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童年輸血染艾滋長大後上訪被刑拘簽下不再上訪保證書才能回家

摘要:“段青雲媽媽死於艾滋病和段青雲小兩口幼年輸血感染艾滋病毒,都不是他們本身的過錯,追根溯源,應懲辦河南艾滋病泛濫的元兇和追究睢縣人民醫院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嚴重瀆職罪和縣衛生防疫站不給賣血者及早做艾滋病毒檢測的過失,卻本末倒置讓受害者在永不上訪的保證書上簽字畫押,那是黑白顛倒的一紙賣身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網友惠稿:童年輸血染艾滋長大後上訪被刑拘簽下不再上訪保證書才能回家
作者: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5年4月10日,河南省睢縣一位小青年年幼時因病輸血感染艾滋病毒,長大後上訪討說法竟被刑事拘留。這是河南省繼汝州市2014年5月給5名無辜感染艾滋病毒上訪者判刑後又一嚴重的刑事化事件。出於對這一事件的高度關注,我於5月19日專程去睢縣看望那位含冤的小青年。然而,由於該縣懼怕敗露打壓受害者真相,竟將我要會見的艾滋病患者“被旅遊”藏起來吃了閉門羹。

縣醫院和衛生防疫站嚴重瀆職令小青年墜入艾滋深淵

家住河南省睢縣周堂鎮大屯村28歲的段青雲,六七歲時因患血小板減少症,睢縣人民醫院建議輸血治療。因家境貧寒,買不起血,媽媽說:“救孩子要緊,就輸我的血吧!”醫院本應於輸血前對供血者做艾滋病毒檢測,艾滋病毒陰性方可供血,可是醫院違反常規,不做檢測就輸血,而且一連多次,這就給受血者可能感染艾滋病毒留下隱患。屋漏偏逢連陰雨。段青雲媽媽1990年代初因響應政府賣血號召,在睢縣衛生防疫站辦的血站多次賣血,同村裡其他賣血農民一樣感染了艾滋病毒。不可原諒的是,主管艾滋病防治的縣衛生防疫站在賣血者攜帶病毒十幾年的過程中,從沒有給賣血的農民者做艾滋病毒檢測,段青雲就這樣成了不給賣血者檢測艾滋病毒的受害者。

毋庸置疑,段青雲既是睢縣人民醫院在輸血前不給供血者做艾滋病毒檢測受害者,又是縣衛生防疫站不給賣血者做病毒檢測的受害。還不幸的是,這位於“雙料”受害者還同時是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雙重”感染者。無疑,睢縣兩個最權威的衛生部門對童年段青雲感染艾滋病毒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段青雲母親最後病倒了,看病花了很多錢,家人曾向村裡哀求幫助,當時答應給救助50元,但至今沒有兌現。因段青雲母親買不起好藥,於5年前不治身亡。其母之死就像被踩死一隻螞蟻一樣再也無人過問了,段青雲只與父親相依為命。

與同是幼年輸血感染艾滋的女孩共築愛巢共度難關

小青年長大了,與同樣是年幼因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姑娘師明明網上相遇相戀,同病相憐的一對已於半年前喜結連理。患難與共的小倆口,一個體弱多病,另一半則弱不禁風,成了河南省艾滋病弱勢群體中應特別給予關愛的苦命鴛鴦。

小夫妻要天天服抗病藥才能活下來。大多數國家普遍採用進口的療效好副作用小的骨幹藥物“拉米夫定”,河南最初也採用這種進口藥,但為了壓縮開支,後來則改為副作用大療效差的國產抗病毒藥,令小倆口接受不了,實在挺不了只能住院。因為失去勞動能力不能打工掙錢了,只能靠民政部門每月99元低保和衛生部門給予艾滋病患者200元補助過活,揭不開鍋已是常態。儘管他們倆都是嚴重醫療事故的受害者,但無人承擔責任,也得不到國家分文賠償,為了糊口,只有上訪請求政府補助。幾年來段青雲多次上訪前後同其他上訪者一樣總共獲得補助金8000元。剛成家的小夫妻因先後住院,經濟拮據的段青雲又再次上訪請求補助惹翻了政府,2015年4月10日8時在睢縣人民醫院正在辦理出院手續這個當口,公安幹警根據拒絕給予段青雲困難補助的周堂鎮黨委書記劉克偉的要求,在極盡恐怖和羞辱狀態下,以“涉嫌敲詐勒索罪”將其刑事拘留。

段青雲被刑拘後,師明明找到鎮黨委書記理論,那8000元是你們鎮里工作人員分多次心甘情願給的,同給其他上訪者一樣沒講什麼條件,怎麼今天把以前的老賬翻出來被說成是“涉嫌敲詐勒索罪”!早知如此狡辯,段青雲絕不會落入這個陷阱去吃那“免費的午餐”。

