到底是一起“狗咬狗”的花邊新聞,暴露了“合謀”勾當。據了解,這次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處理”阿里巴巴,其實早在2014年7月就撰寫了相關報告,但卻推遲了發布時間。

而這期間,阿里巴巴正好利用不發布的窗口期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阿里巴巴集團在其IPO招股書披露信息稱,假貨問題是其所面臨的“風險因素”之一,但在2014年9月份IPO籌資250億美元以前卻並未披露任何監管調查相關信息。

因此,這條蛇鼠打架所引發的監管“潛規則”,就這樣明目張膽地暴露在公眾眼前。中國人自然能看得懂了,誰都知道能做這麼大,背景自然不簡單,而且幹了十幾二十年假貨,都沒被查,這不能不說明真是個奇蹟。老外就看不懂了,怎麼可以這樣執法?

無論我們宣傳是怎樣的市場經濟國家,符合國際市場經濟標準,但明眼人也都知道,其實監管和被監管者大都不是真正以市場行為及公眾利益作為雙方關係。比如,地方政府對污染型企業的包庇,食品藥品等曝光大都經媒體推動等。

監管不作為,或者監管存有小金庫,那公眾利益自然就是個屁了,聽說,最近阿里巴巴又與工商總局搞好了關係。那邊外國投資者還準備起訴阿里,這家被中國人普遍看好的互聯網大牛,近兩年層出不窮地引發各種爭議。

對了,爭議背後,也別忘了,人家的身份,畢竟按相關媒體的說法,那可是前“皇帝”兒子摻雜其中。所以,阿里奇怪就奇怪在,反腐高調進行時,儲藏了諸多年的問題,最終被挑起來說事。到底背後是什麼貨色?可能還真說不好。

實際來說,阿里的這種案例實為難得,且還屬於監管者“自曝家醜”型的,更多的肯定是誰也不想“黑社會打架,漁翁百姓”,對,“安邦”就是這樣一個又黑又強又悶聲發大財的傢夥。

又黑又強悶聲發大財的安邦:監管呢?

據《南方周末》報道,安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冉冉升起,這其中涉及多起“蛇吞象”的不合常理行為,如56億元收購了總資產1600億的成都農村商業銀行35%的股權,每一次獲批都踩着點且異常順利,同時,保監會相關負責人還擔任董事。

目前,安邦總資產過萬億,在資本市場中猶如大鱷一般,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幾乎成為中國公開市場中隱藏最深消息最不透明的企業了。當然,因為報道點出了紅二代陳小魯的名字,其回應,不是他的。

但現在為止,安邦到底是誰的?那位吳先生是否利用了紅二代的背景來開綠燈或尋租?這都是個老大難的問題,已經都擺出來了,監管層仍然裝作不知道,也沒聽到有半點回應。

奇哉,奇哉!正常的商業運營或資本運作,相信市場都予以認可,畢竟市場經濟拼的就是頭腦嘛,但那也只是合法框架下的“頭腦”。

顯然,我們的管理層,對安邦的資本行為是要負有監管責任的,比如成都農村商業銀行是否涉及國有資產流失以及保監會三位董事是否存在利益輸送等。

說起來,幸虧安邦沒在國外上市,要不然老外豈不是更頭疼?黑馬,確實夠黑,但黑的手段或技巧則關係到企業最基本的價值存亡。

無論是阿里還是安邦,無疑凸顯了監管方的重大缺陷。兩個可能都是狗,如果兩隻狗都不打架,那我們必然就是人家眼中的骨頭。有句話叫,賣了你,你還在幫別人數錢,現在可以說,吃了你,你還覺得飯香。

客觀來說,對當前所謂“依法治國”的國內當局來說,如何監管真是太難了,比如十幾個中高層警察吃個飯,被拍照後,就強制要求深圳警方不許參加飯局,甚至武漢的警方也打出標語叫板媒體。

國家現代化治理水平之低:小學生都知曉

你不能不說這完全是顛倒是非!你的朋友家人請吃飯,為何不吃?你只要花自己的乾淨錢宴請朋友,為何不吃?公眾在意的是你是不是用了公家的錢吃了自己的嘴!這是最基礎的常識問題!這還需要爭論?而且既然不是吃公家的錢,為何要打人?無論是公家的錢還是私家的錢,打人就是不對,你是個公務員,接受公眾及媒體監督,怎麼了?

由這樣的事,可以看得出來國家現代化治理的水平是遠遠落後的,跟中國經濟的增速完全脫離,按說公務員系統都是學習最牛的人,卻為何乾的事確實有悖於普通人,甚至小學生都知道不該拿班集體的錢自己買冰淇淋。

再稍微延展一點,其他實權派監管方的傲慢與無知就不說了,值得一提的是,連高校的監管也成為一種“非人性”常態。

教育部長袁貴仁最近說,絕不能讓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我們的課堂;決不允許抹黑社會主義的言論在大學課堂出現;決不允許各種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言論在大學課堂蔓延;決不允許教師把各種不良情緒傳導給學生。

袁部長此話一出,外界一片批評,更有人說乾脆閉關鎖國算了。其實,大家誤會袁部長了,袁部長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眾所周知,我國是信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社會主義早在19世紀30至40年代一開始在西歐廣為流傳,同樣馬列主義的傳教士馬克思和恩科斯都是德國人,這都屬於傳統意義上的西方國家。

這樣地看,馬列是正宗的西方價值觀念,所以袁部長的意思是我們要拋棄馬列,其心之高,讓人敬仰。因而,現在聲討袁部長的不明真相的同志們,不僅不要反袁,還要攜手推翻馬列主義。

但話又說回來,馬列社會主義價值觀也是多元文化之一,共產主義失敗了,現在就剩下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了,留一個落後者,作為參照對象,以此警惕人們避免大錯,這也是好事。

所以,可以理解袁部長,但建議袁部長也不要就這麼赤裸裸地拋棄馬列。有個壞人,才能凸顯好人,這就是社會關係啊。比如有政府,就會有黑社會,有時候黑社會反而比政府好,有時候政府反而比黑社會更黑,這些對比,也都是社會分工的一部分。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