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2018年6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19:00點-20:0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4/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4/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第一次播音2018年6月24日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巴黎小酒館老闆談小酒館的靈魂

作者
巴黎小酒館老闆談小酒館的靈魂
 
巴黎小酒館的招牌。 RFI/Alison Hird

在法國,小酒館和小咖啡館一樣,累了,進去喝點歇歇腳;餓了、進去簡單吃點家常便飯,休息時,三三兩兩進去喝點東西聊聊天,是法國人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場所,首都巴黎隨處可見,用酒館老闆的話說,小酒館就是不用害怕就能進的地方,在那兒,可以見到很多人靠着櫃檯聊到天亮。這些小業主希望自己的生意能夠名列在世界遺產名錄上。因為到2020年,如果申請成功,巴黎的小酒館和露天座就可以列入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啦。

發起申遺活動的一家協會表示,如果說“巴黎是一個派對”,像美國大作家海明威所寫的那樣,“那是因為巴黎有小酒館和咖啡館”。該協會主席,同是一家酒館東主的阿蘭·封丹稱: “十年來,巴黎的酒館和露天座逐漸消失,被三明治店,快餐店和外國風味餐館取代,可酒館和露天座是一種生活的態度、分享、混合種族、宗教、社會階層的場所”。

該協會希望“保護”這些“帶有真正民俗文化的家庭場所”。申遺項目的文件將交給法國文化部,文化部負責在2019年3月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交候選資料,教科文最遲到12月或2020年1月作出決定。

據協會提供的信息,巴黎現在一萬四千多個餐飲點中,有近千家小酒館,只佔餐飲界的14%,而20年前,則占餐飲界的25%到30%。

在法國首都的東區,聖安托萬關廂街的前段街區,是廣受歡迎小酒館的大本營,在那裡小酒館各有特色,社交混合不是神話。

“家庭式經營和溫馨的感覺”,吸引了“80%的常客,店裡有報紙可看,免費上網,當然還有一個安靜的角落,擺放著兒童讀物供“大家”閱讀。在加上地點靠近醫院,顧客中不僅有附近居民還有醫院的護理人員,以及下夜班的急診人員,或有時還有在持續一、兩個月療程中、“每天”都來的患者和他們的親屬。

酒館經理指出,醫院員工眾多,流動性強,笑嘻嘻的是老人。“他們很高興能來工作,休息時間來喝點東西......有時候還和顧客一起去度假” ,35歲的小經理笑着承認,自己就是和一位顧客結的婚:她是街對面的書店店員。櫃檯後面的牆壁上貼滿了顧客寄來的明信片,上面寫滿了溫馨的祝福。

隔開幾家的另一家酒館,露天座布置城好萊塢動畫片《穿靴子的貓》里甲板的樣子,45歲的老闆巴雷勒先生如數家珍:“老酒館是不必害怕就能進來的地方。在我這裡,客人知道消費不會超過15歐。吧台的咖啡是1歐元,當天特色菜的價格是10.90歐”。客人是誰? “流浪漢,巡警,葡萄酒商,律師或是清潔工”。說完老闆擡擡下巴指向吧台旁的鄰座。

在另一家酒館《巴黎女郎》的吧台後,38歲的酒保已經有20的從業經驗了,如果說當初入行是個“意外”,今天還在繼續則是出於對工作的喜愛,這行“能遇見很多人,而且工資也相當不錯”,不過 “工作非常辛苦,很累”。開業兩個月來,他每天看店12個小時以上,因為“招人工簡直是自討苦吃,而且花費巨大”。

45歲的老闆巴雷勒每天在自己的三家店裡輪流轉。他已經大大縮短了工作時間,為了兩個孩子每天只干“七、八個小時”。他說: “我幾乎沒有時間陪伴我的兒子,因為這份工作,他每天看到我,都是我睡覺的樣子,這就是生活”。工作了29年後,他“厭倦”了,將在一兩年內將生意託管出去,自己則住到希臘去,“什麼都不做”。

不過,除了職業的辛苦,行業問題也越來越多,生意越來越難作,客源下降,消費力疲軟、再加上Nespresso咖啡機的熱銷,尤其是那些快餐巨頭的競爭,如漢堡王,印第安納咖啡、星巴克或是其他連鎖店已經都將“生意吃掉了”。

  • 法國總統們與足球隊關係如膠似漆

    法國總統們與足球隊關係如膠似漆

    世界盃足球賽正在俄羅斯如火如荼進行,全法國上下也都跟着動起來。法國民眾興緻高昂一同支持法國代表隊自不在話下;另外,法國政治人物的命運可說與足球隊緊密連繫。

  • 法國專家談幾歲孩童父母放單屬違法

    法國專家談幾歲孩童父母放單屬違法

    兩天前的周六(27日)晚上,法國發生一起一名無證件非洲移民奮勇攀爬上幾層樓高的陽台欄杆救下一名懸空手臂吊在4樓欄杆上的4歲兒童。霎時,這名非法移民的見義勇為獲得全法國人的鼓掌喝彩,總統馬克龍也立刻宣布發給他合法居留證、給予他法國國籍,並於周一(29日)上午抽10分鐘的空檔親自會見約談這名被法國人稱為“蜘蛛俠”英雄的馬努度•加斯曼(Manoudou …

  • 法國人喜愛森林生活

    法國人喜愛森林生活

    森林對於人口愈來愈多導致缺氧的城市人來說,是一個慈悲為懷的避難所。愈來愈多的法國城市居民把森林當作一個沉思默想及增進身心健康的地方。

  • 法國五一勞動節寒氣逼人鈴蘭花街頭靦腆飄香

    法國五一勞動節寒氣逼人鈴蘭花街頭靦腆飄香

    今天恰逢國際五一勞動節,法國巴黎街上除了有慣例性的工會示威遊行,另外有一些行人手中也拿着一支象徵五一勞動節的鈴蘭花( le muguet )。但今年或許因為寒凍天的威脅,鈴蘭花的數量減少 ,往常街頭叫賣的現象也不那麼熱絡了。

  • 法國素食主義成風專屬美容品紛面世 除中國市場外

    法國素食主義成風專屬美容品紛面世 除中國市場外

    法國有愈來愈多民眾的生活形態有素食主義傾向,他們或減少使用來自動物的產品,甚或根本就主張無任何動物成分產品,後者的法語詞為“VEGAN(維剛)”,這種理念我們就稱之為“維剛主義(VEGANISME)”。而法國美容化妝品的各大廠牌在這些“維剛主義”顧客群的壓力下,也愈來愈傾向推出不含動物成分的美容化妝品。它除了符合道德訴求,同時也符合市場調查的結果。

  • 法國長久政教分離但今出現“政治宗教” 堪憂!

    法國長久政教分離但今出現“政治宗教” 堪憂!

    法國是傳統天主教大國,但自1905年實施“政教分離”後,現今似乎出現政教之間缺乏對話。現今在法國,各個宗教的地位仍是引發各方爭辯的大問題,似乎需要重新審視政教關係。因此有法國總統馬克龍近日舉行一場與天主教界的對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