簽字畫押承諾永遠不再上訪才能釋放回家

段青雲被關押期間警方多次提審讓他認罪,只要保證從今以後不再上訪,就從輕處理;如果出去後再上訪,就隨時抓回來從重處罰。段青雲堅持認為自己無罪。為了逼其就範,警方竟叫來他的爸爸和妻子師明明,勸他認錯。人在囚籠中,被關了18天的段青雲忍受不了思念身患重病愛妻的煎熬,全然顧不得今後怎麼活了,為了家人只好違心認錯,乖乖地在保證書上簽字畫押。當時並不知道保證書上寫的是什麼,被釋放回家後,他才知道刑拘理由是“敲詐勒索罪”,現處於“取保候審期”。

盡人皆知,段青雲媽媽死於艾滋病和段青雲小兩口幼年輸血感染艾滋病毒,都不是他們本身的過錯,追根溯源,應懲辦河南艾滋病泛濫的元兇和追究睢縣人民醫院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嚴重瀆職罪和縣衛生防疫站不給賣血者及早做艾滋病毒檢測的過失,卻本末倒置讓受害者在永不上訪的保證書上簽字畫押,那是黑白顛倒的一紙賣身契。在河南省凡是領取這種補助金的受害者,政府手裡都攥着他們簽下的賣身契約,一旦落入只有區區幾千元補助的“圈套”,就不許你喊冤告狀了,再上訪就制裁。河南一些市縣就是通過這一恐怖手段實現了“艾滋病零上訪”;河南血禍罪魁禍首就是在在這一張張賣身契撐起的保護傘下逍遙法外,平步青雲。

專程去睢縣大屯村看望段青雲的兩小時

5月19日,我一早就到了睢縣縣城,在約定時間於長途汽車站等候給我帶路的河南一位志願者。我每次來河南他們都是很禮貌地提前來車站接我,而此次卻等了半個小時不見志願來。電話聯繫後方知他一早就被兩位國保人員給看起來了,不許離開半步。既然我風塵僕僕隻身來到睢縣,雖年過八旬,為了探究小段夫婦含冤始末,就是爬也要去大屯村看望他們。因為社會對艾滋病人的歧視,段青雲從小就深居簡出,很多鄉親不了解他的住址,雖有人指點,我在村裡轉一小時也未能找到他的家門。後經一位大媽再次指引才好不容易找到,但人去屋空,“鐵將軍”把門。
第二天是那位要給我作響導的志願者告訴我,國保通過電話監聽,得知我5月19日上午來大屯村,所以一大早就把段青雲拉到村外“旅遊”去了。沒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這就是睢縣把我要會見的艾滋病人藏起來百般阻撓會面的原因。

參照國際慣例立案查處河南污血案還受害者以清白

段青雲小夫妻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和段青雲母親死於艾滋病,都是河南推行“血漿經濟”的惡果,是河南血禍罪魁禍首的替罪羊。只有把顛倒的是非顛倒過來,追究罪魁禍首的責任,並給予受害者國家賠償,還他們清白之身,才是公平正義。

自1985年美國發現艾滋病以來,先後有法國、加拿大、日本、德國和利比亞等多個國家,因給患者輸了感染艾滋病毒的污血,發生多起大面積傳播艾滋病毒的污血案,有的幾百例,有的幾千,有的則多達萬例。但較之河南省推行“血漿經濟”至少造成三五十萬賣血和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十萬感染者命喪黃泉,則是小巫見大巫了。這些國家對污血案的發生都進行了查處並追究刑責和給予國家賠償;台大醫院發生的污血案也如此辦理。比上述國家造成的危害總和還要大10倍8倍的河南污血案,即不查處也不賠償,還對受害者倒打一耙 而“超群絕倫”。僅以下面一個事例的對比,就可看出睢縣打壓段青雲的殘忍。

加拿大於1980年代中後期發生了醫療史上最嚴重的一次醫療衛生災難,有1100加拿大人因輸入了污血感染艾滋病毒,另有1萬至2萬人因輸污血感染丙肝,死者不在少數。警方污血案調查小組以刑事疏忽罪、危害公眾安全罪、未及時依據食品及藥物法發布通告罪,4名醫生被判刑、加拿大紅十字會和一家美國藥廠被追責和罰款,為成千上萬的受害者討了說法。加拿大政府於1988年每人一次性獲得12萬美元免稅的賠償金,各省還額外提供每年高達3萬美元的補貼和5萬美元的喪葬費;對患者提供終身免費抗病毒治療,並為孩子提供後續教育培訓基金及支付護理人員的費用。中國則是“鐵公雞”一毛不拔,即使給點臨時補助又以“敲詐勒索罪”被刑拘。

據悉,師明明已身懷有孕,只期望她在醫生指導下進行艾滋病毒阻斷 ,安全度過分娩關,生下一個健健康康的可愛小寶寶。

衷心期望敢於擔當的習總書記能親歷親為河南污血案,在有腐必反,有錯必糾大好形勢下,借鑒多國做法,依法立案查處河南污血案,為被刑拘現處於“取保候審期”的段青雲和河南省汝州市因上訪被判刑仍在服刑的5名艾滋病受害者平反昭雪,並以此為契機,為在“血漿經濟”中所有受者正名,把顛倒的是非顛倒過來,讓他們夢寐以求的對河南污血案 “一立案、二問責、三給予受害者國家賠”的中國夢成為現實。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5年5月30日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