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聽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收聽 下載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時) 北京時間 19:00-20:00
    法廣2019年1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時間19點至20點
  • 第二次播音(新聞)19:00 - 19:15(北京時間 )
    新聞節目 22/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時事與專題)19:15 - 20:00(北京時間)
    其它節目 22/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時) 北京時間6:00-7:00
    法廣2019年1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時間6點至7點
為了更好瀏覽多媒體內容,您的瀏覽器需要安裝Flash插件 若要連接,您需要啟用您的瀏覽器上設置的cookie。 為了更好瀏覽,RFI網站與以下瀏覽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德國《經濟周刊》:默馬不和 不利於歐盟改革

德國《經濟周刊》:默馬不和 不利於歐盟改革
 
德國總理默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聯合舉行新聞發布會 路透社

法國總統馬克龍4月19日來訪柏林,和默克爾總理就推動歐盟改革進行會談。但默克爾嘴上說“繼續幹下去”,實際上卻沒有做出多少承諾。馬克龍倡議的深化歐元區、建立歐盟防衛聯盟、對網絡康采恩實施更嚴密的監控等,如果得不到德國的支持,是難以成功的。但默克爾再次讓馬克龍碰了個軟釘子。而德國媒體懷疑馬克龍的改革藍圖不夠優秀的也在逐漸增加。

《世界報》寫道:有的政治家應在敵人面前受到保護,有的應在追隨者面前受到保護。法國總統馬克龍便屬於後者。特別是他的德國粉絲們,把救世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就像當年把希望都寄托在奧巴馬身上一樣。他們希望,馬克龍的改革倡議必須立即、全面、不惜代價地得到實現。但要讓默克爾舉着三色旗飛奔歐盟的願望不僅天真幼稚,而且也不能代表歐盟。隨着英國脫歐,歐盟剛剛失去了一個懷疑民族。而北歐已有八個國家對巴黎的倡議表示懷疑。這是《世界報》的觀察。

柏林出版的《日報》寫道:默克爾雖然沒有在柏林給馬克龍來一記當頭棒喝,但也沒有發出會支持馬克龍任何一個改革設想的信號。就存款保險,默克爾說,這只會“在遙遠的將來”才會有。說白了,就是永遠不會有。默克爾打出的核心信號是:馬克龍你在家可是孤家寡人。這是《日報》的分析。

《慕尼黑水星報》寫道:馬克龍在法國受到的壓力不斷增大,其形象已開始發白褪色。他勇氣十足地發表演講,走向布魯塞爾和柏林,但實際上卻是在原地踏步。儘管人們未必贊同他所有的設想,但他毫無進展還是令人遺憾。在當今局勢下,歐盟只有作為集體才能生存下來。為了跟上時代,歐洲需要一個全新的建築,而不是來點小修小補的手工匠默克爾。歐洲需要的是能確保歐洲大廈安全無恙的新計畫。這是《慕尼黑水星報》的預言。

《法蘭克福彙報》寫道:可惜默克爾至今沒有對馬克龍描繪的歐盟藍圖給予答覆。對馬克龍的多個願望, 默克爾唯一表示贊同的就是擴大歐元區財長會議機制,把各國經濟部長也加進來。人們很想知道默克爾對馬克龍的歐盟防衛聯盟設想持什麼態度,但默克爾只是含糊地說“繼續干吧”。馬克龍願以放棄部分主權來換取歐洲軍隊的誕生。這是非同尋常的一大步。但德國也會願意放棄一些主權嗎?馬克龍想增設數字稅,以加強對網絡康采恩的監控。不管他的目標如何偉大,他的手段卻很糟糕。數字稅不僅會引發歐美貿易衝突,而且會擾亂國際稅法。而且,如果以後不是按公司總部所在地,而是按銷售所在地來徵稅,柏林就將為了小小的、象徵性的歐盟數字稅而放棄向在中國生意火旺的德國汽車生產商徵稅。柏林要是會這樣做,就是瘋子了。事實上,要推進歐盟改革,德國和法國有必要就貨幣聯盟內的擔保和監控等多個事項進行更多的交流。這是《法蘭克福彙報》的看法。

