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第二次播音2018年8月5日北京時間晚上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17/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2018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時)北京時間6:00點-7:00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對革命的思考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四——對革命的思考
 
夏多布里昂『試論古今革命』 網絡照片

[提要]面對法國大革命的疾風暴雨,夏多布里昂開始深思革命問題。在他心目中,有許多人類社會所信奉和追求的價值,會被迫通過革命來獲取。但是革命並不具有天然合理性,有時革命的理想,會因革命過程中的行為,而變成罪惡。在革命的名義下,那些邪惡的個人和政黨,最容易上下其手,造成人類社會的悲劇。

問:夏多布里昂是個文學家,但又對政治問題非常關注,請你給聽友們介紹一下這個方面吧。

答:好。我們從一開始就提醒聽友們,夏多布里昂作為一個政治和宗教思想家的份量被低估了。其實在他那個時代,幾乎不存在什麼純文學家,那時的知識分子都是視野開闊,知識廣博,思想深邃的人。這其實是啟蒙哲人的傳統,我們前面已經介紹過了。夏多布里昂1792年一月,歷經大海的風濤,從美洲回到了法國。他是在美洲漫遊時偶然看到一張報紙,才知道路易十六試圖逃走,結果被抓住,押回巴黎。作為一個曾陪路易十六打過獵的貴族青年,他心中立時湧上一種騎士衝動,回法國去保衛國王。聽友們要記住,夏多布里昂的這種騎士精神,後來他投身政治,為波旁王朝效力,這種騎士精神是動力之一。回國後,他就參加了勤王軍,參加保衛波旁王朝的戰鬥。敗退到比利時後,得了重病,差點死掉。1793年,他流亡到了倫敦,在衣食無着、前途無望的時刻,他開始思考革命這個人類不斷面臨、法國正在其中的問題,寫了《試論古今革命》一書。在此書的出版前言中,他註明,獻給一切黨派”。這一點極重要。從政治立場上看他是保皇黨,但從思考的內容上看,他力圖避免黨派觀念,只為探索真理而寫作。他在1796年初版序言中宣稱:“我擯棄所有黨派,只對真理黨情有獨鍾。我找到真理了嗎?我沒有狂妄地宣稱找到了,我所能做的只是戰戰兢兢地前行”。

問:以這樣的態度考慮問題,接近真理的可能恐怕會大一些。

答:很難得的是,他為君主制的正當性辯護,卻能清醒地認識到君主制的缺陷。他說:“從試論《古今革命》中可以看到,我對於自己所獻身的事業的失誤保持着清醒的認識“。他宣稱他的寫作計畫所要闡釋的是“一,迄今為止,人類政體發生了哪些革命?在那些革命時期,社會狀況如何?這些革命對當時的時代乃至後世產生了什麼影響?二,從精神、道德、風尚和時代覺醒程度的角度看,在這些革命之中,有沒有可與法國大革命相比較的?三,法國革命產生的基本原因是什麼?什麼原因突然導致了它的發展?”從這個計畫中,我們可以看出來,《試論古今革命》目的在於搞清他自己正親身經歷的這場大革命的性質是什麼。為了說明現在,就必須回頭重溫歷史。夏多布里昂在1826年重印這部書所加的前言中坦承:“我在《試論古今革命》中想要證明的是什麼呢?太陽底下無新鮮事兒。法國革命的人物和主要特點,都是古今革命的再現”。但是我們應該知道,他從1793年就開始搜集資料,閱讀文件,思考問題,但那時法國革命遠未塵埃落定,對許多事件的意義還根本看不清,革命的進程大起大落,雅各賓派垮台,羅伯斯比爾上斷頭台,督政府時期,拿破崙稱帝,波旁王朝兩次復辟,拿破崙垮台。所以1796年這部書在英國出版時,還遠遠談不上客觀準確。用夏多布里昂的話說,是“一團混沌”。但是我們還是可以從夏多布里昂列舉的古代社會,主要是古希臘的幾次革命中,找出他所要抨擊的和維護的,即共和國和君主國的優劣。君主國在夏多布里昂那裡又分成專制君主制和立憲君主制。夏多布里昂認為,人類社會是由一系列革命推着走的,他說:“一個國家的歷史,就是一架苦難之梯,而革命就是那一層層的梯階”。他斷定,人類歷史的第一次革命就是希臘革命,建立了共和國這種民主政體。

問:是不是因為法國大革命推翻了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國,才促使夏多布里昂去看古希臘共和國的建國曆程?

