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2018年9月20日 北京時間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0/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0/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8年9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動蕩中的美洲之行:華盛頓與拿破崙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動蕩中的美洲之行:華盛頓與拿破崙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 網絡照片

[提要]1785年,夏多布里昂 (François-René, vicomte de Chateaubriand ,04 -09 -1768 - 04 - 09 -1848)參軍,成為納瓦爾軍團的少尉。他離開貢堡到了巴黎。作為貴族,他被引薦入宮,覲見路易十六,並陪同國王狩獵。這是他同波旁王朝有了一種若即若離的關係,使他在未來的歲月中,既堅持保皇黨立場,又爭取思想和言論自由。

問:歐洲貴族與君王的關係,遠不是統治與服從的關係。對夏多布里昂這種並非豪門的小貴族,是否更是如此?

 

答: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喬納森·德瓦爾德在他的《歐洲貴族》一書中,曾有這樣一個論斷:“貴族們感到,他們從與君王的傳統親密關係中被驅逐出來,他們還發現自己正被迫適應新的社會角色。其結果會導致一種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容易激化為憤怒,偶爾激化為暴力行為。他們組成了一個享有日益增加的財富和重要特權的統治階級,在很多時候,他們是一個反叛集團,不僅準備反對他們的君王,而且也鼓動更低的階層進行革命”。這是一個重要的事實。我們知道,有許多貴族參與了法國大革命,甚至波旁王室的幼支奧爾良家族的菲利普,還對處死路易十六投了贊成票。而且英國大憲章就是貴族反抗約翰王的直接成果。所以夏多布里昂的保皇立場並不是愚忠的表現,而是因為他認為,信奉自由憲章的君主制,優於群氓鼓噪的大革命和殘暴的雅各賓專政。但夏多布里昂對大革命的意義卻有清醒的認識。他說:“人們讚賞應該譴責的東西(指那些暴力行為),而看不到人民的命運因此發生的變化。風俗、思想、政治權力的改變,這是人類的新生。攻克巴士底獄猶如一場流血的狂歡,開闢了新生的世紀。粗暴的憤怒造成廢墟,而在這種憤怒之下,隱藏着在廢墟中奠基新大廈的智慧”。認識得相當清楚。

 

問:不過他作為一個貴族,仍舊是大革命的對象啊!

答:是的。1790年革命政府宣布,取消所有的貴族身份,將貴族的財產充公。只要有貴族姓氏,隨時都有危險。結果夏多布里昂決定去美洲,他的想法是去探索一條通向美國西北腹地的道路。就是這一次,他在費城拜會了華盛頓,與他共進午餐。後來夏多布里昂回憶說:“他那時正處在光燦奪目的時期,而我則是完全默默無聞的。我的名字在他的記憶中匆匆走過,但他的目光注視過我,我感到榮幸!我覺得我畢生受到這個目光的鼓舞,在偉人的目光中,有一種道義的力量”。我們上一次提到,夏多布里昂後來和拿破崙有很多交往。在夏多布倆昂心目中,拿破崙是個天才,甚至在他猛烈攻擊拿破崙時,他也不諱言自己對拿破崙的敬佩。但是他又不能原諒拿破崙,因為拿破崙悍然稱帝,搶走了法國人民流血奮鬥爭取到的自由權力。拿破崙為了自己的野心,而剝奪了人民的自由。在這種情況下,夏多布里昂的表現和貝多芬有些相像。貝多芬撕掉第三交響曲獻給拿破崙的題詞,怒斥個人野心膨脹的拿破崙“不過一個小人”。而夏多布里昂則抨擊拿破崙:“使社會被動盲從,當人們為高尚的情感怦然心動時,他卻把人類推向道德退化的時代,使人們的品性和行為無法形容地敗壞”。他甚至直面拿破崙的暴虐,要他“交出你的權杖,走下你已經成為廢墟的王座吧”。

問:夏多布里昂真有勇氣,這倒是西方知識分子一貫的傳統。

答:確實如此。後來他在回憶與華盛頓的會面時,特地撰寫了一節華盛頓與拿破崙的比較,分析得非常精闢。首先,夏多布里昂比較了華盛頓與拿破崙立下的武功,指出華盛頓沒有像拿破崙那樣武功赫赫,從孟菲斯轉戰維也納,從加蒂斯打到莫斯科,華盛頓只是在一片無名的土地上自衛。他也不曾推翻什麼王位,而使自己稱王,組成自己的新王朝。他始終像一個普通人那樣行事。夏多布里昂指出:“華盛頓的行動是絕不張揚的,他緩慢地行動,他彷彿感覺肩負未來自由的重負,擔心損害它。這位新式英雄承擔的並非他自己的命運,而是他的國家的命運。他不允許使用並不屬於他的東西冒險。但是,這種深深的謙卑放射多麼耀眼的光芒。到華盛頓的劍曾經閃光的樹林中去搜尋吧,你在那裡找得到什麼呢?華盛頓在他的戰場上留下合眾國當作戰利品”。