《經濟周刊》更為憂慮。該刊認為,默克爾和馬克龍其實不和。這種狀況會給歐盟改革帶來威脅。

  • 德國《世界報》:特習對弈 習近平不能示弱

    德國《世界報》:特習對弈 習近平不能示弱

    美國和中國一月初的貿易談判落幕後,德國媒體很快感到失望,認為會談結果離真正解決問題還很遙遠。不過,中國副總理劉鶴一月底將赴美繼續會談,使人們對衝突可能得到解決又充滿期待。

  • 2018年:默克爾沒有領導能力

    2018年:默克爾沒有領導能力

    德國總理默克爾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黨主席職位後,她的政治生涯的終點就隱隱若現。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爾總理生涯將畫上句號的一年。

  • 2018年:德中兩國繼續靠近

    2018年:德中兩國繼續靠近

    風雲多變的2018年即將過去。在這一年裡,美國總統特朗普實行的美國優先、貿易保護主義和懲罰關稅等政策迫使德國和中國相互靠近。但即便沒有美國的推力,雙方也會繼續靠近。兩國在許多領域裡加強了合作,可謂是相當好的朋友。但體制和利益的不同使雙方仍然有不少磨擦。  

  •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劉鶴訪德 魅力攻勢難奏效

    中國副總理劉鶴11月25到28日訪問德國,期間會晤了德國總理默克爾,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財政部長舒爾茨,參加了中歐論壇漢堡峰會,在峰會上突出了共同利益,並許諾中國將繼續實行改革開放,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維斯塔格和德國交通部長朔伊爾也各各發表了主旨演講,會議以大家共同呼籲合作而告終。劉鶴還訪問了漢堡市政廳,推動了漢堡與中國的合作。劉鶴此行動作很多,但收穫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勢帶來了什麼效果?

  •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馬斯訪華 有打有拉

    社民黨籍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訪問了中國。 這是他上任以來首次訪華。他會晤了中國外長王毅、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級官員,由此可看出中國對這位德國客人的重視。訪華首日,他批評了中國的新疆維族政策, 還參加了德中青少年籃球訓練,因此也被稱為籃球外交。訪華第二天,他沒再談人權,而是唱出了願和中國深化雙邊關係的主調。馬斯期望和中國合作的領域不少,貿易、未來科技、削減軍備、安全和氣候保護、強化聯合國等都在其中。馬斯的對華政策引起了什麼反響?德中關係進入了什麼狀態?

  • 默克爾——隨時可能退位的總理

    默克爾——隨時可能退位的總理

    德國總理默克爾10月29日宣布將逐步退出政壇,此舉立即引發了爭奪基民盟黨主席職位的角逐。今年12月,基民盟將在漢堡舉行黨代表大會,選舉新的黨主席。按照老傳統,新主席也將是2021年國會大選時基民盟總理候選人。默克爾雖然表示願把總理工作干到本屆任期期滿,但新的黨主席是否會讓她干滿三年,德國政界和媒體均表懷疑。再者,始終反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匈牙利和波蘭等國,現在更不會把默克爾放在眼裡了。在歐盟層面上,默克爾也將變得人微言輕。

  • 《圖片報》:再教育營暴露了共產黨對維族人的恐懼

    《圖片報》:再教育營暴露了共產黨對維族人的恐懼

    中國政府終於承認在新疆設有再教育營,德國電視一台、《南德意志報》等重要媒體立即對中國信息政策的變化進行了報道。但新疆維族自治區主席紮克爾稱再教育營是免費職教中心,則遭到德國媒體的批評。德國已停止遣返維族難民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個 >
  6. 最後 >
專題節目
 
抱歉,鏈接期限已過