答:我想你的感覺是對的。因為所謂共和國,就是它的權力是經人民選舉,有限期制的官員來執掌。它的權力來源和授權方式,是由一個國家的公民來主導的。當然,我們要知道,希臘的共和國,有選舉權的公民,比如在雅典,只有四萬人。而那些奴隸不屬於公民,所以是沒有任何權利的。夏多布里昂把公元前594年梭倫立法當作一次希臘共和革命。我們知道,梭倫是亞里士多德所稱頌的中庸之道的代表,因為他首先注意到貧富不均,引起社會內部的仇恨和動蕩。所以梭倫立法來平衡貧富。他成立公民大會,來改革貴族獨攬政權的局面。城邦的執政官必須由公民大會選舉產生,他還設立了四百人會議,作為公民大會的常設機構,設立公民陪審員制度,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梭倫是雅典民主共和制的奠基人。普魯塔克在他的《希臘羅馬名人傳》中記述道,有人嘲笑梭倫“妄想用寫成的法律來制止公民的不義行為和貪婪。這種法律好像蜘蛛網,只能纏住那些落在網裡的弱者,但是遇到富人和權貴,就會被扯得粉碎。梭倫回答說,當破壞協定對雙方都不利時,人們就會遵守協定,他就是要讓公民明白,遵守法律實行正義,要比犯法有利得多”。夏多布里昂則抓住這個事件加以分析。在他看來,法國的改革者和雅典的立法者,身處同樣的險境,就是都被要求平均分配財產。梭倫頒布法令,免除一切債務,但他拒絕瓜分財產。而法國國民議會,則立法確保放貸者的錢財歸本人,卻要瓜分富人的財產。這實際上是不道德的。夏多布里昂認為:“法國人崇拜古代生活,到了狂熱的程度,他們似乎汲取了雅典所有的惡習,而摒棄了它的所有的德性。他們移植羅馬雅典的破壞行為與信條,卻絲毫未獲得共和國的偉大之處”。

問:梭倫改革似乎也未成功。

答:梭倫是個偉大的人。當他發現公眾不能理解他的改革後,就自動隱退離開雅典,十年後才返回。這時,皮西斯特拉圖已建立了僭主政治。這我們下一次再分析。

 

 


同一主題

  • 法國思想長廊

    夏多布里昂之三: 阿達拉——浪漫情感的頌歌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二,動蕩中的美洲之行:華盛頓與拿破崙

    想了解更多

  • 法國思想長廊

    浪漫主義騎士——夏多布里昂之一 大海之子

    想了解更多

  •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六:人民主權原則何以能在美國實現

    盧梭的人民主權說,曾遭到貢斯當的批評。但托克維爾卻仔細考察了這個原則在美國的命運,考察它是如何運用於美國的社會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貢斯當和基佐等人看到了人民主權原則在法國大革命期間被推向極端,引起社會混亂和專制權力膨脹。但是托克維爾卻清醒地知道,民主社會一定要立基於人民主權之上。他對美國民主的考察,使他相信這個理想是可以實現的。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五: 民主何以會在美國生根

    [提要] 當福山提出歷史終結論時,他不過是把托克維爾一百多年前認定的歷史真相加以現代的說明。托克維爾早已斷言:“以為一個源遠流長的社會運動能被一代人的努力所阻止,豈非愚蠢!以為已經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國王的民主,會在資產者和有錢人面前退卻,豈非臆想!在民主已經成長得如此強大,而其敵對者已經變得如此軟弱的今天,民主豈能止步不前!”

  • 托克維爾之四:什麼是民主共和國?

    托克維爾之四:什麼是民主共和國?

    [提要] 世界上有許多名為共和國的國家,但是他們並不一定是民主國家。在托克維爾看來,美國的民主制度才是保證一個真正的共和國品質的制度,他仔細考察美國民主制度的特點和運作方式,他斷言,民主制必將獲得世界性的勝利。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三: 民主的曙光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三: 民主的曙光

    [提要] 在觀察思考十九世紀二十年代法國自由派與極端保皇派的辯論中,托克維爾斷定,儘管波旁王朝重登王位,但舊法國已經一去不復返。無論保皇派如何祭出舊制度的亡靈,給社會“洗腦”,法國人已絕無可能重拾舊制度的碎片,跟着絕對王權的旗幟走。法國向何處去?建設民主制度是托克維爾給出的答案。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二—— 哀悼舊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時代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二—— 哀悼舊制度,思考新世界的青年時代

    [提要] 托克維爾對舊制度的覆滅有着出自本能的哀悼,因為他看重貴族階層舊傳統中的一些優秀品質,比如忠信、慷慨、虔敬、高雅等等。但他清醒地知道,這個制度因它固有的弊端而必然滅亡。他在思考、探尋,有沒有一種制度,能為人們創建新的生存方式,又保留舊制度中的好東西呢?

  •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一:苦難的貴族

    偉大的民主預言家托克維爾之一:苦難的貴族

    [提要] 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 né à Paris le 29 juillet 1805 et mort à Cannes e 16 avril 1859)是現代政治思想史上的巨人。密爾稱他是第一位“民主哲學家”。他以一位法國落魄貴族的眼光,深入 探討美國民主制度的優劣,也藉此深入研究了民主制度本身。他的洞見和預言,至今影響着世界民主制度的發展的進程。

  •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六: 警惕積極自由僭越為專制

    «現代自由理念的捍衛者本傑明·貢斯當之六: 警惕積極自由僭越為專制

    [提要] 在現代民主社會中,制度和法律首先要保護公民的消極自由,但是在集權社會中,以自由的名義卻可以徹底剝奪人的自由。專制統治者並不直接否定自由這個概念,只是他們的自由觀是以人民、國家、階級、黨之名,剝奪個人自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