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2018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8/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8/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12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巴黎小酒館老闆談小酒館的靈魂

作者
巴黎小酒館老闆談小酒館的靈魂
 
巴黎小酒館的招牌。 RFI/Alison Hird

在法國,小酒館和小咖啡館一樣,累了,進去喝點歇歇腳;餓了、進去簡單吃點家常便飯,休息時,三三兩兩進去喝點東西聊聊天,是法國人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場所,首都巴黎隨處可見,用酒館老闆的話說,小酒館就是不用害怕就能進的地方,在那兒,可以見到很多人靠着櫃檯聊到天亮。這些小業主希望自己的生意能夠名列在世界遺產名錄上。因為到2020年,如果申請成功,巴黎的小酒館和露天座就可以列入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啦。

發起申遺活動的一家協會表示,如果說“巴黎是一個派對”,像美國大作家海明威所寫的那樣,“那是因為巴黎有小酒館和咖啡館”。該協會主席,同是一家酒館東主的阿蘭·封丹稱: “十年來,巴黎的酒館和露天座逐漸消失,被三明治店,快餐店和外國風味餐館取代,可酒館和露天座是一種生活的態度、分享、混合種族、宗教、社會階層的場所”。

該協會希望“保護”這些“帶有真正民俗文化的家庭場所”。申遺項目的文件將交給法國文化部,文化部負責在2019年3月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交候選資料,教科文最遲到12月或2020年1月作出決定。

據協會提供的信息,巴黎現在一萬四千多個餐飲點中,有近千家小酒館,只佔餐飲界的14%,而20年前,則占餐飲界的25%到30%。

在法國首都的東區,聖安托萬關廂街的前段街區,是廣受歡迎小酒館的大本營,在那裡小酒館各有特色,社交混合不是神話。

“家庭式經營和溫馨的感覺”,吸引了“80%的常客,店裡有報紙可看,免費上網,當然還有一個安靜的角落,擺放著兒童讀物供“大家”閱讀。在加上地點靠近醫院,顧客中不僅有附近居民還有醫院的護理人員,以及下夜班的急診人員,或有時還有在持續一、兩個月療程中、“每天”都來的患者和他們的親屬。

酒館經理指出,醫院員工眾多,流動性強,笑嘻嘻的是老人。“他們很高興能來工作,休息時間來喝點東西......有時候還和顧客一起去度假” ,35歲的小經理笑着承認,自己就是和一位顧客結的婚:她是街對面的書店店員。櫃檯後面的牆壁上貼滿了顧客寄來的明信片,上面寫滿了溫馨的祝福。

隔開幾家的另一家酒館,露天座布置城好萊塢動畫片《穿靴子的貓》里甲板的樣子,45歲的老闆巴雷勒先生如數家珍:“老酒館是不必害怕就能進來的地方。在我這裡,客人知道消費不會超過15歐。吧台的咖啡是1歐元,當天特色菜的價格是10.90歐”。客人是誰? “流浪漢,巡警,葡萄酒商,律師或是清潔工”。說完老闆擡擡下巴指向吧台旁的鄰座。

在另一家酒館《巴黎女郎》的吧台後,38歲的酒保已經有20的從業經驗了,如果說當初入行是個“意外”,今天還在繼續則是出於對工作的喜愛,這行“能遇見很多人,而且工資也相當不錯”,不過 “工作非常辛苦,很累”。開業兩個月來,他每天看店12個小時以上,因為“招人工簡直是自討苦吃,而且花費巨大”。

45歲的老闆巴雷勒每天在自己的三家店裡輪流轉。他已經大大縮短了工作時間,為了兩個孩子每天只干“七、八個小時”。他說: “我幾乎沒有時間陪伴我的兒子,因為這份工作,他每天看到我,都是我睡覺的樣子,這就是生活”。工作了29年後,他“厭倦”了,將在一兩年內將生意託管出去,自己則住到希臘去,“什麼都不做”。

