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20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習近平修憲引發重大疑問

作者
習近平修憲引發重大疑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3月3日出席中國全國政協會議開幕式 路透社

中共二中全會結束時還宣布修憲不會大動,2月25號星期日,新華社就向全世界發布了中共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新聞,一舉顛覆鄧小平奠定的中共定期自我輪替制度,一時全球震驚。但是,接下來便產生了幾個重大疑問,至今還在發酵。

 新華社以中央委員會名義發布的修憲建議註明是1月26日,許多觀察家對中共中央委員會在這個時間開全會建議修憲產生了嚴重疑問。接下來還出了另外的狀況,中國官媒報道時輕描淡寫,不再單獨說取消國家主席任期,或者乾脆不說,三中全會公報隻字不提取消國家主席任期更是把這一疑問推向了高峰。到底出了什麼事?

中共中央到底什麼時候開會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

首先引起疑問的是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放在兩會之前的26日召開,也就是說在二中全會召開一個月之後。中共的慣例是秋天時舉行三中全會,顯然這應是一次極其緊急的全會,從二中全會到召開三中,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重大事情?最蹊蹺的是,三中全會公報一字不提中共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字句,好像被輿論批之為習近平企圖稱帝這件大事已經成了過去時。

中共名分上黨的最高權力屬於中央委員會。新華社2月25號以中央委員會名義發表的修憲建議,註明中央委員會決議會期是1月26日,也就是說是在1月19日中共19大二中全會過後一個星期之後又把分散在各地的委員和候補委員再請來開會。這就出了問題,如果中共在二中全會上通過了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修憲決議,新華社當時為什麼未發稿?如果是在1月26號通過了決議,新華社為什麼也未及時發稿?一個在社交圈廣泛流傳的音頻分析,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提議應該沒有在二中全會上通過,因為對此爭議很大。然後習近平及其親信在二中全會以後這段時間地下運作,在三中全會召開前兩天,直接用中共中央委員會的名義發表了修憲建議。因此這一修憲建議有冒用中共最高權力機構 中央委員會名義頒發修憲建議的嫌疑。但習近平為什麼會這樣做?顯然因為黨內爭議比較激烈,但是這樣做了會產生什麼後果?壓服的結果只會刺激高層矛盾加劇,這種矛盾有一天會爆發出來。因此,不少分析指習近平這是霸王硬上弓。

路透社引用接近中國高官的消息來源稱,二中全會上對於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修憲建議沒有達成共識。這就是為什麼要提前召開三中全會的一個原因。據此,胡平認為在二中全會與三中全會之間發生的一些事情就很好理解了,比如2月23日,安邦前總裁吳小暉被提起公訴,次日,國務委員楊晶被立案審查並且降級,25日,發表修憲建議,官媒配合發表全民全軍擁護,胡平認為這是習偽造民意,壓住黨內不滿聲音,把修憲建議趕在三中全會前公布,“這是先斬後奏,逼迫三中全會充當橡皮圖章”。

陳奎德與馮崇義則認為,“無論如何,可以確認,取消任期限制的建議沒有獲得中央全會的授權”。

據指出,中共歷史上有過以政治局直接以中央委員會名義發表通知的先例,這就是著名的宣布文化大革命開始的“五一六通知”。那一次之所以把政治局擴大會的決定以中央全會名義發表,是因為毛澤東如日中天,沒有真正的敵人。但這一次不能與那次會議做比,這次可能就根本沒有存在過一個會議,只是私下操作,最後以中央委員會名義發表。習近平在對他的個人崇拜遠遠未能達致當年崇毛的情況下,涉嫌強行推行個人意圖,為中共高層更劇烈的內鬥埋下伏筆。

官媒的陷阱

應該說習近平已經打定主意要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但是自從以中央委員會名義公布這一所謂修憲建議以後發生的事情又讓人難解,最典型的就是官媒難以自圓其說,自打嘴巴。

中共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率先由中國一號官媒新華社以英文發出,題目便是“中共中央委員會建議修改憲法有關國家主席任期的規定”,一個小時後新華社發出的中文稿把“修改主席任期規定”淹沒在中共關於修憲部分內容的建議全文中。香港星島日報引述消息人士稱,新華社英文消息發出後引發海內外嘩然,國際輿論極大關注。事件被當局定性為“嚴重失誤”及“政治失誤”,相關人員被撤職,社領導要檢討。

新華社發表如此重要的英文稿,絕非自作主張,文革時期,新華社重要稿件都要經過周恩來審閱。發表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消息也絕非如傳說的新華社“搶先突出報道”那麼輕易所致,這應被看作是北京有意測試外界反應,但遭致強烈反彈後抓一個替罪羊的做法。

隨後就傳出中國國內媒體接獲“不突出報道”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口頭指示。3月1日的『人民公安報』報道“全國公安幹警堅決擁護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但是,如此宣示效忠的報道對取消國家主席連任這樣重要的修憲條款隻字未提,全文甚至看不到“國家主席”四個字,官媒如驚弓之鳥可想而知。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3月1日緊急出面解釋,稱取消國家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這一修改,不意味着改變黨和國家領導幹部退休體制,也不意味着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

人民日報的說法顯得勉為其難,但無法自圓其說,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難道不是為強人無限任期,或者為其一直擔任到自己不願意再任職的時候鋪平道路嗎?

