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7年9月2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6/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6/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 第一次播音2017年9月26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首頁

劉曉波病情加重,我們應該怎麼做?

media 資料圖片: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Reuters/路透社

摘要:“7月6日許多人和我一樣經歷了悲傷甚至慌亂的一天,劉曉波病情加重,我看到各種不同的表述和反應。一般來說,我不願意就曉波的事情接受媒體的採訪,但事到如今,我、我們應該怎麼做?我有責任公開說話。”

劉曉波病情加重,我們應該怎麼做?
作者:曾金燕
首發於《端傳媒》2017年7月7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全文:

7月6日許多人和我一樣經歷了悲傷甚至慌亂的一天,劉曉波病情加重,我看到各種不同的表述和反應。一般來說,我不願意就曉波的事情接受媒體的採訪,但事到如今,我、我們應該怎麼做?我有責任公開說話。

首先我想說的是,我和劉霞弟弟劉暉直接聯繫溝通,曉波的病情,外人有很多不恰當的解讀。具體說來,靶向治療方案,對一些病人很有效,對另一些病人,卻未必,開始治療後一個月左右大致可以判斷。

但在曉波身上,卻不是樂觀的情況,他的病情是「最兇險的進展最快的那種,治療2-3周,療效還沒體現,副作用卻讓他的肝功能嚴重下降,腹水也很嚴重,所以必須暫停抗癌的藥物,重點改為保肝,給他的身體一個喘息的機會」(劉暉7月6日晚原話)。對曉波病情診治給出意見的主談醫生是:八一醫院的秦叔逵教授和協和醫院的毛一雷教授。

這種情況下,我們要沉住氣,以曉波的最大利益為出發點,做所有可能的努力。

最重要的訴求,依舊是給予曉波最好的醫療服務,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人士辦理,這包括以下幾方面:

一,到海外在完全自由的狀況下治療;

二,在未實現第一點之前,公布主治醫生和會診醫生的姓名,由主治醫生和會診醫生獨立公開向外界公布曉波的病情和治療狀況;

三,中國已經有多家優質的國際醫院,在曉波未能到海外完全自由地接受治療之前,應該立即轉院到國際醫院裡接受更加優質、獨立的治療和服務,費用方面,曉波的支持者願意共同籌款支付,必要的話,我願意擔當這些具體的工作;

四,請學界和醫療界朋友提名國際認可的、海外肝癌治療專家為曉波會診,並由他們獨立、公開地發表關於曉波的病情和治療狀況的意見。

治療疾病,一切應該以醫生的專業意見和病人的自主意願為行動的第一準則,病情發展也有時好時壞的狀況,風險是未知的,有可能較長時期持續處於目前這種狀況。必須確保曉波得到最好的、最人性化的、最有尊嚴的治療。

到目前為止,曉波尚未能夠公開對外部直接說話,從現有的影音資料來看,曉波身體上處於十分虛弱、自主空間上處於十分被動的情況。必須還給曉波及其親友完全的、完整的人身自由。

考慮到親友、支持者的關注和焦慮,也考慮到曉波作為病人需要絕對安靜、休養的情況,應該由曉波和家人做主,定期或不定期給出一個短暫的時間段(如每日半個小時),讓曉波與最想見面的人見面、說話、共處。曉波的核心支持者,應該務實地考慮未來較長時間內這些具體的安排、管理,實現真正意義上務實地對曉波的生活和工作的支持。

 

曾金燕
2017年7月7日清晨5點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台選刊網友來稿及網上時評類稿件。所刊文稿為一家之言,期望大家評頭品足,也希望大家推薦稿件。摘選文稿以文明、理性、獨立、多元為準則,本欄以此自勵,並同大家共勉。

 法廣編輯部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