不過,除了職業的辛苦,行業問題也越來越多,生意越來越難作,客源下降,消費力疲軟、再加上Nespresso咖啡機的熱銷,尤其是那些快餐巨頭的競爭,如漢堡王,印第安納咖啡、星巴克或是其他連鎖店已經都將“生意吃掉了”。

  • 聖誕節將至 黃馬甲行動考驗法國政府

    聖誕節將至 黃馬甲行動考驗法國政府

    還有不到一周的時間就是法國2018年的聖誕節了。12月15日法國黃馬甲連續抗議行動,參加示威遊行的一些黃馬甲在巴黎豪華街區示威,打砸如迪奧等名牌商店,讓等待聖誕節新年創作高收益法國商家擔憂。黃馬甲抗議行動浪潮展示了法國人的不滿,也反映了法國中產階級的某種困境,如何走出僵局,找到解決辦法,正在考驗着法國馬克龍政府。

  • 法國學者指黃背心群體搖擺於民族與社會革命之間

    法國學者指黃背心群體搖擺於民族與社會革命之間

    法國“黃背心”示威活動如火如荼展開已連續4個周六之際,對於歷史學家布魯格來說,黃背心運動混雜着社會訴求與民族訴求。這種訴求地帶的模糊不清對於試圖掌控重大事件的那些極端分子,可說創造了機會空間,這是法國世界報的報導。

  • 巴黎凱旋門文物被砸 其共和國象徵遭起底

    巴黎凱旋門文物被砸 其共和國象徵遭起底

    12月1日的周六,法國“黃背心( des Gilets jaunes) ”團體在首都巴黎著名的觀光景點凱旋門大規模抗議示威之際,一些打砸搶分子趁機強攻、佔據並破壞凱旋門歷史文物,隨即遭到總統馬克龍及各政治人物痛斥:竟然攻擊法國共和國象徵性的歷史建築文物。這又推助一波開始回溯探究:這個現今具法國歷史性象徵意義的建築古迹凱旋門,究竟是否真是一個具代表共和國精神的歷史文物?

  • 勃艮第伯恩救濟院的葡萄酒慈善拍賣會

    勃艮第伯恩救濟院的葡萄酒慈善拍賣會

    每年的十一月份是法國葡萄酒行業最熱鬧的月份。喜愛葡萄酒的朋友可能都知道每年十一月份的第三個星期四是法國里昂地區葡萄酒莊製作的新酒的博若萊新酒(Beaujolais Nouveau)上市的日子,法國各地的酒店都在櫥窗上貼着博若萊新酒到了的廣告牌子招攬顧客,顧客一般可以免費品嘗。博若萊新酒憑藉他特殊的釀製方法可以在幾個月內釀製出顏色鮮亮,口感豐滿的葡萄酒。不過,如果說博若萊新酒在日本以及美國等地受到消費者厚愛的話,在法國本土卻往往遠不是法國人的最愛。對品酒師來說,這種葡萄酒缺乏架構,不能久藏。

  • 話說萬聖節

    話說萬聖節

    法國以及許多西方國家剛剛送走了萬聖節。儘管萬聖節已與節日的概念緊密相連,但不應忘記的是,它也是許多家庭掃墓祭祖、追念先人的一個重要日子。

  • 法國青少年緊抓智慧手機不放 瘋迷社群網

    法國青少年緊抓智慧手機不放 瘋迷社群網

    法國青少年手上緊抓的智慧型手機里所傳的信息揭示了什麼?法國民調機構BVA所作的一項報告,調查了法國青少年拿智慧手機傳遞信息是否能讓他們與家庭關係連結上?是否對於他們的友誼及愛情方面的人際關係更有助益?

  • 危害人體健康 法國民間組織投訴草甘膦

    危害人體健康 法國民間組織投訴草甘膦

    廣泛使用的農業草甘膦致癌,導致基因轉變,對人體有眾多危害。法國埃列日省民間環保團體10月採取檢驗等行動,控告生產草甘膦農業利益集團,10月16日埃列日省有44人以危害他人健康投訴,同時布列塔尼等地協會動員,反對草甘膦,展示法國人更加關注環境和健康,要求離開停止使用含有草甘膦的農藥。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