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12月15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5/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5/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7年12月15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為何德國成為世界流亡者的首選之地?

摘要:“德國政府有一個非常可貴的觀念:德國經濟上去了,就要為世界和平承擔更大的義務。世界上這樣的國家越多,經濟越起飛,對這個世界越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網文選刊:為何德國成為世界流亡者的首選之地?
作者:錢躍君
轉自《共識網》2015年9月10日
 

這個世界是一個不幸的世界,戰亂、饑荒,一個個人為的災難。但值得安慰的是,這個世界還是有許多充滿人性的國度,還是有一批充滿愛心的民眾。

在中東,值得一提的是黎巴嫩——一個人口482萬的小國,接受了115萬難民。在歐洲,德國與瑞典成為最大的兩個難民收留國。

據2014年聯合國統計,全世界共有6000萬流亡者,其中,1950萬離開家園,3820萬在本國流亡,180萬流亡國外。最多的是來自非洲和中東。

如此巨量的流亡潮,達到二次大戰後的最高潮。他們大都通過地中海的水路湧向崇尚民主人權、從而和平富裕的歐盟國家。但他們冒着生命危險,坐着陳舊、超重的船隻渡過地中海,許多人就這樣葬身於大海,僅僅今年來就有2300名罹難,還有35萬正在試圖這樣前來。

今年九月初,一艘只能承載10人的橡皮艇,居然乘坐了17名敘利亞難民(每人支付2050歐元給蛇頭),試圖從土耳其渡過地中海前往希臘的Cos島,即前往歐洲大陸。

沒想到途中橡皮艇傾斜,多人墜入大海。次日,在土耳其的海灘上發現墜入大海的一位三歲男孩的屍體:穿着紅色衣服,臉半埋在沙里,兩手向後。

該照片從土耳其傳出,轉載在一個英國網頁,再以此傳遍全世界,成為流亡者悲劇的象徵,引發了歐洲社會的人道危機。

意大利報紙Republica評論:這張照片讓全世界沉默;西班牙報紙Periodico評論:歐洲在走道德下坡路;英國報紙Independent責問:敘利亞孩子的照片能改變歐洲的難民政策?難民政策相當苛刻的英國政府發言人也不得不表示:這張照片確實令人震驚。

敘利亞因為當政者的權力之爭而引發內戰,但當時並未導致流亡潮,三年前在全世界的難民輸出國還排不上前30名。後來發生“伊斯蘭教國IS”的屠殺,發生流亡潮,現居於世界第一。

今年八月底,1.7萬敘利亞流亡者通過各種渠道進入歐盟的東大門匈牙利。根據歐盟的都柏林條約,難民首先進入哪個歐盟國家,這個國家就有義務安置和處理這些難民。

但匈牙利不願承受這樣大的難民負擔,也沒有任何一個歐盟國家願意分擔——所有歐盟國家都以種種借口推託接受難民。但這麼多難民總得安置,不能看着他們走向死亡,對人的救援是超越國界、超越民族和超越文化的首要大事。

那些難民其實也不想留在匈牙利,而想前往德國——德國已成為全世界流亡者的首選之地。

8月31日,一向對難民政策很少表態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幾百位記者面前明確宣布:我們來做!德國願意全部接受這1.7萬敘利亞難民!她向全德民眾呼籲:一個統一的德國,應當肩負起更大的國際義務!難民們嚮往德國,這是德意志民族的驕傲。

默 克爾的宣布引起了德國社會很大的反響。一下安置這麼多難民,需要場地、資金,需要義工……聯合執政的社民黨馬上表示贊同,聯邦政府可以立即拿出10億歐 元,最高拿出50億歐元,保證今年的政府財政不赤字。而且建議要修改憲法,對緊急救援戰爭難民,要給予政府更大的權力和靈活性,免去十分耗時的官僚程序。

德國新聞界發起了全德總動員,所有電視台都呼籲民眾捐款,呼籲義工。9月6日,列車將6000名敘利亞難民通過匈牙利和奧地利來到慕尼黑火車站。周日,又有7000名難民來到慕尼黑。在後續幾天中還有4000名前來。

火車站上拉起大幅標語“歡迎”,市長親自到火車站迎接。歡迎難民來德安家的德國民眾數量都超過了難民數。大家帶着各種禮物,尤其送來許多送給難民孩子的禮物,就像迎接自己的家人那樣熱烈。

