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楊繼繩:致炎黃春秋社委會和全體讀者的告別信

摘要:“時局變幻莫測,也許在將來某一天,在反對力量的壓力下,《炎黃春秋》不得不玉碎。玉碎不是毀滅。“縱死猶聞俠骨香”,它24年的歷史,已經給人們留下深刻的記憶,將會在中國報刊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

楊繼繩:致炎黃春秋社委會和全體讀者的告別信
 

炎黃春秋社委會:
 

從2015年7月1日開始,我將離開《炎黃春秋》總編輯崗位,並退出《炎黃春秋》雜誌社。李銳、杜導正兩位前輩和社委會對我一再挽留,我思考再三,還是決定離開。在這裡,向在《炎黃春秋》合作多年的朋友們告別,也向百萬熱心的讀者告別。

我離開《炎黃春秋》有三個原因,一是我已經75歲了,又有多種疾病,難以承擔總編輯這個沉重的負擔。第二個原因是4月10日新華社三位局級幹部代表社黨組找我談話,用黨的紀律要求我立即退出《炎黃春秋》。顯然,這不僅是新華社黨組的意思。我不能讓新華社的領導人為難。第三個原因,去年四季度,總編輯、兩位輪執主編和網絡主編四人同時辭職,社委會讓我擔任總編輯,重組編輯部。我不得不臨危受命。但我承諾只干半年。現在,半年已過,新組的編輯部運作良好,編輯工作已走上了正軌,我已經完成了社委會交給我的任務。我要兌現承諾,決不戀棧。

《炎黃春秋》是一家講真話的雜誌。多年來,它匡正了不少被歪曲的歷史,揭露了很多被掩蓋的真相;它通過還原歷史本來面目,總結經驗教訓,為推動中國進步盡了一份力量。因此,《炎黃春秋》得到了百萬讀者的熱心支持和高度讚揚。孟子說:“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炎黃春秋》還原歷史真相,害怕真相的人難免有些恐懼。因此炎黃春秋經常遭到少數人的謾罵和攻擊。謾罵、攻擊沒有使《炎黃春秋》退卻半步。

我在炎黃春秋擔任副社長12年了,要離開這裡真有一點難以割捨的情懷。不過,我相信,我離開後,《炎黃春秋》還會按原來的編輯方針繼續辦下去。去年四季度,《炎黃春秋》四位台柱同時辭職,編輯部面臨崩塌的危險。雜誌社很快就重整旗鼓,在這以後出版的雜誌更受讀者歡迎。這說明,《炎黃春秋》有很強的再生能力,能夠承受沉重的打擊,因為它有強大的民意支持。我對《炎黃春秋》的前途持樂觀態度。

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另一種情況的出現。新聞出版和廣電總局向《炎黃春秋》雜誌社發出的《警示通知書》是4月10日;新華社三位局級幹部找我談話,讓我退出《炎黃春秋》,也是4月10日;幾家極左報刊和網站,以姚文元式的文風,對《炎黃春秋》發起集中攻擊,也是在這個時候。這不是巧合。時局變幻莫測,也許在將來某一天,在反對力量的壓力下,《炎黃春秋》不得不玉碎。玉碎不是毀滅。“縱死猶聞俠骨香”,它24年的歷史,已經給人們留下深刻的記憶,將會在中國報刊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我堅信,中華民族對社會進步的追求是扼殺不了的。一家雜誌被迫關門,會有更多同類的雜誌產生。

炎黃春秋始終凝聚着一批有理想、有追求的知識分子。他們為理想而奮鬥,很少有個人的利益追求。在國內外影響如此之大、被列入報刊五十強的雜誌,竟然沒有獨立的廣告部,這是沒有利益追求的一個佐證。有人說炎黃春秋雜誌社某人有多少股份,某人持大股,對這種謠言,我只能付之一笑。

感謝社委會和全體編委對我的信任和支持,感謝廣大讀者對我的信任和支持。

朋友們,讀者們,再見了,讓我在這裡向你們致以謝幕式的鞠躬!

楊繼繩
2015年6月30日(轉發)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