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6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3/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3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魅力法蘭西

“丁丁”之父埃爾熱與中國張

media 張充仁在《藍蓮花》的6處背景中留下他的手筆和廢除不平等條約口號。 DR

3D電影《丁丁歷險記》正在全球上演,大家是否知道“丁丁”之父埃爾熱與中國藝術家張充仁還有一段感人的友情,而且還是因為漫畫人物丁丁的續集故事,使這兩位失去聯繫40多年的朋友,講法語的比利時人埃爾熱與中國老張終於得以重逢。

中國張確有其人

《丁丁历险记》的读者都知道中国张真有其人。丁丁在《蓝莲花》故事里救活了溺水的中国张。 DR

《丁丁歷險記》的讀者都知道中國張真有其人。丁丁在《藍蓮花》故事裡救活了溺水的中國張。《丁丁在西藏》奮勇搶救出受到雪山野人威脅的中國張。在丁丁幾十年的歷險生涯中,《藍蓮花》和《丁丁在西藏》的兩次“中國行”都是埃爾熱一生創作的轉折點,埃爾熱結識了張充仁,埃爾熱重新找到了張充仁 。

比利時漫畫家埃爾熱在比利時日報《20世紀》每天畫連環畫丁丁歷險記。在完成《法老的雪茄》之後,1934年,埃爾熱在報紙上預告說,丁丁將開始他的遠東之行。這是埃爾熱在推出4部“丁丁”漫畫集後,打算創作第5部漫畫集:“丁丁在中國”。很少離開比利時的埃爾熱,並不了解遙遠的中國,他開始收集資料。埃爾熱經人介紹認識了正在比利時皇家美術學院留學的中國人張充仁。

上海徐家彙出生的張充仁父母雙亡,從小在法國開辦的耶穌教會學校學習繪畫和法文,他還是復旦大學創始人耶穌會神學博士馬相伯的侄子。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在日本入侵中國東三省後不久, 張充仁踏上了去比利時留學之路。

張充仁與埃爾熱交談,討論,構思,最終把《丁丁在中國》定名為《藍蓮花》。張充仁為埃爾熱描寫上海的生活,上海的租界,不僅開闊了埃爾熱的眼界,而且幫助埃爾熱撰寫了丁丁在中國的經歷:上海外國租界對日本的入侵視而不見,中國的鴉片走私等。通過丁丁在中國的歷險讓更多的歐洲人了解中國。而且張充仁還在漫畫技術和繪畫美學上給埃爾熱啟發,向他介紹中國畫中單線白描技巧,對埃爾熱在漫畫的進步起了決定性作用。張充仁是埃爾熱唯一一次邀請與他一起簽名發表該部連環畫的合作人。但是,張充人都婉言謝絕了。在張充仁回國之前,他在《藍蓮花》的6處背景中留下他的手筆和廢除不平等條約口號。

1939年首次出版黑白版本的《藍蓮花》還啟發了美國導演兼演員威爾斯(Orson Wells)拍攝的《上海來的女人》(Shanghai Express)這部片子。

尋找中國張

埃爾熱一直沒有忘記他杳無音訊的朋友中國張,他借用《丁丁在西藏》繼續尋找中國張。

欧洲媒体热报在分别40多年后中国张在比利时与埃尔热的重逢场面。 DR

1958年,在埃爾熱準備的《丁丁在西藏》草稿中再次出現中國張的名字:中國張要來拜訪丁丁,但是他乘坐的飛機失事,丁丁再一次失去了中國張。《丁丁在西藏》一書出版後獲得巨大成功,眾多丁丁迷向埃爾熱詢問中國張的下落。在粉絲們的不斷要求下,埃爾熱開始大力尋找中國張的下落。但是還要等到1975年,一位也認識中國張的餐館朋友把張充仁的地址給了埃爾熱。

埃爾熱給中國大使館寫信,請求與張充仁的重新見面。一直等到1981年,歐洲媒體熱報了中國張在比利時與埃爾熱的重逢場面,中國張的重新出現讓丁丁迷們欣喜若狂。

此時的張充仁已經是今非昔比,經過了文化大革命的折磨,中國張年老體弱,重病纏身。雖然當時張充仁在中國只是位普通的雕塑家,但在歐洲,中國張得到了重要藝術家的待遇,法國文化部長雅克郎請中國張為埃爾熱雕像,還為法國總統密特朗雕像。張充仁1998年去世,後人在上海七寶街成立的張充仁紀念館裡,陳列着兩本最早的《藍蓮花》,以示對中國張的尊重。

《藍蓮花》也成為說法語的比利時人埃爾熱與中國人張充仁之間友誼的見證。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