問:這個戰利品可太偉大了,全世界至今還享受他的餘澤。

答:可拿破崙呢?他打過那麼多出色的戰役,奧斯特利茲、耶拿、馬倫戈,但是他只是想為自己建立功名,他肩負自己的命運,急於享受和濫用他的光榮。他對待權力的態度是暴發戶心態,抓到手裡便不肯放,他讓他的家族成為歐洲王冠的擁有者。他要結束混亂卻扼殺了自由,他剝奪了人民的自由,結果讓自己失去了自由,成為海洋的囚徒。華盛頓讓民族獨立、人民自由,他在世人的尊崇中平靜而逝。而結果是,華盛頓的共和國留下來了,波拿巴的帝國毀滅了。他們兩個人其實都是民主革命的兒子,都是為爭取人民的自由而活動,但是一個人忠於這個信念,一個人背叛這個信念。夏多布里昂很精闢地指出:“華盛頓只希望得到應得的東西,他被指定完成的東西,因此他的視野是連貫和持久的。此人很少驚天動地的舉動,因為他有正確的分寸,將他自身的存在同他的國家的存在融為一體。他的光榮是我們的財富,他的聲名是公眾的聖殿,是永遠奔涌豐沛的泉水”。而拿破崙,“他的天才是現代的,野心卻是舊式的,他看不到他一生的奇蹟超過一頂王冠的價值。這哥特式的飾物對他是不適宜的。人民在他眼中只是可用的手段,在人民的幸福和他個人的幸福之間,沒有任何互動感應。他答應解放他們,卻給他們帶上了鎖鏈。他與人民隔絕,像埃及法老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中建自己的金字塔”。

問:分析得真精彩。

答:可是我們不要忘記,總有利令智昏的人,完全無視歷史,他們的才智,比起拿破崙來要渺小得多,但是他們得野心卻遠超拿破崙。這樣的人,會以人民的名義稱王稱帝,但是他們只會給人民帶來無窮的災難。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一 大海之子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時代之二: 什麼是浪漫主義下集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法國浪漫主義時代之一什麼是浪漫主義

    想了解更多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一: 對革命的反思

    [提要] 托克維爾研究美國的民主制度,並不是出於理論的興趣,而是為了他的祖國的未來。他的晚期寫作,集中於法國政治,他仔細考察了法國大革命的前因後果,對這場震驚世界的革命,他發表了真知灼見。他指出了大革命的必然性,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激情,也指出革命有可能為新形式的暴政鋪平道路。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十: 以法制至上抵抗多數的暴政

    [提要] 多數原則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原則,它建立在人民主權之上,但它又確實可能造成對少數的壓迫,形成多數的暴政。托克維爾指出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問題,也指出了美國政治制度設計中對這些問題的防範與解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九: 警惕多數的暴政

    [提要] 托克維爾認為,在美國,多數對政府的統治是絕對的。在民主制度下,誰也對抗不了多數。但是,他又極為睿智地指出,多數並不具有絕對的無上權威。如果多數的權威是不加限制的,反而會引起立法與行政的不穩定,甚至造成禍端,因為無限權威是一個壞而危險的東西。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八 :自由——民主社會的最高價值

    [提要] 在托克維爾心目中,建立民主社會的目的,不僅僅是創造一種新的統治形式,而是要造就出熱愛自由,懂得自由的人格。他們不是社會中汲汲於私利,在專制權力下碌碌生活的庸眾,而是捍衛民主價值,創造更高精神生活的獨立自足的個體,也就是葆有民主人價值的自由人。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七:民主的危險

    [提要] 托克維爾相信,民主在全世界的進展是不可阻擋的。但是作為一個冷靜的思想家,他也尖銳地指出,民主的實現,民主社會的民情,隱藏着一種危險,這就是民主可能會不知不覺地將社會帶入一種新型的專制,它會使人陷入一種“嚴密的、溫和的、平穩的奴役”。

  •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盧梭的人民主權說,曾遭到貢斯當的批評。但托克維爾卻仔細考察了這個原則在美國的命運,考察它是如何運用於美國的社會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貢斯當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權原則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推向極端,引起社會混亂和專制權力膨脹。但是托克維爾卻清醒地知道,民主社會一定要立基於人民主權之上。他對美國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這個理想是可以實現的。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提要] 當福山提出歷史終結論時,他不過是把托克維爾一百多年前認定的歷史真相加以現代的說明。托克維爾早已斷言:“以為一個源遠流長的社會運動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豈非愚蠢!以為已經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國王的民主,會在資產者和有錢人面前退卻,豈非臆想!在民主已經成長得如此強大,而其敵對者已經變得如此軟弱的今天,民主豈能止步不前!”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