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7年03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節中文廣播北京時間2017年3月25日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陸非:和諧民主——公民社會的十年之殤

摘要:“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今年主題日致辭中清楚的指出,“民間社會是民主賴以生存的氧氣。民間社會是促進社會進步和經濟增長的動力。民間社會在向政府問責方面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並且有助於代表民眾的各種利益,包括最脆弱群體的利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網文選刊:和諧民主——公民社會的十年之殤
作者:陸非
轉自《新公民運動》網站2015年9月16日
 

今天是聯合國國際民主日,聯合國大會在2007年通過的A/62/7號決議中,鼓勵各國政府加強本國旨在促進和鞏固民主的方案,並決定將每年的9月15日為設立為國際民主日。

2015年的主題“為公民社會創造空間”。今年設立這一主題的背景,在聯合國的網頁上有清晰的說明,“在全球各大洲的許多國家,由於其政府採取措施限制非政府組織獲取資金,導致公民社會團體及其活動人士的行動空間萎縮,乃至封閉。”

該主題提醒各國政府:“一個強大和自由運行的公民社會,是成功和穩定民主制度的標誌。在這樣一個民主體制下,政府和公民社會一起,努力實現創建更加美好的未來的共同目標;與此同時,公民社會督促政府對公民負責。”

回顧中國近十年的公民社會發展,在2006年前後,民間組織交流當中已有公民社會的初步討論,於政府層面,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提出建設富有活力的公民社會,時任深圳市長許宗衡更在不同場合多次引用“公民社會”這一概念,並稱深圳正由傳統社會向公民社會轉型。

2008年至2010年間,隨着汶川地震志願者大範圍參與,中央政府開始啟動對社會組織培育的試點,陸續放鬆對公益組織的管控,學者研究,民間實踐,多方歡欣鼓舞甚至提出公民社會元年的到來。

之後卻急劇轉下,在鼓勵培育社會組織之餘,2010年底,深圳政府再提建設公民社會即遭遇封殺,13年出台的“七不講”把公民社會列入不可言說的範圍,隨後陸續對公盟、立人圖書館、傳知行、益仁平等具有平權倡導背景的公益組織進行打擊,一系列的行動,民間對“公民社會”四個字經歷了由興而衰的過程,再談已是噤若寒蟬。

10年之殤,起落之間,在體制和市場化的雙重衝擊之下,民間自我消聲,自我閹割,中國公民社會殘存多少,尚是疑問。

有一種觀點認為,這些年公益組織/社會組織/NGO大量興起,志願者廣泛參與,公益行業蓬勃發展等等,不能視為公民社會沒落。

的確,從行業的發展,公益組織的數量來看是增加不少,然而我們不能把公益組織/社會組織的發展完全等同於公民社會的發展。如果把公民社會看成一個色彩斑斕的空間,則應當具有多樣化的色彩,當紅色成為主色調,也當容許藍色灰色綠色等不同顏色的存在,不當以一種顏色抹去其它的色彩。

或者更直白的說,在公民社會裡,既要有服務型的組織,也當有倡議型的機構,既容許官方的組織、市場化導向的組織存在,也當有強調平等、權益的機構共存。公民社會不可能只有一種聲音、一種工作方式,它是一個相對自由、平等、多元、包容的工作、對話空間。在這裡,既有合作,也有抗爭。“我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我捍衛你說話的權利”,兼容並包,百花齊放,是公民社會最好的呈現。

十年來從對公民社會態度的轉變,折射出意識形態上的顧慮,出於“穩定”的衡量,往往服務型機構受到青睞,維護權利、倡導型團體常被視為“不和諧”的組織,進而對公民社會妖魔化,進行打擊。

事實上,無需對“公民社會”及倡導型組織過於敏感化,他們是促成社會穩定、推進改革的利器。在台灣轉型的經驗中,能夠清楚看到公民社會在轉型期間的重要作用,60年代有因為不忍人民缺醫少葯,證嚴上人發起慈濟功德會,從事服務救援工作,80年代因消費者保護運動而成立的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推動消費者權益立法,再到90年代基於司法不公成立的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等,他們在黨派之外的公民社會深度參與,服務社群,消除民怨,推動改革,恰恰是台灣平穩轉型的重要助力。

對此,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今年主題日致辭中清楚的指出,“民間社會是民主賴以生存的氧氣。民間社會是促進社會進步和經濟增長的動力。民間社會在向政府問責方面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並且有助於代表民眾的各種利益,包括最脆弱群體的利益。”

回到大陸,每一個人具有的公民身份,踐行憲法賦予的權利,自主在不同層面參與社會的工作,即宣告了公民參與社會建設的事實。這一事實,叫公民社會也罷叫NGO、NPO、社會組織、志願者也行,民間參與已是勢不可擋的潮流,一時打壓,終將反彈。

唯一需要警醒的是,曾經立志於推動社會發展的社會組織和行動者,需時時提醒是否偏離當初的理念目標。憑心自問,還記得創立組織時的理想嗎?我們的工作,是否改善了服務對象的生活?我們的社群,培育他們的權利意識了嗎?他們能夠自己團結自我組織自我服務維護利益了嗎?當夥伴社群遭遇不公義,是保持沉默視若無睹,還是努力發聲並肩同行?

等靠要外部環境的變化是等不到的,只有服務,也無法產生公民社會。為公民社會創造空間,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當“民主、自由、公正、平等、法治”這些寫成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之際,如若堅信這些美好的字眼是人類普世共通的價值觀,不為哪一個組織,哪一種主義所獨有,則推動公民社會是最好的方式,應當大聲公開表達並踐行,以行動為每個人的平等、尊嚴與自由,爭取未來。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