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7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7 11h15 GMT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9年7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從諾貝爾文學獎的異味想起

網友惠稿:從諾貝爾文學獎的異味想起
惠稿網友:朱筱超

最近看到許多報道繁榮中國文化、文藝的學習理論文章,又想到了莫言的諾貝爾文學獎,我曾經寫過一篇“莫言與延安文藝“,文中雖然對毛澤東的文化、文藝暴力有直接了當的揭露,但對於莫言還是從寬容大度的角度,說了一些諒解好聽的話。現在看來是十分輕率的寬容,嚴格的說,甚至於是一種和稀泥的調和主義的態度。

本來毛澤東的延安暴力文化,文藝和我們人類文明的,中國傳統的文化,文藝是水火不容的兩種截然不能混同的文化,文藝。硬硬的把它們混合在一起,必然會產生一種讓人受不了怪異感覺,我現在把它稱為異味。

同樣,現在共產黨人,既要想繁榮中國的文化,文藝,又不願意放棄毛澤東的延安文藝思想,這就把人們硬推到,落入了一個無所適從進退兩難的地步。

文化,文藝的繁榮,必須要有一個自由,寬鬆,寬大的空間,還要有較長時間的滋潤,平和,孕育的培養。不能想像在暴力理論的壓迫下,有美好的東西誕生。即使硬硬的生了出來,也是一個怪物。異味的怪物。

現在看來,自從中國的特色倡導以後,許許多多的東西都帶有這種異味,比如共產主義加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加領導壟斷的計畫經濟。五講四美,學雷鋒,各種核心價值觀的提倡,看起來是很民主平等,但監獄裡的政治犯是越來越多。

在現實生活中的異味,那就更是層出不窮。比如創造衛生城市,街道的清潔工把馬路掃得是一塵不染,可是街上的足療按摩店讓人感到噁心,街上到處都是領導和有錢人的小車,亂停亂放。打老虎的確打了幾個大老虎,但是大家都知道有更多的大老虎沒有打,小老虎和蒼蠅是更不要說了。習總的八條,中央的六條禁令,似乎領導人的作風是好了一點,但共產黨官老爺的劣根性一點也沒有改。

人們現在是在一種麻木的境況下生活,對異味也習以為常。很像是一幅黎明前平靜的黑暗景像,讓人感到無奈又迷茫。

可能習總也在這種異味下,無奈的過日子,想到要“深化改革”才能擺脫困境。不過能夠揭露出異味,讓大家看清楚和知道一點異味的真像,會對人們有好處的。

朱筱超
2015.9.20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