新華社向外界報道中共建議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以後北京的做法,顯得不太正大光明。到底是與海內外爆發了巨大的抗議有關?或者還有別的因素?

從具體什麼日期召開中央全會提出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含糊不清,到強加個人意志,顯示出中共黨內鬥爭遠遠沒有平息。習近平王岐山五年來借反貪之名義攫取所有權力,表面上江曾等代表的元老勢力已經被掃除,但從這次修憲建議前後的曲里拐彎,到輿論的巨大反彈,恐怕習近平的新的暫且沒有公開的黨內敵對勢力正在形成。當年袁世凱敢於稱帝,正是基於“人人勸其稱帝”的說法,他萬萬沒有想到,一登基,遍地都是敵人。美國中國問題學者黎安友認為,習近平走上終身執政道路後將面臨“騎虎難下”的局面。當他遇到麻煩時,權力鬥爭將爆發。

但是這樣一來,為了自己不至於被對手推翻,習排除異己,對政治異議人士的打擊也會更加殘酷。

 


同一主題

  • 中國/兩會

    習近平超高規格紀念周恩來目的可疑

    想了解更多

  • 中美關係

    習近平欽差劉鶴美國滅火被指徒勞

    想了解更多

  • 中國政治

    十九大後讓習近平煩惱的幾樁怪事

    想了解更多

  • 中國政治

    習近平“百日政變” 中國邁入獨夫體制?

    想了解更多

  • 薩爾茨堡歐盟非正式峰會,談了什麼?

    薩爾茨堡歐盟非正式峰會,談了什麼?

    歐盟28國領導人在奧地利西部城市薩爾茨堡舉行的非正式峰會9月20日結束,該會討論了移民、內部安全和英國“脫歐”等重大問題。各方就加強與北非國家在經濟和移民問題上的合作達成共識,同意在今年年底前出台加強歐盟外部邊境保護的措施。

  • 天津達沃斯論壇上的中美貿易戰硝煙

    天津達沃斯論壇上的中美貿易戰硝煙

    第十二屆夏季達沃斯論壇9月19日至20日在中國天津舉行,即便是在中國境內舉行,仍然可以嗅到中美貿易戰的硝煙。

  • 商貿戰 進退兩難 北京情緒低沉

    商貿戰 進退兩難 北京情緒低沉

    在特朗普公布對中國增課2000億美元關稅幾小時後,北京採取了“不得不“式的反擊。與數周前習近平發出的”以牙還牙“的語氣相比,北京試以主談而不是主戰的面貌出現,以凸顯對方的“霸凌“。有官媒甚至形容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想想兩年前北京要與美國坐論大國關係、要以G2管理世界的氣勢,現在似乎換了一個時代。

  • 專家:中國別晃 全球就會避免金融風暴

    專家:中國別晃 全球就會避免金融風暴

    從阿根廷到土耳其,近日又加上一個巴西,金融動蕩再次無情地依次掃蕩着新興經濟體國家。這會不會引發新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多數分析人士認為,只要中國挺得住,全球經濟就會躲過一場風暴。

  • 私有經濟退場論為何在中國引起恐慌

    私有經濟退場論為何在中國引起恐慌

    一篇署名吳小平的『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制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的文章在中國觸發全社會神經,就連官方媒體最後也幾乎全體登場滅火。

  • 金融危機十周年反思:金融監管責任和人性貪婪

    金融危機十周年反思:金融監管責任和人性貪婪

    2008年9月15日,美國老牌券商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宣告倒閉,因財務危機留下龐大債務,並在金融體系引骨牌效應,導致一場全球金融滑鐵盧。英國金融時報等國際專業媒體正在發表不同專家的觀點,試圖對10年前的金融危機做出更深入的分析總結。

  • 張健:緊急關注逃亡泰國處於險境的中國難民

    張健:緊急關注逃亡泰國處於險境的中國難民

    泰國首都曼谷等地一直是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難民的滯留等待之地。由於國際難民危機加深,在泰國的中國難民狀況不斷惡化,甚至走投無路處於危險境地。在今天的“要聞分析”節目中,我們採訪在巴黎的人權活動人士張健先生,他不久前曾經前往泰國了解有關中國難民的情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