許多敘利亞難民們手中拿着紙牌,寫着:Germany!Germany。有的索性舉起默克爾的相片——他們感謝德國,在他們最危難的時候,在別國都把他們拒之於門外的時候,德國伸出了愛心的援手,讓他們告別專制的恐懼,給他們一個溫馨的家。

難民們達到慕尼黑後,根據聯邦政府與各州政府的事先商定,又分坐大型旅遊車前往德國幾十個城市安置。

各城市為了安頓他們,必須儘快造房或修繕房子,許多難民臨時居住在帳篷里。但各城市保證,今年十月底之前一定讓所有難民住入房子。

德國財政部長表示,安置難民是德國目前的首要大事。各城市如果經費不夠,可以立即獲得聯邦政府銀行的資助和無息貸款。

在人員上,德國政府決定立即增加1650名護理和管理人員,明年再增加1000名,同時調用5000名義工。

當然,德國從政界到社會是多元的,默克爾的做法在德國本土也受到阻力。

基民盟的姐妹黨基社盟主席就公開表示對這樣政策的擔憂,德國是否承擔得起這樣的重負。極右組織更是反對聲一片,就在周六深夜,30多名極右者在多特蒙特火車站集會抗議,引來幾百名市民前來阻止。雙方發生肢體衝突,5人受傷,被警方拉開。

德國之外也有反對聲,匈牙利一位神父就公開表示,如此流亡是伊斯蘭教人來佔領基督教人的天下。

德國的行動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震驚和感動。默克爾呼籲歐洲各國,要更多地接受戰爭難民,承擔起這份人道的義務。羅馬教皇呼籲全世界基督教徒,每個教區都必須接受難民家庭。

一直對難民不太友好的英國,英國首相表示願意接受1至1.5萬名難民。法國總統表示,在今後兩年中將接受2.4萬名難民。歐盟打算在歐盟中施行安置難民配額政策,所有歐盟國家都有義務安置難民。

因為德國曾嚴厲要求希臘政府財政節儉,默克爾因此被希臘社會辱罵。這次希臘的報刊承認:默克爾至少在道德上是高尚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聞訊後馬上表示,非常感謝德國能這樣大規模地接受戰爭難民。

英國社會對默克爾表示讚賞:“我們不願承認,但人道上德國確實比我們做得好”。“德國把難民當客人,英國卻把難民當罪犯。”“默克爾明確指責選民中的反難民行為,而英國首相卻屈服於這種行為。”西班牙媒體讚賞默克爾,從這次行動看到德國對難民所表現出的援助和聲援。

接受難民不僅是出於歐洲民族的價值觀。救死扶傷在任何文化、任何宗教中都是一樣的。關鍵是,你願意為此付出多大代價。在歐洲各國,也是世界各國都在逃避責任的時候,德國願意承擔責任,而且全民響應,值得一贊。

這之前一次德國大規模援救難民行動的還就是為中國人!1979年中越戰爭前後,越南政府以最殘酷的手段排華,大批越南華僑被趕到公海上。他們划著小木船在海上流浪,有些人划到馬來西亞海岸想上岸時,被馬來西亞邊防軍發現後,居然被掃射回大海。

聯合國聞訊後向全世界發出緊急呼籲,但應者寥寥,後來是德國開海輪火速從德國趕到越南附近的海域,到公海里去一個一個地找人和撈人,一下接受了4萬名越南華僑。

德國議會特地為他們通過法律,越南華僑可以不經過任何庇護審核,就全部承認為政治難民,立即獲得在德的永久居留。流亡中失去父母的孤兒們(許多人在海浪中罹難了),全都被德國的一個個家庭領養。所以,如果你今天去詢問德國的越南華僑,大都是自己或其父母1980年來德的。

德國政府有一個非常可貴的觀念:德國經濟上去了,就要為世界和平承擔更大的義務。世界上這樣的國家越多,經濟越起飛,對這個世界越好。

歷史上德國與波蘭是世仇,波蘭就怕德國經濟上來,會發展軍備威脅他們。而現在相反,波蘭就希望德國經濟上去,波蘭作為鄰居還可以沾光。

德國不僅要成為歐洲經濟的火車頭,也要成為歐洲道德的火車頭,要為和平與進步承擔起更大的社會責任和國際義務——這不僅取決於政府抉擇,更取決於整個社會民眾的共識。

這次救助難民,居然有2300萬民眾的直接與間接參與,相當於德國1/4人口,可見德國公民社會的成熟。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